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坦白
    “第五……”感受到第五旻语气中的落寞,杨根硕心中有些不舒服,“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总有一天,我们会看到,这个姓氏以你为荣。”

    “师父!”第五旻回头看来,双眼中放射出强大的希望,“因为有了你,一切皆有可能。”

    “李宁,耶!”杨根硕推了他一把,“好好开车。”

    杨根硕嘴里冒出“李宁,耶”,艾悠悠都愣住了,仔细一想,前面还有一句,噗嗤一下笑开了。

    第五旻也笑了笑,下意识的对着后视镜看了看,里面一个笑靥如花的女孩,让他失神。

    如此美丽的女孩,她的美丽,却只为大牛一个人绽放

    “咳咳。”艾悠悠发现第五旻看着后视镜,咳嗽了两声,“好好开车。”

    然后捶了杨根硕一拳,“都怪你。”

    “嗯,我又怎么了?”杨根硕一头雾水。

    “我问你,昨天干嘛去了?”艾悠悠撅着嘴说。

    “呃……昨天不是跟第五在一块。”杨根硕一把拍在第五旻的肩头:“你说是不是?”

    “是的,就是的悠悠,昨天我们一直在一块,没有别的女人。”第五旻说。

    “嗯?”艾悠悠攥紧了小拳头。

    杨根硕无语:“第五,你的智商勉强及格,但情商显然是负数。”

    “师父,”第五旻无辜道,“我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最后强调,难道有错吗?”

    “你这叫狗尾续貂,不是,是画蛇添足,还是不够强烈,应该说脱裤子放屁。”

    “行啦行啦,打住啊!”艾悠悠摆摆手,“甭说那么多废话,你们已经对不上了,大牛,直说了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杨根硕还没说话,大腿上多了一只小手。

    小手纤薄修长,莹润如玉,手指更胜葱白。

    这样的小手放在大腿上,还偏向内侧,根部,杨根硕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明觉厉。

    很快,答案揭晓。

    软肉被掐,又是连皮带肉一点点。

    疼啊!

    铜皮铁骨的杨根硕,也吃不消这个。

    疼得只吸凉气,眼泪都出来。

    “说不说?”艾悠悠仰着脖子抬着下巴,笑问。

    “说什么呀!”杨根硕苦着脸,“哦,你还是我印象中那个乖巧可人温柔似水的邻家妹子么?”

    “可以呀,你喜欢那样的,我变给你看。”

    艾悠悠放开杨根硕,坐直了身子,将披散在脑后的秀发扎成马尾。

    然后闭上眼睛,深深吸气,眼睛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中满是憧憬的光芒。

    这一刻,静若处|子。

    “真能变,感觉自己被骗了,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你?”

    “都是啊!”艾悠悠俏生生地说,“你可以叫我百变少女,当然,我更想表达另一个意思。”

    “什么?”

    “人性是复杂的。”

    杨根硕拖着下巴,秒变沉思者。

    “喂,还不说?”

    “什么?”

    “昨天的行程。”

    “好吧。”

    杨根硕没办法,只好告诉艾悠悠,昨天白天被安排去学车。

    “是林家安排的,不但给请了假,安排了教练,还让人专门接我。”

    艾悠悠点点头:“如果是林家安排的,那就太简单,这家私立中学,根本就是人家林家的产业。”

    “怎么,生气啦。”杨根硕看到艾悠悠有些失落的情绪。

    “没。”艾悠悠摇头,“后来呢,你不至于学到晚上吧。”

    杨根硕已经准备好了,“教练人不错,教的很仔细,于是我就请他吃饭。你猜怎么着,我们遇到了谁?”

    “凌洋。”第五旻头也不回的说。

    “凌洋?”艾悠悠有些惊讶。

    “悠悠,你猜凌洋在干什么?”第五旻问道。

    “兼职,服务员。”艾悠悠猜测道。

    杨根硕点点头:“差不多了,其实,是酒水推广。”

    “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家徒四壁,母亲罹患绝症,她利用课余时间,去赚取一点点微薄的收入……”

    车子里一阵沉默。

    “她都这么可怜了,居然还有人不放过她,来骚扰她。”杨根硕突然拔高音量,咬牙切齿,“我既然遇上了,就不能不管。”

    “嘁!”

    “悠悠,你这个‘嘁’代表什么意思?”

    “凌洋固然值得同情,但你又得到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是不是很爽,我为你感到不齿。”

    “嘶……这个我还真没想那么多。”

    “不要告诉我,昨天那么晚,一直跟凌洋在一起。”

    “不是,不是凌洋,我可以证明,另有其……”

    车子已经停了,第五旻也就顺口这么一说,突然感到左右各一股杀气逼向自己。

    “艾玛,祸从口出,保命要紧。”

    第五旻直接奔下车,冲进了学校。

    “第五,你个长舌妇,上课前,完成一百二十个深蹲。”

    第五旻敬个礼,倒退着往教室跑,嘴里说着:“保证完成任务,大牛,保重啊!”

    杨根硕苦着脸。

    艾悠悠冷笑一声,“大牛。”

    “我坦白,我全部坦白。”

    “我听着,你说的是真是假,我自有判断。”

    “你凭什么判断。”

    “我说是女性的第六感,你信吗?”

