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弟弟不是用来逗的吗
    卡宴上,杨根硕又甩了第五旻一个后脑勺。

    “师父。”第五旻委屈道,“悠悠也是校花呀,校花对你有意思,我帮你撮合,你干嘛打我?”

    “你不要撮合了,当成妹妹挺好的,你没看到,现在就管我,一点空间都没有,烦。”

    “师父。”第五旻摇头,一脸生无可恋,“徒弟我必须说你一句矫情,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羡慕你吗?你知道,天恩中学多少男生羡慕嫉妒痛恨你吗?”

    “呃……”杨根硕有些无语。

    “不说了,说起来都是眼泪。”第五旻装腔作势,抹了把泪。

    “滚,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出去。”

    “别呀,师父饶命。”

    两人一阵爆笑。

    酒吧。

    杨根硕下车,发现王锁虎还没走。

    这会儿,王锁虎同张大鹏站在门口。

    一眼看到杨根硕,两人同时丢掉烟头,大步上前。

    杨根硕微微皱眉:“虎哥,你咋还不走?”

    “硕哥你朋友不是在吗?这地方人多手杂的,我留下照应一下。”

    一听这话,张大鹏不乐意了,“虎子,这话不地道,我这地方是人多,可是,难道我张大鹏就不能照应着?”

    王锁虎当即抽了自己一嘴巴子,“张经理,我错了还不行么?我就想等着硕哥回来,跟他唠唠,这么说,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张大鹏笑道,然后给杨根硕发烟,“硕哥,来。”

    王锁虎眼睛一亮,一把夺过来,“我去,张经理,开酒吧很赚吧,九五之尊。”

    说着借花献佛,“硕哥。”

    “两位大佬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还不会。”

    “没事没事。”张大鹏、王锁虎对视一眼,马上异口同声。

    “不抽烟是好孩子,抽烟没好处的。”张大鹏说。

    “好孩子?”王锁虎忍不住笑了,但是,他马上忐忑地看了杨根硕一眼,发现他并没生气,这才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第五,喊他们出来。”杨根硕冲第五旻道。

    “好的。”第五旻点点头,走进了酒吧。

    不多时,查蓉、庞嘟嘟、车太炫一起出来。

    查蓉脸上酡红,脚步虚浮,原本,庞嘟嘟、车太炫在一旁扶着。

    待看到杨根硕,车太炫慌忙松手,尴尬的笑笑。

    杨根硕摇头笑笑,表示自己不介意,然后快步上前,扶住查蓉。

    “姐,你喝多了?”

    “没有,大牛,今天好轻松,所以多喝了几杯,没喝醉,还早着呢。”

    “别喝醉,太伤身。”

    查蓉格格直笑,抱着杨根硕的胳膊,靠在他身上,“我们大牛真是个暖男呢!”

    众目睽睽的,杨根硕挠挠头,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第五,你去开车,我们走。”

    “好的,你们在这儿等着就好,我把车开过来。”

    第五旻跑向自己的卡宴。

    “虎哥,你过来。”醉态萌生的查蓉冲王锁虎勾勾手。

    若是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这得多**。

    但这一刻,王锁虎心里有些慌乱,脚步有些踟蹰。

    “虎哥,以后不可以卖那种害人的东西哦。”

    王锁虎头发一炸,汗流浃背,面色如霜,姑奶奶,硕哥在呢,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王锁虎事后也了解过,查楠从他手里拿药,居然是对付艾悠悠母女的。

    “什么东西?”杨根硕果然注意到了,眯着眼睛问道。

    “硕哥,我……我……”

    “大牛,你别问了,下来我告诉你,不管怎么说,那次虎哥也帮了忙。”

    王锁虎一下子又从地狱回到了天堂,若不是有人在场,他不介意对查蓉说:你就是我亲姑奶奶。

    杨根硕眉头紧皱,还是被查蓉拉走了。

    不经意一回头,只见王锁虎连连打躬作揖。

    卡宴上,车太炫坐在副驾,杨根硕在后排,又是左拥右抱的格局。

    查蓉抱着,杨根硕是心旌摇曳。

    庞嘟嘟抱着,很温暖。

    对庞嘟嘟感觉很好,但不代表能够接受她的投怀送抱。

    “大牛,咱们去哪?”庞嘟嘟问。

    “你们不是要去啪啪?”杨根硕随口道。

    轰!

    第五旻一个急刹,惹得整车抱怨。

    “师父,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雷人。”第五旻抱怨一声,继续开车。

    杨根硕耸耸肩:“就你一个被雷到了而已。”

    “啊,不会是真的吧。”第五旻忙里偷闲,看看庞嘟嘟,又看看车太炫。

    庞嘟嘟一脸无所谓,车太炫却是半死不活的模样。

    “大牛,我真的可以瘦下来么?”庞嘟嘟幽幽地说道。

    “当然。找个地方,我就给你针灸。”

    “好。”庞嘟嘟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大牛,我原本是不相信你的,但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牛逼一个人。所以,我现在相信你了,没本事的人才吹牛逼,本身很牛逼,就不用吹了。”

