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都是红旗
    富龙集团。

    安保部部长办公室。

    金亨利挠了挠油光发亮的脑门,焦急的等着电话。

    专门花钱找了三条会咬人的狗,结果,居然让狗反咬一口。

    一辈子玩鹰,却被小家雀啄了眼,金亨利哪里受得了这个窝囊气,于是,大手一挥,判了三条狗及其家人的死刑。

    说死刑有些夸张。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总之,要让他们知道背叛金部长的后果。

    也有杀鸡儆猴的意思。

    对付三个普通家庭,派出十五员大将,原本以为是三根指头捏田螺,结果,几个小时过去了,一个电话都没有。

    他再打电话过去,倒是能打通,却始终没人接。

    晚上十二点了,偌大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屁股。

    忍无可忍,金亨利又一次拨出电话。

    终于通了。

    金亨利直接大骂:“山鸡,我干你老姐,你特么怎么回事,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是不是又去哪儿花天酒地去了,就算这样,也给你姐夫我来个电话呀!”

    “金部长?”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门外和手机里同时响起。

    “谁?”

    门开了,杨根硕拿着手机笑,“幸会。”

    “你……你到底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是私人公司,不是公共场所,有很多商业机密,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就死定了。”

    “金部长?”杨根硕对眼前这个谢顶近视眼的矮胖子有些鄙视,“你似乎不适合安保部啊。还有,我既然敢来,而且是单刀赴会,你觉得会被你吓住吗?”

    “你敢小看我?”金亨利恼羞成怒,头顶都红了,但是,马上想到一个问题,“山鸡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

    “你头顶那么亮,脑袋却不怎么灵光嘛!”杨根硕摇摇头,然后连忙捂住嘴,“对不起,我不应该笑话你的发型,这样是不对的。”

    “可恶!”金亨利咬牙切齿,“我知道了,你是中天实业的人。”

    “错。”杨根硕摇摇指头,“我只是代表中天实业,过来跟你要个说法。”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金亨利冷笑,按下办公桌上红色电话免提键,“保安室吗?人都死了吗?现在上来,有人闯到我办公室,你们居然都不知道,我看你们都不想干了,明天全都给老子卷铺盖滚蛋。”

    “金部长,”杨根硕摇头笑道,“我发现啊,你这个人特别喜欢自说自话。”

    “你啥意思?”

    “你巴拉巴拉半天,有人回话吗?”

    是啊!金亨利这才反应过来。

    人呢?难道……

    金亨利看向杨根硕,这一惊,非同小可。

    富龙集团总部的保安,都是他金亨利精挑细选的,有不少退役的武警。

    妹夫山鸡应该是唯一的草包。

    近百人的保安队伍,总部每个班也有二十多人,有站岗的,有巡逻的。

    而如今,自己跟这些人都联系不上。

    “你把我的人怎么了?”金亨利审视着杨根硕,问道。

    这小子太年轻了,看上去也就是一个中学生,为什么如此淡定从容?

    “他们太累了,只是睡一会儿,这样也好,没人打搅咱们说话,是不是?”

    金亨利凭空一跃,从大班台的背后跳到了前面,让杨根硕一阵欣赏。

    大班台高一米,宽也有一米,一下子蹦过来,一般人做不到。

    看着杨根硕的眼神,金亨利面露得色,“老子当年可是兵王。”

    “也好,咱们先兵后礼。”

    金亨利一愣,当班的保安,若论单打独斗,他也能干翻一两个,但是,要做到的悄无声息,各个击破,那就比较困难了。

    现在要跟这小子对战,金亨利心里有些没底。

    然而,人家都说了,先兵后礼,那是文雅的说法,通俗一点,就是打了再说。

    金亨利突然做了一个怪异的动作,摘下眼镜丢向杨根硕。

    杨根硕一愣,还是伸手抓住。

    “黑虎掏心。”

    金亨利打出一拳。

    杨根硕让掉。

    “灵蛇出洞。”

    金亨利伸出五指,直取杨根硕面门。

    杨根硕从容避过。

    “虎尾三鞭子。”

    金亨利抬起短腿,飞快踢出三脚。

    杨根硕还是让掉了。

    金亨利双手扶膝,气喘如牛,然后指着杨根硕,“小子,你是属乌龟的,就知道往后缩。”

    杨根硕扑哧一笑,“你还行不,我要进攻了。”

    “行,老子我怎么不行?”金亨利挺直腰板。

    “眼镜戴上。”

    金亨利一愣,有些难为情,刚才用眼镜分散人家注意力,已经做好了牺牲一副眼镜的准备,没想到,眼镜没牺牲,人家一直给保护着呢。

    “来吧。”金亨利戴好眼镜,抬起双臂。

    “看拳。”

    杨根硕左拳砸向对方面门,金亨利忙不迭抬手去挡,下一秒,腹部中拳。

    “啊——”金亨利感觉迎面而来的不是拳头,而是一辆高速飞驰的摩托车。

    他被撞飞了,飞过大班台,哼哧一声,坐在大班椅上。

    “呃……”一扭头,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杨根硕捂着鼻子,退到门口。

    金亨利吐了半天,又是一阵咳嗽,又是用茶水漱口,杨根硕都有些等不及了,他才坐直身子,红着眼珠子看着杨根硕,不时清嗓子。

    “金部长,还来么?”

