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蛊师五毒
    这人五官也跟汉人不同,杨根硕一眼看出,绝非汉族。

    高鼻梁,深眼窝,前额高突。

    还有一个特点,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

    老不死的曾经给他讲过,世俗间的内家高手,才会具有这样的特征。

    尽管此人目光深邃阴毒,但杨根硕仅仅觉得邪恶,却不恐怖。

    杨根硕觉得,应该是二人实力差距的原因。

    艺高人胆大嘛。

    杨根硕自己修炼的是真气,对方是内力,攻击力防御力自愈力,林林总总,都不可同日而语。

    一旦对战开来,这些因素,可不是一加一加一的简单加成,而是几何级数的变化,从而导致胜利天平向着他一方严重倾斜。

    杨根硕分析的清清楚楚,丝毫没有压力。

    但是反观那个怪人,似乎也没啥压力。

    难道他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本领?

    杨根硕摇摇头,八成是那厮看不来相吧!还以为自己能够碾压对方,实则,真正要被碾压的却是他自己。

    既然发现有人针对他,杨根硕就不上公交车了。

    不能殃及无辜啊!杨根硕这点公德心还是有的。

    再说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对方送上门,杨根硕就要弄清楚,是谁要针对自己。

    右边是站牌,有不少人,左边,过了人行道,就是一条小巷。

    杨根硕毫不犹豫,一头扎进去。

    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怪人跟上来了。

    但是很快,杨根硕脑袋一大,因为,还有个倩影追了上来。

    刚才杨根硕都看见了,因为不便打招呼,于是扭头就走。

    谁能想到,最不合适的时刻碰面,还被看到了,追了过来。

    是多日不见的银行小妹——姜瑶。

    与此同时。

    萧丁丁的大队人马都守在公交车站,小部分人从考场跟过来,此刻,已经张开了口袋,随时准备收紧,来个瓮中捉大牛。

    “喂,大牛,你跑什么呀!不认识我了?”

    杨根硕走得很快,姜瑶一路小跑,追得气喘吁吁,面色潮红。

    杨根硕只好停下来,回头,无奈的看着她。

    姜瑶气哼哼的上前:“大牛,你是怎么回事?我可是一只等着你请我呢!就算怕花钱,也不至于不敢见我吧。”

    杨根硕苦笑:“瑶瑶,你想多了。”

    “嗯?”

    杨根硕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甩到身后,严肃地说:“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大呼小叫,放心,我会保你周全。”

    “怎么回事?”姜瑶一下子紧张起来。

    上一次的银行劫案之后,姜瑶就做了很久的噩梦。

    没想到刚刚从梦魇中解脱出来,今天又……

    杨根硕也不走了,淡淡看着十几米外的怪人,道:“阁下跟了我一路,有什么事,不妨说开!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但有一条,不要伤及无辜。”

    “呵呵……”怪人笑了,但是发出的声音很怪,刺耳。

    杨根硕面色微变:“腹语?”

    “小子,有点见识。”怪人说道,发出的声音令人牙酸。

    姜瑶毛骨悚然,“大牛,腹语是什么?”

    杨根硕盯着怪人,耐心解释。

    “有些人先天或者后天残疾,声带发不出声音,说不出话,但是,通过刻苦修炼,便可以用肚皮发声。”

    “不是武侠小说中的,原来现实中真有。”

    杨根硕微微点头,冲着怪人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跟踪我?”

    “告诉你也无妨,因为你已经进入了我的领域,你是跑不掉的。”

    杨根硕眉头微皱,耸鼻一嗅,马上捂住了姜瑶的嘴巴。

    “干嘛,呃……”姜瑶白眼一翻,身子软软到下去。

    “嘎嘎,你反应算快的,但是,太迟了。”

    “记住,我叫五毒,我的迷香独步天下,你们吸入之后,便变成一滩软泥。”

    “没想到啊,今天不但洗刷了师门耻辱,还有艳福。”

    五毒的迷香果然非同凡响,杨根硕自幼受尽老不死的“虐待”,毒虫毒草当饭吃,堪称百毒不侵了,此刻竟然也是视线模糊,摇摇欲坠。

    “阁下也是得道高人,难道不能让我做个明白鬼?”杨根硕挣扎着问,随时都要昏死过去的样子。

    “这个遗愿,可以满足你。”五毒说,“我们是鬼谷门人,那个不成器的田青牛,是我二师兄。”

    杨根硕一阵恍然,这就是因果循环。

    “就因为他技不如人,坑蒙拐骗被我识破,你就要这么对我赶尽杀绝?”

    杨根硕质问道。任何时候,哪怕十恶不赦之徒,也希望能够站住道德制高点,如此一来方才师出有名。

    “如果你没有断二师兄双臂,或许,我还会给你留一条全尸,现如今,你只能作为小宝贝的午餐了。”

    说罢,又是一阵怪笑。

    五毒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玉瓶,打开盖子,冒出一条头部金色的蜈蚣。

    杨根硕终于明白对方那股邪恶之气的由来。

    “你是蛊师?”

