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暧昧微聊
    庞嘟嘟不敢相信:“这是你穿过的好不好,谁知道你有没有脚气。”

    “随便吧!”杨根硕摇摇头,“顺便给你介绍一下原理。”

    “嗯嗯。”

    “抽脂减肥听说过吧。”

    “嗯嗯。”

    “我这个不是。”

    “呃……那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燃烧脂肪。”杨根硕说,“我这个是燃烧脂肪,所以,你会有莫名的灼痛感、炸裂感。”

    “是啊,太形象了,就是灼烧、爆裂。”庞嘟嘟越说越来劲,“我是凤凰,让我在烈火中涅盘吧!”

    “滚,不要侮辱神兽。”

    “你……”

    一门之隔,查蓉都笑爆了。

    忍笑忍得好辛苦。

    就在这时候,庞嘟嘟嘴里发出一阵高频颤音。

    查蓉虽然未经人事,但涉猎广泛,遍布全球。

    此时此刻,庞嘟嘟发出来的声音太专业,难借笔墨形容。

    如果非要比较,那就是,简直比她研究过的所有片中女猪脚亢奋时候发出的声音还要激烈,惨烈。

    越来越高,越来越快,然后如同琴弦崩断,戛然而止,无以为继。

    查蓉死死咬着手指,身体里升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唉,身体太差,这就晕过去了。”

    杨根硕的声音响起,惊醒了查蓉。

    查蓉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大汗。

    “不知道蓉姐睡得好不好,再看一下,我也该回去了。”

    话音中,脚步声不断接近。

    查蓉忙不迭冲上床装睡,这样要是被发现,多尴尬!

    查蓉刚刚躺好,闭上了眼睛,门响了,有人走进来。

    杨根硕进门后耸动一下鼻翼,看了眼睡着的查蓉,笑着摸了摸鼻子,转身离去。

    杨根硕一走,查蓉就睁开了眼睛,大口喘气,心说自己装的还算逼真吧,应该没被发现吧。

    一个念头还没转过,手机发出短信提示音。

    拿过来一看,只见杨根硕发来一条短信。

    “蓉姐,你真调皮。”

    查蓉顿时目瞪口呆,居然被发现了,怎么会被发现?

    这个大牛真是古灵精怪,没法用常理测度。

    紧接着,又一个短信过来。

    “蓉姐,想知道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吗?”

    查蓉犹豫了。

    回短信,那就证明自己是装睡,不回吧,心里装着二十五只小老鼠。

    百爪挠心的滋味实在难受。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

    查蓉方才回了一条:“大牛,你真坏。”

    “微信。”

    “好。”

    杨根硕发了个捧腹大笑的表情:蓉姐,想知道吗?

    查蓉:爱说不说。

    杨根硕:先问你个问题。

    查蓉:?

    杨根硕:你怎么会洗着洗着突然就扑通一声,昏了呢?

    查蓉:不清楚,可能是酒精作用。

    杨根硕:我还以为你装的,给我创造一个机会。后面是个色眯眯的表情符号。

    查蓉:滚蛋,我可没那么无聊,这会儿尾巴骨还疼呢!

    杨根硕:不过,我已经全看光了,蓉姐的身材真好。

    查蓉:凑合能看吧,无所谓啦,反正迟早是你的。

    查蓉:等等。

    杨根硕:咋了?

    查蓉:没有对比就没有发言权,老实交代,你看过多少女人的身子?

    杨根硕:额呵呵,平面的就海了去了,立体的屈指可数。

    查蓉发了个满头黑线的表情:说,怎么发现我装睡的?

    杨根硕:这个话题有点成人。

    查蓉:讲,谁又不是小孩子。

    杨根硕:我是,我还是中学生。

    查蓉发了个鄙视的表情符号:好像你懂得比谁少似的。

    杨根硕发出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气味不对,怪怪的;脸色不对,红的;心跳剧烈,没呼吸。

    闺房中,查蓉沉默了,有些疑惑。

    气味,什么气味,有气味么?

    耸动小巧的鼻翼,仔细嗅了嗅,好像有点……荷尔蒙的味道。

    大牛是狗鼻子吗?这居然也能分辨出来!

    查蓉的俏脸一下子红的滴血,太糗了。

    然后,脸红,可以理解,毕竟听着庞嘟嘟浮想联翩的声音老半天,今天又喝了不少酒。

    杨根硕进房那一刻,自己屏住呼吸,自然没有呼吸,但心跳剧烈,他又是怎么看出来的,不,难道是听出来的?

    查蓉摇摇头,编辑一条:下流,狗鼻子,变态。

    然后关了手机。

    发完这个,查蓉更是没法睡了,面皮火烫,说大牛是狗鼻子,那不是承认自己……

    唉,注定又一个无眠之夜呀。

    ……

    查蓉的反应意料之中,杨根硕笑了笑,走出公寓。

    没想到第五旻还在。

    见杨根硕出来,第五旻从车上蹦下来,迎了上来。

    “师父,来了一发还是两发?”第五旻一脸暧昧。

    杨根硕一愣,旋即才明白过来。

    “我没那么随便,靠,还两发,我更没有那么重口。”

    第五旻吃吃直笑,“对庞嘟嘟,你也下不了嘴吧。”

    杨根硕笑了笑:“很快,你都想下嘴。”

    “她真能变成窈窕淑女?”