    金亨利连连摆手:“不来了不来了,会死人的。”

    “那咱们现在可以谈谈。”

    “当然,当然。”

    “换个地方吧!”

    “也好也好。”金亨利巴不得离开这里,看到自己的呕吐物,也是一个劲儿反胃。

    一楼咖啡厅。

    “姐夫……”瘦骨嶙峋的山鸡喊了一声。

    金亨利眼珠子瞪得老大,半晌跳脚大骂:“王八蛋,我干你老姐,你个草包,窝囊废,居然出卖我!”

    山鸡一个劲儿往后缩,弱弱地说:“姐夫,老姐本来就是让你干的。”

    “我干……”金亨利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金部长,我还赶时间,咱们谈谈吧!”杨根硕说,“至于你要干谁,那是你们家事。”

    “滚,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给老子滚!”

    金亨利一阵拳打脚踢,山鸡抱头逃了。

    然后,金亨利垂下头:“小兄弟,这件事前前后后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至于什么条件,你提吧!”

    杨根硕点点头:“我先问个问题。”

    “什么?”

    “你没让人往林家别墅放过定时炸弹吧!”

    “什么?炸弹?”金亨利眼睛瞪得像铜铃,“兄弟,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那就好,我先走,后续的事,会有人跟你谈。”

    目送杨根硕离去,金亨利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完了,自己的部长位置算是做到头了。

    但愿老板看在自己一力承担的份上,赏口饭吃。

    ……

    “小萌,别哭了。”

    林晓萌房间,林芷君不耐烦道。

    但是,她说好说歹,林晓萌就是一个劲儿落泪,然后就是擦擦擦,整整消耗了两盒抽纸。

    “林晓萌,你就是眼睛哭瞎了,也没用啊!”林芷君不耐烦道,“我一开始就不看好你们,你就是个傻子。”

    林晓萌一听,嘴巴一撇,泪水汹涌。

    “小萌!”

    看到妹妹伤心落泪,林芷君一阵心疼,但是,她决定应该硬着心肠,趁着这个机会,对妹妹当头棒喝,让她在陷得不深的时候,幡然悔悟。

    尽管,看起来已经陷得挺深了。

    “你现在应该看清他的真面目了吧!那个混蛋,你都在身边,他还勾三搭四。”

    “我给你掰着指头数数,他至少跟艾悠悠、萧米米、凌洋、姜瑶,甚至曲老师,都是不清不楚。”

    “啊?”林晓萌惊呼,“曲老师也沦陷了?”

    “不是,我是说有可能。”林芷君摇摇头,“你说他又多滥。”

    林晓萌托着小脸,满眼小星星,“大牛魅力真是太大了!”

    这算什么态度?林芷君一个踉跄,敢情自己费了那么多口水,都是对牛弹琴。

    “小萌,你中毒太深,没救了。你难道没有听见,他当着你的面,跟别的女人啪啪,这你都能接受?”

    “姐,人家不是一直在哭嘛!”

    “哭有个屁用啊!你要有个明确的态度,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小萌。”

    “大牛。”

    杨根硕一脚跨进房间,林晓萌又惊又喜,杨根硕却是目瞪口呆。

    满地揉成团的卫生纸,跟那啥战场似的。

    不过看到林晓萌水蜜桃般的眼睛,杨根硕知道,那是小丫头擦泪的。

    微微有些内疚。

    “你还来干什么?”一上来,林芷君就没鼻子没脸的质问。

    “我跟小萌说话,你一边去。”杨根硕努努嘴。

    “你……”林芷君气得小笼包上下乱窜,“小萌是我妹妹,我要对她负责,你这个朝三暮四的狂蜂浪蝶,不是妹妹的良配。”

    “哎呀!”杨根硕忍不住笑了,“大姨子,你说话真有水皮。”

    “你……”林芷君浑身发抖,“死皮赖脸是没用的,小萌已经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决定跟你一刀两断,你走吧。”

    杨根硕根本没把林芷君的话当回事,看到目光切切的林晓萌,摇摇头:“小萌,你流量真大,水漫金山吗?真浪费!”

    林晓萌直接扑进杨根硕怀里,在他胸口一顿粉拳,“讨厌讨厌讨厌……”

    杨根硕抓住两个精细的皓腕,笑道:“眼睛都成水蜜桃了,真让人心疼。”

    “还不是被你气的。”林晓萌撅着嘴,表现的像是生气,然而,撒娇的成分更多。

    “小萌,坚持立场啊!”林芷君痛心疾首,“瞧瞧,还没怎么着,就嫌你浪费,将来面对柴米油盐,你们怎么办?”

    “还有,你真能忍受他在外面彩旗飘飘?”

    林晓萌不说话,只是抬眼看着杨根硕,含情脉脉的。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我没有彩旗,我都是红旗好不好。嘶——小萌,你又掐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