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心疼凌洋
    “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我想,一定是你会错了意。”庞嘟嘟倒是不笨,“但是,那两个地名还能是什么意思啊?”

    杨根硕眼睛一亮,看了庞嘟嘟一眼,然后朝查蓉笑了笑。

    查蓉面带疑惑,显然还没想通。

    杨根硕拉过她的小手,在她手心写了两个字。

    查蓉眼睛慢慢睁大,然后忍不住笑了。

    “教练,你居然拿段子说事儿,有意思么?”

    “哈哈,止增笑耳,大牛厉害。”车太炫竖了个大拇指。

    这时候,菜上来了。

    第一道就是板鸭。

    然后有麻辣排骨,剁椒鱼头,香辣鸭掌,还有几个素菜。

    几个人要了啤酒。

    庞嘟嘟给大家介绍:“这个板鸭制作工艺比较特殊,鸭子去毛掏出内脏,然后抹上盐和辣子,风干。”

    “为什么这么辣,因为,辣味全部进入了肉里。”

    查蓉吃一筷子,马上不停呵气,用手扇风,又灌了一口冰镇啤酒,依然感觉火辣辣的。

    庞嘟嘟或许是因为有经验,或许因为抗辣,还能谈笑自若。

    “蓉姐,现在你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吻。”庞嘟嘟说。

    杨根硕看到查蓉眼眶都辣红了,依然不停呵气扇风,猩红的小舌头不时刮一下诱人的嘴唇。

    他的心也不由一荡。

    “嘟嘟,你别开玩笑了。”

    杨根硕刚说完,后脑勺突然多了一只手,然后脑袋被一股大力带着,下一刻,嘴巴同另一个小嘴黏住。

    自己居然被强吻了!

    杨根硕瞪大眼睛,第一个感觉就是辣,查蓉的嘴唇和舌头都辣。

    不过,经过中和,杨根硕还是可以承受的。

    查蓉闭上眼睛,沉醉于这种唇舌纠缠中,浑然忘却了这可是人来人往的饭店。

    杨根硕虽然也贪恋这种感觉,不过,还是推了几次。

    终于,推开了。

    查蓉眼中波光潋滟,一抹嘴巴道:“不错,嘟嘟绝对是经验之谈,好多了。”

    呸呸!

    就在这时,车太炫辣的跳了起来。

    然后,庞嘟嘟冲了上去,一个熊抱。

    车太炫挣扎、挣扎,再挣扎,最终放弃了。

    五分钟后,庞嘟嘟松手,一抹嘴,大咧咧道:“不用谢,本姑娘就是乐于助人。”

    车太炫东摇西晃,几乎站不住。

    “哈,是不是太陶醉了?”庞嘟嘟笑道。

    “呃……”车太炫一阵干呕,“你到底吃了多少大蒜,还不刷牙。”

    庞嘟嘟吐了下舌头:“一头。”

    这顿饭吃的很潦草,这么辣,除了庞嘟嘟,其他三人都无福消受。

    哪怕是同身边人相互中和,到了后来,也感觉失去了嘴巴和舌头。

    亲亲,完全无感。

    ……

    前往酒吧打车的过程,值得一提。

    考虑到人家拒载庞嘟嘟,于是,杨根硕独自过去拦车。

    拦住一辆,拉开门,其余三人冲过来。

    的哥欲哭无泪,想走无门。

    四人上车后,的哥哭丧着脸:“我这车伤不起呀!”

    庞嘟嘟顿时不乐意了,“麻利点,我们赶时间,小心我投诉你。”

    车太炫坐在副驾上,杨根硕挤在两个女人中间。

    其实,他更想坐在边上,让查蓉坐中间,不知道怎么搞的,直接就变成了肉夹馍的肉肉。

    看到庞嘟嘟脸上的幽怨,杨根硕心中有些不忍,同时,为自己狭隘的思想感到内疚。

    “嘟嘟,你是吃了激素药发胖的,说不定,我有办法让你瘦下来。”

    “真的?用什么方法?”庞嘟嘟小眼睛雪亮。

    “针灸。”杨根硕说,“让你变回窈窕淑女。”

    “针灸?”庞嘟嘟重复了一句,眼中的神采淡了,“又不是没试过,腰上全是针眼,弄得跟毒姑似的,好像当时有效果,但反弹特厉害。”

    庞嘟嘟摇头叹息:“还是别搞我了。”

    杨根硕笑道:“我又不收钱,完全是帮助你恢复青春靓丽,你自己斟酌吧。”

    “嘟嘟,大牛不骗人,他的医术很厉害的。”查蓉作证。

    杨根硕皱眉:“姐,你又知道?”

    查蓉耸耸肩未置可否。

    “不管怎么样?先谢谢了。”说着,在杨根硕侧脸上吧唧一口。

    杨根硕苦着脸用手擦了擦。

    庞嘟嘟顿时不乐意了:“大牛,你啥意思?也嫌我一嘴蒜味?”

    杨根硕摇头:“不是的,我是担心有车太炫的口水。”

    的哥一脚刹车,差点将车给闷死了。

    车太炫身子猛然前倾,差点撞在了中控台上。

    庞嘟嘟也是一头撞在司机背后的铁栅栏上。

    杨根硕没事,还有一只手托住了查蓉的脑门。

    “喂,怎么开车的!”

