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气宗主
    “大师兄,你怎么样?”

    “大师兄不要紧吧!”

    “你小子不讲规矩,怎么能用武器?”

    “是这小子不讲规矩,咱们也甭跟他讲什么江湖道义,一起上啊!”

    大师兄抱着小腿,面露痛苦。

    一帮师兄弟纷纷声讨,王天林更是竭力煽动,希望众人群殴杨根硕。

    只可惜无人响应。

    没办法,大师兄都不堪一击,何况他们?

    适才,大师兄不顾年龄身份,主动进攻的时候,杨根硕迟迟没有应对。

    一气宗众人还以为这小子吓傻了呢!

    没想到,就在大师兄即将一击功成的时候,杨根硕动了。

    抡起小羚羊,切向了大师兄的小腿。

    大师兄一腿可以踢断碗口粗细的树干,却没想到让小羚羊的轮胎给伤到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仅仅一个回合,众人就发现了杨根硕的不凡。

    除了王天林。

    或许这厮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但没人理会他。

    大师兄更是恨死了他。

    王天林,你个驴日的害俺,这哪里是以一当十,这分明是百人斩嘛!

    奈何,王天林尚未感受到来自大师兄的怨念和恨意。

    没人上前,王天林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自然也不会上前去触霉头。

    于是乎,一场围堵,就这样僵持下来。

    杨根硕依然跨骑在小羚羊上,淡淡一笑问道:“小羚羊也算武器?”

    此言一出,大师兄都脸红了。

    一气宗其它弟子一时间也是张口结舌。

    这会儿,王天林闯荡江湖坑蒙拐骗的优势,一下子显露出来了。

    他当即开口道:“武功再高也怕……也怕板砖,何况是小羚羊这么大块头的武器。”

    “嗯!”一时间,其它门人,包括大师兄在内,都是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只要认定杨根硕动用武器,方才战胜了赤手空拳的大师兄,他们就算是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他们一旦出师有名,便可以群起而攻之。

    不过,这也只是他们朴素的想法。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只要稍稍掂量一下,那就能够明白一点,出师也无功,只会换来未捷身先死。

    “这么大块头的武器,说得好!”杨根硕乐了,“王大师,那你说怎么办呢?”

    “我……”王天林略微卡壳,然后一抱拳,“你砸我招牌,伤我肢体,令我师门受辱。我一气宗并非无名无姓,所以,必须有个说法……”

    “住嘴吧!”杨根硕打断王天林的喋喋不休,“我赶时间。”

    “但凭大师兄做主。”

    大师兄瞪了王天林一眼,知道退无可退,于是开口道:“师门不可辱,我们也不会仗势欺人,这样吧,为了大家都好,希望小兄弟跟我们走一趟。”

    “去哪?”

    “一气宗,师尊面前说明情况。”

    “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你将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

    “你恐吓我?”杨根硕淡笑,摸了下鼻子。

    大师兄不由咽了口吐沫,为什么就觉着那小子的笑容那么邪恶呢?

    但大师兄想了想,此刻自己身后还有几个师兄弟,即便打起来,也应该是两败俱伤。

    现如今,自己代表的是一气宗的脸面,所以,不能堕了师门的威风。

    “小兄弟,看来你也并非无名之辈,要不说出你师出何门何派,说不定还有些渊源。”

    “抱歉,没有。”

    大师兄一口噎住了,老半天才缓过来:“我们一气宗是名门正派,不屑干那种恐吓威胁仗势欺人的事儿。”

    杨根硕点头笑道:“我信。”

    “你呃……”大师兄没想到杨根硕竟然如此回话,不由一愣。

    但,杨根硕的话还没说完,他笑着续道:“你们今天不是仗势欺人以众欺寡又是什么?”

    大师兄一干人等都是老脸通红。

    没错,这帮人平均年龄也有四十五以上,称之老脸也说得过去。

    只有王天林脸皮够厚,面不改色心不跳。

    “小子,牙尖嘴利,现在我们一气宗是在跟你讲道理。”

    “哦!”杨根硕冷笑,“打得过的时候,就用拳头,打不过,就讲道理,那不是都由着你们来,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话说到这份上,王天林也理屈词穷无言以对了。

    “既然没话说了,那我就要为自己讨还公道了,我可是正当防卫。”

    话没说完,小羚羊冲向人群。

    大师兄一干人等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小子说动手就动手。

    杨根硕腾身而起,小羚羊冲向一人,双脚蹬向两人。

    正前方一人刚刚抓住小羚羊车把,曲臂封挡的两人同时滑退数米,不住揉搓疼痛欲裂的双臂。

    而此时,杨根硕脚不沾地,落在小羚羊车座上,手把一拧,车头顶在前头那人的胯间。

    “哦……”

    一声惨呼中,风声呼啸。

    那是小羚羊在手中,被杨根硕舞成了风火轮。

    噗噗两下。

    一人捂着左肩,一人捂着右脖子,同杨根硕保持一段安全距离,面带痛苦的看着他。

    小腿受伤的大师兄,杨根硕直接忽略。

    他拎起小羚羊,猛拧车把,飞速转动的后轮几乎紧贴着王天林的鼻尖。

    王天林竭力后仰,差点做出一个漂亮的铁板桥,一滴汗滑过花白的鬓角。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大师兄太震撼了。

    王天林是不肖,但自己和另外五名师弟,那可是一气宗全部精英,精英尽出,却无人家一合之将。

    彼此间分明有种鸿沟天堑般的绝大差距,根本不是靠几个人就能弥补的。

    “住手!”大师兄迫不得已,喊道。

    “嗯?”杨根硕扭头看他,同时小羚羊下压一寸。

    哼哧!

