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以德报怨
    “五毒,我要迷香的解药。”杨根硕眯着眼睛,“不知是迷香,还有蛇毒的,蛇尿的。”

    “有,有,都有的。”五毒不住点头,“大人,我如今动不了,你在我怀里取。”

    杨根硕手伸到一半,顿住了,笑道:“五毒,你的怀里不会有什么毒虫或者暗器吧,然后,我就掉进了你的陷阱里。”

    五毒苦笑不已:“大人,万蛊之王啊,从现在开始,这世界上,没有一种蛊能够威胁到你,甚至都不能近身。不对,唯有一种。”

    “什么?”

    “情蛊。”

    杨根硕眉头微皱。

    “情蛊呢……”五毒就要解释。

    “以后解释,我救人要紧。”杨根硕探手入五毒怀里,掏出一把瓶瓶罐罐。

    “那些人居然冒犯大人,理应受到教训,只是迷晕,惩罚太轻了。”

    “有两个中了毒,吃了不少苦,就算了吧!”杨根硕耸肩笑道,“当然,我也不是那么大度的人,我主要是救那个女孩子,救他们,那是顺便。”

    “那个女孩子很漂亮,气质有些特殊,适合双修。”

    “什么?”

    “双修呢……”五毒又要解释。

    杨根硕一摆手:“以后再说。这些都是怎么用的?”

    五毒一一解释。

    杨根硕点点头,“你先在这,回头再来聊理你。”

    说罢,大步朝着萧丁丁他们逃命的方向去了。

    “大人。”

    “嗯?”

    “那个女孩子有些麻烦。”

    “什么意思?”

    “她中了迷香,还有小花的尿,小花是母的,那尿对雌性尤其有效。”

    “你想说什么?”

    “不但要用解药,还要辅以手法。”

    五毒详细描述了解毒手法,杨根硕听得嗓子发干浑身燥热。

    前行约莫五十米,地上躺满了人。

    果如五毒所说,都在。

    还好,姜瑶没被谁压着。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杨根硕心里舒服多了。

    杨根硕自然是要先救姜瑶的,既然大家都晕着,倒是方便了杨根硕。

    因为,五毒所说的解毒手法,有些下手的位置,不可描述,自然也不能让外人看去。

    杨根硕一个大男人无所谓,但姜瑶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日后还要做人不是?

    “日后”是关键词么?为什么就要不由自主咀嚼一下,心中还一热?

    摇摇头,想着也别日不日的了,要那啥,也是日……以后的事儿,当务之急,救人要紧。

    何况,姜瑶也是因为他,才落得这副境地,好在有惊无险,否则就得内疚一辈子。

    现在,也得负责,负责将其唤醒。

    好在姜瑶也处于昏迷状态,所以,做一些手法,彼此也不至于尴尬。

    说干就干。

    先是打开一个小玉瓶,瓶盖子一开,一股恶臭,简直比最臭的臭豆腐在油锅里煎还要臭。

    但杨根硕却是心头一喜,臭到极致,反而说明解药是真的。

    因为杨根硕也中了点迷香,原本有些晕乎乎的,这会儿突然就感觉清醒了许多。

    将玉瓶凑到姜瑶的小鼻子下面,即便处于昏迷之中,姜瑶那春山般秀气的双眉也是狠狠一皱。

    杨根硕狠着心肠,让姜瑶闻臭味,整整持续一分钟。

    然后,姜瑶直接吐了。

    杨根硕慌忙收好玉瓶,给她拍打背部。

    吐了一阵酸水,眼睛依旧没有睁开。

    然后,眉头舒展开了。

    但面色迅速泛红,呼吸也急促起来。

    杨根硕苦笑,迷药的药劲儿一去,蛇尿的劲儿就起来了。

    做贼心虚般,环顾一下四周,萧丁丁、杨小荣等一帮人都在那里挺尸。

    杨根硕放心了,双手分头行动。

    这是名副其实的寻幽访胜,但却不是杨根硕的本意。

    他必须按捺住如猿如马意动的心,尤其是指尖传来少女肌肤那种美好的触感,尤其是那些细腻……的部位。

    很痛苦,很煎熬。

    “啊!”

    姜瑶一下子坐起来,大口喘息。

    杨根硕第一时间回过头去,深吸一口气,然后,若无其事吹着口哨。

    但是,身子紧绷的有些过分。

    “大牛,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有啊,就是给你解药,唤醒你。”杨根硕说完猛然回头,“瑶瑶,你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

    姜瑶咬了咬樱唇,秀眉微蹙,“没什么。”

    “那就好。”杨根硕高兴道,“你现在感觉咋样。”

    “怪怪的。”姜瑶心直口快。

    “啊?”杨根硕心中一阵突突。

    “不是,”姜瑶脸上一红,“还好,就是浑身乏力。”

    “这是正常的,是中了迷药之后的正常生理反应。”

    “迷药?”姜瑶很是吃惊。

    “你以为是什么?”杨根硕指着萧丁丁他们,“不然,他们怎么会跟你一样?”

