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苏姐姐,来战不?
    单间病房,妈妈刚睡着,凌洋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杨根硕打来的,马上跑进一旁的卫生间,接通了。

    “杨……大牛,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接到杨根硕的电话,凌洋有些慌。

    “凌洋,你在那儿呢?我打算中午去医院看一下阿姨。”杨根硕开门见山地说道。

    “大牛,我今天没上课,在医院里照顾妈妈呢!哦,不用麻烦,别来了。”

    “不麻烦,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点。”

    “不用了,我跟妈妈吃过了。”

    “那你等着,很快就到。”

    “哦。”凌洋低低应了一声。

    走出卫生间,突然看到母亲清亮的目光。

    “妈,吵醒你了?”凌洋收起手机,咬了咬樱唇。

    “男朋友的电话?”李秀琴笑问。

    “不是的,妈,你别瞎说。”凌洋俏脸绯红,“我们认识不久,都没见过几次面,不过,他帮了我不少。”

    “他叫大牛?”

    “本名杨根硕,小名大牛,我们是同学。”

    “都以小名相称了,还不是男女朋友?”

    “真不是!”凌洋羞得直跺脚。

    “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帮你,还不止一次?”

    “这个,说起来也巧,我每次遇到难事,总能碰上他。”

    “那就是说你们有缘分。”

    “缘分?”

    “洋洋,妈妈是个人生的失败者,只因为我相信了爱情。”

    “妈……”

    李秀琴摇摇头:“我的洋洋很漂亮,正值青春年华,肯定受男孩子欢迎。但是,你现在处在人生的关键期,不能胡思乱想耽误了学业,一个女人必须独立,不要想着依靠男人,靠不住的,懂吗?”

    “妈,我懂。”

    “大牛看上去还不错,只是……”

    “只是他身边优秀的女孩子太多了,你女儿未必入得人家法眼。”凌洋接过话头,落寞地笑笑,“所以呢,李秀琴同志,你才是不要胡思乱想,给我好好养病。”

    李秀琴笑了笑:“好,洋洋是个懂事的孩子,该说的,妈妈都说了。妈妈听话,你也要听话。”

    “什么?”

    “妈妈精神不错,下午你就去上课。”

    “你一个人怎么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我又不是不能自理。”

    “下午再说吧。”凌洋斟酌了一下措辞,“妈,大牛他说要过来看看你。”

    李秀琴长叹一声:“洋洋,妈妈终究还是成了你的拖累。”

    “妈!”凌洋眼眶一红,责怪道:“为什么这么说?大牛正在组织肾源,只要做了手术,你就能好起来呀!”

    “傻丫头。”李秀琴抬手去摸女儿的脸,凌洋马上将脸蛋送到妈妈手心里。

    李秀琴摇摇头:“我们受他的恩惠越多,你对他的亏欠就越多。”

    凌洋慢慢睁大眼睛,看向病榻上的母亲,这句话,好有哲理。

    李秀琴续道:“洋洋,你知道这个单间,外加医药费,一天得多少钱吗?”

    凌洋摇头:“没看到结算单。”

    “咱们还没花一分钱,但是我问了护士,她说这个单间的房费,一天就是二百五,比酒店的包间还贵。”

    “护士说光是昨天的各种检查费用,就有四五千,加上用药,又是上千。”

    不算不知道,李秀琴一算,凌洋也是吓了一跳。

    只是在医院过了一宿,自己就欠了大牛一大笔。

    李秀琴又说:“听说换肾官价就是四十万。”

    凌洋咬住樱唇,又是一笔天文数字。

    “这些恩惠我们都接受了,妈妈手术后又能活几年?到时候你怎么办,用一辈子来偿还吗?”

    这一刻,凌洋倒是无法体会母亲的苦心,她却在想,要是用一辈子来偿还大牛,也不错啊!

    李秀琴看到女儿出神的模样,不由一叹。

    哪个少女不怀春,大牛那种愿意付出的男孩子,长得还不赖,的确能讨女孩子欢心。

    但愿大牛是个正直的好孩子,不要轻易伤害洋洋才好啊。

    ……

    给凌洋打了电话,杨根硕才知道凌洋今天没来学习上课。

    “大小姐,小萌,跟我去趟医院吧。”杨根硕说。

    “干嘛?”林芷君皱眉,医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没什么事,她才不去。

    “凌洋的妈妈受伤住院,你们作为开发商,是不是应该过去看一下。”

    “凭什么?事情不是很清楚了吗?受伤住院又不是因为我们?”

    林芷君没事都要跟杨根硕抬杠,何况这小子当着妹妹的面,说什么去看望凌洋母亲。

    凌洋母亲,是他丈母娘吗?

    真是岂有此理!他到底将妹妹放在什么位置?

    杨根硕轻叹一声道:“你们也不能否让,她母亲受伤,跟你们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你应该听过一句话: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你……”

    “等我说完。”杨根硕难得的和颜悦色,“何况,凌洋家境很不好,她是单亲家庭,她母亲患有严重的肾病,已经到了非要换肾不可的地步。”

    什么?

