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你是风儿我是沙
    “当然不是。”万爱科尖叫起来。

    “达令!”大汉眉头紧锁,一副满肚子幽怨生无可恋的模样,“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怎么了我?”万爱科怪叫起来。

    “你说过,我们是真爱,我们要摒弃一切世俗的眼光。”

    呃……

    胃浅的人开始吐了。

    吐出刚刚喝下的各种咖啡,吃下的点心。

    有些人,尤其是那些之前感觉万爱科外表形象还不错的,这会儿,依然是有点没法接受。

    更多的,都是大摇其头。

    查蓉默默看着杨根硕,这小子脑子太好使了,这才几个回合,就将万爱科陷入万劫不复。

    而如今,这小子气定神闲,在那儿看戏。

    真的会是个强有力的依靠呢!

    查蓉想,若不是众目睽睽,她一定靠过去,从背后抱住杨根硕,死不撒手。

    这时候,杨根硕又开口了。

    “各位,刚才某人说什么出于对父母的尊重,名字都不愿意改,但是,瞧瞧你改了什么?”

    “性别呀!”有人抢答,“尼玛,你怎么不去泰国?”

    杨根硕一下子激动起来,“不不,我们太狭隘,我们不应该抱有偏见,我们应该包容,我们应该接受他们。”

    众人一愣,这小子脑袋抽了么,怎么为敌人说话、开脱。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他的话,才是句句诛心。

    “可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那么我问你,你搞基,你妈知道吗?如果她知道,她会痛心么?她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心心念念等着抱孙子,你倒好,成了小受。”

    杨根硕话音刚落,就有人爆笑。

    “小受,哈哈。”

    “小攻好彪悍,小受好柔弱,我真为他的菊花担心。”

    “你担心个屁呀,你对他菊花有想法?”

    “我对你的有想法。”

    “滚,你也相当小攻?”

    众人在议论,万爱科感受到,四面八方的目光全都带着鄙视和恶心,他的脑袋深深低垂。

    “我的话还没说完。”杨根硕再度开口,吸引了全场目光,甚至包括柜台后的工作人员。

    还没说完?万爱科幽怨地看着他一眼。

    还没说完,大家疑惑地看着他,同时很好奇,好奇这小子还能放出什么洋屁,冒出什么有趣的泡泡。

    杨根硕清了清嗓子,看着大家。

    “我想说的是,这个小受,对于自己的爱情,远远没有小攻来的忠贞。”

    “多么忠于爱情的小攻啊,我建议大家给他掌声,他能够摒弃世俗的偏见,勇于承认自己的爱情,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说罢,杨根硕带头鼓掌。

    还真有人附和。

    胸毛大汉含泪看了杨根硕一眼。

    小攻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爱情,多么美好的词汇,人类度过蛮荒岁月后,爱情就是永恒的主题。”

    “时光荏苒,几千年过去了,爱情,仍然没有过时。这个时代的爱情,可以跨越年龄、跨越国界、跨越性别,甚至跨越种族。”

    “种族?”有人提出质疑。

    “咳咳。”杨根硕狂汗,滔滔不绝的他,嘴巴居然没有把住门,“只是打个比方,别乱联想啊。”

    身后,查蓉捂嘴窃笑。

    这场关于“爱情”的演讲,杨根硕意犹未尽。

    “小攻勇于承认了,小受却不敢承认,这是对爱情的不负责任,是亵渎。”

    杨根硕再次将矛头对准了万爱科。

    “我们给小攻掌声的同时,一起鄙视小受。”杨根硕比划出手型,带头说道:“鄙视你。”

    果然又有人附和,还不在少数。

    万爱科看到群情激愤,有种错觉,难道自己真成了爱情的叛徒?

    “你们不要苛责他了。”胸毛大汉挡在了万爱科的身前,热泪盈眶,“我们的爱情饱受争议,为世俗所不容,他的心情我能理解。”

    胸毛大汉耸动一下卧蚕眉,就是蜡笔小新那种眉毛,“无论结果如何,我们毕竟曾经爱过,请大家给他一点时间和空间,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能接受。”

    说罢,八尺高的汉子,双手抱头,嚎啕大哭。

    这绝对是真爱啊,否则能这么痛心。

    有些人开始生出了同情。

    “泰山,你别哭了,你奏凯!”万爱科叉腰,指着胸毛大汉说道。

    “好,这是你说的,不要后悔!”泰山痛心疾首,“请让我最后一次叫你——达令。”

    “呃……”有人吐了。

    “呜……”有人哭了。

    “滚哪!”万爱科直接飙了,双手捂住脑袋,歇斯底里。

    整个店里安静了。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泰山身上,大家都在看他的反应。

    泰山愣了半晌,双手捂脸,呜咽一声,扭头而去。

    啪!

    尚未出门,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

    泰山回头,众人回头,只见万爱科捂着脸,红着眼,瞪着杨根硕,暴跳如雷,“你为什么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万爱科见识过杨根硕的武力,能够一脚踹飞赫赫有名的虎哥,能够赤手空拳,从持枪毒贩手中解救人质。

    万爱科有自知之明,自己连花拳绣腿都算不上,要想用武力讨还公道,不是纯粹找虐?

    但是被人当众打脸,要是不放个屁,那还像话吗?