    是王天林再也支撑不住,一下子躺在了地上。

    “请小兄弟就此住手。”大师兄抱拳,“自古冤家宜解不宜结。”

    杨根硕笑了:“好像是你们主动找上我?是你们要跟我结怨的吧!要是我不住手呢?”

    大师兄摇头说道:“我等技不如人,只能是任人鱼肉,但我师门还有高人,若小兄弟一意孤行,我等受些伤痛事小,师门受辱就是大事了。”

    “那又如何?”

    “到了那时,你将要承受整个一气宗的怒火。”

    “好吧,我做好准备了。”

    “啊!你要做什么?”见杨根硕抬脚,大师兄苦着脸问道。

    “给你师门一个理由。”杨根硕笑笑道:“若我没有金刚钻,今日岂不是任你们揉|捏?断胳臂断腿也是情理之中吧,接着还要被你们带回师门一番凌辱。”

    “那我们也只是想想啊,想想不犯法吧!”大师兄神情凄苦,脸上写满了哀求。

    “大牛我从来不恃强凌弱,也曾以德报怨,但并不喜欢逆来顺受,所以今天,你们很不幸。”

    “啊!”

    见杨根硕一脚踹来,大师兄大叫一声,曲臂封挡。

    “住手!”

    便在此时,巷道尽头响起一声断喝。

    喝声由远而近,同时,一名老者急速奔来。

    鹤发童颜,白须及胸,一袭黄飞鸿白色长衫,一路飞奔,速度尤甚百米冲刺,布鞋时而在侧墙轻点借力,身轻如燕。

    “爹!”大师兄大喊一声,如释重负。

    “师父!”其他几名师兄弟也纷纷跪倒,便是受伤倒地的,也努力爬起来跪好。

    只是那王天林,恨不得将脑袋埋入裤裆里。

    不知是害羞,还是见不得人。

    大师兄的爹,想必就是一气宗的宗主了?

    杨根硕摸着鼻子不禁莞尔,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择日不如撞日,既然来了,事情一并解决,省得拖泥带水,麻烦!

    见那身量矮小的老头,身子却如灵猿一般敏捷,如此奔跑腾挪,实在是极具观赏性。

    为了让对方表现的更加精彩,杨根硕还是抬脚踹了出去。

    师父没来,大师兄那是全神戒备的,这会儿则是一副恭候恩师的模样。

    所以,杨根硕一脚踹在了大师兄的肩头。

    “小贼安敢!”小老头人没到声先至。

    “唉哟!”大师兄的惨呼紧接着响起。

    “可恶,吃俺老孙一拳!”

    如此耳熟的台词,杨根硕听得一愣,差点反问“不应该是一棒么”。

    但见老孙头左边墙上蹬一脚,右边墙上蹬一脚,然后怒目圆睁,怒须冲天,一拳朝着杨根硕轰来。

    一股强大的气势,令杨根硕当即呼吸一窒。

    若说五毒是杨根硕在城里遇到的第一个高手,那么这老孙头就是第二个。

    看这老头满面红光,动辄牵动气机,似乎比五毒更胜一筹。

    拳未至,劲风已到。

    拂动他的发丝,吹皱了他的面皮。

    杨根硕初生牛犊不服输,双手交叠,迎向老孙头含愤一击。

    啪的一声脆响,拳掌交接在一处。

    一股气浪凭空而生,直接将王天林师兄弟几人掀翻。

    二人面色俱是一变。

    拳掌胶着,并未一触即分。

    大师兄等人诧异的看着他们两个,尤其关注的,则是他们的授业恩师。

    与此同时,巷道尽头,一辆黑色路虎上,一名芳华绝代的女孩捂住了小嘴。

    “那小子这么厉害!”

    旁边贵气逼人的老头也是摇头:“是啊,我也没想到,能接住孙道林一拳,又如此年轻的,在这西京,哪怕是八大世家,都凤毛麟角啊。”

    这时,孙道林老脸一红。

    没想到自己含愤一击,还是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挡住了,而且是在众弟子面前。

    这还不让孙道林恼羞成?

    不过,脸红并非全是羞怒,也是他运功提气的一种表现。

    两人第一次肢体碰撞,便胶着在一起。

    但二人一直有在角力,比拼真气内力。

    始终旗鼓相当。

    孙道林知道,除了一众弟子,身后还有德高望重之人,他必须有所表现。

    于是乎,孙道林大喝一声,拳锋再进。

    杨根硕先是被老头一声大喝吓了不轻,紧跟着感受到一股无匹大力,比之前的拳劲还大。

    终于他抵抗不住,也避让不开。

    老头儿那一拳,连同他的手掌,一起砸在他的胸口。

    “咳咳……”杨根硕连退数步,好一阵咳嗽。

    车上,那女孩惊呼:“爷爷,那小子没事吧!”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