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樯橹飞灰
    此时,陈二狗三人都是一副如丧考妣的神情。

    “哥们儿,车已备好,钱也已备好,上路吧!”

    杨根硕的声音,如同丧钟。

    上路,多么形象、传神而又恰如其分的词汇。

    扑通!

    陈二狗先跪了,然后冲着另外两个小伙伴大骂,“愣着干什么,还不一起跪!”

    二人一听,马上反应过来。

    警察那是指望不上,这时候,要想活命,只有一条路,就是祈求林家。

    西京谁不知道中天实业,谁不知道林家?

    比警察好使。

    扑通,扑通。

    又有两人跪倒。

    杨根硕面无表情,林伯却是笑了。

    什么叫“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就是了吧。

    真爽!此时,若是有把羽毛扇,林伯绝对要摇上几摇。

    “小兄弟,我知道你身份不凡,在林家也有话语权,我们错了,猪油蒙了心,现在,现在我们幡然醒悟,我们愿意为自己所作所为负责,只求林家能够大恩大德,保护我们家小。”

    林伯上前一步,都要抢着答应了。

    杨根硕一抬手:“凭什么?”

    他又笑了笑:“这天底下有这种好事,你们给林家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给中天实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现在,还要我们保护你们家人,这是不是太滑稽了。”

    “影响已经造成,但我们可以站出来,跟媒体澄清,我们也可以向警方供出幕后主谋,我们愿意为林家做牛做马……”

    杨根硕抬手打断他:“不妨告诉你,愿意为林家做牛做马的人太多,你们几个简直一无是处。”

    “可是我们……我们……”张敖哭了,泪涕横流,“我们真的是没办法,我们怕,怕家人受到伤害啊!”

    “不是可能,是必然。”陈二狗闭上眼睛沉声说道,“算了,我们没脸提要求,走吧,自生自灭。”

    三人相互搀扶,泪眼婆娑朝外走。

    林伯面带疑惑:“大牛,就这么让他们走了,那媒体那里怎么办?”

    杨根硕对林伯一阵耳语,林伯频频点头:“好,好,我这就安排李虎去办。”

    林伯提着长袍,大步离去,刚走出进步,突然驻足回头,双手抱拳:“杨先生,请受玉棠一拜。”

    一个鞠躬,转身离去。

    ……

    林中天书房。

    “老爷子,你叫我?”

    杨根硕走进来,看到林中天提起毛笔,刚刚完成一幅字。

    “见微知着。”

    雄浑苍劲,很不错的字。

    林中天满面红光:“大牛,后生可畏呀,这幅字,写的就是你。”

    杨根硕轻轻“哦”了一声,看了眼一脸兴奋林伯,现在可以叫林玉棠,想来是林玉棠已经给林中天通报过。不过,他还是谦虚了一句:“老爷子,谬赞了。”

    “林伯,看茶!”

    “好的,老爷。”

    林玉棠在整个林家,地位仅次于林中天,就是两位小姐,见了也要喊一声林伯。

    林中天常常也是如此称呼。

    林伯在中天实业,也是林中天的代言人,地位显赫。

    所有人都称呼其为林伯,很多人都忽略的他的本名。

    杨根硕也是今天才知道他原来叫做林玉棠,有点阴柔的名儿。

    林玉棠似乎不为给一个小伙子泡茶感到难堪,反而是满脸的心甘情愿。

    润如玉、薄如纸、羊脂玉般的茶盏,其内是红褐色的茶。

    两杯茶送到杨根硕林中天面前,茶香四溢。

    “大牛,请。”林中天率先端起茶盏。

    杨根硕笑了笑,自己来别墅好几回了,但,这样的待遇,还是破天荒头一遭啊。

    端起来,一嗅二品三回味,微微点头,放下。

    看到杨根硕品茶的模样,林中天眼睛更亮了。

    “大牛,如何?”

    “极品普洱,这一杯茶,能换一辆帕萨特。”

    “大牛也懂茶?”林中天一脸激动。因为联想到杨根硕背后的势力。

    这小子绝非出身普通人家,普通人家孕育不出这样的怪才。

    同理,普通人家,这么大的孩子,谁会品茶。

    即便是那些官商之家的公子,也很少有这种风情雅致。

    如杨根硕这么年轻,又懂得品茶的,无不是有着悠久传承、深厚积淀的世家门阀,只有这种世家门阀,才会坚持传统,从小,就对宗族子弟进行严苛的培养。

    此时此刻,林中天几乎可以断定,杨根硕就是出自西京杨家。

    “懂个屁呀!”杨根硕一摆手,“网上看的。”

    噗!林中天喷出喝一口茶。

    杨根硕轻易避开,摇头道:“包括喝茶步骤,装逼必备呀!”

