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心好疼
    杨根硕想了想,在手机上找到查蓉的号码,拨过去。

    “姐,今天谢谢你。”

    直到此时,杨根硕依然心有余悸。

    今天真是多亏了查蓉,若不是她的短信,等到张钰的电话,他就是坐火箭,也赶不上。

    “大牛……”查蓉声音低沉,“那个人下身破裂,双臂粉碎,失明、失聪、失声。”

    “你会怪我吗?”

    对于查楠的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刻,他只关心查蓉的态度。

    “谁说是你干的?”

    “呃……”

    “酒店监控坏了,没有目击证人,警方没能掌握任何证据。”

    “原来如此。”杨根硕笑了。

    谁能有这么大能量?自己又欠了萧阳一个人情。

    ……

    查楠惨绝人寰,但还有更惨的。

    落得这副田地,老婆童菊花直接失联。

    儿子查奋脚步虚浮,酒气冲天,赶来的路上被查到酒驾加毒驾。

    警方网开一面,让他见了父亲,然后直接扭送拘留。

    查蓉给安排一个护工,也关闭手机,离开了医院。

    ……

    再次确认艾悠悠状态无碍之后,杨根硕又拨通林伯的手机。

    “大牛,你太过分的了,二小姐很伤心。”

    电话一接通,林伯无比激动的说。

    林伯没有家庭,没有妻儿,林芷君姐妹,如同他的亲孙女。

    看到林晓萌委屈掉泪,他真想将杨根硕狠揍一顿,揍得他满地找牙。

    当然,前提是打得过的话。

    “林伯,你这是咋了?”杨根硕还是第一次见林伯如此激动。

    “你……傻子都看出来二小姐对你的心思,你就算要跟其他女人那个,总要背着她吧,你倒好,还开免提。”

    “那个?我……我有吗?”

    “当然,就是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两位小姐都在旁边,我们都听到了。”

    “呃……可是我什么也没干啊!”

    “还没干?你还要干什么?你气喘如牛,噼噼啪啪,还没干?”

    哎呀我去,这误会闹的。

    杨根硕哭笑不得:“林伯,你给我打电话是……”

    “还不是在三条狗家里,我们收获很大,你简直就是赛诸葛。”

    “哦,原来是这事儿,审的如何?”

    “大牛,别转移话题,虽然你智商高,为林家干了一件漂亮的事儿,但,你让二小姐难过,就是不可饶恕。”

    “算了,我来一趟吧!”

    “那敢情好,算你有点良心。”

    杨根硕挂了电话,他倒不是怕林晓萌难过,主要是想要审一下金亨利的人。

    陈二狗、李旺才、张敖的口供,提到同一个人,就是金亨利。

    而金亨利,正是富龙集团保安部主管。

    富龙集团也是本地的地产大鳄,据说市里有人支持。

    但富龙集团的前身不干净,原始积累也不清白。

    富龙集团显然是中天实业的竞争对手,也就是林中天口中的敌人。

    没想到,他们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进行不正当竞争。

    杨根硕把金亨利记住了,他要去见见他,看看这家伙跟炸弹恐吓事件有没有关系,要是有,他就要“恭喜”金亨利了。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大放心艾悠悠。

    于是又是一番把脉,发现平稳有力,然后,大拇指肚落在女孩眉心,抚平了她纠结的眉头。这才走出艾悠悠的闺房。

    黑暗中,一双眼眸缓缓睁开,灿若明星。

    回想起自己一丝不挂,任由杨根硕用浴巾擦拭的场景,脸上再度着火。

    “大牛真是个不凡的男人呢!”艾悠悠轻声呢喃。

    她在书上看到过这种论断,一个能够管住自己裤裆的男人,绝对是个不凡的男人。

    虽然大牛没有吃了自己,但自己对大牛而言,再无秘密。

    艾悠悠娇羞的同时,却在想,这样似乎不公平,有空也要看光大牛。

    紧跟着连连摇头,脑海中浮现出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

    女孩敲门,男孩开门,一丝不挂。

    ……

    杨根硕走出家门,一亮奥迪a6车门打开,李虎迎了上来。

    “杨先生。”李虎的声音透着激动,还有尊敬。

    他们这些保镖,首先崇拜武力值高的人,更加崇拜智商高的人。

    今晚这一仗太漂亮了,兵不血刃大获全胜。

    这一切,都是杨根硕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提前布置,方能瓮中捉鳖。

    于是,李虎亲自给杨根硕打开后门,护住门框,让他坐进去。

    轻轻关门。

    从车后绕过去,上车,发动离去。

    艾悠悠闺房。

    窗帘后,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目送着奥迪离去。

    “也许,是我误会大牛了,他去林家,并非跟两个丫头幽会。”

    紧跟着,艾悠悠连连摇头,“但是,三更半夜,仍不可原谅。”

    ……

    “啊!”

