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出柜
    中天实业人事部。

    今天是周末,几乎没人。

    查蓉也只是过来取份文件,可是,路过部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人谈话。

    一个是他父亲查楠,另一个听不出来。

    于是,查蓉踮起脚尖,从门上的小窗口看进去,有种偷窥的感觉。

    父亲对面站着一个胖子,似曾相识,查蓉很快就想起来,是酒席上见过的,本地一个混混,跟弟弟还认识,好像叫“虎哥”来着。

    此时,虎哥在父亲面前点头哈腰,并且,将两小瓶东西给了父亲。

    父亲拿出一沓钱,虎哥连连摆手,然后貌似父亲怒了,虎哥方式接住,再次鞠躬,然后走向门口。

    查蓉呼吸一窒,赶紧蹑手蹑脚快步走向电梯口。

    刚进了电梯,关上门,电梯门又开了。

    四目相对,虎哥也是一阵意外,还是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闭,下行。

    查蓉试探地喊了声“虎哥”?

    “不敢当,大小姐,我叫王锁虎,幸会呀。”

    王锁虎原本是想假装不认识的。

    “你认识我?”

    “是啊,当然,我还喝过您的喜酒呢!”

    王锁虎姿态很低,查家人在他眼中,都是天一般的存在。

    查蓉点点头:“那我问你几个问题。”

    “不知道有什么能为大小姐效劳。”

    电梯到站。

    两人走出去。

    “走,我请你喝咖啡。”

    “大小姐,这……我只是个社会底层的混混,受宠若惊啊!”

    “混混也可以出人头地,杜月笙怎么样?姓蒋的,还是他小弟呢!”

    “哎吆,你要再这么说,我就更加无地自容了。”

    “就星巴克吧。请。”

    没几步就到了星巴克。

    王锁虎有些头晕。这种地方,他就是有钱也不来,小资情调太浓,他浑身不自在。

    很拘束的找个地方坐下来了。

    查蓉一抹套裙,坐在对面,大家闺秀的风范,让王锁虎自惭形秽,生不出半点亵渎之心。

    “虎哥,喝点什……”

    一句话没有说完,查蓉愣住了,然后,眼中浮现出浓浓的痛楚。

    “大小姐,您这是……”王锁虎抬手在查蓉面前晃了晃,然后,循着她的目光望去。

    只看一眼,王锁虎就嗳了一口酸水,差点吐了。

    一个身子单薄的男人抱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撒娇。

    单薄男人衣着考究,长得也不赖。抱着的胳膊,粗过他的大腿。

    “达令,你好坏,晚上去我那里还是去你那里?”单薄男人问,语气让人头皮发麻,直起鸡皮疙瘩。

    王锁虎捂住嘴,不断深呼吸,然后脑海中电光一闪。

    尼玛,这不是……

    再看一眼查蓉煞白的俏脸,还真是!

    大小姐的老公出柜,还被大小姐撞见了。

    王锁虎顿时有些心疼查蓉,多好的女人,漂亮、有家世,难得的是还没架子平易近人。

    这么一个万里挑一的女人,却是这么一副命运。

    王锁虎开始摩拳擦掌:“大小姐,我帮你揍他。”

    “揍谁?”

    “……”

    “有意义吗?”

    “……”

    “由他去吧。”

    王锁虎扭头一看,两人还真去了。

    查蓉一下子捂住嘴,然后将葱指塞入口中死死咬住,娇躯一阵颤抖,泪水夺眶而出。

    但,终究没哭出声。

    心痛的无法呼吸。

    虽说婚后万爱科从来不触碰自己,但也没发现在外面有什么女人。

    两人至少还保持着那种貌合神离的夫妻关系。

    在外人眼中,还像那么回事。

    查蓉万万没想到,自己法律上名义上的丈夫,对自己不感兴趣,却玩出柜。

    显然是受。

    这让查蓉愤怒的同时,也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这一刻,查蓉没有想到父母,没有想到弟弟,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年轻阳光的面孔,耳畔响起他的话。

    “姐姐,如果生活不和谐,记得找我。”

    言犹在耳。仿佛就在昨天。

    “大小姐……”王锁虎轻轻喊了一声。

    查蓉抬手阻止了王锁虎,良久,方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深吸一口气,说:“虎哥,让你见笑了。”

    “没有,没有。”

    “喝点什么?”