    “你……”林中天指了指他,虽是将信将疑,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林伯,给大牛那张卡打五十万。”

    杨根硕眼睛一亮,还是问了句“为什么”。

    “我奖罚分明,你帮我把这件事处理的如此漂亮,五十万,不多,等彻底完事了,还有五十万。”

    “嗬,这算是预付?”

    “我是个商人,可以这么理解。”

    “好吧。”意外之财,多多益善。

    “对了大牛,你会不会开车?”林中天突然问道。

    “不确定。”

    “那就是不会了,这样,林伯你安排一下,让大牛去学,务必扎实,拿本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知道了老爷。”林伯躬身道。

    “我还要上学呢!”杨根硕提出自己的顾虑。

    “你小子,难道你上课的状态我还不知道?不是请假就是睡觉,你也好意思说。”

    “呃……”杨根硕一愣,摸了摸鼻子,“好吧,你居然监视我。”

    “你那么聪明,想想学校的名字。”林伯笑着眨了眨眼睛。

    “天恩中学?”杨根硕一拍脑袋,“难道是你跟柳承恩……”

    “太迟钝了。”林中天摇摇头,“大牛,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车?”

    杨根硕这会儿却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既然承恩中学是柳承恩和林中天合办的,以自己跟二人的关系,以后岂不是可以在校园里横着走?

    欺负一下校花,骚扰一下老师,这样无伤大雅的吧!

    眼前不由浮现出曲线玲珑的班主任,杨根硕“嘿嘿”笑出声来。

    突然,又想到上次马如龙在校门口堵自己,门卫居然假装没看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种门卫保安要来何用?

    那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大牛。”林中天伸手在他眼见晃了晃。

    “啊?干嘛?”杨根硕一把拍开。

    林中天皱眉道:“你一会儿嘿嘿贱笑,一会儿咬牙切齿,想什么呢?”

    “没什么。”

    “我问你喜欢什么车?”

    “我现在都不会开,再说了,我也不挑。”杨根硕想了想,“小君的甲壳虫就不错。”

    林中天马上否决:“那是女孩子的车,档次太低,丫头上学代步用的,主要是考虑低调。”

    “哦,其它我不懂啊。”杨根硕低头掰指头,“我只知道布加迪、兰博基尼,玛莎拉蒂、法拉利、保时捷、宾利、迈凯伦就有些low了,还有……”

    “等等,打住啊!”林中天摸了把额头,“先学吧,等拿到驾照,就在车库里挑一辆开着,就当练技术。”

    “也行。”

    林中天有些无语:“大牛,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快了。”

    林中天点点头:“这次的强拆事件,就由你全权处理,要人要钱,都找林伯,林伯会无条件配合你。”

    “好。”杨根硕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林中天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大牛,怎么,赶时间?”

    杨根硕笑道:“有个约会。”

    “哦?跟女孩子?”林中天八卦道。

    杨根硕未置可否。

    林中天点点头,有些遗憾地说:“嗨,原本还打算跟你喝两盅,下次吧。”

    临走的时候,林伯安排了司机相送,杨根硕婉拒,打车走了。

    目送出租车离去,林伯冲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心领神会,开车尾随而去。

    ……

    艾悠悠很气愤,自己那么挂念杨根硕,还给他送去爱心早餐,他倒好,吃饱了直接去林家,去跟双胞胎幽会。

    饭都吃到狗肚子去啦!

    岂有此理!

    而且,一上午都不知道给自己来个电话,不知道在忙什么?

    难道还指望着本小姐先给他打?等着吧。

    然后,就是不停看手机,手机一直没什么反应,艾悠悠越来越不爽。

    午后,张钰提出带艾悠悠买衣服去。

    如果其它理由,艾悠悠或许会拒绝,但是,这个事儿,她还是接受了。

    她是个女人,听说过女人发泄情绪的几种方式。

    一种是暴食,放开了吃,吃各种爱吃的零食。

    一种是狂购,疯狂shopping,钱花出去了,气也就消了。

    这个下午,艾悠悠目瞪口呆,张钰前所未有的疯狂,狂甩两个月的工资,一万多块,给艾悠悠购置了几套小有名气的女装。

    艾悠悠还有些不适应,想着张钰是因为犯了错误,弥补对她的亏欠。

    张钰不止一次的说:“悠悠,爸爸妈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以后,我们绝不亏待你。”

    有那么一刻,艾悠悠感动了,感觉自己回到了过去无忧无虑的公主身份。

    是,自己的物质生活或许跟公主差了十万八千里,但精神上,父母给予的爱,一点儿也不比公主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