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我是硕哥小弟
    杨小荣、萧丁丁也是一样的想法。

    不过,这时候,杨根硕开口了:“你认为有什么不合适?”

    这句话,将第五旻问住了。

    第五旻以己度人,哪个男孩不喜欢出风头,而且是在心爱的女孩面前。

    自己刚刚出手解围,没有经过杨根硕的同意,万一师父他心里不爽,就不美了。

    现在他这么问……第五旻挠挠头:“我担心师父不解气。”

    杨根硕笑了笑:“没啥,这种跳梁小丑,根本不值得我生气,更不值得我动手,所以,你来的正好。”

    “那就好,第五放心了。”第五旻一拱手,明显松了口气。

    杨小荣抱着腿,挣扎着站起来,疼得直吸凉气。

    “第五旻,本事见长啊,居然偷袭我,还让你得手了?”杨小荣咬牙切齿的说。

    以前,第五旻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他认为,对方完全是依靠偷袭取胜的。

    第五旻笑着托了托眼镜,“杨小荣,偷袭不偷袭,结果都一样,等你养好了,我随时接受你的挑战。”

    “好,记住你的话,今日,你对我做的,来日,我必定加倍奉还!”

    “哈哈……”萧丁丁突然大笑起来,“哎呀,这不是第五家族的公子,怎么自甘堕落,认了一个名不见传经的小子当师父?”

    “萧少,是经传。”杨小荣忍痛,好心纠正。

    啪!

    萧丁丁奉送一个后脑勺。然后指着杨小荣,“老子爱说啥说啥,赵高可以指鹿为马,我就能指你为驴。”

    “是是……”杨小荣有种吃翔的感觉,自己特么不是犯贱么?而且,这个萧丁丁也不是东西,自己做牛做马,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了牛马,哦不,是驴。

    “大牛有当师父的资格,怎么了?”第五旻反问道。

    “好,很好!”萧丁丁点点头,“经理,看场子的人呢?”

    经理自然是个八面玲珑处事圆滑之人,萧丁丁有个局长老爹,所以他得罪不起,但是,能让萧丁丁吃瘪的人,他就敢得罪么?

    作为一个打开门做生意的生意人,这点眼力见还是的,他迅速权衡完毕,然后,用一副老便秘的表情面对萧丁丁:“萧少,你说笑了,我们是干净场子,根本没有看场子的。”

    萧丁丁当然知道经理装怂,跟他打马虎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很好,你也欺负我。”萧丁丁用手点了点经理,“不用你帮忙,我自己想办法。”

    说罢,冲杨小荣吼道:“死了没,没死就跟我走。”

    杨小荣心里委屈的不行,这主子真是不拿自己当人啊!

    想是这么想,还是一瘸一拐跟了上去。

    “年轻人,赶紧走吧,萧丁丁不好惹,你现在不走,一会儿就走不了了。”

    经理看到萧丁丁走后,才敢提醒的。

    然后,深深地看了凌洋一眼,这才离去。

    “站住。”杨根硕喊道。

    “怎么?”经理回过头。

    “我让你走了么?”杨根硕皱眉。

    “嗬?”经理笑了,“这是我的店吧,我想走,你还能拦住我?莫不是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就可以为所欲为?”

    “你也有脸说这是你的店,酒水推广女不是人,不给你赚钱?你为什么没有出头保护她们?”

    经理摇摇头:“保护?如果我保护了,有时候,就变成了里外不是人,因为,很多小妹,卖酒也卖身。我不能耽误人家赚钱啊!”

    虽然不能全盘否认经理的话,的确有些酒水推广为了业绩提成,可以出卖色相,但凌洋显然不是啊!

    “凌洋刚才激烈抗争,而你不但没有阻止,却在怂恿。”

    “我怎么知道,我以为欲拒还迎。”

    啪!

    杨根硕没动手,但第五旻出手了。

    他个子不高,这一巴掌是跳起来扇的。

    经理捂着火辣辣的脸,满眼难以置信。

    第五旻打了人,依然怒形于色:“敢侮辱嫂子,这就是惩罚。”

    凌洋原本也是满腔怒火,听到第五旻的话,变成了满腹娇羞。

    杨根硕有些无语,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

    查蓉会心一笑,心说果然有一腿,不知道糟蹋了没有。

    车太炫捂着心口,看了眼一旁的庞嘟嘟,有种想死的冲动。

    瞧瞧自己的妹子,再看看人家妹子,素质简直是云泥之别呀,而且,这个大牛还不止一个妹子。

    “疯了,想死!好啊,老子成全你们!”

    一帮看场子的劲装汉子涌了出来,一个个都拿着棍棒。

    客人瞬间退后,空出一大块地方,但是,没有一个主动离去。

    这么精彩的大戏,花钱都看不到,这一下,算是值回票价了。

    但是,他们都退到了安全区域。

    哪怕不会误伤,被溅一身血,也不好啊!

