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啪啪声声
    杨根硕双手抓盘,全神贯注,左右规避。

    但是很不幸,依然有不少社会车辆受到了撞击,或者,在躲避路虎时,跟其他车辆撞在了一起。

    这一刻,查蓉没有紧张害怕,却是热血沸腾。

    对不成样子的进口座驾,也没一点儿心疼。

    看到杨根硕精神高度集中,目光无比冷峻,查蓉都看呆了。

    杨根硕赶过来着急的样子,她可是看在眼里了,他只穿着一只鞋,他衣服破了,还受了伤。

    艾悠悠真是太幸福了,如果有个男人能够这么对她,哪怕是死,也可以无憾了。

    “该死!”杨根硕大骂一句,将胡思乱想的查蓉拉回现实。

    后视镜中,至少两辆警车在追他。

    然后,就有警笛和喇叭响起。

    “前面的路虎靠边停车,靠边停车,停车。”

    回答交警的,只有更快的速度。

    “各单位请注意,各单位请注意,莲花大道,一辆路虎涉嫌危险驾驶,各单位注意拦截,重复一遍……”

    “大牛,咋办?”查蓉紧张起来。

    杨根硕是平生第一次开车,就遇到如此紧急的情况,现如今又遇到交警部门围追堵截。

    他竭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眼睛一亮。

    “用我手机给萧阳打电话,就说,人命关天,让他处理。”

    “哦,好的。”

    查蓉也不避讳,从杨根硕口袋里摸出手机,迅速找到了萧阳的电话,立刻打过去。

    “是萧阳吗?”

    “你是……”

    萧阳一愣,今天没跟女人啪啪,而是跟女儿在一起吃饭。

    他慎重考虑了南门彩云的话,自己前途无量,是该找个固定的领证了,如果能够在事业上给自己提供些助力,那就是最好。

    明明是杨根硕的手机,却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我跟大牛在一起,人命关天,现在有交警拦截。”查蓉着急的说。

    听着没头没脑的话,萧阳真是有些糊涂了。

    “让交警放行,我去救命!”

    杨根硕大喊。

    萧阳听见了,马上道:“你的车牌号。”

    “005。”查蓉报出车牌。

    “我来安排。”

    萧阳立刻联系指挥中心,指挥中心的领导马上向他做了汇报。

    “头儿,有人在闹市区飙车,简直无法无天,车牌是005……”

    “放行!”

    “……”

    “我说放行,怎么,老子的话不好使咋的。”

    “不是的,领导,那家伙危险驾驶,虽然目前没有人员伤亡,但是,也造成了巨大的社会财产损失,同时,影响极其恶劣。”

    “是特殊部门的人在执行特殊任务,我说放行!”

    “是。”

    萧阳放下电话,点开手机,连接指挥中心,直接实况街头的情景。

    “爸,大牛咋啦?”萧米米脑袋凑到了屏幕前。

    “你自己看。”

    “大牛会开车了!”萧米米惊诧莫名。

    “他八成遇到了什么事?”

    “他会遇到什么事呢?”

    “只要不出人命,我就必须帮他。”

    “为什么?”

    “因为你。”

    “爸,你胡说什么?”萧米米脸上红了一下。

    萧阳原本是真胡说的,但是看到女儿娇羞的模样,不由一愣,难道大大咧咧的妮子,真对大牛有意思?

    此时此刻,萧阳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大牛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儿。

    ……

    “大牛,太好了,交警撤了。”

    面目全非的路虎上,查蓉长出一口气道。

    杨根硕也是浑身大汗。

    后面的交警撤了,前面,居然有警车开道。

    杨根硕也是长出一口气。

    落霞大道,马上就到。

    “悠悠,撑住!”

    这时候,杨根硕可顾不上张钰了。

    “姐,谢谢你。”

    忙里偷闲,杨根硕说了一句。

    “咱不说这个。”

    “姐,我把那个人废了,他毕竟是你父亲……”

    “他不是!”

    “嗯?”

    “他是继父,是禽兽。母亲去世后,几次想要染指我,若不是我自我保护意识强,他就得手了。”

    “还真是禽兽!该死!”

    “你算是为我出气了。哎呀……”

    “怎么了?”

    杨根硕一回头,发现张钰、艾悠悠抱住了查蓉。

    “好热。”艾悠悠说。

    “好难受。”张钰扭动呢喃。

    查蓉苦着脸挣扎着:“我不是男人,放开我!”

    “姐,委屈你了。”杨根硕苦笑狂汗,“辛苦一下,马上到。”

    药性严重,超过杨根硕的预期,他点了昏睡穴,居然这么点时间就醒了。

    嘎吱!

    车子停在了艾悠悠家门口。

    艾大刚拿着两个哑铃迎了出来。

    车门弹开。

    杨根硕蹦下来,拉开后门,先将张钰抱出来,直接丢给艾大刚。

    艾大刚目瞪口呆,慌忙丢掉哑铃,接住老婆。

    “大刚叔,什么也不要问,做。”

    “啊?”艾大刚下巴掉了

    眼睁睁看着,杨根硕抱着女儿进了卫生间。

    “老公,我要。”

    张钰火热的身子从缠住艾大刚,直接索吻。

    查蓉还在呢!