    “你师父出手,还能有意外?”杨根硕上了副驾,闭目养神,“落霞大道,88号。”

    见杨根硕略显疲惫,第五旻也闭上了嘴。

    只是没多久,杨根硕又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

    “十一点了。”杨根硕拿出手机了,突然想起查蓉还有个名义上的弟弟查奋。

    听说那小子因为酒驾、毒驾正在拘留。

    “虎哥,我是大牛,没打搅到你吧。”杨根硕一个电话打到王锁虎的手机上。

    “哎呀,硕哥。”王锁虎马上以一种极其饱满的热情回话,一上来就是表态,“当然没有,兄弟二十四小时恭候您的差遣。”

    “呃……”杨根硕摸了摸鼻子,“虎哥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硕哥,你别客气,也不要再喊我虎哥了,就叫虎子。”

    “不管,咱各交各的。”杨根硕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虎哥,能跟里面的龙哥联络上么?”

    “能,有路子,正规路子。”

    听这流氓强调什么“正规”,杨根硕就想笑:“帮我给龙哥带个话,照顾一个小朋友。”

    “谁?”

    “查奋,酒驾毒驾进去的。”

    “明白了,是照顾还是照顾呢?”

    “好好照顾。”杨根硕说,声音冰冷,补充一句:“悠着点。”

    “这下子完全明白了,您就等消息吧!”

    杨根硕摇摇头:“我不感兴趣。”

    “好,好。”

    ……

    到了艾悠悠家门口。

    杨根硕下车,打发第五旻走了。

    然后,抬头看去,二楼的灯亮,窗帘缝隙里有一只眼睛。

    仿佛感觉到到他的目光,那窗帘迅速拉严实了,不到两秒,灯也灭了。

    杨根硕摇摇头,心中不是滋味。

    悠悠一直等着自己,就像盼夫归的小媳妇。

    可是自己这就要离开了,她会不会不适应啊!

    杨根硕洗洗涮涮,躺在床上一通胡思乱想,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

    ……

    翌日。

    天刚蒙蒙亮。

    西京北关看守所,三号舱。

    剃成了光头的查奋,穿着犯人坎肩,哈欠连天的去尿尿。

    刚走进里间就清醒了,忙不迭捏住鼻子屏住呼吸。

    这味道,比任何一家无人管理的公厕还要强烈。

    正在尿得欢畅,突然后脑勺被人一把拿住,回头看去,一拳砸中了鼻子。

    查奋顿觉满天星斗,天旋地转,眼前色彩斑斓,鼻子里五味杂陈。

    下一刻,感觉脑袋被人按住。

    口鼻被骚臭味包围。

    查奋反应过来,自己被按进了粪桶。

    好一阵扑腾,方才将脑袋拔出来。

    奋力一甩。

    周围几个人早有准备,躲到了安全距离,也因此免受了粪汁的波及。

    “为什么,呃……”查奋一边呕吐,一边控诉,“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回答他的,是自来水管的冲刷。

    水力强劲,跟消防水炮有的一拼。

    查奋根本站不住,一路翻滚。

    直接被从解手的地方冲到了淋浴的地方。

    查奋连滚带爬,狼狈不堪,哭天抢地的求饶:“饶了我,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这会儿,原因已经不重要了。

    下一刻,查奋目瞪口呆,因为,这几个人还真听话,全都扭头走了。

    查奋松了口气,滑倒在地。

    想着这些人也就是闲着无聊,所以,戏弄自己一下。

    即便如此,也是委屈的不行。

    他抱着头,嚎啕大哭。

    想想自己前一刻还是挥金如土醉生梦死的阔少,后一刻,就变成了穿上囚衣剃成秃瓢的阶下囚。

    没有自由,没有尊严。

    越想越是委屈心酸,越是哭得响亮。

    突然感到气场不对。

    “梨花带雨”地抬头看去。

    不远处十二个彪形大汉站成了一排。

    一个个挠着胸毛,舔着嘴唇,目露荧光。

    查奋顿感恶寒。

    下一刻,被一帮狐臭大汉淹没。

    “不要扒我裤子,啊!”

    查奋哭了,耳边回响起那首脍炙人口的歌。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菊花很受伤……

    第二天。

    艾大刚的早饭依旧丰盛而温馨。

    杨根硕依然受到了重点照顾。

    只是,艾悠悠有些闷闷不乐。

    杨根硕觉着,小丫头一定因为自己晚归,而心里不舒服。

    得找个机会给解释一下,小丫头还是长身体的年纪,原本就发育不均衡,要是心情不好,影响就大了。

    倒是艾大刚、张钰两个老东西,眉来眼去,你侬我侬的,让人恶心的同时,也不免有些羡慕。

    杨根硕反过来想一想,人生那么漫长,好像也不能苛责太多,张钰能够回心转意,回归家庭,这就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然后,目光落在艾大刚身上。

    艾大刚肚腩小了,脸色红润了,皮肤紧致了,头发、胡须也打理的一丝不苟,精气神同初见时刻判若两人。

    这一点,从张钰的眼神中,也可略见一斑。

    张钰看向艾大刚的眼里,动不动,就有几棵秋天的菠菜。

    杨根硕就想,自己似乎可以功成身退了。

    :一百章啦……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