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感谢师母教诲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凌洋这么善良,怎么可能因为他三两句话就改变了性格和处事方式。

    杨根硕笑着摇摇头,一把拉住凌洋的小手,朝卡宴进发。

    小手入手的一刻,依然有些抗拒。

    杨根硕边走边说:“不过呢,也不能全怪她们,你也有责任。”

    “什么?我有什么责任?”凌洋不解,拉住杨根硕,让他说清楚。

    “女人之间天生就是敌人,谁让你长得这么祸水。”

    “讨厌!”凌洋知道杨根硕夸她漂亮,但是,依然要表达一下不忿。

    于是,杨根硕的胳膊内侧又遭殃了。

    他丝丝吸着凉气,女人掐人的这种行为,仿佛也是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不是胳膊内侧靠近腋下的软肉,就是腰上的软肉。

    连皮带肉,掐住一点点,那酸爽,谁被掐谁知道,非笔墨所能形容。

    “师父,请上车。”第五旻让开一个身位。

    “第五,以后不用那么客气,人前,咱就是同学,不要喊师父,搞得惊世骇俗。”

    “好的,第五明白,以后没人的时候,再执弟子之礼。”

    杨根硕点点头,“洋洋,你一个人坐后面吧,我要跟第五学车。”

    “师父,你要学车?”第五眼睛一亮。

    “不是要学,是已经开始了,我都学了一个下午,教练都夸我悟性高呢!”

    “那是当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第五旻想了想说,“师父,要不你来开,我坐旁边看着。”

    “还是不要了,还载着凌洋,吓着她多不好。”

    “哦……”第五旻笑道,“师父,你真紧张嫂子,好吧好吧。”

    “臭小子,你又欠撸了,是不?”

    杨根硕飞起一脚,第五旻躲过去,跑到另一边,爬上了驾驶位。

    后排,凌洋吃吃笑着,不过,俏脸却是布满了羞红,心中,有丝丝甜蜜。

    回到医院。

    病房门口,凌洋停住了脚步。

    杨根硕朝里面一看,护工正在给李秀琴擦洗。

    护工女孩脸上带着笑意,同李秀琴聊得很投机。

    李秀琴的眼红,也充满了宠爱。

    凌洋扭头看了眼杨根硕:“大牛,这么好的护工,哪里找的?”

    “医院,一个病人家属。”

    说完,杨根硕推门进去。

    凌洋也跟着进去了。

    “洋洋,你回来了。”李秀琴精神还不错,“大牛也来了。”

    “阿姨,看上去气色还行吗?”杨根硕上前,笑问。

    “是啊,我也感觉不错。”李秀琴笑着点点头。

    “杨大哥。”护工有些局促。

    “小琴,你爸怎么样?”

    “谢谢杨大哥给医院打招呼,加插了一台手术,又减免了不少医药费,我爸恢复的还不错。”

    “那就好。”杨根硕点点头,坐在李秀琴的病床旁边,三根指头搭上了她的脉门。

    凌洋眼中恍然,就说这丫头这么尽心尽力,原来有报恩的成分在里面。

    然而,想到报恩,凌洋不由得俏脸一热,她报杨根硕的恩,却在这里伺候自己母亲,难道说,将自己的妈妈当成了大牛的……

    想到这里,凌洋的脸烫的不行。

    片刻后,杨根硕起身,面带微笑,“阿姨,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好的,你忙。”李秀琴挣扎着起身,被杨根硕阻止着了,她说,“洋洋,送送大牛。”

    杨根硕阻止了凌洋:“别送了,送来送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凌洋笑笑,还是将杨根硕送到了医院门口。

    第五旻站在车下,等着杨根硕。

    “走了。”杨根硕摆摆手。

    “大牛。”凌洋咬着唇皮,绞着双手。

    “嗯?”杨根硕皱眉。

    凌洋勾勾手。

    杨根硕眼睛一亮,莫不是美女要奖励一个吻,于是,很兴奋地将脸蛋凑过去。

    凌洋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微微一笑,撅着樱唇凑近了杨根硕的脸庞。

    杨根硕闭上眼睛,一脸享受。

    “明天见。”

    杨根硕蓦然睁眼,凌洋已经娇笑着跑远了。

    目送女孩欢快地背影,杨根硕摸了摸鼻子,虽然被耍,心里却是暖暖的。

    “师父,去哪?”卡宴上,第五旻问道。

    “夜色,还有几个朋友在等。”

    “好嘞。”第五旻一脚地板油,卡宴咆哮一声,混入车流。

    看到第五旻娴熟流畅,回想起前几天自己那种狼狈不堪的模样,不免有些羡慕。

    “第五,开车难不难?”杨根硕虚心地问。

    “不难。”第五旻摇头,“开车主要是练胆,找感觉,你今天刚摸车,所以才会有畏难情绪,其实,这也是个熟能生巧的事儿,你每天都开,以后就跟家常便饭一样了。”

    杨根硕点点头,这话他信,是这么个理儿。

    “第五,我问你点事,方便,你就回答,不方便,就算了。”

    “师父,你还跟我客气,放心,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第五旻看了眼杨根硕,说道。

    “我对你们家族比较好奇。”

    “怎么个好奇法?”

