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同样被拥抱差别那么大
    听了庞嘟嘟质问的话语,杨根硕无语了。

    “你当你是泥捏的吗,水做的吗?”杨根硕语气有点冲,“还有,我是神仙么?”

    “刚来了一回,你就想看到效果,可能么?再说了,你有没有花一分钱,不要弄得跟我欠你似的。”

    “大牛,我……”

    “大牛不是你能叫的。”

    “我……呜……”庞嘟嘟直接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在帮我,而且是无私的那种,可是我太着急了,所以……请你原谅我。”

    “既然交给我,就要对我有信心,否则,到此结束。”

    “大牛,我相信你,我只能……不是,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那就这样吧,我还有事。”

    杨根硕摇摇头挂了电话,暗暗决定,以后再也不做滥好人。

    这不,自己完完全全助人为乐,为其排忧解难,结果倒好,还落了埋怨。

    这边刚刚挂断,查蓉打进来。

    “姐,咋了?”

    “大牛,在哪里?方不方便上网?”

    “不方便啊,我在车上。”

    “用手机。”

    “哦,问题是看什么?”

    “头条。”

    杨根硕手机联网,打开头条,本地一则新闻相当火爆。

    杨根硕一看,乐了。

    竟然是昨天星巴克的一幕,被好事之人发到了网上。

    广大民众纷纷谴责万爱科脑子有病,这么漂亮的妻子不用,反而搞男人,不是,是让男人搞。

    民众纷纷猜测,万爱科不是身体有病,就是心理有病。

    民众对同妻身份的查蓉报以极大的同情。

    甚至有颇具实力的单身汉留言,想要成为勇敢的接盘侠。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查蓉可以名正言顺的跟万爱科离婚了。

    果不其然,杨根硕看完新闻,再次拨过去,查蓉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跟他离婚”。

    杨根硕当然没意见。

    不过查蓉还有第二句:“陪我去民政局。”

    “呃……”杨根硕稍稍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杨根硕拿着手机苦笑:“李哥,送我去民政局。”

    “啊?”

    不怪李虎觉得奇怪,去民政局能干啥,婚丧嫁娶呗。

    但似乎,这大牛跟啥都沾不上边吧。

    “陪一个朋友去换证。”杨根硕自然看出李虎的疑惑,于是,模棱两可的解释了一下。

    但是,李虎已经听明白了。

    换证,自然是结婚证换离婚证呗。

    李虎微微一笑,找了个地方,掉了个头。

    到了民政局门口,杨根硕坐在车里东张西望,然后,拿出手机拨过去。

    “姐,我到了,你在哪呢?”

    “我早到了,你看不见我?”

    “没看见啊!”

    “看门口,台阶上。”

    杨根硕刚刚扭头,李虎喊道:“大牛快看,摩登女郎,太漂亮了。”

    然后,杨根硕看到了那个摩登女郎。

    身材高挑,长发曼垂。

    瓜子脸上扣着一只巨大的黑超墨镜。

    身上是雪白的长款单风衣,没系扣子,内穿带花边的黑色真丝衬衫。

    下身一条乳白色铅笔裤,让双腿变得格外笔直修长。

    脚上的恨天高,鞋跟高达十公分。

    女郎脸蛋上不但扣着墨镜,还裹着粉色的头巾。

    但露出一星半点的肌肤,也如羊脂玉般洁白莹润。

    的确摩登,还有些神秘。

    有种奥斯卡巨星的气场。

    但杨根硕认出来了,她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蓉姐。

    “漂亮吧,大牛,要能娶上这女人,短命十年,哎……”

    李虎一回头,大牛不见了,车门大开,再扭头一看,民政局门口的台阶上,大牛抱住了那个摩登女郎。

    女郎并不抗拒,头巾散开,露出欺霜赛雪的容颜,在杨根硕怀中的,她优雅的唇扯出好看的弧度。

    “我的女神!”李虎悲呼。

    “李哥,有事你就先走,没事就等我一下。”杨根硕远远地对他说。

    “没事没事,我就在这里等,这就是我的工作。”

    “那麻烦了。”

    然后,在李虎的眼睛里,查蓉挽住杨根硕的胳膊进了民政局大厅。

    不是吧,难道大牛要跟人登记结婚?

    不应该呀,他刚刚明明说,只是陪朋友过来换证。

    这么说,那个摩登女郎居然要离婚?

    哪个男人脑袋比驴踢了,这样的女人都不要?

    哪怕放在家里,当一个花瓶,那也赏心悦目,那也有了奋斗的动力呀!