    但似乎大家都没空理她,她红着脸驾车离去。

    艾大刚还有些不好意思,腾出手来跟小姑娘挥了挥。

    然后进屋。

    张钰如蛇般缠在他身上,身上如同着了火。

    艾大刚能够想到什么。

    做就做呗,听大牛的,准没错。

    艾大刚将张钰丢到床上,压了上去。

    前几天看过一篇文章,说的就是男人四十岁。

    男人四十一朵花,那只是极少部分,而绝大部分呢,却是处在人生最难熬的岁月。

    父母老了,孩子大了,自己不行了,老婆更想要了。

    艾大刚庆幸,还好自己遇到了大牛,是他让自己“廉颇老矣还能干”。

    老夫老妻风急雨骤,艾大刚心思却在洗手间里,女儿跟大牛难道也在……在干。

    太草率了,太唐突了,太……

    ……

    洗手间浴缸内。

    穿着男士衬衣的艾悠悠被冷水一冲,顿时恢复了几分理智。

    但,杨根硕差点失去了理智。

    湿身,太特么诱惑了。

    他的鼻孔爬出两条血蚯蚓。

    “大牛……”

    浴缸里,艾悠悠抬手挡住冰凉的水线,咬唇蹙眉搓大腿。

    如泣如诉。

    “悠悠,坚持住,一会儿就好。我在想办法。”

    就在这时,该死的手机响了。

    杨根硕接通,不等对方说话,“我在忙。”

    “大牛,果然不出你所料……”

    “我真在忙。”

    打电话的是林伯,连续两句话都被打断,旁边的林晓萌感觉奇怪。

    听到杨根硕粗重的喘息声,“大牛,你在干什么?”

    没人回应。

    “大牛,我要,给我,我愿意,不怪你。”

    有声音传来,是个极其魅惑的声音。

    林晓萌脑袋嗡的一声,失去了思考能力,然后,清泪流淌。

    “小萌,怎么了,不要吓姐姐。”

    ……

    只是说了两句话,杨根硕却忘了挂断。

    艾悠悠八爪鱼一样缠上了他的身子,女孩的身躯如同火山下蕴藏的熔岩,随时都要喷发。

    不止一次,杨根硕都想放弃抵抗。

    管它什么“九阳之体年龄不到不能破身”,该死求朝天,不死炮火连天。

    艾悠悠双臂紧箍,嘴唇乱吻,差点就引爆了杨根硕。

    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杨根硕狠下心,咬牙切齿,终于再一次点了艾悠悠的昏睡穴。

    然后,就坐在放满凉水的浴缸里,为艾悠悠逼毒。

    啪啪。

    啪啪啪。

    卫生间里不断响起的啪啪声,让艾大刚心烦意乱。

    终于,将张钰搞得睡着了,艾大刚忍不住来到卫生间门口。

    天地良心,他只是想提醒一下“女婿”,要怜惜女儿。

    毕竟,女儿还嫩。

    可是,到了门口一看,浴缸里,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一浴缸水,女儿漂浮在水面,穿着大牛的白衬衣,内衣若隐若现。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杨根硕穿着长裤,双手不停在女儿身上各处拍打。

    啪啪声声,水花四溅。

    原来是这个啪啪呀,艾大刚点点头,欣慰地笑了。

    只见杨根硕满头大汗,艾大刚不禁有些心疼,大牛累坏了。

    足足又过了半小时,杨根硕方才起身,长出一口气。

    “大刚叔。”杨根硕有些虚弱。

    “大牛,你没事吧。”艾大刚忍不住关切道。

    杨根硕摇摇头:“你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会讲吗?”

    杨根硕点点头:“我只会告诉你,有人给她们下药,我及时赶到,她们并没吃亏。”

    说到这里,杨根硕看着怒形于色的艾大刚,道:“交给我处理。”

    艾大刚点点头:“就说张钰,你阿姨那么疯狂,差点把我榨干了,原来是中了药。”

    “对了,悠悠没事吧。”

    “没事了。”杨根硕看了眼躺在水中的艾悠悠,“你送女儿回房吧。”

    艾大刚看了一眼,“大牛,女儿大了,爸爸不方便,还是你来吧。”

    “我……”杨根硕苦笑,“好吧。”

    艾悠悠还穿着衣服,浑身湿透,包括内衣。

    送她回房,势必要脱掉湿透的衣服,用浴巾擦干。

    杨根硕感觉自己责任很重,亚历山大。

    ……

    把艾悠悠送到被子里,看着小丫头纠结的眉头,杨根硕心头酸酸的。

    然后,走出房间。

    “大牛,辛苦了。”

    艾大刚给他发了一支烟。

    杨根硕接住了,在艾大刚打着的火苗上点燃。

    深深地抽了一口。

    “大刚叔,没事了,早些睡吧。”

    “你也累坏了,早点休息。”

    艾大刚离去,留下了烟盒、火机。

    昏暗的客厅,白烟袅袅。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