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第五公子
    早餐结束后。

    张钰抢着收拾,同时问杨根硕怎么去上学。

    杨根硕一拍脑袋,这才想起,小羚羊又停在学校了。

    他说两个方案:打车,或者公交。

    张钰笑着摇头:“阿姨送你们吧!”

    说完,目光在杨根硕和艾悠悠脸上打转。

    艾悠悠不言语,却看着杨根硕,意思很明显,他怎么样,她便怎么样。

    张钰苦笑:“大牛啊,现如今,我要送一次闺女,得看你的意见。”

    “阿姨,你这话说的太严重了吧!”杨根硕无奈,又是挠头,又是摸鼻子。

    即便张钰话说到这份上,艾悠悠依然没有多大的表情波动。

    “好吧。”杨根硕勉为其难答应了,但是,看了眼艾大刚,又说:“阿姨,你不是还要送大刚叔,我们不会影响你们的二人世界吧。”

    张钰笑着摇头:“只要你们不怕我们影响就行了。”

    “呃……”这话说的,杨根硕又去摸鼻子。

    张钰清了清嗓子,微微皱眉道:“大牛啊,你什么都好,几乎完美了,但是,这个小动作的确不大好,干什么不是挠头,就是摸鼻子?”

    “阿姨,我以后注意。”杨根硕虚心的笑着。

    “一看就是敷衍。”张钰也不较真,但还是多说了两句,“大牛,怎么说呢,这些动作都是不成熟的表现,往往会暴露你的心理,会被对方看透。”

    杨根硕表情严肃,点了点头。

    “哎,你这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讲了。”

    “没事没事。”杨根硕微笑道。

    “大牛啊,虽然你很牛了,但,为什么不更牛一点?”艾大刚插嘴:“你阿姨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我有空的时候,也翻过基本关于心理学的书籍,人的语言有时候并不可信,但微动作微表情,往往却真实的反映出一个人的心理。”

    张钰温柔一笑:“走吧,路上聊,大牛想听,我就再啰嗦几步,不想就算了。”

    杨根硕笑笑,未置可否。

    两个中年人一起,两个年轻人一起,就像一家四口,看上去那么和谐。

    四人刚刚出门,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白色卡宴。

    “师……大牛。”

    第五旻露出脑壳,摘下蛤蟆镜,差点喊出师父两个字,看到艾悠悠的父母也在,连忙改口。

    说着,就奔下车来。

    张钰皱眉道:“这位是……”

    艾悠悠没来及介绍,第五旻自来熟一般来到张钰、艾大刚面前。

    鞠躬后,又同二人分别握手。

    “叔叔、阿姨好。叔叔,您看上去很精神嘛!阿姨,你真是太漂亮了,跟我走一起,人家保管认为你是我姐。”

    艾大刚只是笑。

    张钰也是笑眯了眼,“这孩子,真会说话,虽然长得……长得也很精神,呵呵……”

    张钰有点内疚,差点说了实话。

    艾悠悠也被这一幕给逗得嫣然一笑。

    “哎呀,看我。”第五旻一拍脑袋,“都忘了自我介绍,第五旻,悠悠他们班长,我知道大牛小羚羊不在,所以,专程来接大牛的。”

    “你只接大牛么?我怎么办?”艾悠悠抱着胳膊,昂着小脑袋,傲娇的问道。

    “嗨!”第五旻抹了把脸蛋,“瞧我这张嘴,太不会说话,难怪不讨女孩子喜欢。”

    “悠悠,你当然跟大牛一起。”第五旻说道。

    艾悠悠眉头微皱,“你的意思是,我只能跟大牛沾光了?”

    “不是不是,哎呀悠悠,你怎么跟我较这个真呢?”第五旻苦笑,“你是校花呀,品学兼优的,多少公子哥想要成为你的专职司机呢!”

    艾悠悠哂笑:“哼,我才不稀罕!”

    “是啊。”第五旻冲杨根硕抱拳,“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跟大牛一比,那些个什么公子少爷,还不都是土鸡瓦狗。”

    “那么你呢?”艾悠悠还是不打算放过第五旻。

    “我?”第五旻点着自己的鼻尖,“当然也包括我。”

    “这孩子,不知道你是谦虚还是没自信,就凭你年纪轻轻,就开上了卡宴,不知道多少女孩子投怀送抱呢!”张钰说,“现在很多女孩子都是比较现实的。”

    想了想,又换了个说法:“说现实,也不太客观。少女怀春,都喜欢浪漫,但是,浪漫往往是建立在浪费的基础上的。”

    她搓了搓手指:“没有这个,何谈浪费。”

    第五旻笑了笑,未置可否。

    “第五旻?你是班长,为什么来接大牛?”艾大刚突然皱眉问道。

    “呃……大刚叔,我这个班长,根本就不服众,也没什么朋友,但是,大牛一来,我们就相见恨晚,成了莫逆之交。”第五旻笑笑,补充道:“现如今,我们是兄弟。”

    艾大刚看看杨根硕,又看看第五旻,突然眼睛睁大了,“这位同学,难道你是第五家族的公子?”

