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你看你忙的
    “哎!”查蓉一把没拉住,杨根硕已经扑入人群。

    只见他赤手空拳,片刻间,就将十几号人打翻在地。

    李虎第一次看见这小子出手。

    纵然有出其不意的因素,但是,以一敌十,还能如此干净利落,轻松写意,杨根硕的武力值也可略见一斑。

    一帮打手被打懵了。

    这校服男生行侠仗义有点莫名其妙,武力值有些骇人听闻。

    胸毛大汉抱头撅屁股,趴在地上,像只鸵鸟。

    万爱科红着眼睛,咬着嘴唇,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富婆,也就是万爱科的妈,也懵了。

    直到查蓉冲过来,拉住杨根硕的胳膊,紧张的问了句“大牛你没事吧”,整个画面才灵动起来。

    “是你救了我?”胸毛大汉望着杨根硕,说。

    “你来干什么!”万爱科瞪着杨根硕,说。

    富婆皱眉道:“你们认识?你是谁?为什么要阻止我惩罚这个可恶的家伙?”

    杨根硕摇摇头,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阿姨,不是我说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国家都承认了同性恋合法了,你这个当妈的,还不承认么?”

    “儿大不由娘啊!”

    “打坏了他男人,伤的是他的心啊!”

    杨根硕嘴巴变成机关枪,一个不注意,就是一梭子。

    万爱科他妈还无法反驳。

    查蓉捂着嘴笑。

    那帮倒地的打手,之前一直在哼唧,听了杨根硕的话,也忍不住笑。

    “骚蹄子,你也有脸笑!”

    杨根硕拨开富婆指着查蓉的手指,“大妈,这就你的不对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设身处地想一想,要是你老公对你不闻不问,却选择了一个男人,你作何感想。”

    富婆再次张口结舌。

    杨根硕淡淡道:“在这个过程中,我姐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你姐?”富婆皱眉,有些不信。

    “是啊,我们表姐弟,很亲的那种,你看我们俩是不是长得很像?”

    富婆正在研究两人的相似之处,杨根硕又开口了:“我姐跟你儿子已经离婚,现在,跟你的家庭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所以,你不可以再用语言攻击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杨根硕人畜无害的一笑,目光却落在倒地的一帮打手身上。

    富婆闭上了眼睛,浑身肥肉发抖。

    她不傻,这厮蹦出来,根本就是没安好心,是搅局,顺便看笑话的。

    但是怎么办,打也打不过,骂好像也不是对手,要怪,只能怪自己儿子不争气。

    什么法律承认了,民众认可了。

    自己摊上这么一儿子,抱孙子是没指望了,还得让人戳一辈子脊梁骨。

    自己除了放高利贷,也没造什么孽呀!

    眼睛一睁,冷冷逼视着一帮倒地的家伙。

    “起来,都给老娘起来,没死的,都给我爬起来。”

    彪悍的富婆走上前去,一人一脚,基本上,都是应脚而起。

    “把这个不成器的东西给我抓回去。”

    这一次,是母亲针对儿子。

    打手们很听话,将万爱科夹住了。

    就往车上拖。

    万爱科垂头丧气,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达令,还我达令,不要拆散我们。”

    彪形大汉无力阻拦,想要上前,又被人摁住,哭天抢地,声声啼血。

    “英雄,大侠,求你帮帮我。”大汉一把抓住杨根硕的裤管,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浮木。

    杨根硕爱莫能助的摇摇头,一脸歉意:“抱歉啊,刚才救你,那是路见不平,现在人家管教儿子,我出师无名啊!”

    “他们棒打鸳鸯,要拆散我们,我们就要变成梁祝,到时候就是两条命啊!”

    杨根硕拿开大汉的手:“等你们变成梁祝,我保证不扑你们。”

    说罢,拉着查蓉就走。

    不扑你们?查蓉秀眉微皱,突然想通,噗嗤一笑。

    大汉也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杨根硕说的是扑蝴蝶。

    “英雄,大侠,难道你就眼睁睁见死不救吗?你口口声声说爱情是没有界限的,现在,有人生生拆散我们,你难道就无动于衷吗?能力越大,不是责任越大吗?”

    “英雄……”

    大汉在那里以头抢地,回答他的,却是一阵尾气。

    奥迪车上,查蓉回头看了眼大汉,说:“我觉得他们是真爱。”

    杨根硕耸耸肩:“我也这么觉得。”

    “是不是太残忍了?”

    “有点。”

    “格格……”

    “哈哈……”

    查蓉笑了一阵,轻轻靠在杨根硕的肩头:“大牛,姐以后就是你的人。”

    前排,李虎抓住了心口。

    “姐,大牛不是那种自私的人,你可以拥有你的爱情和人生。”

    李虎眼睛一亮。

    “其他男人,姐都看不上,怎么样,满意了吧!”