    “我想起来,那个怪人,那人呢?”

    “被大牛我搞定了。”杨根硕趁机嘚瑟一把。

    “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迷药?”姜瑶不敢相信,“不是影视剧上才有的情节么?”

    “这只能说明一点,现实生活,有时候比小说跟yy,也更离奇。”

    姜瑶陷入沉默。

    “瑶瑶,今天你不该跟着我,我的麻烦很多的,差点连累了你,以后,离我远点哦。”

    杨根硕眉眼带笑,半开玩笑的说。

    当然,也有点让姜瑶敬而远之的成分。

    没想到,姜瑶的态度让杨根硕大跌眼镜。当然,如果他有眼镜的话。

    姜瑶柔弱一笑,不是装的,刚刚解了迷药,又经受了杨根硕双手的一阵肆虐,姜瑶的确有些娇弱。

    但是,这样的微笑更能拨动男人的心弦,勾起男人征服的念头。

    先占有,然后呵护。

    姜瑶说:“我不怕,大牛能保护我一次,就能保护我第二次,看吧,事实证明,你已经救了我第二次。”

    “我去!”杨根硕一拍脑袋,并没有太多庆幸。

    此时此刻,若是强行占有,女孩顶多也就是半推半就。

    可是,杨根硕耳边回荡一句话:臣妾做不到啊!

    于是,就做君子吧!

    “谢谢瑶瑶的信任,我们以后就是最好的朋友,红粉知己。”

    “红粉知己?”姜瑶美眸微眯,仿佛想到了什么浪漫的事儿,“是不是就是那种精神恋爱,没有肉|体的接触?”

    杨根硕没好气的在她脑袋上一拍,“都说了知己,非要恋爱吗?还想着肉|体接触,我大牛才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是吗?”姜瑶瞪圆了眼眸,无辜地望着他。

    杨根硕不敢同他对视,放过看到她的眼底暗藏一丝戏谑。

    “你休息一下,我……还要救人。”

    说着,杨根硕直接忙活起来。

    情况从重到轻,救人也分先后。

    先救两个倒霉催的、中了蛇毒的家伙。

    此时此刻,两人脸色如同蔫黄瓜,一片惨绿灰败。

    杨根硕为其把脉,发现生机倒是不弱。

    于是先服蛇毒解药,再用臭熏。

    两人脸色迅速变白,眉头也皱了起来。

    杨根硕知道起作用了,也不再管他们,而是来到了萧丁丁、杨小荣的旁边。

    这两个要找自己麻烦的家伙,杨根硕自然不会放过。

    哪怕救他们,也要让他们遭点罪。

    于是,直接将玉瓶里臭气熏天的液体倒入二人的口鼻。

    杨根硕刚刚料理下一个,二人几乎同时咳嗽,然后坐起,然后呕吐。

    臭熏相当有效,简直药到病除。

    杨根硕处理完毕,萧丁丁也喘回了气。

    他气喘吁吁道:“大牛,是你救了我们……我们大家,你没事吧!”

    杨根硕淡淡摇头:“萧丁丁,你是找我晦气的人,我救你,那也只是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咱们的关系没到那个份上,大牛不是你可以叫的。”

    萧丁丁一脸尴尬。

    但下一刻,更加尴尬。

    “就你们也想对付大牛?也不撒泡尿……找个镜子照照?”姜瑶俏脸微红,骂骂咧咧道,“大牛人好,还以德报怨,要是我,就让你们自生自灭。”

    萧丁丁低下头,被一个女人骂,却没法还口,今天丢面子简直是丢到姥姥家了。

    “瑶瑶,少说两句。”杨根硕笑了笑,“有些人,未必长记性。”

    杨根硕笑得最后,声音就变冷了:“但是,有些事,可一不可再,你们也知道了我的敌人都是什么档次,以后,想寻我的麻烦,眼睛放亮点,不要到时候城门失火,殃及了你们这样的小鱼。”

    “杨根硕。”萧丁丁被埋汰的不行,觉得必须说两句硬气话,“咱们只是为了追女孩争风吃醋,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那是因为你今天报复失败,不然哼哼……”

    “杨根硕,今天的事,我萧丁丁欠你一个人情。”萧丁丁看着杨根硕,目光有些炙热,“那一刻,你为了我们挺身而出,我真的很感动,觉得你特爷们儿。”

    “你错了!”杨根硕摇摇头:“我不是为了你们,哪怕背后是阿猫阿狗,我也不愿意看到它们为我丢了小命。”

    “你……”萧丁丁噎住了。

    “就是!”姜瑶附和道:“萧丁丁,哎,你的名字咋这么怪呀?”

    姜瑶皱眉思索,杨小荣等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姜瑶摇摇头:“萧丁丁,你要是个男人,你的话就欠妥,什么叫欠个人情,你分明是欠一条命,不对,是很多条。”

    “若不是大牛,你完蛋,他们也得完蛋。他们完蛋,都是因为你,这笔恩情,都要算在你头上。”

    姜瑶相当激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