    黑暗中,张钰一声惊呼,捂住心口坐起来。

    一丝不挂,那里火辣辣的疼。

    张钰一下子流下眼泪,自己终究还是被查楠……

    不对,眼前的一切如此熟悉。

    这是自己的家,这是自己的卧室。

    旁边,鼾声如雷的,是自己的丈夫。

    张钰笑了,原来不是跟查楠,而是跟自己的丈夫。

    “小钰,你累了,再睡会儿。”

    鼾声停下,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老公,我们……”

    “是大牛把你们带回来的,他说,你们没吃亏。”

    “大牛……”张钰看着黑暗中艾大刚闪闪发光的眼睛,哽咽道:“老公,你不问吗?”

    艾大刚摇摇头:“既然没吃亏,就忘掉它。”

    “老公,你真好!”张钰扑在艾大刚身上,抱住他,“是我的错,差点害了悠悠。”

    想到女儿,张钰一下子蹦起来,“悠悠,我的悠悠。”

    顾不得穿衣服,就往外冲。

    “慌什么!大牛还在呢!”说着,艾大刚丢过去一件浴袍。

    张钰胡乱一套,来到了女儿房间门口,深吸一口气,轻声问道:“悠悠,是妈妈,你睡着了吗?”

    房内,艾悠悠马上爬到床上,装睡。

    张钰又喊了两声,见无人应答,这才轻轻推开门。

    看到床上睡着的女儿,那么恬静那么美,张钰的眼泪不自禁的滑落。

    缓缓来到床边,坐下,轻轻地为女儿掖好被角。

    “悠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吓死妈妈了,要是你有什么事,妈妈也不活了。”

    艾悠悠心中一动,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情,她脑子里很模糊,几乎没什么印象。

    只是依稀记得,跟妈妈去了皇家一号,喝了一杯柠檬水,之后的记忆好像根本不存在。

    张钰摇头,仿佛自言自语。

    “妈妈做了对不起爸爸,对不起这个家的事,妈妈有错,查楠也是个混蛋,是他用卑鄙的手段得到妈妈,还威胁妈妈。”

    “妈妈决定跟他一刀两断,他提出这次散伙饭。”

    这一句之前,艾悠悠还有些同情张钰,但是,听到这一句,立刻就有些愤怒了。

    “妈妈太天真了,查楠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但是妈妈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禽兽不如,居然向你伸出了魔掌。”

    “他买通了服务员,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在水里下药,我们两个人都喝了,然后他进来了。”

    “药性太强烈,悠悠你很快就意识模糊了,妈妈拼死跟他纠缠,然后,大牛打来电话,我想到了大牛,向他求救。”

    “大牛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母女的,要不是他,我们都完了,万劫不复。”

    “大牛及时赶到,救了我们。”

    “悠悠,妈妈虽然不是有意的,但还是差点连累了你,妈妈对不起你。”

    张钰抱着女儿的胳臂,流了一通眼泪,然后默默离去。

    艾悠悠睁开了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没想到,大牛能够及时赶到,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

    大牛说要保护我一辈子,他真的说到做到了。

    母亲承认了她不堪的过去了,自己总要原谅她的吧!

    为了爸爸,为了这个家庭,就当自己不知道,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艾悠悠再也睡不着了,拿出手机上网。

    网上,一个跑酷男子的视频遭到疯传,热度极高。

    艾悠悠点开一看,再也挪不开眼睛。

    当看到那人被车子撞飞,凌空喷血,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大牛……”艾悠悠捂着小嘴,呜呜直哭,小手抓住左边胸脯,心好疼。

    ……

    林家别墅。

    杨根硕抵达,林伯在门口等他。

    老头儿黑着脸,阴阳怪气:“到底是年轻,可着劲折腾,还是这么生龙活虎。”

    “呃……”杨根硕摸着鼻子笑道:“还好啦!”

    “你不打算上楼看看二小姐?”林伯问道。

    杨根硕抬头看了看,林晓萌的房间灯还亮着,显然还没睡。

    “先看看你们捉住的那些人。”

    林伯看了眼杨根硕,点头道:“嗯,儿女情长往后放,先紧着正事来。理应如此。”

    “不过,他们都招了,这帮人,远比那三条狗没骨气。”

    杨根硕笑了笑,“看看去。”

    李虎再也无法保持淡定,杨先生居然跟二小姐……

    别墅负一层,兼做地牢。

    杨根硕第二次来。

    陈二狗、李旺才、张敖这三条狗也在。

    一见杨根硕,顿时点头哈腰。

    而那些所谓的打手,足有十四五个人,早已是鼻青脸肿面无人色。

    “你们是金亨利的人?”杨根硕扫视一圈,问道。

    “是,是,我们是金部长的人。”一个瘦骨嶙峋的家伙竹筒倒豆子,“金部长听说这几个人拿钱不办事,还反水,所以就让我们给他们一点教训。”

    “然后呢?”

    “然后先生运筹帷幄,我们就被捉住了。”

    杨根硕淡淡一笑,“我要你们金部长的地址。”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