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爸妈可看着呢
    北郊,一片公墓,依山而建。

    山名九骢。

    陵墓都在山的阳面,密密麻麻整齐排列。

    更远处,是郁郁葱葱的松柏。

    杨根硕不用学车,也不是上学,是被查蓉给约出来了。

    见面的时候,就觉得查蓉今天怪怪的。

    美,是一如既往的美。

    甚至更加的魅惑人心。

    黑色纱帽、黑色连衣裙、黑色丝袜、黑色坡跟皮鞋,外加墨镜黑伞。

    整个人画着淡妆,这副装扮显得很沉静。

    以杨根硕的认知,黑色代表着神秘。

    那么,查蓉这样打扮约自己出来,难道是为了要干什么神秘的事情?

    不会是那种羞羞的事儿吧!

    但是,查蓉似乎都不笑了,于是,杨根硕也就收起了那份胡思乱想。

    先陪着查蓉去修车厂提了车。

    路虎小极光,撞的面目全非,修理费很是不菲,一共两万多。

    杨根硕那好意思让查蓉掏钱,就抢着买单了。

    查蓉唇角翘了翘,也没坚持。

    提了车,查蓉就让杨根硕开。

    杨根硕原本还想调侃两句。

    比如说,姐,你真让我开呀。

    或者说,姐,你心真大,神经也粗大。

    但是,查蓉今天的情绪真不对,杨根硕就止住了。

    当车子抵达这片墓地,杨根硕才有有些恍然。

    他似乎明白查蓉兴致不高的原因,也明白了她这身装扮的意义。

    此时,两人并排站在一块墓碑前。

    杨根硕按照查蓉的要求,将鲜花靠着墓碑放下。

    墓碑上贴着两张照片,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男的颇具英气,女人温柔大气。

    查蓉身上都有他们的影子,二人应该是查蓉的生身父母。

    但有一点,应该感到奇怪。

    据查蓉所说,查楠是她继父,难道查楠娶了老婆,就同意前妻跟她的前夫合葬?

    查蓉的母亲算是查楠的前妻,那么,查蓉的父亲,就是查蓉母亲的前夫。

    关系稍稍有些复杂。

    杨根硕抬头看看天,阴沉沉的。

    然后,有雨水滴在他脸上,一滴,两滴……

    一开始,查蓉就撑着黑伞,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

    杨根硕觉得,查蓉真是太明智了。

    查蓉来到墓前,差不多有三十分钟了。

    期间只说过一句话,就是对杨根硕讲的,让他将花放下。

    如今,天空下起了小雨。

    杨根硕想要钻进伞下,分享一片晴空,突然发现,查蓉哭了。

    眼泪从墨镜里滑下,绵绵不绝的两道。

    杨根硕再次抬头,看看烟雨空蒙的天,展臂,将查蓉微微颤抖的身子拥入怀中。

    并且,顺手接过伞。

    于是,在这漫天雨丝、松柏林立的寂静墓地,拥有了一片属于两个人的晴空。

    查蓉依靠在杨根硕的肩头,泪水越发汹涌。

    原来,今天是他父母的忌日。

    二十年前,她五岁的时候,父亲亡故。

    十五年前,母亲病故。

    夫妻选择了同一天。

    妻子去世,对查楠而言,算是人生大幸。

    他正值壮年,他继承了妻子的全部财产。

    唯一美中不足的,他成了查蓉的唯一合法监护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这是继承财产的唯一必备条件。

    严格来讲,那笔财产就是查蓉的抚养费。

    母亲去世不久,查楠就迎娶了现任妻子。

    查蓉直接怀疑,二人早已有染。

    从此,查蓉再也没有体会到过家的温暖。

    完成了从公主到女佣的过渡。

    查蓉自嘲说,她还算幸运,顶多受到些冷眼,并没有什么家暴。

    自从查奋出生,她在家中的地位就更低了。但还有一席之地。

    对外,这是一个谈不上幸福,但至少完整,也富足的令人羡慕的四口之家。

    现在的查蓉方才明白,她之所以能够在家里立足,那是因为,查楠尚且没有完成资产转移。

    这个转移,他用了十几年。

    查蓉结婚的时候,那笔财产,跟查蓉再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查蓉说,钱不钱的,她真的无所谓。

    可是,自从母亲去世后,查楠竟然从来没来看过她哪怕一眼。

    一日夫妻百日恩,那是真的吗?

    夫妻合葬,是查蓉用自己的信用身份办理银行贷款,方才完成的。

    雨一直下,没停下的意思。

    查蓉突然丢掉墨镜,弓起腰,圈着嘴,带着哭腔,喊道:“爸爸,妈妈!请你们放心,你们的蓉蓉长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了,那个坏人也得到了惩罚,受到了报应。”

    “而他,”查蓉看着杨根硕,“你们女儿身边的男孩,将是女儿一生的依靠。”

    查蓉说得斩钉截铁,杨根硕听得热血翻涌心如波涛。

    最难消受美人恩,查蓉对自己如此,杨根硕怎能没有任何表示。

    将美人揽入怀中,温柔地擦去他眼角滴下的泪水。

    然后扭头看着墓碑上的中年夫妇。

    准备表态。

    杨根硕虽然不反对查蓉这么做,但是心里多少有些埋怨。

    这也算是毛脚女婿上门见岳父岳母吧,自己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太简单也太唐突了。

    当然,这都不能怪自己。

    好吧!

