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明月沟渠
    “虎哥,你别忘了,我还是个学生,我不收小弟,所以,你的那句话,我不能接受。”

    萧丁丁刚走,杨根硕对王锁虎说道。

    堂堂虎哥心甘情愿当小弟,这小子居然拒绝,脑袋是被门挤了还是被驴踢了?众人表示很费解。

    王锁虎点点头:“我懂,总之,从今往后,我不会侵害硕哥的利益。”

    杨根硕摇摇头,目光落在张大鹏脸上:“张经理,我们可以走了么?”

    “啊?当然,当然,兄弟,今天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改天,改天哥哥摆酒,亲自赔罪。”

    杨根硕不领情:“我再次重申,我是学生,没有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朋友、兄弟。”

    张大鹏心里有些不舒服,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没办法,人家有说这种话的实力。

    王锁虎心中一阵腻歪,自己被杨根硕说成乱七八糟的,纯粹是躺枪啊。

    “洋洋,蓉姐,我们走吧。”杨根硕招呼两个女人。

    “好,我去换衣服。”凌洋说,然后低着头来到张大鹏跟前,“张经理,今天真抱歉,明晚我还可以来么?”

    张大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丫头真是天真又单纯,竟然问出这种问题,而显然,不是开玩笑,或者揶揄戏谑自己。

    “可以,当然,举双手欢迎。”

    “我们不会来了。”杨根硕上前一步,将凌洋搂在臂弯里,霸道的说。

    “大牛……”凌洋有些生气,杨根硕一句话,就让她丢了工作。

    在校中学生,兼职很不好找的。

    凌洋知道,自己能够获得这份酒水推广的工作,多亏了颜值。

    孰料,张大鹏自己扇脸,“哎呀,看我这脑子,硕哥的女人,哪里还需要抛头露面,出来卖酒?”

    “可是我很需要钱。”凌洋几乎是脱口而出。

    “总之,我不允许你抛头露面,来这种乌七八糟的地方,阿姨治病的费用,不是已经有着落了?”

    “我不想坐享其成。我不想欠你太多,我有手有脚,这些年,我都是这么过来的,以后,我还可以这样。”

    张大鹏眼睛一亮,道:“硕哥,嫂子,你们看能不能这样?”

    凌洋心中一甜,却是皱眉拿开了杨根硕的胳膊:“别乱叫,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他是你硕哥,我可不是你嫂子。”

    “而且,你一把年纪了,你女儿也跟我差不多大吧,你叫我嫂子,不觉得别扭?”

    张大鹏倒是不觉得难堪:“小妹妹你不懂,这就是江湖啊!”

    张大鹏摇头道:“江湖,岁数是最没用的,一切以实力说话。”

    “少废话,把你刚才的话说完。”

    “哦,是这样的,嫂子,哦不,小妹妹不用进店,也可以做酒水推广的,比如,代理进店的全部酒水。”

    凌洋不大理解代理的含义,杨根硕也没什么反应,王锁虎眼睛先亮了,那叫一个羡慕嫉妒。

    酒吧夜场,消耗最大的就是酒水,如今让凌洋代理,那跟让她坐着数钱,又有什么区别?

    张大鹏很明显是在变相“送礼”,给凌洋送了这么一份肥差,其目的也很明确,自然是为了交好杨根硕。

    “洋洋,这个你自己决定,你想干就干,我不干涉。”杨根硕笑着说。

    凌洋跃跃欲试,又有些顾虑:“我不会呀!”

    张大鹏顿时胸脯拍得山响,“放心吧妹子,哥哥手把手教会你。”

    “嗯?”杨根硕轻哼一声,不快都写在脸上。

    “哎呀,瞧我这张臭嘴。”张大鹏给了自己一耳光,“妹子天生丽质,冰雪聪明,哪里需要教,保证一看就会。”

    “天生丽质没错,但冰雪聪明,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杨根硕看着张大鹏,笑问。

    张大鹏道:“硕哥身边,应该没有笨女人吧!”

    “大牛,你看……”凌洋还想征求杨根硕的意见。

    “我让你自己决定,你又来问我,那好吧,我来给你做决定。”

    凌洋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瞪着他。

    “先干看看吧。”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

    原本,杨根硕是要为查蓉庆祝的,但这会儿,显然没有尽兴,可如今,几个人都成了全场的焦点,没法再玩了。

    “姐,走吧,洋洋,我先送你。”

    “不用了大牛,你们玩吧,我自己去医院。”

    “不是请了护工,你要好好休息啊。”

    “我知道,我在病房加床了,不睡在妈妈跟前,我心里不踏实。”

    “好吧,我给你叫车。”

    “师父,我开车来的,我送凌洋吧!”第五旻说,“还有,你们等着,一会儿,我回来再送你们。”

    “嗨!”王锁虎跳出来道:“我是死人吗?我们没车吗?硕哥我来送。”

    王锁虎一早就看到了查蓉,看到她跟杨根硕在一起,心中不禁一叹。

    张大鹏说:“硕哥,我负责送你。”

    “张经理、虎哥,你们都不用送,咱们关系,也就到这个份上,见面点个头,算是认识就行,我还是学生,可不愿意跟你们这些乌七八糟的社会人士有所瓜葛。”

    这话要是出自旁人之口,八成被看作不知天高地厚,很有可能当场被大卸八块。

    但杨根硕说了,两个大佬居然没脾气。

    “好吧,我给硕哥叫车。”王锁虎说。

    第五旻出去了,凌洋站在门口,咬着唇皮绞着双手,不肯走。

    查蓉推了一把杨根硕,“大牛,你是木头吗?看不出来,让人家小姑娘想让你送?”

