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中毒
    天近黄昏。

    张钰将艾悠悠带到皇家一号一个偌大包间。

    “妈,这里太奢侈了吧,咱们两个人,随便吃一点就好啦。”

    观察张钰一天的表现,艾悠悠已经原谅了她一大半,基本接受她了。

    张钰笑而不语。

    不过,心里也有些奇怪。

    包间是查楠定的,他人呢,难道是她们娘俩来早了?

    过了今晚,自己就可以跟那个渣男断绝关系,做回以前的贤妻良母。

    看着清纯漂亮的女儿,想起恢复神勇的丈夫。

    张钰不禁有些激动,心底有些酥麻。

    “两位贵宾,现在点菜吗?”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走进来。

    “先来两杯水吧!”张钰弹了一下菜单,“悠悠,你喜欢喝什么?”

    “都有什么呀,我看看。”

    拿过很重的菜单一看,不由咂舌。一杯柠檬水都要三十八,这也太黑了。

    不过再看看人家这里的环境,以及人员素质,也就释然了。

    星巴克一杯咖啡还上百块呢,跟谁说理去。

    “我就要一杯柠檬水,你呢?”艾悠悠说。

    “好吧,我也来一杯。”

    女服务员点点头:“两位稍等。”

    刚出包间,就被人一把揽入怀中。

    女服务员本能惊呼,却被人捂住了嘴。

    待看清那人的脸,顿时媚眼如丝:“楠哥,你干什么,吓得人家小心肝砰砰直跳。”

    “哦,是吗,小玥,快让楠哥摸摸。”

    “别呀,人来人往的,多不好。”

    “不错嘛,又大了。”查楠还是摸了一把。

    “楠哥,就会欺负人。”

    查楠呵呵笑答:“我跟你们总经理提了,他对你印象不错,你升任部门经理指日可待。”

    “真的,楠哥,你就是我的贵人!”小玥紧紧抱住查楠的腰身,在他脸上吧唧一口,“人家要报答你。”

    “这可是你说的。”查楠直接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加到柠檬水里。”

    小玥脸色一变:“是什么?”

    “只是迷药。”

    “可是……”

    “没有可是,里面的女人是我的属下,同时也是我的床伴,借助我上位之后,居然就想跟我断绝关系,天底下有那么便宜的事么?”

    查楠气哼哼地说道。

    “你是想……”

    “她的身体,我玩腻了,跟小玥没法比。”又轻薄了一下,续道:“我只想留点证据,让她知道,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

    小玥心中一寒,这个男人就是魔鬼,自己怕是一辈子也逃不脱他的魔掌。

    “真的只是迷药。”

    小玥确认,毕竟是为虎作伥,对人伤害小一点,她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当然,我骗你又有什么意义?”

    “小孩子能不能放过?”小玥问。

    “她能眼睁睁看着我那么对待她妈?”查楠反问。

    “好吧。”小玥违心地答应了。

    在查楠的监督下,小玥准备了两杯加料的柠檬水,然后,走向包间门口。

    “送进去,就没你的事了,这个包间,你也不要来,然后坐等升职。”

    查楠叫住她,一番吩咐。

    “嗯。”小玥点点头,心中弥漫着浓浓的愧疚。

    推门而入。

    “两位,久等了。”小玥笑着说,表情自然。

    张钰大度一笑:“没事,还有两个人没来,你先去忙吧。”

    小玥退了出去,张钰发现艾悠悠看着自己,女儿的目光有些怪异。

    她笑问:“悠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妈妈?”

    “还有两个人,谁呀!”艾悠悠皱眉,目光发冷。

    “妈一个同事,带着小孩,嗯,小孩也上高三,跟你是同龄人。”

    “你不是又要让我相亲吧!”艾悠悠蹙着眉头,一脸不高兴。

    端起柠檬水吸溜一口,甜的有些过分。

    “悠悠,你想多了,就是同事间的普通聚会。”张钰说着,也吸一口柠檬水。

    张钰心不在焉,想着一会儿查楠带着儿子查奋来了,她怎么跟女儿解释。

    而艾悠悠同样心不在焉,翻看研究着考究的菜谱。

    就这样,十几分钟过去了,两杯柠檬水都见了底。

    “妈,你的同事怎么还不来?”艾悠悠拧了拧脖子,整理一下32a的罩罩,“怎么有点热。”

    张钰看了眼空调:“是啊,我也有点。”说着,解开两颗扣子,露出深邃的事业线。

    门外,查楠看了眼手腕上的金劳,松了松领带,眼中的火焰越烧越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查楠不知道,还有一双妙目紧盯着他。

    查蓉感觉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于是给杨根硕发了一条短讯,意思让他过来看看。

    ……

    南门公馆。

    杨根硕被请上了餐桌。

    南门雄、南门彩云作陪。

    杨根硕并不知道,这是何等待遇。

    餐桌上菜不多,但胜在精致。

    南门彩云在爷爷的要求下,开了一瓶飞天茅台。

    不过,她只是给南门雄倒了一小杯,然后连瓶子都给了杨根硕。

    “喂,便宜你了。”

    “彩云,要不你也来点。”杨根硕笑着打趣。

    “才不要。”南门彩云皱着小鼻子,“还有,彩云也是你能叫的?”

