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用力过猛
    中午这一顿吃的麻辣烫。

    杨根硕反对了,然并卵,好吧,少数服从多数。

    在这个选择上,女孩们居然出奇一致,难得和谐默契。

    “大牛,什么时候教我功夫啊,你可是答应过的,不准耍赖。”

    吃到一半的时候,萧米米含混不清的说。

    杨根硕看着她,傻愣愣不说话。

    “大牛,我跟你说话,你发什么呆呀!”萧米米不高兴道。

    这时,其它几个女孩子方才抬起头,然后看到了萧米米的形象。

    此时,她红润的小嘴叼着一根仔肠,不长较粗,红通通的,而小嘴旁边还有几滴豆奶。

    杨根硕马上低下头,咽了口吐沫,“没……没什么。”

    林晓萌皱了皱眉,没发现什么,低头对付起麻辣烫来。

    查蓉和艾悠悠一左一右,同时施展美人掐。

    “哦——”叫声很**,立刻引来了一大半食客的关注。

    如此一来,查蓉、艾悠悠反而难为情了,于是,暂且放过了这个心理邪|淫的家伙。

    但,萧米米依然没有反应过来。

    “哎,大牛,你叫什么?”萧米米瞪大眼睛,然后弯成月牙,手指点着查蓉、艾悠悠,“哦,你们两个占大牛便宜。”

    二女顿时满头黑线。

    她自己让杨根硕yy了,却不自知。

    这也就罢了,居然以己度人,认为别人会像她一样,主动占杨根硕的便宜?

    不过,这些话,现在大庭广众的,实在是没法说了。

    “大牛,你倒是表个态呀!”萧米米催促道。

    “你……得拜我为师。”

    杨根硕不想带一个娇蛮警花,何况,这警花还有个局长老爹。所以,提出这个条件,看看能不能让萧米米知难而退。

    “拜师,可以呀!”

    杨根硕笑着摆摆手:“先不忙答应,我说的拜师,可不是嘴上说说,要按照传统的仪式,行拜师大礼。”

    “传统就传统呗,总之能学到真功夫就成。”

    “你想的还是太简单。”杨根硕摇摇头,“这么跟你讲吧,首先要选择黄道吉日,然后你沐浴更衣斋戒,精心准备拜师礼物。”

    “这么麻烦?”

    “这还没完。”

    “还有?”

    几个人女孩都聚精会神的听着。

    “还有很多。”杨根硕笑道,“拜师之日,要焚香祷告,要三拜九叩。”

    “啊?”萧米米的脸色不大好看了。

    “还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以后,师父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

    说出这话时,杨根硕丹田没来由一阵火热,脑海里浮现出萧米米刚刚叼着仔肠挂着豆奶的模样。

    萧米米自然想不到杨根硕猥琐的心思:“那要是你让我干违背道德良心、伤天害理的事呢?”

    “现在就质疑师父,很抱歉,这样的徒弟我是不会收的。”

    “杨根硕,你这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

    “你说那件事啊!”杨根硕也没点破,只是淡淡一笑,“某人是不是忘了,是谁英勇无畏,将她从毒贩的枪口上救下来的。”

    几个女孩的目光中,萧米米胸脯一阵剧烈起伏。

    紧接着又是一阵咬牙切齿,突然,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端起辣油油碗,干了一口。

    包括杨根硕在内的几个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萧米米更是不用提了,她大张着嘴,呵着气,小舌头不停进出。

    然后大喊一声:“我同意。”

    “真的?”

    “不就是选日子,沐浴更衣斋戒么?不就是准备准备礼物么?不就是三拜九叩,以后供你驱策么?”

    “不是驱策。”杨根硕笑容勉强,没想到这丫头如此彪悍。

    看到她被辣的眼泪汪汪,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

    “你住嘴!”萧米米也是不停吸气,然后抹了一把眼泪,“杨根硕,你给我听着,要是我学不到真功夫,我……我要你好看。”

    杨根硕倒了一杯冰镇雪碧,放到她手上,“来,干嘛这么激动?你追求武道的决心我已经看到了。何必自虐?”

    萧米米灌了一口,眼里就流了下来,“还不是被你逼的?”

    “一旦入门,受虐的日子还多着呢!”

    刚刚还因为杨根硕准备雪碧,心里有些感动,这一刻又变成满腹仇恨。

    咬牙切齿,死死瞪着杨根硕。

    “还有,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学不成,就要师父好看,这样的师父,怕是也不乐意吧!”

    “你……”

    “还有,你尚未入门,便对师父不敬,以后,对你也不抱希望,所以,这件事容后再议。”

    “你……”萧米米指着杨根硕,嘴唇颤抖着,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大牛,坏蛋,你欺负我!”萧米米真是到了伤心处,否则,眼泪怎么可能一颗颗往外迸射。

    “呃……”杨根硕有些坐蜡了。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被气哭,这个男人还不可恨么?

