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你们又在干什么
    林芷君有些无力,好像杨根硕一来,妹妹的情绪立刻就好了。

    自己真是枉做小人,做了一晚上无用功。

    但是,有件事必须说清楚。

    “杨根硕,今晚你在哪里,在干什么?”林芷君问,俏脸严肃。

    杨根硕耸耸肩:“你说今晚,时间跨度太大,我今晚到过很多地方,你说具体时间。”

    “明知故问,就是林伯跟你通电话的时候,你那边有……有啪啪声,不要告诉我,你在拍肚皮玩。”

    “啊?哈哈……”杨根硕先笑了,然后摇摇头,“关于这件事,我只会跟我最亲密的人解释。”

    说着,看了眼怀里的林晓萌。意思不言自明。

    “我是小萌的姐姐,我要对她负责,我有权知道。”林芷君激动地说。

    “真是抱歉,我并不觉得有那个必要。”杨根硕微微一笑,“不过,大小姐,你认为我又是在干什么?”

    林芷君俏脸一红,咬牙切齿:“那还不是明摆着吗?谁又不是小孩子,除了男女那点事,还有什么?”

    “可以啊,大小姐,这个都懂,我都不懂,看来你是老司机。”

    “老……我老你个头啊!”林芷君气炸了,“你说你不懂,你骗鬼呢!不懂都啪啪了,再说了,那是动物的本能。”

    “精辟。”杨根硕竖起大拇指,“你将那事儿说的很贴切,上升到了理论高度。”

    林芷君摇摇欲坠,“小萌,去姐姐房间,跟姐姐睡,远离这个危险的家伙,他会把你吃的骨头都不剩的。”

    说着,就去拉林晓萌。

    “姐,干嘛,我不去,大牛不会吃我的,他不行。”

    啥?杨根硕满头黑线,自己又不行了。

    林芷君眉头一皱。

    是啊,妹妹不止一次跟自己说悄悄话,说什么杨根硕修炼童子功,要十九岁生日之后才能那啥。

    妹妹还说了杨根硕为她根治的办法,两人那啥之后,妹妹的病就能不治而愈。

    原本,林芷君认为完全是无稽之谈,是欺骗小女生的把戏,但,似乎杨根硕还真是守身如玉,否则,妹妹这样投怀送抱毫不设防的,真的早就被吃的渣都不剩了。

    而显然,目前为止,两人并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林芷君这么一想,马上就觉得杨根硕可能不是跟人啪啪,那么,妹妹还真是误会了,今晚上的眼泪,也是白流了。

    “好吧,我们相信你。”林芷君蹙眉道,“现在可以坦白了吧,除了那种事,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吗?”

    “可以,事无不可对人言。”杨根硕笑道:“其实,我的确在啪啪,跟一个女人。”

    两姐妹都愣住了。

    然后,林芷君率先发飙:“杨根硕,你无耻。”

    林晓萌又要掉泪。

    “好啦!”杨根硕眉头一皱,“林芷君,你先出去,我要跟小萌啪啪。”

    “什么?你要跟小萌……”林芷君感觉自己心脏不堪重负,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是啊,我不能厚此薄彼,所以,也要跟小萌。”杨根硕理所当然道。

    “大牛,那种事,哪能说出来呢!”

    臭丫头,死丫头,瞧瞧,竟然是这种态度,欲拒还迎吗?

    林芷君捂着脑门,无力地走出了妹妹房间。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妹妹自甘堕落,没救了,由她去吧。

    ……

    回到自己房间,突然生出了偷窥的心思。

    拉开窗帘,一下捂住了嘴巴。

    小萌躺在床上,杨根硕骑在她身上。

    虽然两人穿着衣服,但这种体位,呸,是姿势,也无法直视。

    但是,下一刻,林芷君瞪大了眼睛。

    杨根硕一双手掌,在妹妹身上拍打起来。

    啪啪。

    啪啪啪。

    声音清脆响亮,还暗合韵律

    从上到下,避开了娇嫩部位。

    没一会儿,妹妹便叫开了。

    杨根硕不止一次制止,貌似效果不大。

    接着,让妹妹翻身趴在床上,杨根硕从后面来。

    又是一阵啪啪。

    妹妹面部潮红,好像很**。

    林芷君突然有些蠢动。

    她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哪怕以身饲狼,也都是为了妹妹。

    为了妹妹,验证杨根硕的品行。

    于是,一路踟蹰着,来到妹妹门口,推门而入,且将门关严实。

    “小萌,别叫了!”林芷君责怪道,“大牛,你也轻点,外面都能听到。”

    “姐,你咋又来了?”林晓萌气喘吁吁,“太舒服了,人家实在忍不住。不信你试试。”

    “我……”

    “大牛说了,他就是这样啪啪的,并没有真的啪啪。”

    杨根硕无语,这话有点绕。

    “大牛,人家也想要。”林芷君突然说。

    杨根硕一愣,笑问:“要啥?”