    杨根硕挠挠头:“姐,那你咋办?”

    “咋办,在这等你呗。”查蓉眨眨眼睛,一口馨香的酒气吹进杨根硕的耳孔。

    杨根硕身心酥麻心猿意马。

    “好,我去去就来。”说完,又看着另外两人,“教练,嘟嘟,你们咋办?”

    车太炫还没表态,庞嘟嘟就开腔了,“当然是等你回来,没想到大牛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我得跟你多待一会儿。”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好,一会儿回来就给你减肥。”

    “喂,大牛,过分啦,这事儿,咱们不能私下里说?”庞嘟嘟佯怒,“我这不是肥,是富态。”

    车太炫耸耸肩:“以后没有肥猪,都是富态猪。”

    “好啊,今晚看我不压死你!”

    车太炫给了自己一耳光:“不行,咱可是说好了的,我在上面。”

    “教练,少儿不宜啊。”杨根硕笑着制止,又冲张大鹏道:“张经理,我几个朋友,麻烦照应一下。”

    “放心,必须的,包在我身上。”张大鹏点头哈腰,大包大揽,然后躬身道:“硕哥慢走。”

    杨根硕摇摇头,来到凌洋面前,“走吧,洋洋,我送你。”

    凌洋甜甜一笑,笑容中略带羞涩,看了眼查蓉之后,挽住了杨根硕的胳膊。

    “丫头片子,这么小,就懂得争男人了。”查蓉微微摇头。

    “张经理,你的节操呢?”王锁虎悄声问张大鹏。

    张大鹏耸耸肩:“节操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哥哥我现在是生意人,和气生财。”

    这些话一字不落,进入杨根硕的耳朵里。他也并未在意。

    “师父,这边。”

    第五旻在停车场里招手。

    第五旻已经把后边车门打开了,就像大人物的司机那样。

    杨根硕认识,这是一辆保时捷卡宴,白色,很漂亮。

    就是有些大,同第五旻的体型有些不搭,不知道自己的小徒弟能不能驾驭那玩意儿。

    还有就是,杨根硕第一次看到第五旻开车,而且是这么高档的车,看来第五家族果然不同凡响,一个失宠的少爷,都能开得起豪车。

    凌洋挎着他的胳膊,两人一起朝着卡宴走去。

    突然被三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拦住。

    “洋洋,对不起,我不应该针对你的,请你原谅我。”

    “洋洋,我也是,你那么漂亮,卖酒那么快,我们是嫉妒你。”

    “洋洋,你不要记恨我们,我们很需要这份工作的。”

    三个女孩子围着凌洋苦苦哀求。

    杨根硕当然能想明白。

    这几个女孩子跟凌洋一样,出来兼职打工卖酒水,正如她们说的那样,凌洋漂亮,业务好,她们羡慕嫉妒,于是就排挤凌洋。

    而现如今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显然是看到了凌洋的背后,有她们惹不起的人。

    凌洋温柔好说话,刚要表态,杨根硕接过话头:“女人何必为难女人?以后,你们负责卖洋洋提供的酒水吧!就这样,我们还有事,麻烦让一让。”

    “谢谢硕哥,谢谢。”

    三个女孩子马上让路,杨根硕拖着凌洋走了。

    小丫头似乎还有些过意不去,不停朝三个“同事”挥手。

    “洋洋。”

    “嗯。”

    杨根硕突然停下来,双手搭在她的肩头。

    他干嘛,不是要……凌洋有点慌,大眼睛怯怯的看着他,心说不可以在这里,第五旻还在那里看着呢。

    杨根硕哪里知道女孩心头复杂的想法,他正色道:“你太善良了,容易被人欺负。”

    “哦。”

    “听说过一句话没?”

    “什么?”

    “我将真心待明月,明月照沟渠。”

    噗嗤!女孩笑靥如花,暗夜都明亮了几分。

    杨根硕摇头:“那几个女的,如果你今天轻易原谅她们,而不给她们一点儿教训,以后,她们遇到另一个你,依然会这么对待。”

    凌洋抬头,静静的看着他。

    杨根硕说:“今天,她们因为我是你的朋友,所以,选择向你道歉,但是另一个你,却没有这份依仗,谁又去拯救她。”

    “大牛,我听你的。”凌洋心绪激荡。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