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悲壮
    “你……你是什么人,你对他们做了什么?”萧丁丁掏出手机瑟瑟发抖,“我……我要报警。”

    “年轻人,我有信心,在警察到来之前,把你们全部干掉。”

    “别呀,高人,咱们无冤无仇。”

    萧丁丁说着,扭头就跑,其余人再次表现的无比默契。

    五毒手里的杨小荣无力的伸着胳膊,“萧少,救我,救我……”

    没人回头。

    五毒也没有追,只是发出一阵癫狂大笑。

    “啊!”

    萧丁丁逃跑的方向传来大叫,下一刻,以萧丁丁为首,一帮人去而复返。

    去的快,回来的也不慢。

    杨小荣死灰的脸上泛起了一阵强烈的希望,还有感动,萧少终究没有抛弃他。

    “高人,我们有眼无珠冲撞了你,我们无冤无仇,你就饶了我们吧!”

    萧丁丁一路打躬作揖,退到了杨根硕面前。

    杨小荣这才发现自己是误会了,眼中的神采迅速黯淡。

    杨根硕这时候听见一阵密集的沙沙声,然后,五毒身后的地面上,多了黑压压一片黑色的甲虫。

    紧跟着,另一个方向也是。

    密密麻麻,窸窸窣窣。

    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铁定发疯,因为,此刻萧丁丁带来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

    姜瑶目前的情况还算稳定,杨根硕松开手,缓缓起身。

    “嗯?”五毒眼中闪现过一抹讶色。

    “杨根硕,大牛哥,我错了,我只是心中不忿,只是想着教训你一顿,可是,从来没想过不死不休啊,求你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萧少,你是吓傻了吧!”杨根硕并没有嘲笑他,这会儿还能表述清楚,已经相当不错了。

    说完,杨根硕轻轻一叹,“五毒,冤有头债有主,不要连累普通人。”

    萧丁丁吃惊的看着杨根硕,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嘎嘎,有点意思,还会以德报怨?”五毒摇摇头,一脸不屑。

    “谈不上,我只是做不到你那么冷血,居然可以做到随意的滥杀无辜。”

    杨根硕伸手一指:“放了你手里的人,你的对手是我。”

    在这特殊的一刻,萧丁丁目瞪口呆,彻底沦为杨根硕的粉丝。

    萧丁丁觉得,他这一指以及他的话语,简直舍我其谁,霸气,男人!

    “也罢。这些小杂碎,一会儿再收拾。”五毒手一松。

    杨小荣掉在了地上,抱着脖子一阵干呕,然后大口喘气。

    苍白的脸色逐渐变红,看向杨根硕的目光完全不同了。

    刚刚,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难逃一劫。他都看到了鬼门关的样子,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没想到在这最后一刻,主子萧丁丁只知道逃命自保,拯救他的,却是他准备找晦气的杨根硕。

    “还有他们。”杨根硕指着两个中毒的倒霉家伙,“这里不是深山老林,是有法律有规矩的城市,你不能为所欲为,否则,即使你本领再大,也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放心,他们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五毒嘎嘎笑道。

    “算你还有点良知。”

    “你小子倒是嘴上不饶人。”五毒笑着摇头,“不过你又错了,我不是顾忌杀人,只是他们断气了,我的宝贝们就不爱吃了。”

    杨根硕眼睛猛然一睁。

    萧丁丁一口气差点上不来,不少人更是呕吐起来。

    更有甚者,失声痛哭。

    自己今天是难逃一劫,但是死的太憋屈,自己还年轻,大把的青春,大把的人生,还没去造,去享受。

    这也就罢了,最让人无法接受的,竟然要变成虫子的食物,最后,成为一坨虫子的粪便。

    黑色的甲虫足有几千只,这会儿算是暂停了步伐。

    两条小蛇钻进了五毒的衣袖,不见了。

    杨根硕第一次遇上蛊师,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还是想着多了解一些,顺便耽误时间。

    “五毒,算你厉害,我们现在都跑不掉。”

    “嘎嘎,知道就好。”

    “但是,作为一个高人,你有愧这两个字。”

    “什么意思!”

    “你之前施放的迷香,只单单是将人迷倒?是不是还有什么其它副作用?”

    “嗯?”五毒眉头微皱,“你什么意思?”

    “高人啊,这样有意思吗?你的迷香里,是不是还多了一切其它的成分?”

    此时,迷香已经淡不可闻,那是对萧丁丁之流普通人而言,五毒耸耸鼻子,立刻眉头一皱。

    “哈哈,我知道了,都是小花淘气,在我的迷药里撒了一泡尿。”

    “小花?”

    “就是它啦。”说着,五毒在怀里掏出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

    “蛇性淫,小花的尿尿功效卓着,哈哈。”五毒笑了两声,马上止住了,面色一沉,“不对,按说那个妮子应该欲|火焚身,必须找个男人交|合,怎么会没事。”

    “五毒,你真是太可恶了!”

