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我叫你你敢答应吗
    杨根硕乐不可支,“我原以为万爱科只是生理缺陷,没想到他心理也不正常。”

    说完,他又摇头:“好像现在大家都接受了这种现象,好吧,我不也不能歧视人家。”

    看这厮做作的模样,查蓉又忍不住想笑。

    然后真的笑开了,因为,想到了更加好笑的事儿。

    “大牛,你知道吗?万爱科不但喜欢同性,而且,他还是小受。”

    查蓉眼眸雪亮,兴致勃勃。

    “小兽?”杨根硕一脸迷糊,“什么小兽,虽然他喜欢同性,但依然是男人啊!”

    查蓉苦笑:“小受,承受的受。”

    说完,查蓉捂着额头,“这个话题本身就有点污。”

    “然而,我依然不明白。”杨根硕两手一摊。

    “那估计,你也不知道万艾可吧!”

    “确定不是万爱科?你问的是万艾可?”杨根硕以为对方发音不准。

    查蓉笑着点头。

    杨根硕抱拳:“请恕小生孤陋寡闻。”

    “说伟哥,或许你就知道了。”

    “那玩意啊,我们村长就用,听说老贵了,一颗一百多块,好像是外国原装进口的。”

    看这家伙滔滔不绝,查蓉有些后悔展开这个话题了。

    “那么贵的东西,还是有些作用的,比如俺们村长,原本就是一二三完事,自从服用了原装进口的药物,可以坚持到六。”

    噗嗤!

    查蓉又一次笑喷了。

    “姐,这是个很严肃的话题,而且,你笑话人家时间短,那是不对的。”

    “滚!”查蓉踢了他一脚。

    杨根硕吃痛,幽怨道:“姐,你干嘛踢大牛?”

    “大牛?大牛!”查蓉一回味,顿时俏脸飞红,“你真是个小流氓!”

    杨根硕笑了笑,“姐,继续刚才的话题,小受啥意思,还有,你怎么知道万爱科是小受呢?”

    “这个没法解释,自己上网查去。至于怎么知道的,”查蓉收敛了笑容,道:“我是亲眼看到的,就在这里。”

    “小受?”杨根硕虚心的向度娘求教,终于找到了,根据那个姓“爱”老头的相对论原理,小受跟“攻”相对。

    其实这种行为并不新鲜,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只是用词和叫法比较新鲜而已。

    这不,孤陋寡闻的乡下土包子杨根硕,就没听过。

    攻和受,不得不说,这叫法那是相当形象。

    “大牛,姐不是随便的人。”查蓉转过桌子,在杨根硕旁边坐下。

    两个人的手依然没有分开。

    杨根硕看着紧挨着自己的查蓉,有些意外,不过,反应还是一流的。

    “当然,谁要是敢说你随便,我要他命。”

    查蓉咬了咬樱唇,轻轻地靠在他的肩头。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呼吸有些不匀了。

    “可是,大牛你可不可以帮帮姐姐。”查蓉轻轻的说,声音飘忽,如梦似幻。

    “那还用说。”杨根硕毫不犹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上刀山下油锅,眉头都不带皱的。”

    说话的时候,杨根硕看着她,她看着窗外浩远明净的天。

    她的眼中满是憧憬,她的嘴角有笑容绽放,她低声絮语:“大牛,你是姐姐心目中的男人模样。”

    杨根硕的心融化了,这个的赞美,足可以化百炼钢为绕指柔。

    骄傲啊!自豪啊!

    然后一愣。

    帮姐姐跟男人有啥关系,莫不是……

    他咬住了手指。

    查蓉扭头看了杨根硕一眼,双臂抱住他的胳膊,尽量往他身上挤。

    杨根硕马上感受到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大膀子上,软绵绵热乎乎的。

    然后,就发现查蓉体温升高,脸上泛红。

    “不可以吗?”查蓉声音发颤。

    这一刻,杨根硕没有任何少儿不宜的想法,唯有感动。

    查蓉品貌无双,竟然让自己帮这种忙,这得是多么大的信任?

    最难消受美人恩!

    于是,他表态,郑重其事的表态,“姐,等我一年。”

    “为什么?”

    “大牛还没长大啊。”

    “我怕。”查蓉的手臂紧了紧。

    “怕什么。”杨根硕扭头看着她无俦的容颜,皱眉问道。

    “怕被万爱科送到别人的床上,比如他男朋友。”

    “他敢!”杨根硕直接炸毛。

    看到杨根硕双眼瞪得像铜铃,查蓉心头一阵热乎,但还是摇摇头,面露凄婉。

    “你又不能一直看着姐姐,姐就是浮萍的命。”

    杨根硕略一思索,便有了决断。

    他拉住查蓉冰腻绵软的小手,同其十指相扣,那个“仪式”完成的一刻,两人明显都是一颤。

    他说:“很快,整个西京都知道他是小受,然后你跟他离婚。”

    查蓉歪头看了杨根硕片刻,相信他有那种实力。

    “大牛,姐以后就靠你了。”

    说完,查蓉在他侧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靠在他的肩头。

    杨根硕笑了笑,心头却是一叹。

    查蓉这么漂亮,这么能干,没想到竟然有那样的家庭,这样的婚姻。

    别人只看到她光鲜璀璨的外表,又有谁懂得她的不幸。

    杨根硕唏嘘着,心疼着……

    “贱人!竟敢公然勾搭野男人,给老子戴绿帽子!”