    爱就一个字,用行动表示。

    “叔叔阿姨,那个……初次见面,哎呀……”杨根硕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怀里的查蓉抬起一双红肿的美眸,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似乎还有些笑意和期待。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请二位放心,你们就看着吧,我会对姐好的。”

    “大牛,你真好!”

    查蓉紧紧的搂住他的腰,螓首深埋在他的胸口。

    杨根硕微笑着,嗅着女孩清新的发香,陶醉着,享受这一刻的静谧温馨。

    “大牛,”过了许久,查蓉仰起俏脸,看着他,低声问道:“你真的会对我好吗?”

    “当然。”杨根硕点头,“我说话算数。”

    “那就好,我可告诉你,我爸妈可看着呢!”

    杨根硕扭头看向墓碑,墓碑上那张合影,两个人的确看着他。

    他头皮一麻,后背冷飕飕的。

    被雨湿透,有风吹过。

    ……

    萧丁丁来到承恩医院肿瘤科,在护士站问了之后,找到了凌洋母亲李秀琴的病房。

    扒在门上往里看,一下子就看到了病床上的李秀琴。

    绝对没错,李秀琴跟凌洋太像了。

    李秀琴虽然头发灰白,但是模样没变,想必年轻时也很漂亮。

    居然还是个单间,居然还有护工,这让萧丁丁有些意外。

    正在想办法了解病情,门从里面打开,走出来一个护士。

    萧丁丁有些呆,这个护士姐姐好漂亮。

    护士也发现了他,这小子瘦高瘦高的,发型前卫,还穿着吊裆裤。

    上下打量一眼,感觉很不好,护士俏脸一寒,“干什么的?”

    “你好。”萧丁丁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冲着美女护士伸出手。

    护士背负上手挺起胸膛:“有事说事。”

    萧丁丁讪讪收回手,“我想跟你打听点事儿。”

    护士眯起美眸,再次仔细的打量一番这小子,顿时有了警觉。

    只因为这小子很有些职业医闹的特征。

    “你想问什么?”

    萧丁丁呼吸一窒,美女护士的眼神怎么突然就变得犀利了?

    “那个,我想了解一下里面这位病人的情况?”

    “为什么?”

    “呃……你别误会。”萧丁丁连连摆手,“我没恶意的,我只是想了解一下,看看自己怎么可以帮到她。”

    “你有这好心?”护士冷笑。

    “那你以为我是干什么的?”萧丁丁好奇地反问道。

    “不是推销新特药的,就是职业医闹。”

    “嗨,美女……”见美女护士神情变冷,忙不迭改口,“护士,我叫你姐姐行么,我还个中学生,你怎么就不想着我一点儿好呢!”

    “你是中学生?”

    “是啊,如假包换,我有学生证。”萧丁丁在身上一阵翻找,然后尴尬道:“不好意思,忘带了。”

    回答他的,是一声娇滴滴的冷哼。

    “护士姐姐,我真是……”

    “站住,别过来。”

    护士目瞪口呆,这小子居然想抱自己,若不是自己退得快,就让他得手了。

    萧丁丁连连摆手:“你真是误会了,我真是……”

    “住口,赶紧滚蛋,不然我喊保安了。”护士摸出手机。

    “我……我是凌洋的男朋友,想要了解她母亲的病情。”

    萧丁丁一着急,只好和盘托出了。

    “什么?”护士愣住了,瞪大眼睛问,“你,你说你是凌洋的男朋友?”

    “嘘——”萧丁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踮脚朝门里看了看,然后悄声说:“别太大声,她妈还不知道。”

    “这么说,是真的?”护士脸上多了一丝玩味。

    萧丁丁有些痛心的说:“我还没见过洋洋的妈妈,阿姨还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洋洋也是的,这么大的的事儿,也不跟我讲。”

    护士有些相信了:“你叫什么?”

    “萧丁丁。”

    “啥?”

    萧丁丁挠头,脸微微泛红:“萧何的萧,甲乙丙丁的丁。”

    噗嗤!

    护士捂嘴窃笑。

    虽然笑容很美,但萧丁丁依然有些受不了。

    “护士姐姐,你是美女耶,不应该是那种肤浅的人,只是个名字而已,而且,是老爸取的,你这么笑,是对人家的一种不尊重。”

    护士连连摆手:“对不起对不起,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有趣,并没有看不起你。”

    “你还说!”萧丁丁都要哭了。

    “不说不说。”护士马上端正了态度,“萧丁丁,”她又忍不住想笑,忙不迭咳嗽一声,这才说道,“你没带学生证,那么你跟凌洋是同学?”

    “同班同学,天恩中学高三一班。”萧丁丁答道,字正腔圆。

    “你认识林芷君吗?”护士随口问道。

    “认识啊,高三八班的,那可是校花大小姐。”萧丁丁对答如流,然后“哎”了一声,“美女姐姐,你怎么会知道林芷君?”

    护士笑而不答,反问:“杨根硕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