    “怎么,想要替天行道?”

    “在你看来,我只是鱼死网破,不过,我必须这么做。”

    “年轻人,有魄力。”

    萧丁丁和刚刚爬起来的杨小荣,目光也都有些炙热。

    “萧丁丁,我有件事拜托你。”

    萧丁丁心头一沉,哽咽道:“大牛,你说。”

    杨根硕看了这小子一眼,指着地上的姜瑶说:“一旦有机会,就带她走,第一时间送她去医院,不要让她有事。”

    萧丁丁热血沸腾:“大牛,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让她有事!”

    杨根硕点点头,伸手在他肩头拍了两下,转身向前,独自面对五毒。

    这一刻,场面无比悲壮。

    不学无术的萧丁丁,脑海里居然也能冒出两句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萧丁丁、杨小荣,一帮武馆的人,个个热泪涌现。

    “来呀,使出你唯一拿手的本领,你不就是养了一堆毒虫么?”

    杨根硕来到五毒面前站定,一脸大无畏的说道,“拿出你看家本领,速战速决。”

    “小子!”五毒一下子变得很生气,“鄙人的肉身力量也相当恐怖,这就让你见识一下。”

    说着,撸起袖子,大吼一声,胳膊就肌肉虬结。

    “白痴。”杨根硕心中鄙夷一句,同时也抹了把冷汗,幸亏,这厮上当了。

    杨根硕之所以那么说,就是害怕五毒一上来就用毒虫狂轰滥炸。

    现在,对方摒弃了自身的长处,要跟杨根硕比拼武技,杨根硕当然求之不得。

    五毒有自己的依仗,内劲大成,这也是他的骄傲。

    所以,杨根硕稍稍激将,他就准备用双手生撕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来吧!”

    五毒率先出击,一记鞭腿,风声凌厉,同时带着阵阵腥臭。

    杨根硕一个铁板桥,堪堪避过,有点想吐。

    这腥臭不知道是毒虫,还是五毒身上的。

    总之,这厮的外套以及头发,仿佛几个世纪都没洗过一般。

    五毒并没想过一击得胜,他也听师兄田青牛说了,这小子功夫了得。

    但仅仅是了得,那还是在同龄人当中,他才多大,如何能跟自己这种修炼了大半辈子的世外高手相提并论?

    五毒一向以世外高手自居。

    对于杨根硕能够避开,五毒并不意外,但,他一招漂亮的铁板桥,却让五毒有些惊艳。

    但也仅仅有点儿惊艳而已。

    五毒凌空变招,那条腿如同铁棍,凌空砸下。

    杨根硕手在对方小腿上一搭,身子借力,平移了开去。

    站起来,气喘吁吁,额头见汗。

    五毒刚才感觉小腿一疼,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但他完全没在意。

    “小子,才一个回合,就累成狗了。哈哈……”五毒哈哈大笑。

    “你是高人嘛!”杨根硕喘息更急。

    “说好听的也没用,你倒是一个人才,只可惜,你跟我们鬼谷一门结下了仇怨,所以,只能可惜了。”

    说罢,毫无花俏的一拳轰出。

    不知是不是错觉,杨根硕仿佛看到了空间扭曲,耳边有阵刺耳的利啸。

    他双手一挡。

    啪!

    一声巨响,萧丁丁等人都是耳鼓巨震,面色一红。

    一股大力,使得杨根硕身子向后滑行,直接滑进了甲虫阵中。

    有几只给踩死了。

    有一些跑远了。

    也有悍不畏死的,居然顺着他的裤管往上爬。

    杨根硕原地又蹦又跳,一阵拍打,总算逃了出来。

    “哈哈……”见杨根硕狼狈,五毒忍不住一阵怪笑,但是,自己那么凌厉的一拳,那小子居然没事,五毒感觉有些失败。

    “小子,耽误太久了,我又来了。”

    这一次,五毒展示了迅捷无比的身法,左一晃右一晃,两步就到了杨根硕跟前,沿途留下一道道残像。

    拳打,脚踢,膝撞,肩扛,手抓……

    一瞬间,两人过了几十招,变得难分难解。

    “走,走啊。”杨根硕冲着萧丁丁大喊。

    “走,好的,走。”萧丁丁看着前后黑压压、虎视眈眈的甲虫,哭道:“可是怎么走啊!”

    杨根硕一侧头,避过对方一拳,手掌下按,挡住对方一记膝撞。

    趁机喊道:“当然是踩过去啊,难道用飞?”

    一个分神,肚子吃了一拳。

    “哦,咳咳……”杨根硕揉着肚皮,一阵咳嗽。

    “五毒,你力气真大,幸亏我早上吃得少,不然都要吐出来了。”

    五毒眉头微皱,似乎自己低估了这小子的实力,这都打了半天,好像没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小子,再吃我一拳!”

    五毒沉声说道,这一拳更是平平无奇,而且,推进的极其缓慢。

    但,杨根硕却不由自主凝重起来。

    :十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