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鹤立鸡群
    “大牛,你……你们来了。”

    一开门,凌洋先看到杨根硕,兴奋无比。

    只是,当看到后面还跟着一二三四个女生时,发觉自己兴奋过头了。

    别人会怎么想?

    立刻,就是面红耳赤。

    “阿姨,她们都是凌洋的同学,过来看看您。”杨根硕站在门口挥手。

    然后,拿着鲜花的艾悠悠对凌洋点点头,第一个走了进去。

    “阿姨,祝你早日康复。”艾悠悠甜笑着放下康乃馨,脆声说道。

    “阿姨,别担心,大牛可厉害了,他是神医,没有治不好的病。”林晓萌放下果篮,也是甜甜一笑。

    林芷君走在最后,同凌洋对视片刻,然后,两人嘴角同时绽出笑纹。

    前一天,两人吵得面红耳赤,这一刻,颇有些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阿姨,”林芷君来到病床边,拉起李秀琴的手,“我妹妹说的不错,这大牛人品不行,但是医术还是不错的。”

    唉,咱人品不行!咱不发言。

    杨根硕捂住嘴,郁闷,一言不发。

    人品不行?

    见杨根硕吃瘪,一帮女孩都笑了,苏灵珊也没忍住。

    “不会呀,大牛人品还行。”李秀琴说。

    这帮活泼可爱的女孩子涌进房间,她的心情也跟着明亮起来。

    “大娘,就你一个公道人啊!”杨根硕抬手抹泪。

    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李秀琴也忍不住笑了笑,然后轻叹一声,“你们都是好孩子,都是好人,洋洋能够认识你们,是她的幸运。”

    “妈……”凌洋眼圈红了,声带哽咽。

    看到凌洋柔弱无助、泫然欲泣的模样,杨根硕真想上前,用身心却呵护,去抚慰。

    但显然不能,否则会死人的。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

    苏灵珊清了清嗓子,道:“阿姨,凌洋,你们也不要太过担心。大牛既然接手这件事,我想他一定不遗余力。”

    “就是就是。”杨根硕冲着苏灵珊暗暗竖起大拇指。

    苏灵珊继续说:“而且,我还知道,大牛不但医术不凡,认识的人也不少,所以……”

    说到这里,她停下来,捉住李秀琴的手,“所以你真的不用太担心。这个病虽然严重,但只要找到合适的肾,换掉它,就没事啦。”

    “谢谢。”李秀琴流着泪说。

    “护士姐姐,几位……几位姐妹,还有大牛,谢谢,真的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鼓励!”

    凌洋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并给大家鞠了一躬。

    李秀琴擦了眼泪,深吸一口气,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几个女孩,问道:“现在的中学生都这么漂亮吗?”

    “怎么会?”杨根硕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当当当当”他嘴里伴奏,将林芷君、林晓萌、艾悠悠、凌洋凑到一起站成一排,然后问李秀琴:“阿姨,这叫什么?”

    李秀琴面带疑惑,苏灵珊也是一脸不解。

    “啊,四朵金花。”苏灵珊冒出一个词。

    见杨根硕摇头,李秀琴眉头更紧了。

    “大牛,别闹了,还有正事儿呢!”

    林芷君不愿意接受杨根硕无聊的摆布。

    “阿姨,快呀,你还有一次机会。”

    李秀琴笑着摇摇头:“阿姨反应迟钝,不会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啪!

    杨根硕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阿姨,你简直是太棒了,这句话才说到了点子上。她们四个要不是这么漂亮,怎么当得起校花之名?”

    李秀琴笑问:“你们学校有多少校花?”

    杨根硕挠挠头,说:“校花肯定少不了,但也呈金字塔分布,她们四个,是当之无愧的金字塔顶端。”

    “大牛,我怎么觉着你是王婆卖瓜?”苏灵珊眯着美眸,说道。

    “怎么会,她们又不是我的瓜……我的?”杨根硕笑着摇摇头,指向苏灵珊,“珊珊,你厉害,居然给我设套。”

    “无聊!”林芷君哼了一声,道:“凌洋,我有话跟你说。”

    “我也有。”凌洋低声道。

    “你先。”林芷君笑笑。

    “好。”凌洋点点头,先给林芷君鞠了一躬。

    林芷君愣住了。

    凌洋说:“林芷君,咱们不同班,以前没什么交集,我只知道你是中天实业的大小姐。”

    在场众人,只有李秀琴不知道林芷君的身份,听女儿说了,不禁大吃一惊,中天实业,谁不知道啊?没想到这漂亮丫头来头这么大。

    凌洋面带歉意:“妈妈受伤昏迷,我很激动,我跑到你家骂你,是我的不对。”

    这件事,知道的人就少多了。

    最受震动的,还是李秀琴。

    “因为妈妈的病,我想多拿一点补偿款,有人出钱,让我当钉子户,我受了别人的利用。”

    这个情况,杨根硕、林芷君都没有掌握。

    他们都以为凌洋赖着不搬,当钉子户,只是为了从中天实业多拿点钱,没想到,还有人出资支持她,让她坚持当钉子户。

    不过,此刻凌洋能够坦白,也实属不易。

    “我当时太激动了,有点失去理智胡搅蛮缠,林芷君,我向你道歉。”凌洋再次鞠躬,“我发现你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平易近人,你和小萌都是好人。”

    林芷君始终一言不发,待凌洋说完,她才问道:“都说完了?”