    “我从来不喝那玩意儿,随便吧。”

    查蓉苦笑,唤来侍应生,“一杯蓝山,不加糖,一杯摩卡。”

    侍应生是个帅小伙,在平板上下单后,对这对组合审视良久。

    得出一个结论——奇怪的组合。

    女士端庄典雅,貌似高级白领。

    男的,低矮挫,还带着一股江湖气。

    不过,男的对女士还比较尊敬,至少不是那种关系,不知道为什么,侍应生的心里舒服了许多。

    很快,咖啡送上来。

    查蓉端起杯子,用小勺子一口一口喝着,丝丝苦涩在味蕾上缠绵、淡化,她的秀眉始终紧蹙。

    但她看到王锁虎喝咖啡的反应,心情顿时就没那么阴霾了。

    王锁虎喝了一口,被烫到了,不住伸舌头,不住摇头。

    不光嫌烫,还嫌苦。

    然后开始加糖,一包两包三包,再加奶,一盒两盒三盒。

    折腾了半天,尝一口,终于满意了。

    这时,才发现查蓉紧盯着他看。

    王锁虎也不难为情,只是憨憨一笑:“大小姐,我就是土包子进城,喝不了这洋玩意,让你见笑啦。”

    查蓉摇摇头:“随性洒脱,挺好。”

    “大小姐,别想太多……”

    查蓉摆手阻止了他,皱眉喝了一大口苦咖啡,然后开口问:“你刚刚给我爸什么?”

    “没……没什么。”王锁虎低下头,眼神闪烁。

    “说。”查蓉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王锁虎眉头皱起,咬了咬嘴唇,说:“西班牙苍蝇水和空孕催乳剂。”

    查蓉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这东西她是第一次听说,但,听起来,就觉得很邪恶。

    她是听说自己的老爸喜欢搞女人,可是这次好像不大正常啊。

    “都有什么用?”查蓉继续问道。

    “大小姐,”王锁虎苦着脸说,“我没法给你讲,网上有,你查一下就明白了。”

    查蓉当场就用手机上网,查过之后,再也没法淡定了。

    “你慢用。”说着,她丢下两张百元大钞,拿起手包就冲了出去。

    ……

    杨根硕打车到了南门公馆,南门彩云居然亲自相迎。

    一袭海蓝色长裙,高贵典雅,风姿绰约。

    不过,她摆着一张冷若冰霜的俏脸,还横眉冷对。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有些忍俊不禁。

    不过,南门彩云这等美女,宜喜宜嗔,生气的样子,同样漂亮。

    下车后,他没有急着走向南门彩云,而是目送出租车离去,看着不远处的一辆奥迪,瞳孔一缩。

    只是一瞬,他就对着南门彩云笑了:“南门大小姐,你居然亲自出迎,大牛真是受宠若惊啊。”

    “没看出来。”南门彩云没好气道。

    对杨根硕,那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看哪哪烦。

    这厮居然不止一次挂断一个女孩子的电话,而是还是那种百万里挑一,美貌与智慧并重的自己。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哦不,是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怠慢自己,他是唯一的一个。

    “你也别受宠若惊了,我也不是自愿的,主要是你治好了爷爷,我们南门家族也不是普通人家,出于礼节,所以就亲自迎迎你。”

    说到这里,冲杨根硕咧嘴一笑:“千万千万别想太多,不要自作多情。”

    “我可以进去了么?”杨根硕嬉皮笑脸道。

    “……”南门彩云一阵无语,真是低估了这厮脸皮的厚度,“随便。”

    “嘶……”杨根硕倒吸一口凉气,“我还有事,下次吧。”

    说着,就转身要走。

    “站住,别动,不许走!”南门彩云一蹦,拦住杨根硕去路。

    这厮是应爷爷之邀而来,自己可是煞费苦心,打了好几个电话,废了无数口水,最后动用迂回战术,方才请来的。

    现在让他走了岂不是前功尽弃,而且,爷爷哪里也没法交代。

    然而,让她向杨根硕服软,却又是万万不能的。

    “杨根硕,休走,你以为南门公馆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说完,南门彩云自己都后悔了,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原本简简单单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都是冲动惹的祸!不对,都怪这厮,为什么碰到这厮,自己就没法淡定,就失去理智。

    杨根硕摸着鼻子笑了:“哎吆,南门大小姐,你吓到我了,这门外是马路吧,是公共区域吧,是不是不让人走?”

    “可是,你分明是要进去的。”南门彩云理屈词穷,开始胡搅蛮缠。

    谁让她是女人,女人天生就拥有胡搅蛮缠的权力。

    “弓虽女干还有未遂一说呢,何况我只是想想,还没构成实际行动。”

    “你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南门彩云咬牙切齿,胸脯起伏,这厮再一次成功点燃了她的怒火。

    “当然是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南门大小姐,除了有一点点小缺陷。”

    杨根硕的目光有些无礼,说出来的话更是气人。

    “友情提示一句,气大伤胸,真的,尤其是你这种发育不平衡的胸。”

    “呀,我要踢死你!”

    南门彩云悍然出脚,风声呼啸。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