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初恋
    啪啪。

    杨根硕双手合击,“既然二位谈妥了,那么,也不急于一时,这样,今天比较开心,我们四个嗨皮一下,怎么样?”

    “好啊好啊。”肥妹第一个赞同。

    看她兴高采烈的模样,想到她平日里根本没有交际,不免令人心酸。

    车太炫认为杨根硕在用缓兵之计,当然也不反对。

    “姐,你没事吧!”杨根硕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提出意见,都没有征求查蓉的意见。

    “没有,大牛去哪,姐就去哪。”查蓉温柔的轻语。

    “哎呀大牛!”车太炫捂着心口,“我……我遭到一万点暴击。”

    ……

    几人商量去哪儿吃饭,一时间确定不下。

    肥妹说:“咱们随便吃点,一会儿去酒吧玩,晚上,谁也吃不了多少,我请客。”

    杨根硕笑了,有句话没错,胖人果然度量大,豪爽。

    “教练,瞧瞧,多好的女孩子,打着灯笼都没处找,你还不乐意?”

    听了杨根硕的话,车太炫直翻白眼,“你觉着好,要不咱换换?”

    “我是没意见啦!”肥妹还摆了个玛丽莲梦露的经典造型,眼睛快速眨动。

    车太炫扭头吐了。

    杨根硕也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长得有碍观瞻,那不是你的错,但,出来恶心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有意见。”杨根硕、查蓉异口同声。

    然后,查蓉挎住了杨根硕胳膊。

    车太炫又是一阵哀伤。

    然后身子一歪,原来是胳膊被人挎住了,好沉重。

    “你也别太挑,看吧,我找你,那也是退而求其次,咱们都凑合呗。”

    “多么哀伤的一天啊!”车太炫仰天悲呼。

    最后,肥妹提议去路边的湘菜馆,大家勉为其难同意了。

    为什么这么讲呢!

    原本,按杨根硕的意思,大家找个远一点的,有点档次的地方,毕竟今天有点为查蓉庆祝的性质。

    经过今天这么一闹,查蓉算是解套了,可以拥抱新的生活了。

    但最终选择附近的湘菜馆。

    因为打不到车,肥妹往路边一站,不用招手,的哥一个个都是猛踩油门,绝尘而去。

    弄得肥妹一愣一愣的,然后恍然大悟:“他们赶着去加气。”

    车太炫整天加气,还能不懂这个,刚要戳穿,杨根硕制止了。

    何必揭开血淋淋的事实,何必呢?

    四人在略显油腻的餐桌上就坐,肥妹大咧咧的,车太炫也不讲究。

    杨根硕无所谓啦,他是怕查蓉不适应。

    还好,查蓉不太在意这里的环境。

    点菜是肥妹的事儿,没人跟她争。

    趁此机会,杨根硕给艾悠悠去了个电话。

    “大牛,你在哪呢?”

    “哦,这不是给你请假呢吗?在外面有点事。”

    “你怎么搞的,不回学校也不说一声,害得人家一直在这傻等。”

    “啊?对不起对不起。”杨根硕心中歉疚不已,然后,又想起那辆停在学校饱受冷落的小羚羊。

    “呵呵,跟你开玩笑的,谁等你呀,我坐妈妈的车回家了。”

    “那就好,不然我现在就去接你。”

    “骗谁呢!早不说。”

    “嘿嘿……”

    “别嘿嘿,老实交代,是不是在林家?”

    “没有。”

    “那还好。”

    “没在林家就还好,这什么逻辑。”

    “没什么,挂了,早点回来。”

    耳朵里一阵嘟嘟,丫头挂了。

    杨根硕耸耸肩,收起了手机。

    “谁?悠悠?”查蓉平静地问道。

    “是啊,我们住在一起,你知道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查蓉没啥反应,车太炫却是瞪大了眼睛。

    “大牛,如果我没听错,你刚刚说跟一个女孩子住在一起?”

    “是啊。”杨根硕淡淡点头。

    “你们同居?”车太炫一惊一乍的。

    噗嗤!查蓉忍不住笑了。

    杨根硕摇摇头:“不能算同居。”

    车太炫喘着粗气:“大牛,你太过分了,你不但吃着还占着,你知不知道,这年头有多少单身汉,你简直就是破坏社会安定团结的罪人。”

    杨根硕喝了口招待茶,忍不住笑:“你也太夸张了,跟安定团结又扯上什么关系?”

    “男人老大不小不能没老婆,没老婆就会无事生非,于是就会滋生出这样那样的案件,而你,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教练,我说这也太勉强了吧!”杨根硕笑着摇头。

    “我不跟你说。”车太炫扭头,冲查蓉道:“妹子,这种人可靠吗?毛病都是惯出来的,要是你俩跟我俩一样,只是临时组合,那也无所谓,否则,我说妹子,你不能惯着他。”

    查蓉吃吃直笑。

    这时候,肥妹抬起头:“哈哈,我点完了,保证你们吃的过瘾。哦,对了,你们刚才聊什么?”