    “嗯。”凌洋扑闪着略带歉意的大眼睛,望着林芷君。

    “洋洋。”杨根硕突然怜意大盛,站在二人中间,将她们隔开,捉着凌洋的肩膀道:“谁还没有做错事的时候,而且你还是这种理由,我能够接受。再说,你也道歉了,不用觉得亏欠什么人,不用内疚。”

    “嗬,杨根硕,你这话是说给我听的吧!”林芷君摇头冷笑,“我还没说什么,你倒是先激动了。”

    “你是大小姐,身家巨万,我就是看不惯你那副盛气凌人的嘴脸!”

    “我……盛气凌人!”林芷君指着自己的脸蛋,不可置信。

    “就是,说的就是你。”杨根硕瞪大眼睛,跟斗鸡似的。

    “大牛……”凌洋晃了晃杨根硕的胳膊,低声说:“人家哪有盛气凌人,明明我有错。”

    林芷君都被气哭了:“明明她有错,难道我不可以生气?我生气了就是盛气凌人,就是大小姐脾气。”

    “好啊!今天原本我也没想来。”林芷君点点头,“我现在就走。”

    林芷君扭身往前走。

    凌洋推了他一把,林晓萌瞪了他一眼,艾悠悠则是抱着胳膊说:“大牛,我也觉得你有点过分。”

    好吧,看到林芷君眼泪的一刻,杨根硕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

    而且,自从林芷君走进病房的一刻,哪有一点儿大小姐的架子。

    “那个……小君……”杨根硕打算道歉。

    “小君是你叫的吗?跟你很熟?”林芷君回过头,冷冷道。

    杨根硕很想说:不久都要同居了,还不熟?

    但他不敢,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于是挠挠头:“我以为呢,是我一厢情愿了。以后,叫你大名,全名。”

    “死开。”林芷君回身,推了杨根硕一把,“杵在这儿干嘛,冒充电线杆,海拔不够。”

    杨根硕一个踉跄,显得有些狼狈。

    林芷君笑了,其他女孩也是会心一笑。

    杨根硕心中也笑了,自己演技不错。

    “凌洋,”林芷君来到凌洋面前,“昨天,我的话也有点重,你所经历的,我们无法想象,但是,我和小萌从小就失去了爸爸妈妈,而你至少还有阿姨……”

    病房静默。

    林芷君仰头看着天花板,不停的眨眼间,深呼吸,最终,泪水没有滑落,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

    “拆迁补偿协议?”凌洋瞪大眼睛,带着疑问。

    “是。”林芷君点点头,“只要你们签字,协议立刻生效,你们马上就能拿到补偿款。”

    凌洋看了眼母亲李秀琴,“妈妈,你看……”

    “还看什么,咱们做的不对,赶紧签了。”

    凌洋点点头,接过签字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协议交到林芷君手中,鞠躬,并由衷地说:“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林芷君摆摆手:“是有点麻烦,但还算受控。补偿款公司有规定,我也没法开这个口子,我很抱歉。”

    “我们已经非常抱歉了,林家大小姐,您要再这么说,我们只会无地自容。”李秀琴内疚不已。

    林芷君笑了笑:“阿姨,没事的,这样吧,既然是同学,就应该互相帮助,所以,您住院的所有费用,都由我来出。”

    “不行。”凌洋第一个反对。

    “这怎么可以?”李秀琴也不同意。

    “好耶好耶。”杨根硕举手双手赞成,都想举双脚了。

    林芷君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对李秀琴说:“阿姨,没事的,我的零花钱,一直不知道怎么花出去,所以,你就成全我吧。”

    “我……阿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李秀琴捂住嘴,眼泪哗哗。

    杨根硕这会儿真是有些内疚了。

    回想喊林芷君一起过来医院的时候,林芷君就让人准备了协议,显然就想到了当场签署。

    而提出承担医药费,也绝非一时脑热。

    这是个外冷内热、心地善良的大小姐。

    “小君,我为刚才的事,向你郑重道歉。”杨根硕说的很有诚意。

    “我们一帮女孩子,你一个男的在这里,不觉得碍眼么?还有,我承担阿姨的医药费,你激动个什么劲儿,跟你有关系么?”林芷君秀眉一蹙,小手一摆,“出去。”

    “不会呀,我觉得自己是万绿从中一点红,鹤立鸡群。”

    话一出口,猛然捂嘴。

    然并卵,已然被数道杀气包围。

    那是一个个漂亮女孩冰冷的目光。

    杨根硕一直不明白,那么漂亮的大眼睛,可以明眸善睐,可以楚楚动人,可以含情脉脉,居然也可以放射出冰霜雪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