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查蓉召唤
    一个小时后。

    车太炫不乐意陪了,“大牛,你技术可以了,只要记住交规,考试应该没问题。你看你感觉怎么好,侧方停车、倒库、百米加减档,你一次就过了,我感觉没啥可教你的了。”

    “你的意思是?”

    “要不你自己练,就是熟悉车况,寻找车感。”车太炫拿着手机,屏幕冲杨根硕亮了亮,“妹子约,不能辜负。”

    杨根硕笑道:“去吧去吧。”

    “多谢了,一小时后我来接车,对了,可不敢告诉排长,否则他得抽我。”

    “放心,我不说。”杨根硕笑笑,“不过,你真需要一小时那么久?”

    车太炫面色一整,旋即突然大笑:“来去路上得五十分钟。”

    杨根硕点点头:“十分钟也不错了。”

    车太炫挠挠头:“不得洗洗涮涮交流一下感情?这也需要时间啊。”

    杨根硕哈哈大笑,“去吧,赶紧的,晚了,人家不跟你玩了。”

    车太炫一走,杨根硕很快也无聊了。

    一个个常规动作,没啥激情。

    想着上路找找感觉,想想还是算了,自己对交规掌握的还是太少。

    半小时后,他靠边停车,拿出手机,拨通了查蓉的电话。

    “大牛,呜呜……”电话一通,查蓉直接哭了。

    “姐,你这是咋了?”杨根硕心中一惊。

    “大牛,你有空吗,我想见你。”

    “必须有。”

    “你真好。”

    “呃……”应约就叫好?

    “星巴克,你来吧,姐等你。”

    杨根硕打车去了星巴克。

    橱窗外,就看到默默拭泪的查蓉。

    杨根硕的心没来由的一痛。

    这个姐姐第一次给他的感觉就很好,后来,她又“大义灭亲”,杨根硕对她不但喜欢,还有感恩。

    哪个王八蛋,让这么好的女人哭泣?

    走进门,查蓉就看见了他,挥了挥手,“大牛。”

    杨根硕定定神,走了过去。

    查蓉穿着合体的职业套装,身材并不火爆,但却很是协调。

    杨根硕很久以后才知道,这样的女人有个代名词——御姐。

    此时,查蓉那略施淡妆的俏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则是成了水蜜桃。

    “姐,这是咋了?”杨根硕马上坐过去。

    “waiter,”查蓉凄然一笑,打了个响指,待侍者来到面前,她说:“来杯拿铁,谢谢。”

    “姐,到底咋了,急死我了。”

    拿铁是个什么劳什子玩意,杨根硕听都没听过,他现在急欲知道查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杨根硕如此着急,查蓉芳心一暖,笑了出来。

    那抹凄艳的笑,让杨根硕深陷其中,不想拔。

    明媚的午后,星巴克的橱窗边上,查蓉露出一抹凄艳绝伦的笑颜……

    这一幕,永远深刻在了杨根硕的记忆里。

    拿铁上来了,杨根硕随手端起,喝了一口,差点喷出去。

    查蓉仿佛早有预料,先一刻用纸巾挡住他的嘴。

    杨根硕很好的控制住了,不过,也抓住了查蓉的小手。

    查蓉挣扎了一下,没能挣脱,倒也没多少羞涩,只是有些幽怨。

    “真香。”杨根硕陶醉道。

    查蓉轻笑叹息。

    “我说纸巾。”杨根硕眨眨眼睛。

    “讨厌。”查蓉抽回手掌。

    杨根硕皱眉再喝一口,然后看着查蓉红肿的眼睛,说:“姐,现在可以讲了吧。”

    “没什么。”查蓉扭头看向窗外。

    “呃……”杨根硕摸了摸鼻子,认真地说:“大牛一口一个姐,城里这么多女人,你是第一个。”

    查蓉扭头看向他,静待下文。

    “毫无疑问,大牛没把你当外人,但显然,是我自作多情,所谓襄王有梦神女无音。”

    查蓉捂住嘴,眼角绽出笑纹。心说这小子就会瞎引用。

    “但是,你为毛让我过来,还说要见我,就算女人是善变的动物,就算女人心再怎么海底针,姐你也不能这么玩大牛不是?”

    “嘘——”杨根硕越说越激动,已经引起了部分小资的注意,查蓉赶紧阻止,“大牛,公共场合,小声点。”

    杨根硕是无所谓,但查蓉会难为情。

    “最后一句,”杨根硕竖起食指,一本正经,“姐,我很认真的告诉你,大牛不是这么玩的。”

    查蓉终于笑出声来。

    杨根硕也笑了。

    在查蓉眼中,他的笑容就像春天的太阳,温暖,灿烂。

    在这笑容中,她可以忘却烦恼,忧愁。

    “大牛,谢谢你。”

    “嗯,为什么?”

    “天下之大,人口七十亿,可是在三十分钟前,我发现唯一能够联络的人,就只有你。而你,也能不顾一切的赶来。”

    “嘿嘿,那是当然,姐是美女嘛!”