    林芷君、林晓萌同时睁大了眼睛,这个情况,是她们不曾掌握的,有点震撼。

    “小君,你现在能够理解凌洋了吧!她的压力太大。”

    杨根硕看着林芷君,在杨根硕看来,林芷君虽然有点大小姐脾气,但心肠绝对不坏。

    “姐,咱们去看看她吧,都是同龄女孩子,她太可怜了。”林晓萌摇晃着姐姐的胳膊,同情心泛滥。

    林芷君抱着胳膊,眯起眼睛,瞬间给人一种女强人的错觉。

    她略一思索,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公司法务部吗?我是林芷君,给我邮箱里传一份八仙宫拆迁赔偿协议,现在就要。”

    干净利落的挂断电话,冲杨根硕打了个响指:“走吧。”

    “大牛,我也要去。”艾悠悠走了过来。

    “你去干什么?”

    林芷君皱眉,这个杨根硕身边的女人真是太多太多了,甩也甩不掉。

    “我跟着大牛,不需要你同意。”艾悠悠直接抱住了杨根硕的胳膊,吐了下舌头,挑衅地看着林芷君。

    杨根硕一阵头大,无奈的摸鼻子。

    “幼稚。”林芷君摇头,“他又不是我的菜。小萌,有人抢你男人,怎么办?”

    语不惊人死不休。

    三人一起瞪大眼睛看着林芷君。

    这丫头是什么材料做的,这么彪悍。

    “姐,你说什么呢!”林晓萌满脸通红,抱住了杨根硕的另一条胳膊。

    “你太懦弱了,我问你怎么办?”林芷君不依不饶。

    “和平共处。”林晓萌看着脚尖。

    这一次,三双眼睛同时看向林晓萌。

    林晓萌的头更低了。

    艾悠悠满心诧异。杨根硕满腹感动。

    林芷君一拍脑门,“我去了个老天爷,小萌,你太会讨男人欢心了。”

    四人成行,甲壳虫开不成了,只好打车。

    杨根硕很想挤到后面,但显然不可能。

    后排,林晓萌夹在中间,将针锋相对的林芷君、艾悠悠隔开。

    医院门口有个超市,鲜花、果篮,还有牛奶和一些营养品。

    林晓萌不用吩咐,直接跑过去。

    不多时,抱着鲜花提着果篮牛奶出来,小丫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小脸都红了。

    “大牛哥,你还不来帮忙。”

    “哈哈,手无缚鸡之力,说的就是我家小萌吧。”杨根硕笑着跑过去,“不过呢,小萌真是太有爱了。”

    杨根硕上前,给了林晓萌一个热烈的拥抱,然后才提起东西。

    艾悠悠顿时有些后悔,踟蹰着来到杨根硕旁边,“大牛,要不我也买束花?”

    “买什么,咱们一起的,干嘛花那冤枉钱。呶,这花你抱上。”

    杨根硕直接将花往艾悠悠怀里一塞。

    “杨根硕,你真是太过分了。”

    林芷君气哼哼地,从他手中抢过果篮,入手感觉太重,于是,换成了特仑苏。

    杨根硕无语的笑了笑,率先在前头带路。

    “大牛,你这是……”

    迎面就碰上了苏灵珊。

    苏灵珊一看这厮后面跟着娘子军,俏脸就黑了。

    杨根硕没发现,“珊珊,我们去看看凌洋的妈妈,毕竟同学一场。”

    “有你这样的同学,她真是太幸运了。”苏灵珊咬牙切齿。

    “呃……”杨根硕皱起眉头,又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自己又有什么地方得罪苏灵珊了。

    “苏姐姐,你这话什么意思?”艾悠悠上前,抱住苏灵珊的胳膊,轻声耳语。

    “悠悠,你把这小子看紧点,成天里见了美女,就大献爱心,美女病重的妈妈,就成了他丈母娘。”

    “啊?”艾悠悠忍俊不禁,“你说凌洋的妈妈吧!”

    “你都知道了?”苏灵珊眼神异样地看着艾悠悠,心说这丫头还真是心大。

    “嗯,我也是才知道。凌洋也是我同学,虽然没多少交集。不过大家都是同龄人,我还可以在妈妈怀里撒娇,她却要照顾病重的母亲,挺可怜的。”

    “你不怕大牛对她因怜生爱?”苏灵珊看着她的眼睛问。

    艾悠悠撅着小嘴,看向杨根硕,“没办法了,大牛就是这样,见了这种事,让他抽身是不可能的。不过,不是有句话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大牛做的很好啊!”

    “完了完了。”苏灵珊摇摇头,“那你就不担心凌洋因为感恩,爱上你的大牛?”

    艾悠悠甜甜一笑:“大牛那么有魅力,喜欢他的女孩子多了去了,怕有什么用,竞争呗,看谁厉害。”

    看到艾悠悠攥住小拳头,苏灵珊倒吸一口气,年青一代真是太疯狂了!

    “苏姐姐,来战不?”艾悠悠挑了挑眉毛。

    苏灵珊直接崩溃。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