    “呵呵……”杨根硕只能呵呵了。

    庞嘟嘟眼中顿时放射出强大的憧憬,“车太炫,你可以滚了,下次见面,你只能仰视本姑娘,你会因为你的愚昧,而悔恨终身。”

    “啊,真的?”车太炫一愣,赶忙抱拳:“感谢姑娘高抬贵手,大牛,谢谢你,你就是我的再生……就是我恩人。”

    接着,又冲第五旻道:“哥们儿,麻烦靠边停车。”

    “师父,你看……”第五旻问杨根硕意见。

    “教练,我保证你会后悔的,机会一旦错过,将不可挽回。”

    车太炫深深的看了庞嘟嘟一眼,虽有些狐疑,最终还是摇头:“日后再说吧!麻烦停车。”

    “不日。”庞嘟嘟大声说道。

    车太炫捂着脑壳:“你误会了,我说以后再说。”

    “咱们没有以后。”庞嘟嘟淡淡道,“让他下车。”

    车太炫下车,车子重新起行。

    庞嘟嘟终究无法释怀:“我虽然胖了点,但是怎么说也是个待字闺中的黄花姑娘,白送,都没人要,什么世道?”

    第五旻有些想笑,但是看到庞嘟嘟脸上的落寞,又有些不忍。

    庞嘟嘟因为肥胖,为社会所不容,自己因为没有天赋,为家族所不容。

    一时间竟有种同病相怜,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嘟嘟,这种情况会很快改观,到时候再约,你一定会挑花眼,我保证。”杨根硕笑着说道。

    “嗯!”庞嘟嘟重重点头,充满了希望。

    “嘟嘟,你咋那么喜欢约那个炮呢!”第五旻扭头问道。

    “你去死!”庞嘟嘟双手叉腰,“老娘,哦不,姐姐我还是黄花大闺女,这是我第一次约,而且中途,我就幡然悔悟了。”

    “好好,是我说错了,我道歉。”第五旻摇头苦笑,然后问,“你去哪?”

    “先把蓉姐送回去,然后找地方给嘟嘟针灸。”杨根硕回答了第五旻,又扭头问查蓉,“姐,你家坐标呢?”

    “左拐左拐左拐,再右拐。”

    “你确定?”查蓉说的太随意了,她就算没醉,估计也有些迷糊,所以,杨根硕不得不在确定一下。

    “绿地别克公寓,你自己看。”说着,将香喷喷的手机,交到杨根硕手中。

    杨根硕一看路线,还真是,不由冲着查蓉竖了个大拇指。

    查蓉笑了笑:“也别找地方了,嘟嘟就在我那里住一晚。”

    “蓉姐,合适么?”庞嘟嘟都没什么闺蜜,所以,查蓉的善意让她无比感动。

    “有啥不合适的,我哪里没男人,所以,你会不会不合适?”

    “蓉姐,你好过分,弄得我好想无肉不欢一样。”

    “天哪!”查蓉惊呼,“这是黄花大闺女能说的话吗?”

    第五旻也是不住摇头,“嘟嘟,我现在有些怀疑,要是你真的完|璧如初,你根本就不知肉味好不好?”

    “第五旻,你真是高中生?”庞嘟嘟质疑道。

    “这个自然,师父可以作证,我还是班长呢!”

    “既然如此,有些话我这个社会人可以讲,一个学生就不可以讲。”

    “你说得对,我不插嘴了。”

    绿地别克,是西京地标,大型cbd。

    夜灯璀璨,霓虹闪烁,光怪陆离。

    站在一百多层的楼下,举头望去,有种大厦将倾的压迫感。

    这还是杨根硕当下的感受,犹记得刚进城那会儿,那种压迫感,比现在强烈多了。

    “师父,你行不行?”第五旻问。

    此时,杨根硕搀扶着查蓉,庞嘟嘟在另一边搀扶。

    听了第五旻的话,杨根硕摆摆手:“有什么不行,蓉姐又不重,你回吧。”

    走了几步,刚才感觉不对劲,自己一个男性,旁边两个女性,回头看了一眼第五旻,终于从他镜片后的眼睛里看到了促狭的笑意。

    “滚!”第五旻笑着跑向卡宴。

    杨根硕笑着摇头:“这小子太过分了,不能给好脸色,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大牛,你到底行不行啊?”查蓉几乎是靠着他的肩膀,一路上耳鬓厮磨,此刻又是媚眼如丝,吐气如兰。

    杨根硕心猿意马,呼吸粗重,大牛也不老实了。

    “男人不可以说自己不行。”杨根硕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没办法,不能承认自己不行,自己只是暂时不行。

    一旦明确表示自己能行,一会儿蓉姐敞开胸怀,自己如何应对。

    “你小子想什么呢?”查蓉勾头看了杨根硕一眼,“是不是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呢?”

    “哪有?”

    查蓉笑着摇摇头:“我问你,能不能给嘟嘟减肥,你到底行不行,你一定想歪了吧。”

    “姐,你是故意的吧!”杨根硕右手不老实,在查蓉的咯吱窝挠了一把。

    “哎呀,别闹,怕痒!”

    “我喊你姐,你居然逗弟弟,你说你像话吗?”

    “弟弟不是用来逗的吗?”查蓉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问。

    杨根硕一窒,一硬。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