    “贫嘴。”在查蓉眼里,他就像个小弟弟。

    “为什么哭,你不说,我又要贫嘴了。”杨根硕威胁。

    查蓉深吸一口气,长叹一声,“童小良凭什么骂我?”

    “童小良?”

    “查奋的舅舅。”

    “就是那什么狗屁政委呗。”

    查蓉点点头。

    “首先,我要确认一点。”杨根硕看着查蓉,“他跟你有没有血缘关系?”

    查蓉摇头。

    杨根硕马上松了口气,“现在告诉我,为什么?”

    “他不知道从哪里查到,查楠挨揍的时候,我就在现场,而且是目击者。”查蓉冷笑,“还想让我当目击证人,休想。”

    “他是怎么骂你的?”

    “他骂我有人生没人教、鬼迷心窍、吃里扒外、忘恩负义、胳臂肘往外拐……”

    查蓉摇摇头:“我怎么忘恩负义了,查楠全盘继承了我妈妈的遗产,否则哪有今天的他,而我从八岁开始,就承担起全部家务。”

    “如果不是我自己有所防范,说不定都被查楠……”查蓉惨笑,“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查楠和童菊花各玩各的,一路货色,查奋犹有过之,那小子还不止一次骚扰我。”

    “姐,你这都过得什么日子啊,太苦了!”杨根硕盖住查蓉的手背,将她绵软冰凉的小手抓在手心里。

    “这还没有完,我的婚姻……”

    杨根硕知道,此时此刻,任何的语言都是苍白的,于是,他用行动表示。

    手上微微用力,让查蓉感受到来自他杨根硕的紧张和关心。

    同时,也送去一股温和的真气。

    查蓉马上感到一股暖流从两人的手掌交接处,流向她的心田,然后,去向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一时间,整个身心都如沐春风,熏熏然有些醉了。

    于是,看向杨根硕的眼眸,似乎也孕育这一泓春水。

    “万爱科不能人道。”

    杨根硕此话一出,查蓉的身子明显一震,眼眸也大睁开来。

    仿佛是一种惊悚的感觉。

    杨根硕笑了笑:“姐,你先说。”

    查蓉点点头:“万家小有资财,查楠为了事业的考虑,就将我嫁了过去。”

    “这门婚姻双方家里都同意,可是,我们本人都是反对的。”

    “新婚之夜,我还是有些忐忑的,但是,你猜万爱科怎么说?”

    “他说自己不行?”杨根硕发挥想象。

    查蓉摇头:“他说自己喜欢男人。”

    这一次,是杨根硕悚然而惊了,还有些恶心。

    “没想到,竟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起初我是不信的。”

    “现在呢?”

    “现在信了。”

    “我也相信。”

    “为什么?”

    “因为,居然放着如花似玉的姐姐而不那啥,不是暴殄天物么?”

    “大牛……”查蓉一阵羞涩,突然又是一惊,“你说什么?”

    “我说你还是黄花大闺女。”

    “你……”查蓉吃惊无比,瞪大水眸,咽了口吐沫,“你怎么会知道,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还记得酒席上我说过的话吗?”杨根硕摸着鼻子笑道,“我说姐姐要是生活不和谐,可以找我。”

    “你怎么可能看出来?”

    “你忘了,我仔细打量过万爱科,我当时就在想,他凭什么能够娶到姐姐这么温柔漂亮的完美女人。”

    尽管觉得这厮有些夸张,查蓉还是撅起红唇,露出浅笑。

    而且,两个人的手,始终都握在一起。

    “不看不要紧,一看,我就发现,他外强中干,就像芦苇,没有丝毫战斗力可言。”

    “这都能看出来?”

    “我是神医,望闻问切,我的眼睛可是很毒的。”杨根硕翘起两根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双眼。

    查蓉身子一紧,下意识的拉了拉制服领口,顺便修正一下罩罩。

    看到查蓉的小动作,联想到她的心理,杨根硕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下流!”

    “姐啊,我怎么就下流了?”杨根硕摇摇头,“八成,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先入为主,将下流的想法强加于君子般的我了吧!”

    “难道你不是看出来的?”查蓉佯怒。

    “是啊!”杨根硕耸耸肩。

    “那你还说不下流?”查蓉也是耸耸肩,“如果你跟我讲,医生眼里不分性别,那我也就没啥好说的了。”

    “我才没有那种观念,否则,大牛还有啥做人的乐趣,我的理想,就是造福那个美……女。”

    “不光下流,还无耻。”

    杨根硕笑着摇头道:“你还记得我当时未经许可,就握住你的手了么?”

    “记得,胆子不小,居然当众占新娘子的便宜。”

    “抓住你手的一刹那,我就惊讶的合不拢嘴,当时觉得不科学,不可能。”杨根硕挠了挠查蓉的手心,“然后,我仔细看了看新郎官,发现了一点问题,也佐证了自己的判断。”

    “什么判断?”

    杨根硕促狭一笑,压低声音道:“完|璧之身。”

    “呸!”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