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厨房阳台选一个
    杨根硕捋了捋并不存在的长须,一副讲古的模样。

    姿态做足后,方才开口。

    “嫦娥的老公是后羿,就是射日的那个,”杨根硕停下来看着萧米米,“射日知道不?”

    “这个谁不知道啊,原本轮流来,后来十个一起上天,烧烤大地,民不聊生,后来英雄后羿出现了,射下了九个。”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大致就是这个样子,咱们现在回到他老婆身上。”

    “嗯嗯。”萧米米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从没有过的萌。

    “嫦娥天生丽质,跟你一样漂亮。”

    “讨厌!”

    杨根硕一愣,萧米米也是一愣。

    这娇嗔,有些不同寻常,这对答,有打情骂俏的意思。

    “干嘛,快讲啊。”萧米米推了杨根硕一把。

    杨根硕点点头,继续说道:“美女爱英雄,何况后羿那种拯救苍生的大英雄,由此可见,嫦娥还是非常爱她老公的。”

    “然后呢?说重点啊!”

    “后羿因为拯救了苍生,被人族尊为首领,如此一来,就日理万机了。”

    “是不是还有三宫六院?”萧米米问。

    “没有没有,后羿是个有理想有追求的首领,励精图治,一心扑在事业上。”

    “嗯。”

    “这样经年累月,长期留守在家,独守空房,嫦娥那受得了,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啊,生理……咳咳,还有心理都需要慰藉。”

    萧米米冷笑道:“大牛,你最好不要跟我耍黄腔,这会儿,你不是我师父。”

    “哪能啊!”杨根硕笑着摇头,“那时候没电视没网络,哦,连电都没有,一个女人再没男人陪着,你说天黑了干啥。”

    “嗯哼!”

    “哦,这个嫦娥比大禹老婆还不如,人家毕竟还有个孩子打发时间。”

    “快说重点,不然我不听了。”

    “听故事都没耐性,好吧!现代人都比较浮躁。”杨根硕摇摇头,“这种情况不可能一成不变,还好,嫦娥虽然孤独难耐,却没给后羿戴顶绿帽子。”

    “大牛……你太坏了。”萧米米笑着给了杨根硕一脚,当然,后者避开了。

    “关于这一点,我有想过,估计嫦娥有这个想法,但后羿威望太高,没人有胆配合。”

    萧米米波涛起伏,狠狠瞪着他。

    然后,柳腰一拧,走向门口衣帽钩。

    “米米,别走啊,重点来啦。”

    杨根硕猛然站住,原来,萧米米从衣服了掏出一把枪,此时,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他。

    “米米,别乱来,枪不长眼睛。”

    杨根硕说,他并不紧张,因为,萧米米不可能扣动扳机的,顶多气得不行,吓唬吓唬自己。

    “你再东拉西扯胡说八道,信不信我给你来一下。”

    “我就算这样,也罪不至死啊,而且,我还是你师父,你这是以下犯上大孽不道。”

    “住口,说重点。”

    萧米米大叫,突然眼睛一花。

    啪嗒。

    手里一轻。

    杨根硕举着弹匣笑道:“原来是空的,我就说嘛,这么漂亮的徒弟,怎么舍得杀死这么帅气的师父。”

    无论如何,萧米米也不得不惊叹杨根硕过人的速度。

    即便她真的开枪,也射不中杨根硕的。

    就像上一次,他从毒贩手中救下自己。

    想到这里,萧米米变得温柔起来,同时有些无力地说:“大牛,要么讲重点,要么教功夫,咱们不耽误了行么?”

    “我就准备讲了啊,是你太性急了。”

    “我……”

    “一个仙人给了后羿三颗仙药,原话是这样的,吃一颗延年益寿,两颗长生不老,三颗白日飞升。”

    “后羿长期不在家,留守妇女嫦娥百无聊赖,拿出仙药把玩,突然就想我吃了会怎么样?”

    萧米米瞪大了眼睛,像一只安静的小猫,充满了求知欲的那种。

    “嫦娥吃了一颗,又吃一颗,再吃一颗。”

    “怎么样?”萧米米忍不住问。

    “老半天没反应。”

    “怎么会?”

    “然后突然就有了反应。”

    “什么反应?”

    “跟你一样。”

    “我?”

    “身子越来越来越轻。”

    “啊?”萧米米眼睛瞪到了最大。

    “就像氢气球,比空气轻,她飞了起来,她怕了,不想飞,但是晚了,没人能拉住她,她没经验,不然会在脚上绑一根绳子。”

    萧米米没忍住,扑哧一笑。

    “就这样一直飞一直飞,飞到了九霄云外、月亮之上、广寒宫中。”

    “格格……你真能扯!”萧米米笑着摆手,“到此为止吧,不要再跟我讲什么吴刚玉兔的了。我就说句身子感觉轻盈了,你就给我扯到了十万八千里。”

    “闲着也是闲着,我还想给你讲讲一往情深的吴刚和恪守妇道的嫦娥呢!”

