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凌洋很激动
    咕噜咕噜。

    大家一起看向林晓萌的肚子,叫声好像是那里发出来的。

    林晓萌满脸通红,撅起小嘴:“大牛哥,人家有点饿了。”

    “大牛,我也有点。”艾悠悠苦着脸说。

    “哎呀!”杨根硕一拍脑门,“走,咱们吃饭去。饿坏了几个校花,我就成学校罪人了。”

    “啊?都这会儿了,你们还没吃饭?”李秀琴顿时满脸歉疚:“真是的,光顾着我们的事,孩子都饿坏了,赶紧去赶紧去。”

    “就是的,大牛,你怎么不早说,快带她们去吧。”凌洋有些责怪。

    “洋洋你也去,你请大家吃饭。”李秀琴吩咐。

    “好的,妈,我知道了。”凌洋笑着说。

    杨根硕摸了把鼻子,这顿饭怎么可能让凌洋埋单?

    不过现在也没必要争论清楚。

    “洋洋,吃完饭也不用回来,直接去学校。”李秀琴又说。

    “可是妈你……”

    “我又不是动不了!”李秀琴突然严肃起来,“现在是高三,是人生的关键期,咱们这样的家庭,也不说什么出人头地了。你必须比别人更努力,只有这样,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妈,我都知道,可是距离你手术,也就十来天时间,而且,距离高考,还要将近一年的时间,不在乎这几……”

    “住口!”李秀琴激动地说:“如果将来你的高考发挥有什么闪失,妈会内疚一辈子。记得一个月前,有个当妈的,只是给孩子填错了志愿,就投江自杀了。”

    “妈,好好的说这个干嘛!”凌洋责怪道。

    “妈想说的是,妈这辈子就这样了,不能因为妈,影响你的前程,耽误你的人生。”李秀琴深吸一口气,说道:“所以,听妈妈的话,去学校上课,就当是减少妈妈对你的亏欠。”

    “妈,我答应你。”凌洋擦着眼泪说道。

    “去吧去吧,孩子们都饿坏了,让人怎么过意的去。”李秀琴一个劲说着歉疚的话。

    “嗯,大牛呢?”苏灵珊突然发现杨根硕不见了。

    “我在这里。”杨根硕进来,同时领进来一个相貌老实的年轻女孩,“这是我请的护工,加上珊珊,洋洋你大可以放心了。”

    凭什么?苏灵珊瞪了杨根硕一眼,这小子讨好女同学,居然还要让自己出力。

    真是岂有此理。

    但这时候也不能说“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不管”的话,这让她不免有些郁闷。

    对于这小子的细心,李秀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凌洋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

    “不要这样啦!”杨根硕不在意的笑了笑:“请护工,只是为了让你放心,其实,我跟院长打过招呼了,阿姨是重点看护对象,根本不需要你来操心。”

    凌洋看着杨根硕,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大牛真是太细心了,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她一定扑入大牛怀中,哪怕奉献一切,也愿意。

    ……

    知味居。

    几个女孩子共同的选择。

    女孩子都爱吃米线、麻辣烫之类,或许是因为味道刺激,不发胖,还能涮肠。

    一碗肥肠米线,杨根硕吃的索然无味。

    “大牛,是不是不和你胃口?”

    “怎么会,很美味。”

    看到凌洋一脸忐忑,杨根硕赶紧大吃几口,吃的满头大汗。

    凌洋果然满意了不少。

    杨根硕打了个饱嗝,起身,“我吃饱了,放个水去。”

    “杨根硕,你就不能文雅一点?大家在吃饭呢!你说什么放水?”

    直斥其非的,只能是大小姐林芷君。

    其它女孩都是吃吃发笑。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放水还不文雅,那你还复述一遍,那我说嘘嘘?”

    “滚!”这一次,苏灵珊也受不了这厮了。

    杨根硕耸耸肩,走向卫生间。

    凌洋忙不迭拿起小包包跟上。

    “喂,你干嘛!”

    杨根硕猛然回身,凌洋差点撞进他怀里,女孩失声惊呼。

    “这是我的台词,我问你,你跟着我干嘛?”杨根硕看着凌洋的俏脸,蓦地一笑,“啊,我知道了,你是想跟我一起。”

    “……”凌洋瞪大了眼睛。

    “好吧,也不是不可以公用,不过,一会儿,你不许偷看。”

    凌洋耷拉下脑壳,满头黑线,双手用力推着杨根硕,“你走吧,快去。”

    凌洋将杨根硕一路推向洗手间,她这样的好脾气,都受不了这厮了。

    杨根硕呵呵一笑,进了厕所。

    释压后出来,凌洋还在门口,气鼓鼓的。

    “嘶……”杨根硕有些纳闷,“你这是在等我?是嫌我快还是慢?”

    “为什么?”

    “什么?”