    车太炫、庞嘟嘟异口同声。

    “我说,你们关系真乱。”的哥摇摇头,来了这么一句。

    呃……四人无语。

    天恩中学附近的夜色酒吧。

    这里主要是做学生生意,也有不少学生在这里兼职。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学生是不愿意在这里兼职的,因为,很容易遇到同校、同班的同学,多尴尬啊。

    四人进入后,找了一个靠近慢摇吧的台坐了。

    庞嘟嘟打了个响指,就有服务员过来,她点了两打嘉士伯,一堆小吃。

    刚才饭钱,也是庞嘟嘟抢着买单的,这会儿,依然当仁不让的买了。

    于是,杨根硕对这丫头感觉越发好了,打定主意帮帮她。

    虽然她积极乐观大度豁达,但是,臃肿的外形,依然给她带来了不少困扰。

    “大牛你坐。”车太炫撂下一句话,人就滑进了舞池。

    “大牛、蓉姐,你们坐,我也去蹦蹦。”说着,庞嘟嘟也挤进了人群。

    突然,风格一边,慢吞吞的音乐变得激情飞扬,头顶的灯光也高频闪烁起来。

    明暗不定的霓虹灯下,一群人拼命的扭动着身体,发泄着过剩的体力。

    烟味,酒味,汗味,荷尔蒙味。

    查蓉看了看入神的杨根硕,换了个位置,紧挨着他身边坐下了,然而耳语道:“大牛,想什么了,想跳就去。”

    杨根硕摇摇头:“不太适合我。”

    “我也几乎没来过这种地方。”

    查蓉拿了两瓶嘉士伯,给了杨根硕一瓶,两人对碰,她灌下一大口,忍不住一阵咳嗽。

    “你慢点啊,没人跟你拼。”杨根硕笑着拍打她的后背。

    查蓉摆摆手:“没事没事,我听说夜场的酒水,基本都是水,没什么酒精度。”

    “是吗?我不懂。”

    “你当然不懂,因为你才来城里不久啊。”查蓉解释,“你知道酒水在这里多贵吗?比外面要贵三四倍,如果你随便就喝醉了,多不好?”

    “怎么不好?”

    “你喝多了,没玩痛快,老板也没赚到钱。如果这酒有水分,你喝了很多,也精神抖擞,你很自豪,老板又能多赚钱,这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么?”

    杨根硕笑了:“好像有那么点歪理。”

    查蓉自顾自灌了一口,道:“大牛,我觉得嘟嘟人不错,如果你有办法,就帮帮她,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自己拥有傲然身材。”

    “我知道。”

    “我替她谢谢你。”

    两人瓶子对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吹干了。

    查蓉又拿来两瓶。

    “大牛,陪姐喝。”

    “为什么?”

    “你不是为我庆祝,我很轻松,很开心,老老实实这么多年,我想放纵一次。”

    说着,一阵娇笑,瓶子跟杨根硕手里的酒瓶一碰,自顾自大口喝起来。

    杨根硕挂着淡笑,一口一口喝着。

    然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凌洋,扎着马尾,穿着酒水推广衫,上面印着“冰纯嘉士伯”的字样,挎着篮子,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在人群中穿梭。

    这丫头……

    杨根硕摇摇头,不打算主动跟凌洋打招呼,不想她尴尬。

    但是,事与愿违。

    “洋洋,你果然在这里,我刚集训回来,有好多话要对你说,陪陪我?”

    一个瘦高、有些面善、穿着吊裆裤的年轻人拉住了凌洋的胳膊。

    “放手啊,萧丁丁。”凌洋甩开年轻人的手,“我没空,我在工作。”

    “好啊,我买酒,你的酒我全包。”

    “我不卖。”凌洋也是个倔脾气。

    萧丁丁旁边一个红毛小弟不乐意了,“臭丫头,萧少只是让你卖酒,又不是卖身,你激动什么?”

    “你要知道,你能不能在这里做,都是萧少一句话的事。”

    凌洋无视红毛,直视年轻人:“萧丁丁,你不能在这里为所欲为。”

    “是吗?”萧丁丁笑着摇摇头,拨出去一个电话,说了两句,就挂断了,“一会儿,你就知道能不能了。”

    不过一分钟,一个胖子一边擦汗,一边小跑过来。

    在萧丁丁面前点头哈腰:“萧少,您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

    胖子是酒吧老板,这一带,玩的比较好,但是又怎么样,还不是在萧少面前卑躬屈膝。

    红毛顿时与有荣焉,指着凌洋道:“经理,这个酒水推广小妞不识抬举,萧少想要照顾她生意,她居然说不卖,又不是让她卖身。”

    “凌洋,你不想干了,赶紧给萧公子道歉!”胖子经理顿时如同变脸鸡一般,对凌洋怒言相向。

    “经理,我……”凌洋眼圈一红,“他根本就不是来买酒的。”

    “哼!”胖子经理耸耸肩,冷哼一声:“酒水推广,说白了就是酒托呗,不过,推广啤酒,那是最低档次的酒托了,你的终极目标,就是将啤酒卖出去,至于人家客人的真正目的,你管它干嘛!”

    凌洋蹙着眉,含着泪,站在那里,就是不吭声。

    哪怕被全世界抛弃,依然保留一份倔强。

    倔强的叫人心疼。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