    “够了啊,开始训练吧!”

    “床上走。”

    “大牛……”

    “嗯?授艺期间,以师徒相称。”

    “哦,师父,可不可以换个地方。”萧米米脸蛋红红地说。

    “好啊,厨房、阳台,选一个。”

    萧米米愣住了。

    “我想有个家,家里有个她,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床上啪啪啪,厕所啪啪啪,阳台啪啪啪,厨房啪啪啪……”

    杨根硕手忙脚乱接起电话。

    原来“厨房、阳台”的出处竟然在这里。

    “杨根硕,你无耻!你下流!”反应过来的萧米米再也忍不住了,扑上来又抓又咬。

    ……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响了。

    私立中学有私立中学的特点,哪怕是高三,也没有加课,没有晚自习,全凭学生自觉。

    同学们三三两两离校。

    很快,高三一班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了。

    凌洋正在收拾东西,课桌上的手机不是发出滴滴声。

    凌洋已经正式开始了夜场的酒水代理工作。

    稍微懂行的人都知道,酒吧、ktv这些场子,主要收入来源,都是酒水提成,酒水入场后,价格动辄比外面高上五到十倍。

    这里面的油水相当惊人,因此,就吸引了不少妹子成了酒托。

    凌洋洁身自好,哪怕最需要钱的时候,也没有丧失最起码的底线。

    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凌洋很清楚,自己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拜杨根硕所赐。

    所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她欠杨根硕太多了,以至于变得很坦然。

    这样的恩情,还能用什么偿还?

    凌洋打算好了,等母亲手术之后,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要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献给杨根硕。

    她如今的一切都是杨根硕给的,唯有身子,暂时还属于自己的。

    人一旦想通了,就会变得坦然,如现在的凌洋。

    杨根硕再怎么对她好,她也会坦然受之,因为,她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杨根硕的人。

    所谓的酒水代理,简直不要太轻松。

    凌洋就好比二道贩子,原本都是可以不要的环节,也就是王锁虎、张大鹏等人为了交好杨根硕,这才硬生生增加的。

    变相的让凌洋有个轻松体面的事情做,收入还颇为可观。

    凌洋也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对上下游,都颇为客气。

    短暂的人生转折,让凌洋看清楚一些事情。

    比如,以前她是个清高的女孩,但那完全是因为清贫。

    为什么这么讲呢!

    因为,此时手里拿着一只小手都拿不下的大家伙,她很喜欢,很实在。

    这是杨根硕送的最新款爱疯手机,还是普拉斯版本。

    凌洋拒绝了很久,但杨根硕以她要用来工作为由,让她收下了。

    原来拿着这么个大家伙真的很有面子,这就是所谓的装逼神器,周围人看自己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凌洋终于发现,自己也是个虚荣的女人。

    这一阵晃神,等凌洋反应过来,教室里只剩下两个人了,而且,其中一个还站在自己面前。

    除了萧丁丁,还能有谁。

    “洋洋……”

    “再强调一次,不要这么叫我,我是有男朋友的人。”

    就在这时,凌洋手机响了。

    屏幕上,“大牛”两个字欢快的跳动着,萧丁丁都看到了。

    待凌洋含笑接通了手机,萧丁丁这才惊讶发现凌洋的手机款式。

    最新款的爱疯普拉斯,最大内存,市价七千多,萧丁丁哀求了几个月,老爸也不同意给他买。

    而凌洋说话的内容更加刺耳,从没有过的温柔。

    “大牛,怎么了?你说一起去看看我妈,好的,我去校门口找你。”

    通话结束,凌洋秀眉紧蹙,因为电话里,杨根硕的声音从没有过的严肃。

    “洋洋,我有话跟你说。”

    正要离开,路又被萧丁丁挡住了。

    凌洋皱眉道:“萧丁丁,你到底要怎样,我要去看我妈,她还在医院躺着呢!”

    “跟谁去?大牛?你男朋友?杨根硕?”

    “就是我男朋友怎么样?要你管!”

    “这手机也是他送你的?”

    “是啊!怎么了?”

    萧丁丁顿时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凌洋,你变了,以前的你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那么的清丽脱俗,而不是现在的虚荣媚俗。”

    凌洋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萧丁丁身份有些神秘,都知道这厮是个二世祖,有个局长父亲,但具体是哪个局长,知道的人还真不多。

    这厮平日里不学无术,衣着前卫,很是不着调儿,凌洋诧异的是,他竟然出口成章,说出这么一段很有内涵的话。

    “然后呢?”凌洋笑问。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