    “没什么?”车太炫说。

    对于车太炫的态度,肥妹也不在意,她道:“相逢就是缘,忘了自我介绍,我姓庞,叫嘟嘟,连起来读,就是庞嘟嘟。”

    “庞嘟嘟,胖嘟嘟,”车太炫大摇其头,“哎呀,你赶紧改名字,说不定还能瘦下来。”

    “你懂什么呀!”庞嘟嘟苦着脸,“我以前很瘦的,自从吃了激素药,就胖的一发不可收拾。”

    说着又摇摇头,“这话不准确,其实我控制的还算不错,二百五维持了两年了。”

    车太炫无奈耸肩。

    杨根硕、查蓉则是相视一笑。

    肥妹,也就是庞嘟嘟性格不错,很爽气,心态也很好,适合做朋友。

    而且,据杨根硕观察,庞嘟嘟的话都是可信的,她瘦下来,绝对丑不到哪儿去。

    “嘟嘟?”

    “啊,我知道,你叫大牛,”笑着又问查蓉,“姐姐,你的芳名呢?”

    “查蓉。”查蓉笑道,“检查的查,芙蓉的蓉。”

    “蓉姐,大牛,很高兴认识你们,咱们以茶代酒,先碰一个。”

    杨根硕、查蓉对视一眼,端起塑料杯子。

    车太炫也端了起来,却遭到庞嘟嘟的反对。

    “又没叫你,你凑什么热闹,这么跟你讲吧,认识你,不怎么开心。”

    “好好,不开心,那你放过我啊!”

    “你约我的目的是什么,完成之后,咱们谁也不认识谁。”

    车太炫捂住脸:“苍天呀,大地呀,我都遇着什么人了。”

    庞嘟嘟哈哈大笑,眼睛眯成一道缝。

    她的笑容由内而外,有种很强的感染力。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家湘菜馆么?”庞嘟嘟用设问句,开始这个话题。

    她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因为,我对它有感情。众所周知,湘菜贼辣。我的初吻,就是在这里给了一个男生。”

    “靠!”车太炫摇摇头,“那男生挺重口。”

    “你闭嘴,那时候,我就是照片上的样子。”

    “那跟湘菜有个毛线关系。”

    “你笨啊,都说了湘菜辣嘛!辣的嘴唇发麻,舌头发木。”

    “然后呢?”

    “然后,就可以用kiss来减轻那种灼烧感。”说着,庞嘟嘟就是一阵忸怩。

    但是,下一刻,她咬牙切齿。

    “自从我胖起来,他就消失了,又是一个以貌取人的混蛋,哼!幸好,我并没有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交给他。”

    车太炫嘴巴动了动,面带不屑。

    “你什么意思,有话说出来。”

    “好啊,我想说的是,既然那么宝贵,你留着呗。”

    “你……”

    “初恋嘛!谁还没有。”车太炫整理一下衣服。

    “快,说来听听。”庞嘟嘟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了。

    车太炫一口干了杯中的茶水,闭上眼睛吟哦:“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噗!

    “大牛,你干嘛!”车太炫苦着脸抱怨。

    “抱歉,对不起,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你继续。”

    车太炫突然吟诗,杨根硕没忍住,一口茶喷在了他的胖脸上。

    没办法,傻大黑粗的车太炫,居然出口成章,还是情诗,太违和,杨根硕一时间接受不了。

    “唉,酝酿了半天,感觉全跑了。”

    “让你讲你的初恋,要感觉干啥,又不是编故事。”庞嘟嘟没好气道。

    车太炫摇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去珍惜。”

    “闭嘴,你不用讲了。”庞嘟嘟喝止。

    “嘟嘟,听他讲。”杨根硕笑着说。

    车太炫挑挑下巴,有点挑衅的意思,然后说:“那女孩年轻漂亮,曲线玲珑,眼睛像宝石,小嘴像樱桃,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我们kiss了。”

    “然后呢?”庞嘟嘟兴致满满的问道。

    “我们相处了几个月,一直拉手打kiss,我认为自己是个传统的人,我们还算发乎情止乎礼。”

    “我呸。”庞嘟嘟做呕吐状。

    车太炫摇摇头,长叹一声:“转眼到了五一,我正在想着怎么跟心爱的女孩一起度过,五一前夕,收到她的一条短信,只有两个词。”

    “什么词?”庞嘟嘟问。

    杨根硕、查蓉也有了点兴趣。

    车太炫过了半天,手指蘸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两个词。

    湖南,江西。

    见三人都是面面相觑,车太炫道:“我当时就想,女孩该是想旅游,好啊,虽然临近小长假,车票紧张,但是,为了心爱的女孩,就赞助一下黄牛党呗。”

    车太炫面带悲切:“我用双倍的价钱买到了火车票,然后又去买了一堆吃的喝的,口香糖和套套也是必不可少的,以备不时之需嘛。我一直瞒着女孩,想要第二天给他一个惊喜。”

    车太炫摇摇头,满心怆然:“你们猜怎么着,第二天,我失去了她。”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