    除非这个女人需索无度,不光是生理上,物质上也是,然后,男人应付不了她,只好分开。

    李虎这么一想,对女郎的观感就大打折扣了。

    就在这时,李虎口中,那位脑袋被驴踢了的,同样扣着墨镜,戴着口罩,东张西望,鬼鬼祟祟出现在民政局门口。

    ……

    大厅里。

    杨根硕、查蓉坐在靠墙的铁椅子上等候。

    “姐,别紧张啊,看你,手上都是汗。”

    杨根硕握着查蓉的手,轻声安慰。

    这会儿,查蓉已经卸掉头巾,摘下了墨镜,露出了令大厅增色令女人失色的容颜。

    “大牛,你不懂婚姻对女人意味着什么?”查蓉轻声说,“这是女儿第二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还可以有第三次第四次,乃至第n次啊。”

    “大牛,你这是咒你姐呢!”查蓉佯怒。

    “不是。”杨根硕笑道,“我觉着吧,这婚姻,尤其是没有孩子的婚姻,那就跟女人第一次一样。”

    “嗯?”查蓉皱眉,很好奇杨根硕能说出什么奇谈怪论,“请继续。”

    “也就是说,你不要把它太当回事。”

    “不明白。”

    “这都不明白?”

    “你太把她当成一回事,就像古代,生死是小失节事大,那还不得去死?你要不把它当回事,那也就是一层膜的事儿。”杨根硕意犹未尽,“你说说,现在又有几个女人能够将那层膜留给未来的丈夫,来捅。”

    “大牛!”查蓉一把掐住他的腰,“你这张嘴真下流。”

    “嘶……”杨根硕吃痛,“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是女人。”查蓉不松。

    “算了,换个话题。”杨根硕苦着脸,“那厮会来么?”

    “他答应了来的。”这一招果然有效,查蓉松手了。

    “来了。”杨根硕、查蓉同时朝入口看去,异口同声。

    即便如此伪装,两人依然一眼认出了万爱科。

    哪怕戴着墨镜,杨枫依然能够从万爱科眼中看到一抹怨毒,就好像自己给他带了绿帽子,挖了他的墙角,撬走了他的媳妇。

    但是,昨天已经领教过这小子的实力了,所以,万爱科不敢造次。

    “抓紧的,我还有事。”万爱科说。

    查蓉起身,面色平静,“大牛,你出去等我。”

    “姐……”

    “出去,姐没事。”

    杨根硕点点头,目光在万爱科脸上一扫,出去了。

    李虎在马路对面的车上,冲着他招手。

    杨根硕点头致意,目光左右一扫,终于发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胸毛大汉,万爱科的男人。

    那厮站在一个门面房的台阶上,距离杨根硕也就十几米,背对路面,一副见不得人的模样。

    “喂,哥们,过来。”杨根硕招招手。

    “干……干嘛?”胸毛大汉不大乐意。

    杨根硕摇摇头:“你这样是不对的。”

    “有什么不对?”

    “你自己都害怕世俗的眼光,昨天的勇敢哪去了?”

    大汉咬着嘴唇,来到了杨根硕的面前:“我不怕世俗的眼光,我只是不想让我的爱人受到非议,你不知道,昨天,因为你,以及后来无聊的网民,达令,他在我怀里哭了一宿,眼睛都哭肿了。”

    大汉说的自己眼睛通红,说的杨根硕直反胃。

    杨根硕清了清嗓子,道:“不要管那些无聊的东西,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跟你的爱人,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吧。”

    大汉看着杨根硕,眼眶潮湿,嘴唇颤抖。

    “别呀,你要坚强,你虽然喜欢男人,但依然扮演者男性的角色。”

    “谢谢,你是个好人!”

    “呵呵。”杨根硕摸了摸鼻子,居然平白无故得了一张好人卡。

    这时,万爱科、查蓉一起出来了。

    查蓉直接扑入杨根硕的怀抱。

    手里拿着红本,俏脸如鲜花绽放。

    “达令,你终于自由了。”

    胸毛大汉展臂,将万爱科抱在怀中。

    “干嘛,放开我,这么多人,谁让你来的?”

    小身板万爱科,挣扎呀,抗议呀,全部无效,依然被大汉紧拥着。

    万爱科哀大心死。

    同样是被搂,人家幸福甜蜜,自己却有种吃翔的感觉。

    “走!”万爱科挣扎不掉,就拖着大汉走。

    “达令,你现在是自由身,你怕什么,咱们要摒弃世俗阳光,勇敢的走在一起,走在阳光下,爱情是没有任何界限的,包括性别。”

    两人刚刚走到街上,嘎吱嘎吱,四辆车刹住,将二人围在了中间。

    一个穿金戴银的富婆率先跳下来,然后下来一帮年轻人,手里不是棒球棍就是高尔夫球杆。

    “妈,你怎么来了?”万爱科一把推开胸毛大海的纠缠。

    查蓉马上对杨根硕耳语:“那是万爱科的妈妈,我法律意义上的婆婆,她一直是家里的女皇,这次有好戏看了。”

    杨根硕马上瞪大了眼睛。看好戏,能不瞪大眼睛?

    他看到富婆肥硕的胸部剧烈起伏着,想来是正在酝酿怒火。

    终于,酝酿足够,火山爆发。

    “来呀,把这个胆敢搞我儿子的混蛋搞死!”

    富婆一声令下,胸毛大汉便被棍棒淹没。

    “住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那个……”

    杨根硕路见不平一声吼。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