    于是乎,足有二十个黑衣大汉,将第五旻、杨根硕、查蓉、凌洋围住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凌洋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前两天强|拆,也没这么恐怖。她的花容有点惨淡。

    “第五,护好她们两个。”

    杨根硕握紧拳头,眯起双眼,全身绷紧,随时准备大开杀戒。

    “好啊,有胆色,我张大鹏也算是老人了。西京地界,很久没有年轻人上位,很好,让我看看你除了胆色,还有什么?”

    经理一挥手:“还愣着干什么,都给老子上,女的不要动,男的不打死就成。”

    “不许动。”

    劲装大汉们刚要群攻,庞嘟嘟一声喊,拉着车太炫冲进包围圈,站在杨根硕的旁边。

    “大牛,我们是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患难见真情!杨根硕心头一热,尽管没必要。

    庞嘟嘟义无反顾,这种情况下,都愿意跟自己站在一起,杨根硕对她的感觉更好了。

    车太炫不大情愿,但已然如此,也就接受现实了。

    看到他一副苦瓜脸,杨根硕有些好笑。

    “好!肥婆,你够义气。”张大鹏竖了个大拇指。

    “你妈才是肥婆,你们家都是肥婆。”

    张大鹏一句话成功触碰到了庞嘟嘟的逆鳞,点爆了她。

    “还有谁?”张大鹏冷笑。

    显然没有了。

    “齐活,给我炖了。”

    “虎子,那王八蛋就在这儿,给我弄死他。”

    就在这时,萧丁丁去而复返,后面跟着一帮人。

    “哎!”拨开人群,看到两拨人剑拔弩张,萧丁丁笑了。

    “张经理,刚才谁跟我说没有看场子的?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哦——”萧丁丁摇头晃脑,“张经理想我给我出气,还不想让我承情,是不是?你还真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啊。”

    张大鹏被说的老脸一红,还是硬着头皮道:“萧少你别生气,刚才店里真是没人,不过我一考虑,以后仰仗萧少的地方还有很多,必须得给萧少出气啊!于是,我就紧急调人。”

    杨根硕笑了,睁眼说瞎话,人才呀!

    然后,冲萧丁丁身后一看,看见一个瑟缩的身影。

    竟然又是王锁虎。

    杨根硕觉得,事情越发好玩了。

    萧丁丁有些不耐烦:“张大鹏,你到底干不干,不干,让我干。”

    “干,现在就干。”张大鹏哪里还有退路,“兄弟们,甩开膀子,使劲干,干给萧少看,只要不出人命,萧少兜得住。”

    听到这话,杨根硕眉头一皱,心说这厮到底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为什么张大鹏那么怕他?

    越是这种二世祖,破坏力就越强,危害性就越大。

    所以,杨根硕既然遇上了,就不打算轻饶。

    那些劲装大汉们再次举起棍棒,再度被人叫停。

    “住手,都给我住手。”

    王锁虎冲到“两军阵前”,“听我说两句,放下武器,稍安勿躁,这个冤家宜解不宜结。”

    张大鹏愣住了,这个王锁虎虽然比他年轻,但属于后起之秀,混的比他好,就是他这夜场,也算是王锁虎罩着的。

    王锁虎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为什么充当起和事佬来了?

    张大鹏心念急转,莫非这小子真有什么背景,连堂堂虎哥都忌惮的背景。

    张大鹏看出点门道来,但萧丁丁没看出来。

    “王锁虎,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老子让你来扁人的,你却在这里充好人,当和事佬。”

    “萧少,抱歉啊!”王锁虎仿佛鼓起了勇气,“这位是硕哥,我是他小弟。”

    嘎!

    这话太雷了。

    就连王锁虎带来的一帮小弟都不敢相信。

    何况张大鹏和萧丁丁。

    萧丁丁倒还罢了,张大鹏简直震撼得一塌糊涂。

    原来这小子也是道上混的,面生,没听说过,绝对后起之秀。

    但是,这样的后起之秀居然能够慑服王锁虎这么一个地头蛇,来头不小啊!

    张大鹏抹了一把汗,多亏没动手,原来人家敢挑衅自己,不是愣头青,而是有底气啊!

    “王锁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老子说清楚,你不是地头蛇么,什么时候认了个新老大?”

    这话算是问到很多人心里去了。

    王锁虎在这一代也是小有名气的,尤其是对这些夜场常客而言。

    这样一个存在,居然认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当大哥。

    对于王锁虎的反应,查蓉约莫可以理解。

    但是,凌洋、庞嘟嘟、车太炫却是吃惊不小,简直比看到杨根硕一个打二十个还要吃惊。

    王锁虎苦笑道:“萧少,这事儿下来再跟你细说。”

    “好,很好。”萧丁丁点点头,咬牙切齿,用手点着几个人,“你,你,还有你,我记住你们了。”

    说罢,气哼哼的往出口走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