    李虎刚刚挺直的脊梁又耷拉下了。

    杨根硕道:“必须满意啊,姐,等大牛长大,长成大大牛。哈哈……”

    两人打情骂俏,一个是中学生,一个是女神。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合呢?李虎心里毛躁的不行。

    于是,一直闷闷不乐。

    可惜,没人注意到他的不快。

    过了一会儿,查蓉说:“大牛,人家不想上班。”

    “那就不上了呗,大牛养你。”

    “不是!是想休几天假。”

    “原来这样啊,那就休呗,不是让我帮你请假吧。”

    查蓉眨眨眼睛:“你跟董事长那么熟,能者多劳呗。”

    “好吧。”杨根硕想了想,“这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实在不方便麻烦老爷子,这样,李哥,我相信你就能搞定。”

    “大牛哥,你还真是太抬举我了,我就是保安部一个小队长,谁鸟我啊!”李虎心的怨气,直接暴露在话语中。

    可惜,依然没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样啊,难道还要找那丫头?”杨根硕眉头微皱自言自语。

    “哪个丫头?”查蓉问,“大牛,要是太麻烦,我自己去请。”

    “不麻烦!”杨根硕一摆手,“我说的当然是老爷子的大孙女。我只是在想,这么一件杀鸡的小事,实在不需要动用牛刀。”

    “人家也在人事部,现在的副部长,就是你丈母娘。”查蓉抱着杨根硕的胳膊,笑嘻嘻地说。

    “谁?”杨根硕一愣,“我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个丈母娘?”

    查蓉抱着他胳膊,上身紧贴着他,摇啊晃啊,时不时咬一下唇皮,秋波频送,搞得大牛心猿意马。

    “大牛的丈母娘是不是太多了,所以一下子不知道是哪一个?”

    “姐,你别逗我了,我只有一个丈母娘,在老家。啊!”杨根硕突然惊呼,“你说张钰,她升职了?”

    “终于想到了?怎么,你不知道?”

    “她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嘛!”杨根硕眯着眼睛,“但是有点奇怪,我并没有给她活动呀!”

    “不懂了吧,这就是权势的作用啊!”查蓉娇声说道,“当你处于某个位置上时,有些事情,不用你开口,就有人帮你处理好了。”

    “而且,你丈母娘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杨根硕摇摇头:“我只是好奇,你口中帮我处理的人,到底是何许人?”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你可以回去问你丈母娘。”

    “姐,你再这样,信不信我咬你?”杨根硕张开嘴,舔了舔他的犬齿。

    “来呀,谁怕你!呵呵……”

    “咳咳!”

    杨根硕还没下嘴,就有人抗议了。

    李虎咳嗽两声:“大牛,还有这么美女,前面还有个大活人呢!”

    杨根硕、查蓉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这时候,李虎电话响了,他接通后说了两句,扭头看着杨根硕,“大牛,你教练问你今天还学车不?”

    “当然,为什么这么问?”

    “其实我也想问,你看你忙的。”

    “不忙不忙。”

    “那好吧,我回他话。”

    查蓉眼睛一亮:“哈,大牛,我正好没事,陪你学车吧!”

    杨根硕突然瞪大眼睛,扭头上下打量着查蓉:“姐,还是不要了吧。”

    “怎么?”查蓉佯怒,“哦,我知道了,学车的地方有美女,嫌我碍事?”

    “不是,怎么说呢,教练那人,昨天你也见了。”

    “没事没事,怕啥呀,他又不敢约我。”

    “那好吧!”杨根硕勉强答应了。

    “大牛,赶紧给我请假啊。”

    杨根硕点点头,在手机上找到张钰的号码,拨过去。

    电话通了,张钰的声音有些惊喜:“大牛,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张副部长,还没恭喜。”

    “啊?你都知道了!”张钰“嗨”了一声,“看我这脑子,我能升职全靠你,你不知道,谁知道?”

    杨根硕笑道:“阿姨,你还真误会了,我原本真不知道,今天才听你下面的人说的。”

    “你都不知道?真的?”

    “我有必要骗你么?”

    “那你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升职的?”

    “不知道。”

    “那我应不应该告诉你?”

    “应该。”杨根硕实事求是道:“听说阿姨您的业务能力不错,但是,多少有我一点关系,人家虽然也不指望我的谢意,不过,总应该有所表示的。”

    “大牛,平日里看你吊儿郎当,没想到你还是内秀,说出来的话头头是道。好吧,我告诉你,是林伯。”

    “林玉棠?”

    “谁?”

    “没谁。”杨根硕知道,张钰根本就没听过这个名字,“好了,我知道了,找机会,我谢谢林伯。”

    “大牛,阿姨真不是故意瞒你,阿姨以为是你一手操办的,所以,就没跟你讲。”

    “没关系没关系。”

    “大牛,可不可以替阿姨暂时保密?”张钰有些热切的问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