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此刻尽丝滑
    “没有。”杨根硕来不及藏,只好用身子挡住。

    小萌不会觉得自己变态吧!杨根硕这么想着,但强大的内心,使得他表现的相当平静。

    若无其事,微笑待人。

    “大牛,人家已经看到了。”

    “不……”

    杨根硕刚想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突然觉得林晓萌的语气有点怪。

    因为,她之前那句话少了点质问,多了点怯弱。

    仿佛不是杨根硕偷窥把玩她的**,而是她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一不小心被杨根硕发现了一样。

    林晓萌接下来的话,证实了杨根硕的判断。

    林晓萌低下的螓首突然抬起,“大牛哥,人家只是猎奇,一件都没穿过,你别误会啊,小萌不是那种女人。”

    林晓萌居然是害怕他误会,向他解释,杨根硕反而有些内疚了。

    单手挑着那小裤衩,杨根硕义正辞严的说:“存在即合理,人家呕心沥血的设计,一丝不苟的加工,这简直是一件艺术品,咱为什么不能穿?穿了这个,就成坏女人了?”

    “大牛……”

    林晓萌没想到杨根硕竟然说出这番话,她感动的不能自已,直接扑入杨根硕的怀抱。

    甚至都忘了问杨根硕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房里。

    如此单纯的林晓萌,如此的相信自己。

    杨根硕感觉自己既内疚又龌龊。

    于是,他就跟林晓萌坦白了。

    林晓萌是情人眼里出潘安,看杨根硕,看哪儿哪儿好。

    这不,杨根硕坦白从宽,她又是一阵开心。

    当然,也觉得这事儿挺滑稽。

    “小萌,我可是对你没有一点儿隐瞒,你可不许生我的气。”

    说着,抬手捏了捏林晓萌有些婴儿肥的小脸。

    林晓萌突然忸怩起来,低下头,咬着唇皮,还绞着双手,“大牛哥,不就是借一套内衣么?小萌不生气,小萌整个人……整个都是大牛哥的,所以随便啦。”

    说话间,俏脸飞上两酡红晕,如同涂抹了最明艳的胭脂。

    让人爱不释手,恨不得咬上一口。

    若不是身体原因,杨根硕也早就下嘴了。

    负责就负责呗。

    将林晓萌揽入怀中,一手抚摸着她如云秀发,深深嗅着她淡淡发香,另一手捏着开档真丝小内内。

    双手,此刻尽丝滑。

    突然,杨根硕觉得自己超牛逼。

    右手搂着一个女孩,左手拿着为另一个女孩准备的小内内。

    这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天地悠悠,唯有大牛了吧!

    “你们干嘛?”

    杨根硕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一声娇叱,将他吓了一跳。

    林芷君突然闯入,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

    “没……没有。”林晓萌慌忙推开杨根硕,“姐,你怎么来了?”

    “你半天不出来,我以为在干什么?原来他也在。”

    林芷君瞪视着杨根硕,杨根硕先一步已经将东西藏好,所以此刻也是无所畏惧,同林芷君坦然对视。

    “小萌,以后不准你跟他单独多待。”

    “姐……”

    “什么事情都由得你,这件事必须听我的。”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小萌,咱姐也是为你好,你岁数还小,正在长身体,所以不宜……”

    “谁是你姐?”林芷君叉腰发飙,“我比你还小呢!”

    “大牛哥,我十八啦!”林晓萌反驳,同时挺了挺胸膛,以此证明自己一点儿也不小。

    杨根硕滴溜溜的目光在姐妹俩胸前扫了扫,点点头,“的确不小,你应该是姐姐。”

    紧跟着撂下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姐姐多多沟通,和谐第一。”

    说完,杨根硕脚底抹油。

    “杨根硕,你混蛋!”林芷君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杨根硕说她胸小。

    “姐,你别这么说大牛,他不是那样的人。”林晓萌弱弱地争辩,“他就是随便说说。”

    “嗨!”面对这么不争气的妹妹,林芷君也显得很无力,“我都懒得管你。”

    ……

    萧丁丁依靠巨大的互联网优势,外事不决问谷歌,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将柳承恩那张纸条翻译了过来。

    他兴奋的不得了,立刻实名登录了世界器官库。

    可是进去之后,萧丁丁才感到绝望。

    里面几乎是空的。

    大家都在排队。

    尤其是凌洋母亲需要的这个型号,不但没有存货,前面还排着百十号人。

    最乐观估计,十年后,可以得到合用的肾源。

    面对这样的结果,萧丁丁不但沮丧,而且失望。

    自己折腾了这么久,居然全是无用功么?凌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努力啊。

    不行,得让她知道。

    ……

    在萧丁丁自怨自艾的时候,杨根硕回到了客房门口。

    敲门问道:“周婶,好了么?”