    “有多久的历史,有多大的影响力,多有钱?”

    “族谱追溯到一千年前,影响力,军政商界都有一些,多有钱,这个不好说。”

    “比中天实业呢?”

    第五旻笑了笑:“比中天实业强吧。”

    杨根硕眼睛一亮:“在我眼中,中天实业已经很有钱了,随随便便给我几十万,没想到第五旻你家这么有钱,但是看上去,你比林芷君还低调啊。”

    “何以见得?”

    “她至少还开甲壳虫上学,而你……”

    “我有司机的。”

    “……”杨根硕汗了一个,“当我没说。”

    “师父,我的情况你了解,我爸妈死得早,一直跟爷爷,爷爷以前身子健朗,当家做主的时候,我虽然天赋差,还是得到一定的照顾的,自从爷爷倒下后,我的处境越来越差。”

    “如果在腊八节的家族大比中,我表现太差,莫说占用家族资源,被赶出家族的可能都是有的。”

    “四个月后吗?”杨根硕轻声重复一句。

    “是啊,四个月后,就是第五家族三年一度的家族弟子考试,届时,也会有一些其它的家族前来观战。”

    “稀罕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传统。”

    “一些古老的家族,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传统,因为家族资源是有限的,为了家族能够亘古长存,必须要将有限的资源,消耗在有能力的子弟身上。”

    “这是常理。”杨根硕点点头,“给我讲讲都有哪些古老的家族,单说跟你们家有所来往的。”

    第五旻一只手操控转向盘,一个手掰指头:“曲家、楚家、杨家、百里、公羊、公冶、南门还有我们第五,合称西秦八大家。”

    “西秦八大家?”杨根硕眉头微皱,“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

    “确实很牛逼呀,八大家有个联盟,西秦很多大事,都要参考这个联盟的意志。”

    杨根硕眯起眼睛,发现外面的世界还真是精彩。

    “师父。”

    “嗯?”

    “想什么呢?”

    “没什么。”杨根硕摇摇头,“对了,第五,你们家族大比,外人都可以去吗?”

    “只有八大家族接收到邀请函的人,方才可以参加。”

    第五旻说完看着杨根硕,“当然,师父想参加的话,我来安排。”

    杨根硕淡淡:“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不会,怎么说,我现在还是家族嫡孙。”

    这一刻,杨根硕在第五旻身上看到了一个大家族嫡孙应有的睥睨气势。

    “好,你放心,我会用些特殊的办法,短期内提升你的实力。”杨根硕笑着说,“让你大放异彩不现实,但让那些对手不敢小觑你,让家族看到你的天赋,这还是可以办到的。”

    “真的,谢谢师父。”第五旻目光炙热,要不是在车上,这家伙八成是要跪谢的。

    “不用,咱对脾气。”杨根硕一只手搭在第五旻的肩头,“在我心中,你是兄弟,西京,你是第一个。”

    “兄弟?”第五旻心中一热,眼眶湿润了,眼睛模糊了。

    家族中,他的兄弟不少,但,这个字眼,却是那么陌生,此刻,从杨根硕嘴里出来,是多么的温馨。

    ……

    还没到酒吧,又接到艾悠悠的电话。

    杨根硕苦笑,这女人多了就是麻烦。

    现在还没怎么样呢,就管的这么严,以后还得了?

    “悠悠,怎么了?”

    话虽如此,电话还是接起来了,声音也很温柔。

    “大牛,还不回来?”艾悠悠说,“很晚了呀。”

    “一会,一会儿就回去。”

    “跟谁一起?”

    “班长,要不你听听。”

    “第五旻?”

    第五旻毫不犹豫接过电话,开玩笑,打掩护,谁不会呀!要是这点眼力见都没有,还是个称职的徒弟兼兄弟么?

    “嫂子。”

    “闭嘴!”

    话已出口,就遭到电话内外两个人的呵斥。

    杨根硕同时还奉送一个后脑勺。

    “悠悠同学,”第五旻委屈的不行,带着哭腔,“我跟大牛哥在一块。”

    “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干嘛?”

    “天哪,悠悠同学,你的思想太污了。”第五旻大惊小怪道:“你不会是以为我们俩搞那啥吧?”

    “呸,我才没那么想。”电话那头,艾悠悠红着脸,只要大牛没跟其他女人在一块就好,“我知道了,你跟大牛学功夫。”

    “是啊是啊,占用一点时间,请嫂……请悠悠同学不要介意。”

    “咳咳,”艾悠悠清了清嗓子,拿捏出一副长者的语气,“第五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练功夫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口也没法吃成胖子,所以,要循序渐进,慢慢来。”

    “感谢师母教诲。”

    “不用,呃……你说什么?”

    “悠悠,你的口气不像师母么。”

    “滚蛋!”艾悠悠怒骂,“不跟你说了,让你师父早点回来。”

    “明白了,师母,我会尽快送师父回去。”

    “滚!”艾悠悠直接挂了。

    闺房中,她越想越是发笑。

    “师父师母耶。”艾悠悠抱着拳头,摇晃着娇躯,先是吃吃直笑,然后哈哈大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