    “信!”杨根硕去拉艾悠悠,“马上上课了,咱们赶紧进教室吧。”

    “你都准备讲了,赶紧的呀,你要不是不说,咱们今天都不用上课了。”

    “我是无所谓呀,可你耽误不起。”

    “不说清楚,我没心思上课,你耽误我可耽误大发了。”艾悠悠冷哼一声,“你要负责。”

    “好,我说。”杨根硕苦笑,“昨天遇到三个妹子,一个是跟教练微信约的,奇胖无比,叫庞嘟嘟,人如其名,胖嘟嘟,一米六不到的身高,二百五的体重。”

    艾悠悠瞪大眼睛,兴致勃勃。

    “两人微信约了为啥,见面之后,又是啥反应,你应该能想来吧。”

    艾悠悠摇头撇嘴:“见光死呗。”

    “教练对那女人是见光死了,但庞嘟嘟对教练却是不离不弃,哦不,是穷追不舍。”

    “竟然有这样的女人?”

    “是啊,她是个有始有终的女人,她对教练讲,自己约的炮,含泪也得打完。”

    “真的假的呀?”

    “你不信,可以当面问我教练。”

    “好呀好呀,我今天跟着你。”

    “啊?”

    “怎么,不可以吗?”

    杨根硕严肃起来:“悠悠,你是要上211、985重点院校的天之骄子,你不能这么耽误,这是原则问题。”

    “你干嘛?你是害怕对质,才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小丫头片子,我都不想跟你说话了,好吧,等你中午放学,我带你去见教练。”

    “好耶好耶。”

    “走吧,去教室,真迟到了。”

    “你不说三个妹子,这才说了一个。”艾悠悠不依。

    杨根硕无奈:“一个都没说完呢!你不好奇他们最后约成功了么?”

    “你不说,我哪知道?”

    “教练看不上人家,中途就下了车。”杨根硕道:“庞嘟嘟说了,自己二十岁之前很瘦的,后来因为服用了激素药,这才一发不可收拾。”

    “庞嘟嘟看上去大大咧咧,浑不在意,但是,眼中的落寞却是隐藏不住的,我同情心泛滥,决定为她减肥。”

    “好,这个我赞成。”艾悠悠说。

    “我之所以为她减肥,因为,她五官还算漂亮,胖起来之前,也挺漂亮。”

    杨根硕嘿嘿一笑:“所以,我选择了这么一个**广告。”

    “大牛,你想做生意。”

    “没想太多。”

    艾悠悠问:“还有谁。”

    “查蓉。”

    “查姐姐。”

    杨根硕点点头:“就是查姐。”

    艾悠悠蹙眉道:“你们怎么会碰到一起?”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

    叮铃铃。

    这时候,上课铃声响了。

    “好吧,下来再讲,走吧,上课。”

    两人没走出几步,有人叫杨根硕。

    “杨先生。”

    杨根硕回头看去:“李虎?”

    “杨先生跟我走吧,今天继续学车,我都安排好了。”李虎和颜悦色道。

    “你的安排好了,就是请好假了呗。”杨根硕耸耸肩,“走吧。”

    “大牛,中午来接我。”

    “好,中午陪你吃饭。”

    看着奥迪车一路远去,艾悠悠心头有些失落。她似乎有种感觉,越来越抓不住杨根硕,就像这辆奥迪,渐行渐远。

    奥迪车上。

    李虎问杨根硕这个教练咋样。

    “还好。”杨根硕随后反问一句:“你战友还好吗?”

    “嗯,你说车太炫,他有什么不好?”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

    “那小子技术不错,心底也不错,就是玩心太重,一把岁数了,个人问题都还没解决,可是,你看吧,他也不着急。”

    “倒是你这个当头儿的急了。”

    李虎叹息一声,“当年他们跟我的时候,还都是十**岁的小伙子,我教他们技术,却没有交给他们生活的经验,做人的道理……”

    “所以,能操心,就操心一点呗。”

    “你真是个负责任的上司。”

    李虎笑笑没说话。

    “怎么样,经济上有困难吗?”

    “呃……”李虎看了杨根硕一眼,“怎么会,我是保安队长,一个月上万块,就算在西京,保安要拿到这么高的薪水,也找不到第二家。”

    “你开销大呀!”杨根硕笑道,“就问你够不够?”

    “又是车太炫那个王八蛋嚼舌根,看我不撕了他的嘴。”

    “他很崇拜你,你的那些兵,活着的,牺牲的,也都会因为有你这样的上司,而感到庆幸。”

    “不是,不是这样的!”李虎一把方向,车子靠边停下了,他双手抱头失声痛哭。

    “那么多兄弟,一个个死在我的眼前,还有两个,无法幸存,是我开枪送上路的。”

    “太惨了,太惨了。”李虎摇头,“这些年,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我内疚自责,如果当初的行动,计划再周详一点,保密工作再好一点,或许,兄弟们就不会……”

    “有时候,你得相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杨根硕轻叹一声,“如果有困难,我可以帮点小忙,就这样。”

    “杨先生,谢谢你!”李虎擦把泪,点点头,继续开车。

    然后,杨根硕接到庞嘟嘟的电话。

    “大牛,人家为什么还没瘦!”

    这是电话接通后,庞嘟嘟的第一句话。

    :二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