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永远到底有多远
    萧丁丁愣住了,一来,凌洋的笑是真好看,二来,自己的话很重了啦,凌洋竟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到底要说什么,我赶时间。”

    “你确定杨根硕能给你幸福?”

    看到萧丁丁一副认真的模样,凌洋却是忍不住笑了。

    “萧丁丁,我很想说,你的问题很幼稚,幸福是什么?你认为的幸福,是不是我可以跟着杨根硕一辈子,他对我不离不弃。”

    萧丁丁抿了抿嘴唇,没有回答,显然是默认了。

    凌洋落寞一笑。

    大牛那么优秀,身边优秀的女孩很是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自己何德何能,能够拥有他陪着他走完一生,只要他心里有自己一个位置,只要自己可以默默守望着他,就够了!

    “我们才多大?人生有多长?永远到底有多远?”

    留下这几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凌洋拨开萧丁丁,走向教室门口。

    “洋洋,难道你一点儿也不在乎我为你做的一切?”

    背后,萧丁丁突然大声喊道。

    凌洋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萧丁丁抱着厚厚一沓文件,走近了,说道:“你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吗?”

    凌洋看过去,那些东西似曾相识,然后眉头更紧了。

    “是你母亲的全部化验单,我用了整整一个下午,搞懂了这些专业术语技术参数,然后登陆世界器官库。”

    凌洋有些惊讶,然后问:“然后呢?”

    “遗憾的是,”萧丁丁揪着头发,“合适的肾脏根本没有,保守估计,需要十年。”

    看到情真意切的萧丁丁,凌洋心头不禁一动。

    “萧丁丁,虽然有些残酷,但我还是要说一个事实,那就是,你做的这些,大牛早就做了,你做的都是无用功。”

    萧丁丁瞪大眼睛,退后一步。

    撞翻了一张课桌,课本洒落一地。

    同时,他手机几十张化验单也雪片般落地。

    凌洋秀眉微蹙,深深鞠躬:“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声谢谢。萧丁丁同学,谢谢你。”

    说完这句,凌洋转身走了。

    如同蝴蝶乘着清风。

    萧丁丁知道,知道自己彻底的永远地失去了凌洋,他徒劳的伸着手,感觉心好痛。

    老牌天王的一首老歌在耳边响起。

    ……我的心碎了无痕,伤更深情更真……

    校门口,夕阳中,杨根硕跨骑在小羚羊上,冲着袅袅婷婷走来的少女勾勾手,壮极轻佻。

    夕阳映红了少女的俏脸,她咬了咬樱唇,加快了步伐。

    “这不是艾悠悠的专座,今天怎会轮到我?”

    “原本的确是,但今天她有事。”

    “不然,就没我份儿了?”凌洋貌似随口说道,实则,心跳都变快了。

    杨根硕想都没想:“上来吧,走啦。”

    凌洋侧身坐在后座,双手轻轻抓住杨根硕衣服。

    杨根硕手把一拧,小羚羊向前驶去。

    “回答呀,我的问题。”凌洋不依不饶。

    “什么?”杨根硕明知故问。

    凌洋咬着牙:“如果艾悠悠不是有事,是不是就轮不上我坐。”

    杨根硕并没有直接回答。

    他说:“你叫凌洋,我骑着小羚羊,我觉得,你跟它更配。”

    凌洋一愣,旋即在脑海里回味咀嚼杨根硕的话。

    下一刻,在杨根硕腰上掐了一把,“大牛,你真坏。”

    “哈哈……”

    凌洋舍不得掐他,不疼反而有点儿痒,杨根硕哈哈大笑,电门带到底。只可惜,小羚羊依然慢悠悠前行。

    夕阳即将落下,剩下半轮红日,映红了整个天地。

    凌洋坐在后座,看着围墙上两人一车缓缓移动的影子,心中一动,升起万千柔情。

    转眸看着杨根硕,那背影并不高大,那后背并不宽阔,可是,此时此刻的凌洋,觉得那么的温馨、安心。

    这个后背,会是自己的依靠吗?

    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凌洋一双玉臂环住了杨根硕的腰杆,俏脸也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杨根硕身子顿时一僵,只因为,这个动作也是艾悠悠的专利呀!

    至今为止,也只有艾悠悠一个人会抱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背。

    现如今又多了一个女孩。

    这种感觉熟悉而温馨。

    杨根硕不自禁的挺直了腰杆脊背,“凌洋,你怎么了?”

    “你……不是喊人家洋洋的?”

    杨根硕一听要遭,原本也就是搞搞暧昧,怎么好像是以身相许的节奏啊。

    于是,杨根硕保持沉默,不是说沉默是金么?

    凌洋并没有逼他,过了片刻才道:“大牛,你怎么突然带我来医院?”

