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变态训练
    “这样不大好吧!”杨根硕一脸过意不去,“太委屈你了。”

    “别婆婆妈妈的,我给你洗。”萧米米咬牙切齿。

    “我这个当师父的怎么好意思!”

    “别再假惺惺了,其实心里不知道多得意。”萧米米撇撇嘴,“别忘了我是一名优秀的警察,在警校更是优等生,而且主攻犯罪心理学。”

    “我也没想着犯罪呀。”杨根硕摸了摸鼻子,苦笑摇头,“那还是不要了。”

    “师父,这是弟子分内之事。”说着,萧米米还眨眨眼睛。

    “那好吧。”杨根硕答应了,很勉强。

    “啊!”萧米米猛地捂住了眼睛。

    “你鬼叫什么?”杨根硕刚脱下一条裤腿。

    “你怎么可以当我的面脱裤子?”萧米米气得直跺脚。

    “哎呀,我以为啥呢!你看看,我穿着平角裤呢!”

    “那也不合适!”萧米米叫道。

    “我是乡下人,我是没文化,但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

    “你什么意思?”萧米米手上张开一道缝,只看了一眼,慌忙又捂住了,同时脸红心跳。

    那里好大一坨,真是名副其实的大牛,比弟弟那里大多了。

    呸!不害臊!你是姑娘家耶!

    萧米米心里骂自己,脸却越来越烫。

    杨根硕却是不知道萧米米此刻心中所想,不然,绝对要将其归入“闷骚”一列。

    杨根硕说:“你们城里人一进游泳馆,都是裤衩吧!还有三角形的呢,我这都算保守的了。”

    萧米米一想也对,自己有点神经质了,弄得好像没见过世面似的。

    于是大方的拿开手,却是不敢去看杨根硕的下身,玉臂一展,“拿来。”

    “要不还是算了,我想想还是不合适。”

    “你真啰嗦!”萧米米亮出小虎牙。

    “不是的米米,我是这么想的,虽然咱们建立了师徒关系,但是,这个关系毕竟刚刚开始,这样对你,你有抵触情绪,我也于心不忍,万一传出去,也好说不好听,万一有人说我虐待女徒弟,那多不好。”

    “住口,拿来!”

    萧米米突然觉得这个师父还真有点唐僧的意思,一样一样的啰嗦,像苍蝇。

    于是,她直接上手去抢。

    但是,杨根硕也不好直接给她。

    这样,就出现了拔河的情景。

    两人拔杨根硕的裤子。

    “杨先生,呃……”

    就在这时,李虎来到门口。

    杨根硕光着腿,裤子的一部分在萧米米手中。

    李虎看到的是,萧米米使劲的拉,杨根硕死活不撒手。

    好劲爆!

    这样被人撞破,萧米米一时无措。

    杨根硕反应稍快,大叫一声:“不要啊!”然后,夺回了裤子,跑掉了。

    就这样跑掉了。

    萧米米一脸懵逼。

    良久,一声大吼,“杨根硕,我要杀了你!”

    ……

    承恩医院。

    化验科。

    柳承恩正研究李秀琴的病例,这时候,有人敲门。

    “谁?”柳承恩皱眉。

    “院长,是我,小苏。”

    “珊珊啊,进来吧。”

    苏灵珊推开门,梨涡浅笑:“院长,你怎么在这儿?我问了一圈,真是让人好找。”

    “珊珊,找我有事?”

    自从发现苏灵珊跟杨根硕走得较近,柳承恩对这个小护士的明显不同于旁人了。

    苏灵珊让出半个身子,“不是我,是他要找您。”

    “哦,小伙子,你是……”柳承恩放下化验单,托了托老花镜。

    “他是……”苏灵珊刚要解释,萧丁丁摇摇头:“护士姐姐,我自己讲。”

    “哦,好啊。”柳承恩让萧丁丁坐了,然后道:“珊珊,给小伙子倒杯茶。”

    “珊珊?”萧丁丁不自禁的重复了一句。

    柳承恩皱眉道:“难道你们不认识?还以为你们认识呢!”

    萧丁丁起身,双手从苏灵珊手里接过纸杯,躬身道:“护士姐姐,请教芳名。”

    “干嘛!”苏灵珊没好气道,“你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还想泡……追求姐姐?”

    苏灵珊俏皮地吐了下舌头。

    “不是不是。”萧丁丁被说中了心事,不由得老脸一红,解释道:“只因为姐姐是好人,帮过我,所以,出于礼貌,我应该记住你的名字。”

    苏灵珊微微一笑:“虽然你这个理由勉强站得住脚,不过,我依然不会告诉你,这样吧,想知道很简单,去问杨根硕。”

    “什么?”

    “再见。”

    说完,苏灵珊笑着摆摆手,如同一只蝴蝶翩跹而去。

    萧丁丁眼中闪现过一阵失落,紧接着,又有些愤慨,因为他有这种直觉,这个漂亮的护士,也跟杨根硕那个王八蛋有染。

    “小伙子?”