    杨根硕没啥反应,因为他并不确切地知道这个家族的分量。

    何况,第五旻之前给他科普过了。

    但是,张钰、艾悠悠都受惊了。

    整个西京,谁不知道八大家族。

    第五旻的笑容不大自然:“大刚叔,好眼力,不过,我只是个落魄的公子。”

    艾大刚郑重其事,拉起第五旻的胖手握了握,“大牛孤身一人来到城里,我就像他的父亲,但是,我没什么本事,帮不了他什么。”

    “大刚叔,说什么呢!”

    看到艾大刚双目莹然,杨根硕也是眼眶一热。

    “大牛有本事,为人正直仗义,如有再有你们这些有背景有能力的人帮衬一下,前途必定无可限量。”

    “大刚叔。”第五旻也颇为动容,“我不知道你跟大牛是什么关系,但是,你们的这份感情让我感动。”

    第五旻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开了我,是爷爷将我一手带大的,看到你这么疼爱大牛,我真是好羡慕。”

    说着,第五旻将眼镜推到额头上,眉头紧皱,擦了把眼泪。

    艾大刚张口结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总不能说:第五公子,如果你不嫌弃,我也给你关爱。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再落魄,也是第五家的公子。

    他艾大刚,算哪根葱哪头蒜啊。

    这时候,女人的智慧就展现出来了。

    刚刚,张钰也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这会儿,她擦了擦,上前抓住第五旻的双手,道:“可怜的孩子,如果你不嫌弃,以后常来阿姨家玩,叔叔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哦,不不,好吃的谈不上。你们大户人家,餐桌上都是山珍海味,我们家粗茶淡饭的,没什么好吃的,只有一些家常菜。”

    第五旻摇头,一脸激动,紧紧抓住张钰的手:“阿姨,真的可以么?”

    艾悠悠皱眉:“第五旻,看你激动的样子,你不会搬来我家住吧!”

    “那倒不至于。”第五旻习惯性地托了托近视镜,笑了。

    艾大刚再次拉住他的手:“第五公子,一看你就是个诚实可靠的年轻人,所以,你跟大牛交朋友做兄弟,我双手赞成。”

    一旁,杨根硕挠头苦笑:“各位,再不出发,上班的上学的都要迟到了。”

    艾大刚一看手表,忙不迭道:“哎呀,一激动,都忘了时间了,走走,那这样,第五公子,大牛和悠悠就麻烦你了。”

    第五旻又跟艾大刚握手:“大刚叔,瞧你这话说的,我来都来了,还说什么‘麻烦’二字。”

    “是我矫情了,走,我们先走。”艾大刚松开手,赶紧上车。

    “第五公子,改天,我们做好饭菜,请你过来。”张钰拉住第五旻的手说。

    “阿姨,别再喊我公子了,直呼其名吧,或者叫第五也成,一般情况下,乱不了。”

    “好好。”

    “还有,我可等着您的电话呢。”

    “好,一定尽快,尽快。”

    张钰终于上了车,车子缓缓向前驶去,艾大刚、张钰两人还在不停挥手。

    “怎么,又看上第五旻了?”艾大刚揶揄道。

    “老公,你什么意思?”张钰反问。

    “你是明知故问吧,你不是一向热心给悠悠找个金龟婿?”艾大刚笑问,“第五家的公子,应该是再适合不过了吧!”

    张钰笑着摇摇头:“老公,这次,我真的没那么想。”

    “哦,那可就奇怪了。”

    “一点儿也不奇怪。”张钰笑道,“他是第五家的公子怎么了,还不是对咱们家大牛客客气气,以礼相待。”

    “正如第五所说,他靠的是家族名声,而大牛,才是依靠自己的实力,大牛的前途,才是真正的不可限量。”

    “哈哈,这么说,你对大牛没意见了?”

    “在咱们闺女眼中,我这个当妈的就是个拜金女人,我的意见,她什么时候重视过?”张钰摇摇头,“不过,以前悠悠看不上大牛,现在好像都离不开大牛了。”

    艾大刚一脸欣慰,他深吸一口气道:“你无法想象,大牛才露出冰山一角。”

    ……

    艾悠悠家门口。

    杨根硕摸了下鼻子,“我们也上车,第五公子,麻烦你了。”

    杨根硕要坐副驾,却被艾悠悠拉到了后排。

    第五旻爬上车,发动后逐渐加速,嘴里说:“师父,听了你的话,徒弟很惶恐啊!”

    “你惶恐个屁!”杨根硕笑骂,“没发现你比我受欢迎?”

    “欢迎?”第五旻轻叹一声,“他们欢迎的只是‘第五’这个姓氏,失却了这个姓氏,我什么都不是。”

    :上架了,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