    就在这时,一个娘娘腔大喝道。

    然后,杨根硕就看到了万爱科。

    查蓉当然也看到了,慌忙放开了杨根硕的胳膊。

    毕竟,现在的她跟万爱科还存在法律上的夫妻关系,这样被撞见,有点捉奸在床的感觉,她忍不住尴尬。

    人言可畏,周围吃瓜群众的目光如同利剑。

    查蓉如芒在背,无地自容。

    “姐,今天大牛为你做主,日后,让大牛给你遮风挡雨。”

    说罢,将查蓉拉到自己身后。

    看着身前并不高大并不宽阔的脊背,查蓉咬着唇皮,涌出眼泪。

    茫茫红尘,滚滚俗世,只要跟大牛一起,一切都不可怕,也不再重要。

    哪怕迎着冷眼与嘲笑,也不能屈服命运,要坚持走自己的人生。

    杨根硕不知道身后查蓉那么多那么复杂的心理活动,也无视那些小资或是暧昧或是鄙夷的目光,只是淡淡看着万爱科。

    万爱科认识这小子,知道这小子的战力,还有恐怖的人脉。

    但是,他认为这会儿自己占着理儿,众目睽睽,他不信杨根硕一个破坏人家婚姻家庭的第三者插足,胆敢造次。

    于是,他跳了出来。

    而且,早有准备的,跟他的小攻分开走,装作不认识。

    万爱科哪里知道,查蓉认识。

    查蓉对着杨根硕一阵耳语,杨根硕的目光落在万爱科身后,那个傻大黑粗胸毛外露的大汉身上。

    然后,杨根硕笑了。

    万爱科顿感不妙。

    “万艾可?”

    “杨根硕,干嘛,你一个中学生,现在是上课时间吧,不好好上课,居然出来勾搭人家老婆,我说你像话么?”

    “哇,高中生勾搭人|妻!剧情火爆啊。”一个猥琐的眼镜男惊呼。

    万爱科面露得色,“还有,我的漂亮老婆,难道我长得丑还是怎么的?你再饥不择食,也不能老牛吃嫩草吧!”

    查蓉一时间沦为众矢之的。

    尤其是女人。

    女人天生都是敌人。

    何况查蓉这种,天生就是同类羡慕嫉妒的对象。

    哪怕那些女人也想尝一口杨根硕这样的嫩草,表面上,依然会指责查蓉水性杨花不守妇道。

    因为,值得一提的是,万爱科的卖相也的确不错。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查蓉没有刻意回避大家的目光,没有激烈的辩解,也没有内疚和沮丧,而是显得无比淡然。

    然后,杨根硕再次开口。

    “万艾可,我叫你,你敢答应吗?”

    “有什么不敢?”万爱科没反应过来。

    “万艾可?”

    “干嘛?”

    “万艾可?”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万艾可?”

    “你特么到底抽什么风?”

    杨根硕击掌:“好名字!你爹妈要是早些抢注,老外那就是侵权。”

    “……”万爱科目瞪口呆。

    查蓉噗嗤一笑,在杨根硕腰上轻轻掐了一把,这小子太坏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天啊,万艾可,居然有人叫这名。”

    “这名有内涵,不知道他爹妈咋想的?”

    “起个这名字,估计这家话不行。”

    “我看也是,瞧他那小身板娘娘腔,我直接怀疑,用了万艾可,也不行。”

    “……”

    “够了,都给我住嘴!”万爱科大声吼道,“能够来这里消费的,起码是中产阶级,大家都是文明人,彼此之间不应该保留起码的尊重吗?”

    “名字都是爹妈取的,为了表示对爸妈的尊重,我从来没想过改名。可是,你们这样议论别人的名字,合适吗?”

    不得不说,这厮口才还是不错的,他说了这么几句,大家好像还真是有些内疚,议论的声音低了下去。

    而万爱科这厮冷冷地看着杨根硕,这小子只是喊了他几句名字,就将矛头风口对向了他,心机叵测,可恶至极。

    “各位,其实,他叫万爱科,我刚才念错了,真是抱歉。”

    杨根硕嘴上说着,脸上哪有半点歉意。

    万爱科咬牙切齿:“杨根硕,你要干什么!”

    “各位,这厮恶人先告状啊,明明自己背着老婆勾搭野男人,还指责我姐!”

    “小帅哥,你脑子不大好使吧!”杨根硕话音刚落,一个对万爱科感觉不错的肥婆站起身来,单手叉腰,另一只馒头手搔首弄姿,“我问你,男人怎么勾搭野男人?”

    “是啊,这话是怎么说的?”一帮人附和着。

    没人注意到,万爱科的脸在发白,而那位胸毛大汉正向门口移动。

    “是啊,这话怎么说的?一个正常男人,怎么会勾搭野男人?”杨根硕复述一遍,问题又抛给了吃瓜群众。

    然后一个健步冲到门口,捏住胸毛大汉的肩膀。

    “哎呀,你干嘛,弄疼我了。”

    大汉比杨根硕高了半头,身子粗壮,足可以将杨根硕装进去。

    这样一副身形,再对比大汉说话的内容和语气,立刻让人有种强烈的违和感。

    杨根硕笑道:“这位大哥,看你胸毛,就知道你很男人。”

    “那是。”大汉摆了个健美先生的造型,怡然自得,接受群众瞻仰。

    “所以,关于刚才那个问题,我认为你最有发言权。”

    大汉憨憨一笑:“刚才什么问题,我没注意,没听清。”

    肥婆开口道:“大兄弟,小伙子问你,什么样的男人会勾搭野男人?”

    没等大汉回答,肥婆一拍脑袋,“哎呀,我明白了,玻璃呗。”

    说着,倒抽一口凉气,同时瞪大眼睛,死死盯住万爱科,“不是吧!”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