    “哦,院长。”

    “还不介绍一下自己,以及你的来意?”柳承恩淡淡一笑,“我虽然是院长,但业务饱满,可闲不下来啊!”

    柳承恩虽然平易近人、笑容可掬,但这话,已经有了点下逐客令的意思。

    “对不起,打搅院长您了,我叫萧丁丁,我爸是萧阳。”

    “萧局长?”

    “嗯。”萧丁丁也是急了,直接爆出自己的身份。

    “然后呢?”

    “我是凌洋的男朋友,我想了解她母亲的病情,看看我能帮上什么?”

    柳承恩一愣,对着萧丁丁审视一番,还别说,跟萧阳有点像,估计不是胡说。

    柳承恩点点头:“哦,好的,多个人,总能多一份力量,这样,我把化验资料给你复印一份。”

    “好的,谢谢。”

    没多久,萧丁丁就捧着又重又厚的一沓化验单复印件,站在大厅里茫然四顾。

    足有二百张,都是用a4纸复印的,擦屁股太硬。

    上面的内容很丰富,也很复杂。

    总之萧丁丁看着脑袋直犯晕,天书也不过如此。

    也就是说,这么一沓资料,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也听说了,凌洋母亲是肾衰竭,需要换肾,只要知道型号就成。

    可是这么多张,型号在哪里?

    在大厅里犹豫了半小时,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出现在柳承恩的办公室门口。

    笃笃!

    “柳院长在吗,我是萧丁丁,有个问题我比较迷糊,想要请教。”

    “稍等。”里头传出柳承恩的声音。

    萧丁丁哪里知道,柳承恩正在跟杨根硕通话。

    “大牛啊,他自称是凌洋的男朋友,要了解李秀琴的病情,从我这里拿来一沓资料……”

    “我知道了。”

    “原来你知道啊,那就算了,我还以为你对凌洋那小丫头有意思。”

    “老柳,你真八卦。”

    “哈哈,咱是啥关系,忘年之交。所以,我觉得有义务告知你。”

    “哈哈……那我得谢谢你了。”杨根硕笑着说道,“柳院长,那小子倒是一片好意,知道想办法找肾源配型,但你给人家一沓资料,我都看不懂,他能看懂?”

    “呵呵,还真让你猜到了,他正在敲门,八成是看不懂,所以直接来问了。”

    “既然来问,你就告诉他,人多力量大,万一让他瞎猫碰见了死耗子,碰上了呢?”

    “那你岂不是不妙了?”

    “柳院长啊,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

    “呵呵……那挂了,我为他解答。”

    柳承恩按下电话,这才说道:“进来。”

    萧丁丁推门进来,一脸不好意思。

    “又怎么了?”柳承恩明知故问。

    “柳院长,我……我……”萧丁丁吭哧吭哧,脸都红了。

    “我明白了。”柳承恩一拍脑袋,直接拿出纸笔,刷刷写了几行很专业的东西,刺啦撕下来最上面一页,递过去道:“按照这个去找。”

    萧丁丁瞪大眼睛,双手接过,一看,虽然还是看不懂,但只有短短几行,对自己而言,容易了可不是一点点。

    “谢谢,柳院长,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萧丁丁难抑狂喜,一个劲儿鞠躬。

    柳承恩笑着摆摆手:“小伙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你能找到合适的肾源,到时候老头子给你鞠躬。”

    “不敢当不敢当,柳院长,您真是个好人。”萧丁丁有些语无伦次,“我现在,我这就去找。”

    跑出几步,猛然回头,将一沓资料抱上,又鞠了一躬,这才小跑着离去。

    目送萧丁丁离去,柳承恩轻轻一叹。

    按说,萧丁丁长得不赖,还有个市局一把手这样的老爹,配凌洋那样的女孩子绰绰有余了。

    关键是他对凌洋母亲的病如此上心,就算目的是追求女孩子,也实属难得。

    柳承恩之所以叹气,那是因为他并不看好萧丁丁,谁让他遇到了大牛那样的对手?

    ……

    “米米,你流水水了。”

    “是汗!”

    “你弄湿我了。”

    “活该!”

    杨根硕就是在这种女上男下的情况下,跟柳承恩通话的。

    这里是林家别墅的客房。

    杨根硕平躺在床上。

    萧米米趴在他身上,当然,用的是俯卧撑的姿势。

    这套变态的训练方案,设计者自然是萧米米的“变态师父”杨根硕。

    原本,杨根硕要求平板撑的。

    结果,试了一下,两人直接就亲密接触上了。

    于是,萧米米改成了俯卧撑。

    也就是四肢着地。

    一开始,屁股撅的太高。

    而杨根硕的要求是,屁屁不能太高。

    杨根硕之所以这么做,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儿下作,其目的还是想让萧米米知难而退。

    没想到,萧米米居然能够接受如此变态的训练方法。

    这种女上男下却没有任何接触的姿势,居然能够坚持半小时以上。

    尽管香汗淋漓,娇喘吁吁,秀眉紧蹙,但还在坚持。

    令杨根硕刮目相看,同时也隐隐觉得自己有些过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