    “一个礼拜过去了。”杨根硕说,忧心忡忡。

    “啊!”凌洋一直刻意的,刻意的忽略时间流逝。

    但,杨根硕还是揭开了残酷的现实。

    凌洋记得很清楚,母亲刚刚入院的时候,柳院长和大牛一起得出结论,母亲在不换肾的情况下,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而如今,竟然就过去了一个星期,那也就是说,母亲还剩下不足一个星期的日子。

    凌洋没说什么,但杨根硕明显感觉到,她的双臂更紧了,她的身子颤抖起来,她流泪了。

    因为,他的后背湿了。

    “哈哈……”杨根硕突然笑起来。

    “大牛,你干嘛?”凌洋愣住了,也止住了哭泣。

    但是,那种囊鼻子的腔调,让着听着就心疼。

    “我是个医生嘛!”

    “嗯。”

    “医生总是将最坏的可能告诉家属的。”

    “你的意思是……”

    “最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等于没说。”

    “洋洋。”

    “嗯。”

    “如果找不到肾源,我是说如果,那怎么办?”

    后座上的女孩,手臂越发的紧,身子越发抖颤,泪水也越发汹涌。

    “你这么激动,早知道不跟你商量了。”杨根硕摇摇头说道。

    “如果找不到,那就是天意,我只能接受。”

    听到这里,杨根硕忍不住松了口气。

    凌洋继续说道:“妈妈这辈子太苦,或许离开了,对她……对她也是一种解脱……”

    说完,凌洋放声大哭,将杨根硕整个后背都弄湿了。

    杨根硕轻叹一声,眼前,承恩医院的招牌已遥遥在望,他说:“洋洋,如果找不到肾源,可不可以让我用我的方法试试。”

    “大牛,你有办法,你有办法的对不对?”凌洋一下抓住他的衣服,急切的摇晃着。

    “洋洋,你不要着急,咱们应该乐观一点。”杨根硕扭头看了眼后背上的女孩,“不是还有几天么,说不定就能获得匹配的肾源。”

    “还有几天?还能出现奇迹吗?”

    “奇迹不总是出现在最后关头么?否则又怎么会称得上奇迹?”

    “若没有奇迹,看看我能不能创造?”

    “大牛……”

    浴火夕阳中,小羚羊停下了,杨根硕扭着头,同凌洋一双泪眼相对,凝望。

    画面定格。

    “我一定可以创造奇迹。”

    杨根硕握紧了车把,对凌洋说,也是对自己的深心说。

    ……

    “啊……嗯……”

    杨根硕同凌洋一起,来到她母亲的病房门口,还没进去,就听到压抑着的痛苦呻吟。

    凌洋一下子捂住了小嘴,同时,挡住了杨根硕前进的脚步。

    透过门上的玻璃,两人看到了里面的情景,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李秀琴嘴里咬着被褥,病床上的身子紧紧蜷缩,满头大汗,面色煞白,眉头紧紧纠结。

    她竭力的压抑着自己的痛苦。

    护工小琴一个劲哭。

    终于,这一波阵痛过去了,李秀琴大口喘气,仿佛虚脱了一般。

    “阿姨,你怎么样?”小琴红着眼睛问道。

    “小琴,阿姨还撑得住。”李秀琴虚弱地说着,有泪滑出眼角。

    “这可怎么办啊!”小琴忍不住哭了出来。

    李秀琴摆摆手:“好孩子,不哭,答应阿姨一件事,好吗?”

    “什么?”

    “不要告诉洋洋。”

    小琴捂嘴,泪落如雨。

    一门之隔,凌洋犹有过之。

    但她要冲进门的一刻,却被杨根硕拉住了。

    杨根硕将她拉到一边:“洋洋,你现在进去,你妈的一片苦心就都白费了。”

    凌洋捂嘴痛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杨根硕心中一痛,将她拥入怀中。

    凌洋断断续续道:“妈妈太辛苦了,我心好疼,这样下去,还不如……”

    “不如什么?”杨根硕皱起了眉头。

    “不如早些结束这种痛苦。”凌洋说完,哇哇大哭。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捧起女孩梨花带雨的脸,为她擦拭着源源而出的泪水,摇头道:“洋洋,不到最后一刻,不可以放弃希望,你首先要坚强。”

    “可是……可是妈妈太辛苦了。”

    “目前为止,换肾是比较成熟的医疗手段,而我的方法,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不到最后关头,我也不愿意尝试。”

    凌洋闭上眼睛,无助的哭泣,仿佛心痛到无法呼吸,若不是杨根硕捧着她的脸,她就要蹲在地上了。

    “你这样子也没法去看你妈,走吧,去找柳院长问问情况。”

    说着,杨根硕就拉着凌洋左手胳膊。

    但凌洋却抱住了他的右胳膊,并且依靠在他的肩头。

    无助少女对自己无限的依恋,场景似曾相识。

    此时此刻的杨根硕,心头已然是柔情万千。

    情不自禁的,就抬起手去梳理凌洋有些凌乱的刘海。

    当手指触碰到那缕丝滑,脑海里不由冒出一段文字。

    如若相爱,就让我的手在你的发丝上多停留几秒。

    如若不爱,愿你一生安好。

    这一刻,杨根硕有些痴了。

    “大牛……”凌洋发现了杨根硕的异样。

    “嗯。”杨根硕笑笑,“走吧。”

    一扭头,发现了正前方的苏灵珊。

    她的神情有些异样……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