    凌洋横眉冷对,杨根硕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大牛,为什么要付钱!”凌洋大声质问,“一碗米线我还请不起吗?你为什么要帮我结账。”

    “哦!啊?”杨根硕先是恍然,凌洋生气有人提前埋单了,接着目瞪口呆,“我没呀,我正准备着呢!但尚未付诸行动。”

    “真的?”凌洋秀眉微蹙,有些不确定了,“那是谁?”

    杨根硕耸耸肩膀。

    然后,胳膊被抓住,由着凌洋一路拖到了他们那一桌。

    “大牛说自己没买单,你们谁买了?”凌洋有点生气。

    几个女孩子面面相觑。

    “我知道自己困难,但是,你们今天来看我妈,我只是想力所能及的表达一下心意,可是,你们连这一点点自尊,都给我剥夺了!”

    说完,凌洋便捂住哭泣。

    “洋洋先别哭,把事情搞清楚先。”杨根硕皱眉道:“我没结账,你们谁结了,赶紧站出来,其实大家也都是好心。”

    “洋洋,我们真没有。”艾悠悠说。

    “是啊,要结,也是大牛,哪轮的上我们?”苏灵珊说。

    林芷君、林晓萌也是齐齐摇头。

    凌洋不哭了,觉着这事儿有点玄乎。

    “嘶——”杨根硕眉头更紧了,心说奇了怪了,居然还能遇到这种事,谁呀,做好事不留名。

    大厅里吃饭的人实在不多。

    杨根硕目光一扫,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厮还用手遮着脸。

    “虎哥,哎呀,我都没有看到你。”杨根硕乐了。

    王锁虎站起身,有些尴尬的拱手:“硕哥,你别这么叫我,我受不起。”

    艾悠悠、苏灵珊倒是认识这厮,静静看着他。

    林家姐妹、凌洋也都看着他。

    “虎哥,不是我说你,这事儿,你做的不地道。”

    “……”王锁虎一脸苦相。

    “我说谁让你悄悄埋单的?”

    王锁虎脸色一白,完了,自己似乎坏了硕哥的好事。

    是啊,原本应该是硕哥在美女面前表现的机会,却让自己给代劳了。

    这事儿可大可小。

    “硕哥,我……我……”王锁虎吭哧吭哧,脸都憋红了。

    杨根硕有些不忍,笑道:“我的意思是,你要请客,早点说一声啊,我们刚才都没有放开来点。”

    “原来如此啊。”王锁虎抹了一把虚汗,“硕哥,你真会开玩笑。”

    “洋洋,看到了吧,你还冤枉我。”杨根硕冲凌洋努努嘴,“去谢谢人家。”

    只要不是杨根硕付的账,她心里就好受多了。

    于是,巧笑嫣然,来到王锁虎面前:“虎哥,谢谢。”

    “不敢不敢,妹子,哦不,同学……”王锁虎咽着吐沫,生怕让杨根硕认为他亵渎凌洋,“几十块钱的事,不值当毛毛雨。”

    然后一脸忐忑地看着杨根硕,“硕哥,要是几位同学没有吃好,随便点,这个小店,我虎子还请得起。”

    杨根硕摆摆手,“好了,我们下午还有课,谢了,回见。”

    “硕哥慢走。”

    王锁虎弯腰,恭送杨根硕一行离去。

    “虎哥,那小子谁呀,您对他那么客气。”

    “那小子艳福不浅,你没看他身边那些妞,一个赛一个,都跟仙女似的。”

    这两个没见过杨根硕的小子,话没说完,后脑勺就狠狠吃了一巴掌。

    “龙哥胳膊就是这小子弄折的,龙哥进去吃公粮,也跟这小子有关系,你们一个个,都把嘴给老子夹紧了,自己想死可以,别害我。”

    王锁虎疾言厉色的说完,几个马仔腿肚子转筋了。

    龙哥是谁,那是虎哥的前任,是他们心中的偶像。

    本人就能打敢拼,手下还有一帮子兄弟。

    那样的神人都栽在那名中学生手里了?

    王锁虎对杨根硕同样充满了恐惧,那天,枫树林中的惨状,几乎每天都出现在他的梦里边。

    ……

    “大牛,可以呀,你才来城里没几天,就有人悄悄给你买单了。”分手的时候,苏灵珊忍不住揶揄道。

    “嘿嘿。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瞧瞧,说你胖,你就喘上了。”苏灵珊说完,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听了两句,顿时脸色大变。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忙不迭拦了一辆出租,绝尘而去。

    珊珊遇上什么事了?杨根硕眉头皱了皱。

    ……

    下午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接到林伯的电话。

    “大牛,我给你请假了,练车的师傅也给你请好了,出来,去学车。”

    “啊?”

    “啊什么啊?要是你想上课,那也行,我给你调整到周末。”

    “别呀,又不是曲老师的课,物理呀,不是左手就是右手,听着头晕,好的,我这就出来。”

    “曲老师?”林伯声音有些怪异。

    “啥,林伯,你一定听错了,我有说吗?”

    “别废话了,李虎在你学校门口等着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