    “啪啪。”林芷君咬着唇皮,俏脸一红。

    杨根硕摸着鼻子,仿佛思量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好吧,就当是买一赠一,趴过来。”

    林芷君脸上更红了,也不知道自己吃错药还是怎么的,居然非要让他啪啪。

    林芷君马上想到了一个理由,前两天,杨根硕的按摩,让她获得了从没有过的精致睡眠。

    嗯,一定是这样。

    是那种对极致舒爽的向往,才让自己不顾矜持。

    不过,“趴过来”这几个字听着着实让人脸红,叫人浮想联翩。

    更要命的是,傻白甜的妹妹开口了。

    “大牛,不是先从前面来,再从后面来的吗?怎么,你先跟姐姐从后面?”

    杨根硕忍着笑。

    “死丫头,你给我住嘴,什么前面后面的,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话虽如此,还是跟妹妹并排趴好了。

    然后,杨根硕带着魔力的手掌落在背上,臀上。

    果然舒爽,不虚此行。

    ……

    林中天书房。

    “老爷,大致情况就是如此,明天就可以圆满解决。”林伯汇报。

    “这次,多亏了大牛啊!”林中天由衷道。

    “的确。”林伯不吝赞美,他出面,也不是不能处理,但绝对没有这么快,这么圆满。

    这种事,就是要快刀斩乱麻,拖得越久,对公司影响越大。

    “林伯,你听,什么声音?”林中天突然皱起眉头,凝神细听。

    林伯也听到了,有些尴尬的说:“老爷,大牛在二小姐房里。”

    “他们在干什么!”林中天感觉自己明知故问。

    “不清楚,大小姐也进去了。”林伯低声,违心的说。

    “什么,居然双……”林中天差点脱口而出。

    “声音太大,要不要去制止一下。”林伯为难地建议道。

    “成何体统!这个大牛,太令我失望了。”林中天义愤填膺,“就算我肯定他,他也不能一口吃了我两个孙女吧,胃口也太大的吧!”

    两老头来到门口。

    门里面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大牛,快点,用力点,好舒服。”林晓萌说。

    “大牛,人家也好爽,快嘛,算我求你了。”林芷君哀求。

    林中天一阵天旋地转。

    林伯慌忙扶住,“老爷……”

    “两个不知廉耻的……的女人。”林中天捂着胸口,“给我撞门。”

    “老爷,会不会尴尬?”林伯有些顾虑。

    “尴尬个屁呀,脸都不要了,撞开,我要看看杨根硕有何面目面对我!”

    “好吧。”

    说完,林伯咚的一脚,门开了,根本没锁。

    床上三个人同时看过来。

    杨根硕居中,手还放在两个女孩的俏背上,面带疑惑。

    两丫头也是秀眉微蹙,脸上有着淡淡的潮红。

    看到这一幕,林中天马上长出一口气。

    三人穿戴整齐,显然没干那苟且不伦之事。

    又一次误会了。

    害得自己白担心白生气。

    “你们又在干什么?”林中天忍不住问,心头同时冒出一个疑问,自己为什么要说“又”?

    “爷爷,大牛手法真不错,给我们按摩呢!太爽了,我都欲仙欲死了。”

    “小萌,你闭嘴。”林芷君翻身坐起来,“不过爷爷,大牛的手法却是值得肯定,敲完后,浑身轻松。”

    “原来是敲背啊!”林伯恍然大悟。

    “林伯,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杨根硕明知故问。

    “没,没什么?”林中天摇头,那话怎么说出口?

    “天哪,我们可是三个人呢,你们不会以为……”杨根硕一脸夸张。

    两老头脸上顿时有些不自然。

    杨根硕从床上跳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你们两个丫头躺在那里享受,光让我一个人出力,累死我了。”

    “大牛哥……”林晓萌一阵娇羞。

    “杨根硕,你闭嘴。”林芷君咬牙道。

    “看吧,过河拆桥、卸磨杀驴,需要的时候,就是软语哀求,不需要,就厉声呵斥。”杨根硕耸耸肩,“太伤自尊了。”

    “格格……”林晓萌捂嘴窃笑。

    林芷君则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

    杨根硕并未留宿,连夜赶回了艾悠悠家。

    第二天的早餐,依然是张钰准备的。

    餐桌上,家庭氛围越发浓郁。

    其乐融融,就连杨根硕都感受到一股家的温馨。

    杨根硕自然也是重点照顾对象,被迫吃了四颗鸡蛋,喝了两杯牛奶。

    饭后,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

    艾悠悠依然由杨根硕载着上学。

    这次,张钰问都不问。

    倒是艾大刚喊住杨根硕:“大牛,关于肉制品供应的问题,你记着跟林老爷子提提。”

    “好啊,应该问题不大。”杨根硕笑道。

    “去去,赶紧上车,送你上班,这点小事,还需要董事长分神。”

    “老婆,你要送我上班?”艾大刚不敢相信。

    “怎么,要是嫌我丢人,那就算了。”

    “哎呀,这么漂亮的老婆,我……我……”艾大刚语无伦次。

    “瞧你那点出息,也不怕孩子笑话,上车走啦。”

    张钰发动了车子,艾大刚也上了车。

    “大牛,悠悠,路上慢点。”艾大刚憨憨笑着,由内而外,洋溢着幸福。

    视野中,张钰的福克斯渐行渐远。

    耳边响起艾悠悠的轻柔的声音:“真好。”

    杨根硕也是深吸一口气:“是啊,真好。我们也该出发了。”

    手把一拧,小羚羊慢悠悠启动。

    晴空万里,微风荡漾,朵朵白云,阳光灿烂……

    生命真美好。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