    “呃……”杨根硕一愣,双手抱拳,“南门小姐,大牛这相有礼了。”

    噗嗤!

    南门彩云轻掩红唇,吃吃直笑。

    杨根硕看呆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吧!摇摇头:真美!

    “咳咳。”发现失神的杨根硕,南门彩云黛眉轻蹙,清了清嗓子,然而,眼珠儿一转,“来块乌贼。”

    “谢谢。”杨根硕吃到嘴里,鲜美多汁,他忍不住感叹:“真是太美味了。不过,为什么?”

    嘎吱,南门彩云咬了一口蘸酱黄瓜,吸溜一口牛奶,说:“因为你污。”

    杨根硕盯着南门彩云看来一会,扑哧一笑。

    “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杨根硕趴在桌上笑到停不下来。

    南门彩云皱眉不解,但却有种感觉,污到没有下限的杨根硕,一定又想到了什么污段子。

    就在这时,南门彩云手机响了,她起身去接,嘴里咬着黄瓜。

    接通电话,面前正好有块镜子,然后美眸睁大。

    樱桃小嘴里插着一根粗粗的黄瓜,唇边还有几滴牛奶。

    这画面……南门彩云自己看了都会难为情,杨根硕那厮还能想到什么好。

    她忙不迭擦了一把,又拔出黄瓜,尽管有些不舍,还是坚决丢掉了。

    扭头一看,果然,杨根硕毫不掩饰,指着她一边擦泪,一边笑。

    南门彩云感觉自己热血上头了,呼吸急促了,然而,这是却没法明说,跟没法争辩。

    爷爷还在旁边了。

    但是,杨根硕,咱们之间有多了一笔。

    摩挲着平坦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不舍的看了眼垃圾桶里的黄瓜,那可是自己的晚饭,都怪杨根硕那厮,太无耻!太猥琐!太污!

    南门雄看得是云里雾里,不过,他也有些发现,往日里,孙女就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啊,怎么见了大牛,就好像换了个人。

    南门雄摇头笑笑:“大牛,走一个?”

    “老爷子,客气了。”杨根硕举起酒杯,“你干杯,我随意。”

    “爷爷,呃……”

    南门彩云回到桌边,还要劝爷爷少喝点,听到杨根硕的话,顿时愣住了。

    南门雄一个“好”字差点脱口而出。

    “杨根硕,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到底懂不懂尊老爱幼?爷爷一把年纪,你居然让他干了!”

    南门彩云扭头看着南门雄:“爷爷,你就这么一杯,慢慢来,别管他,舔一舔就好。”

    舔一舔就好。

    杨根硕稍稍一咀嚼,心头就是一荡。

    一口干了二两。

    南门雄果然听话,只是舔了舔。

    “来到,大牛,吃菜。”南门雄给杨根硕夹菜,“我平素吃得很清淡,彩云只吃瓜果蔬菜和牛奶,所以呢,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

    说罢,命令孙女,“客人杯子空了,还不给大牛倒酒,这样很失礼的。”

    南门彩云撅着嘴,还是给杨根硕倒满了。

    “嘿嘿,谢谢哦,南门大小姐,只是,万一小生喝醉了咋办?”

    南门彩云还没回答,南门雄先开口了:“那还有啥说的,住下来呗,又不是没有客房。”

    “那你少喝点,你住在这里,我不放……不适应。”

    南门彩云冷冷道,将“不放心”改成了“不适应”。

    “哎,彩云,大牛年轻,我像他这么大,能干掉斤半。人家是客人,你怎么让人家少喝点,这不是太失礼了。”

    “爷爷,他是晚辈,失礼了也不怕。”南门彩云很反对爷爷三番五次的“失礼”,“再说了,这家伙自己说会喝醉,喝醉了多难受,我是为他好。”

    南门雄摇头苦笑:“你有理,我说不过你。”

    “南门大小姐,看在你为我好的份上,给你一个友情提示。”

    “什么?”见杨根硕嘿嘿笑着,笑得特别欠揍,南门彩云硬邦邦问道。

    “带刺的黄瓜更好。”杨根硕眨眨眼睛。

    “大牛,有什么说道,是不是营养价值更高?”南门雄认真的问。

    南门彩云都气炸了,可是,爷爷这么接话,让她怎么开口。

    为了堵住杨根硕的嘴,南门彩云不停给他夹菜,很快堆成了小山。

    “南非的双头鲍、江南的燕尾屯、加勒比海的龙虾、伊朗的鱼子酱、法兰西的鹅肝、松露……”

    杨根硕品尝一边,啧啧有声。

    南门雄爷孙俩全部愣住了。

    南门雄说的是事实,这顿饭完全是为了杨根硕准备的,而且是精心准备。

    很多东西,花钱也吃不到。

    然而,令爷孙俩莫名惊诧的是,来自全世界的顶级美食,这小子居然如数家珍。

    如此说来,他不可能是个普通人。

    总之,这小子身上的神秘光环有多了几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