    于是,一时间,所有男性食客,都对杨根硕怒目而视,甚至有人开始撸袖子。

    几个人女孩子也是有些不忍。

    “大牛,你有点过分了,虽然米米比你大,也是警察,但毕竟是个女孩子。”

    杨根硕也是眉头直皱,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女孩子的眼泪。

    “好吧好吧,我答应了,一切程序从简,而且,你也可以忤逆师父。”

    刚刚还在嚎啕大哭的萧米米,仿佛被按了暂停键,猛地抬起头来,瞪着一双哭肿的眼睛,带着哭腔,“真的?”

    杨根硕直摇头:“都这样了,还能有假,我再不同意,就成千夫指了!”

    “但是,因为你违背了祖宗规矩,我也是心中难安啊!”

    看他一副苦逼样儿,萧米米终于破涕为笑。

    这顿饭就这样吃完了,这次没人偷偷埋单。

    饭后,带着四个女人来到练车场,艾悠悠、林晓萌在大喊大叫中过了两把车瘾,然后,在万般不愿中,被遣返学校。

    接下来的整个下午,是查蓉、萧米米陪着练的。

    在杨根硕毫无公德心,来到墙边树根小解的时候,车太炫突然蹦出来。

    “喂,干嘛啊教练,你吓了我一跳,你知道不,男人这种时候被吓,后果很严重的,有可能导致前列腺。”

    车太炫嘿嘿笑道:“只要能举得起来,都不算大事。”

    “呃……”杨根硕愣了愣,“你干什么?”

    “大牛,你还真是名副其实了,我现在算是知道了。”

    “知道什么?”

    “知道这么多漂亮女孩子围着你转的原因。”

    “什么原因?”杨根硕眯起眼睛。

    “因为你天赋异禀,你能让她们得到从别人那里得不到的快乐。”

    “靠!”杨根硕直接爆了粗口,“教练,不是我说你,你真是太猥琐,如果我说,我的宝剑尚未出过鞘,你信么?”

    车太炫摇摇头,一脸不信。

    杨根硕摇头苦笑:“教练,泡妞把妹用靠脑子,生理的快乐虽然不能没有,但那只是一时的,最重要,还是心理上的归宿。”

    车太炫频频点头,貌似受教,但杨根硕还是从他眼底看到了不以为然。

    这就没办法了,杨根硕将自己总结的经验倾囊相授,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教练,我感觉自己差不多可以出师了,你给我安排报名吧!”

    车太炫倒是没有否定:“好的,我给你办理,到时候你直接参加考试就好。”

    顿了顿,他又说:“大牛,其实吧,如果你不想参加考试,也完全不用,李虎就能帮你搞定。”

    “我参加。”

    “好。”

    ……

    当晚,张钰并未食言,果然给杨根硕做了好吃的。

    有大虾、螃蟹、蛤蜊,还有生蚝。

    标准的海鲜宴。

    艾大刚有些不解。

    张钰解释,就是让两个男人补补。

    艾大刚更加不解了,自己补,那是应该的,自己是夜夜耕田啊!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再说了,自己人到中年,不补不行。

    但大牛为什么需要补,那小子应该没耕吧!

    张钰并没有解释太多,就是一个劲给应该剥虾,剥螃蟹,还砸生蚝。

    艾悠悠也有些诧异。

    要说她母亲想要感谢杨根硕,这些天的表现,应该足够了。

    但现在的情况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杨根硕表现越发亲热。

    弄得有时候艾悠悠都怀疑杨根硕才是亲生的。

    张钰升职的事情,艾大刚和艾悠悠都被蒙在鼓里,否则,艾悠悠或许能够体会一二。

    虽然海鲜丰盛,张钰做的也挺美味,但是杨根硕吃的有些没滋没味。

    对方如此热情,他好几次想提出搬出去,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

    “硕哥。”

    饭后,杨根硕刚刚回房,就接到王锁虎的电话。

    杨根硕问:“虎哥,咋了?”

    “你安排的事儿我没处理好,我检讨。”

    “怎么说?”

    “龙哥一个疏忽,手下人没把持住。”

    “然后呢?”

    “杠后开花,保外就医了。”

    杨根硕一拍脑袋,自己还真是失算了,这不是等于变相帮了那小王八蛋?

    “没事没事,不能怪兄弟们。”

    “硕哥,抱歉啊。”

    “这话说的,兄弟我多不好意思。”杨根硕想了想说,“这样吧,我欠虎哥你一个人情。”

    “不敢不敢,乐意为硕哥效劳。”

    “顺便给龙哥再带个话,让他积极改造。”

    “明白,龙哥一定会很激动的。”

    杨根硕笑笑,挂了电话。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