    “这会儿知道,岂不是太迟了?”

    “你为了对付我一个,竟然在整个小巷下毒,你知道,你会连累多少无辜吗?”

    “嘎嘎,还是个悲天悯人的小伙子,不过,难道你忘了,我用的只是迷香,普通人只是被迷晕一会儿,并无大碍,何谈伤害?”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密集的脚步声。

    “萧少,快,那小子就在前面。”

    杨小荣带着一帮人跑过来,后面跟着的是萧丁丁,萧丁丁身后同样跟着一帮人。

    五毒回头看了一眼,愣了愣:“小子,你仇人?”

    杨根硕冷笑,“可以这么说。”

    “你小子还真是天怒人怨。”

    “他们算是你的盟友。”

    “我五毒从来不需要盟友,就让他们为你陪葬。”

    杨根硕骇然,因为五毒突然散发出来的巨大杀气。

    这人竟然是蛊师,他要杀死自己,要用自己来喂食他的蛊虫,还要玩弄姜瑶,还要杀死突然闯入的萧丁丁一伙人。

    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五毒见到杨根硕中毒后的状态,显然认为他再也翻不起浪花,再没有在把他当回事。

    这个一言不合就要人命的家伙,朝着萧丁丁等人迎去。

    杨根硕立刻盘腿做好,运转真气,对抗迷香。

    不经意的瞥了姜瑶一眼,杨根硕不由一惊。

    姜瑶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这显然也是迷香的副作用。

    五毒那厮说什么迷香只能让普通人昏迷一会儿,显然是骗人的。

    于是,杨根硕就更着急了。

    乾坤造化诀运行一个周天,眩晕感便可以克制,但是,没理由的,心底就升腾起一股莫名的**,然后,姜瑶对他的诱惑就成倍的放大。

    该死!

    杨根硕猛烈甩头。

    在大腿上掐了一把,酸爽的感觉,让他暂时压制住心底那股**。

    抓住姜瑶手腕,只觉得犹如火烫,同时,脉动如鼓。

    杨根硕只好先给她输送一股真气,压制那股邪恶的力量。

    而这么一会儿,五毒刚刚走到萧丁丁等人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五毒问道。

    萧丁丁、杨小荣都是呼吸一窒,对于危险的气息,动物都有一种本能的感觉。

    萧丁丁顿时退后了几步。

    那些武馆的人胆气明显壮一些。

    杨小荣色厉内荏地说:“老不死的,别挡路,我们找那小子的晦气,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连你一起揍。”

    “嘎嘎……”五毒一阵癫狂大笑,“小东西,你真会说笑话。”

    “小爷我……”

    杨小荣话说一半,脖子一紧,竟然被五毒提了起来。

    “放开我,呃……咳咳。”

    杨小荣死活扣不开五毒带着布手套的手,只剩下扑腾的份儿了。

    “上啊,快救他!”

    萧丁丁命令武馆的人。

    两名身穿印着“虹口道场”字样练功服的人分左右攻向五毒。

    只是刚一启动,嗖嗖两道破空之声,然后一人抓住一条小蛇。

    小蛇拼命挣扎,嘴巴完全裂开,獠牙尖锐阴森。

    “啊!”

    一帮人同时大叫,萧丁丁迅速退后,其他人也莫名默契。

    两人抓着小蛇的,腿都吓软了,也感觉手上越来也来越没力气。

    得亏平日里还算用功,称得上眼明手快,这才抓住了小蛇。

    小蛇显然是有毒的,而且很疯狂。

    还有一股股令人闻之欲呕的腥臭味。

    “救命,啊救命。”

    两人原本是救杨小荣的,现在抓着小蛇,却要人救他们。

    “嘎嘎……”五毒依然用腹语说话,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一点儿不懂得尊敬老人家,不是要连我一起揍么?”

    萧丁丁说不出话来,杨小荣不扑腾了,只剩下翻白眼的份儿。

    还有那两个倒霉蛋,一直跟手里的小蛇玩拉锯战。

    小蛇终于改变了策略,放弃攻击二人的面部,而是缠在了他们的手腕上。

    然后,一口咬了个正着。

    “啊!”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一声惨呼,小蛇钉在手上,甩也甩不掉。

    两人一发狠,硬生生将小蛇拉下来,小蛇咬的死死的,于是,就带下一块皮肉。

    终于将小蛇摔在了地上,二人的愤怒战胜了恐惧,拼命用脚踩踏小蛇。

    “你们敢?”

    五毒话音方落,不过才踩了两脚的二人脸上一阵惨绿,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太吓人,直吓得萧丁丁一帮子面无人色。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