    “打的就是你,你这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男不女的二尾子。”

    杨根硕寸步不让,“不懂了吧,我给你掰开了揉碎了,深入浅出的讲一讲。”

    看热闹不怕事大,一个个目光炯炯眉飞色舞兴高采烈,也都竖起了耳朵,等着杨根硕的精彩言论。

    “你背叛了爱情,背叛了你的男人,是为不忠。”

    “你背着父母搞野男人,是为不孝。”

    万爱科捂住心脏,欲哭无泪。

    泰山抗议道:“我不是野男人。”

    “你闭嘴!”杨根硕摇摇头,手臂一展,便搂住了查蓉:“放着漂亮的发妻不用,却勾搭野男人,这就是不仁不义。”

    “至于不男不女,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吧!”

    “你……你……”万爱科指着杨根硕,身子摇摇欲坠。

    “你说,我能不能打你,该不该打你?”杨根硕扬起手,“我就应该替你的男人你的父母你的发妻打你。”

    “别打达令,要打打我。”泰山扑过去,抱住万爱科,后背留给杨根硕。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杨根硕举着手机,里面音乐正欢。

    音乐声、爆笑声,将这一幕戏推向了高|潮。

    “达令,我们暂避锋芒,匹夫之勇,不怕。”

    掌声、欢呼声、祝福声、快门声中,泰山说道。

    杨根硕拉着查蓉的手,悄然离去。

    出了星巴克,两人一路跑。

    跑到查蓉一手捂着腰眼,一手扶着膝盖,蹙着眉头,却忍不住大笑。

    杨根硕也是笑。

    两人对笑。

    夕阳下,街道旁,查蓉笑得花枝乱颤,笑得泪流满面。

    杨根硕觉得,整个世界都离他远去,只有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的女子。

    上前,抬手拭泪,拥入怀中。

    查蓉很柔顺,踮着脚尖,圆润的下巴搁在他的肩头。两人耳鬓厮磨。

    “别动,有点痒。”

    查蓉轻轻推开杨根硕,又是噗嗤。

    “又怎么了?”杨根硕皱眉问。

    “还是刚才啊,太搞笑了。”查蓉笑得发抖,“你太坏了了,还配乐,你知道吗?那就是画龙点睛,影视剧的**就是这么来的。”

    “哪里是什么配乐呀!”杨根硕苦笑,“那就是我的来电铃声。”

    说到这里,他一拍脑袋“哎呀”一声,“糟了,赶紧得给教练去个电话。”

    这边还没拨通,查蓉从后边抱住他,紧紧的,深深的。

    有东西压扁。

    “这回,我应该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婚了,大牛,谢谢你。”

    查蓉的俏脸贴在他的后背,轻轻地说。

    ……

    “大牛,救命啊!”

    杨根硕依然没有拨出去,耳边就想起车太炫的声音。

    扭头一看,车太炫慌不择路夺命狂奔,后头,一肥妹紧追不舍。

    这就是车太炫约好了的?还说什么妹子多情,不可辜负?

    画面充满了喜感,杨根硕也是忍俊不禁。

    “大牛,这谁呀?”

    “我学车教练。”

    话刚说完,车太炫就来到了杨根硕的身后,挤开了查蓉,“妹子,江湖救急,借大牛用用。”

    刚才逃命跑得急,车太炫没注意,这会儿仔细一看,我去,这妹子正点啊。

    再看看自己约的,万念俱灰。

    “大牛,这是你妹子?你居然在练车期间,约妹子,还约到这么高质量的?”

    人比人气死人,车太炫顿足捶胸。

    “那是我姐,我没你那么随便。”

    “我不想随便,我再也不随便了,都是骗人的。”车太炫声泪俱下。

    “你别跑,你给我站住。”

    肥妹跑到杨根硕面前站定,也是跑不动了,气喘如牛,五官挤在了一处。

    杨根硕看来,其实也不是特难看,甚至还有点可爱。

    “你干嘛!”车太炫抓住了杨根硕的衣服,叫道,暴露了他内心的极度恐慌。

    “干嘛?”肥妹喘了口气,冷笑,“你自己约的炮,含泪也得打完。”

    “你的照片那么瘦,事实上,胖的像猪。”

    “那是我十七岁的照片。”肥妹挑动卧蚕眉,“你也骗人,听名字,我以为是韩国欧巴,结果却是位抠脚怪蜀黍。”

    “既然如此一拍两散啊。”车太炫苦着脸,“你干嘛追着我不放?”

    “不过,”肥妹胖手一指,“本姑娘对你基本满意。”

    “不要,求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吧。”车太炫拱手作揖。

    “休想,看我抓住你。”

    然后,两人就围着杨根硕转圈,转了一圈又一圈。

    杨根硕都感觉头晕的时候,两人总算停了下来。

    上气不接下气。

    只是互换了位置。

    “你怕啥啊!”肥妹气喘吁吁,“大家都是成年人,又不是多大的事儿,大不了你躺着我动。”

    肥妹彪悍啊!杨根硕听得一硬,翘起大拇指,给肥妹点了个赞。

    不过,目光一瞥,也发现查蓉俏脸微红。

    “哎呀,我的小身板……”车太炫看着杨根硕楚楚可怜,“大牛,你不帮我?”

    杨根硕摸摸鼻子:“这事儿我不好插手啊!再说了,妹子一往情深的,你就从了呗。”

    车太炫生无可恋,“算了,那还是我在上面吧!”

    啪啪……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