    “好了,杨先生,你进来吧。”

    杨根硕推门进去,通往洗漱间的门开着,有一股薰衣草的香气逸散。

    然后,穿着浴袍的萧米米,在周婶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俏脸有些红晕,身子有些娇软,光着小脚丫。

    周婶道:“小姐,你的衣服我都帮你洗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后,就可以穿了。”

    “好的,谢谢了。”萧米米终究还是表示感谢。

    “杨先生,小姐交给你了。”周婶眨眨眼睛。

    “有劳了。”杨根硕拱了拱手。

    周婶退了出去,并且还带上了门。

    嘎达一声,那是门锁啮合的声音。

    萧米米身子没理由一颤。

    然后嗔道:“大牛,你干嘛这么看我?”

    “怎么样,洗完澡舒服了吧!”

    “当然能舒服点,不过好像更累了。”

    “周婶说帮你洗了衣服。”

    “怪不好意思的,女孩子的贴身衣物,怎么好让素不相识的旁人代劳。”

    “这么说,你现在是真空上阵?”

    “啊!”萧米米大叫一声,捂住了上面。

    “紧张什么!”杨根硕皱眉,义正辞严,“我是你师父,那就是你长辈,我不可能对你有非分之想。”

    “谁信呐?”

    “呶,这是我给你找的内衣,是小萌没穿过的,放这儿了,爱穿不穿。”

    说完,杨根硕丢下两团黑布,转身离去。

    看着杨根硕离去的背影,萧米米顿时有些内疚。

    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人家原来是给自己借内衣去了。

    去将门反锁,然后首先打开一团,发现是上面的小衣,不是文胸,而有点像小吊带。

    前面开胸后面露背。

    “什么玩意儿!这也太那个了吧!”

    本着有总比没有强的想法,萧米米终究还是穿上了。

    对着镜子一照,感觉不错。

    挺拔高耸,若隐若现,诱惑不浅。

    当然,萧米米觉得,那是因为自己身材好,所以才会穿出这样的效果。

    然后就是穿小内内。

    萧米米穿上了照镜子,觉得挺性感。

    只是,为毛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转过一百八十度,屁屁对着镜子,扭头一看,萧米米直接崩溃。

    “杨根硕,我要杀了你!”

    遍寻杨根硕而不得,原来,一问才知,这厮已经离开了别墅。

    手机也打不通。

    ……

    接下来日子,杨根硕优哉游哉,但凡有事,都不用他自己亲自请假。

    甚至,教务处主任还私下里找过他,略带谄媚的说:“杨根硕同学,屈指可数的优秀毕业生名额中,就有你一个,你的证书我都给你填好了。”

    这种事,杨根硕只能笑纳了。

    于是,他一边抓紧修炼,同时指导第五旻的功夫。

    上次在别墅跟萧米米闹过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处理,萧米米的气质竟然一下子变了。

    再见杨根硕,不但没闹,还多了一抹小女儿的娇羞。

    虽然好看,称得上赏心悦目,但并不好玩。

    “师父,上次人家虚脱,晕过去后,你用什么方法?”

    娇羞过后,就大大方方的抱住杨根硕的胳膊。

    “干嘛?”杨根硕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人家觉得你是个神医。”萧米米眼睛亮亮的说。

    “本来就是。”杨根硕牛逼拉轰的摸了下鼻子。

    “是是,我也听说了,堂堂田神医也不如你。”

    “原来你也知道田神医?”

    “那货在西京上流社会,可是个左右逢源的人物。”

    杨根硕点点头,若非如此,他能有资格给南门雄治疗?

    “那是我没来,田神医已经成为过去,变成了历史的尘埃,以后的西京,只有我杨根硕一个神医。”

    萧米米柔柔一笑,“大牛,你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呢?”

    “米米,你应该获益了吧!为什么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杨根硕有些不乐意,“这就好像那个玩笑,你吃了鸡蛋,还想看看母鸡长啥样么?”

    “不是的,这么跟你讲吧!那天我回去之后,就感觉浑身轻松,原本,我以为那是错觉,结果身子一天比一天轻盈。”

    “不会飞上月宫,跟嫦娥成为百合吧。”

    “百合?”萧米米轻轻地掐了他一把,“大牛,你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呀!”

    杨根硕嘿嘿道:“难不成你找吴刚去?”

    “大牛,你再胡搅蛮缠,我就不理你了。”萧米米正色道,“我就问你,我身体的变化,你扯到飞天干啥?”

    “嫦娥那是因为备受老公冷落,于是就去了令人向往的月宫。”顿了顿,杨根硕问道:“但是,你知道她一介凡人,怎么就能飞上九天的吗?”

    萧米米摇头,不得不承认自己孤陋寡闻,她并不知道这个。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