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注意点,这不是家里
    “咳咳……”杨根硕皱眉指着老头儿,“寸劲?”

    “你居然知道?”老头儿有点诧异。

    “小贼,怕了吧,师父一出手,你就得跪!”王天林立刻站了起来,嘚瑟的要命。

    “住口!”老头儿一声断喝,同时瞪了王天林一眼,“回去再跟你算账!”

    “是是,谨遵师父教诲。”王天林双手抱拳唯唯诺诺。

    老头儿抱拳道:“鄙人孙道林,忝为一气宗宗主,原本不该以大欺小,但阁下年纪轻轻,杀气太重,得理不饶人,伤我门徒,令我宗门颜面无存,所以……”

    “所以,”杨根硕抬手打断他,“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废话,还不是为了你出师有名,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你……”孙道林不怒反笑,摇头道:“你年纪轻轻修为不浅,想来也非无名之辈,只要告诉老朽何门何派,说不定还有些渊源,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一气宗……”

    “这个问题,你徒弟问过了,我可以告诉你,我只是个山野村夫,没有任何后台,要打要杀,赶紧放马过来吧!”

    “牙尖嘴利,冥顽不灵,就让老朽替你父母师长教训你!”

    这一次,孙道林是动了真怒。

    须发皆张,袍袖鼓动。

    俄而,一拳轰出。

    威风凛凛,声威赫赫。

    “小子,求饶吧!很庆幸,你成功激起了师尊的怒火。”

    近处,王天林喋喋不休,幸灾乐祸。

    远处,车上,女孩问:“爷爷,要不要阻止他们?”

    “不……”贵气老头刚喊了一个字,女孩便冲了出去。只剩下老头暗自摇头。

    与此同时。

    杨根硕一脚踹飞苍蝇般烦人的王天林,单足点地,右手中指迎向孙道林的拳头。

    “住手!”女孩娇喝。

    但已经迟了。

    两人再次交手。

    令人诧异的是,杨根硕竟然纹丝不动,以一条腿、一根中指,抵抗住了孙道林的全力一击。

    这一击竟然悄无声息。

    画面定格。

    唯有孙道林如遭电击。

    刹那间,整个世界仿佛都已远去,只有面前神袛般存在的杨根硕。

    扑通!

    耄耋之年的孙道林跪了。

    这一幕太过雷人。

    儿子、徒弟的下巴掉了一地。

    跑过来的南门彩云怪难为情的,同时又有点疑惑:“孙……孙爷爷,我只是让你住手,谁让你跪下了?”

    “就是啊老孙,赶紧起来,你一把年纪,做他祖父绰绰有余,成何体统?”

    紧跟着,南门雄在司机的护卫下,手拄文明拐,大步而来。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叫人瞠目结舌。

    “二重寸劲!”孙道林不敢置信地看着杨根硕,目光无比炙热,“师父,请收下徒儿!”

    南门彩云不能理解,感觉整个世界都乱了。

    南门雄看向杨根硕的目光,却变得凝重起来。

    孙道林的儿子,也就是王天林的大师兄,他对二重寸劲有所耳闻,那是宗门老祖宗都达不到的境界。

    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能达到那种境界,难怪父亲会如此失态。

    不过,会不会是假的,是父亲误会了呢?大师兄心生疑惑。

    “师父,”王天林按着后腰,“您这是做什么?他只是侥幸得胜,什么二重寸劲,你一定是搞错了!”

    “住口!”

    啪!

    孙道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巴掌将年过半百的徒弟扇飞,然后重新跪倒,“无知劣徒,开罪一名宗师,实在罪有应得!”

    二重寸劲,孙道林的跪拜,以及孙道林的口呼宗师,一切一切,让在场所有人都蒙圈了。

    南门雄蒙圈之后,就是骇然。

    孙道林这样的,都能够开宗立派,成为一派之主,在西京跻身上流社会,甚至,在八大家族面前,也能获得几分尊敬。

    他的功夫,他的见识,绝不会错。

    老眼昏花,也绝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如此说来,眼前这小子不但医术了得,而且身手可怖。

    是了,从萧阳那里,南门雄也了解到了一些,比如勇斗劫匪,比如勇斗毒贩,但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没想到,这小子身手如此了得,年纪轻轻,医武双绝,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想到这里,南门雄下意识的看了眼宝贝孙女,似乎,从来视天下男人如无物的孙女,也很紧张这小子呢!

    于是乎,南门雄的老脸上多了一丝玩味。

    “老孙,起来吧。”南门雄决定充当和事佬,尽管孙道林在他眼中分量没有那么重,但并非一无是处,“大牛,给老夫一个面子,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这三个字又如一声惊雷,在孙道林头顶炸响。

    南门雄驰骋西秦政界多年,他的自己人,分量何其之重。

    包括孙道林在内,除了王天林,一气宗的人一个个惊讶地看着南门雄。

    然后,杨根硕微微一笑,抱拳道:“南门老爷子,幸会呀,人生何处不相逢,没想到在这里碰到。”

    “是啊大牛,要不说咱们爷俩有缘呢!”南门雄笑着说。

    瞧瞧人家说话的神态,听听人家说话的语气,那得有多熟。

    不就是给他治好了偏头风么,不就是医患关系么?怎能熟络成这样?

    王天林惊诧莫名,合不拢嘴。

    但,事情也不仅于此。

    杨根硕转而冲着南门彩云道:“彩云,你也在呀!”

    在场之人,有几位年过半百的,或许不知道南门雄,但谁不认识南门彩云?

    商业奇才、海归博士、南门家族最杰出的第三代,头顶光环无数,名副其实的白富美,整个西京男性的梦中情人和女神,不论老幼。

    但南门彩云因为身份特殊背景雄厚,极少受到骚扰,更无绯闻,于是乎,有人编排她是禁欲系,有人说她是百合。

    即便如此,也不能减少西京广大男同胞对于她的热爱。

    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居然也跟这小子这么熟?

    还是这小子一厢情愿?

    彩云也是你叫的?

    包括孙道林在内的男性,一个个都是心中不忿。

    然后齐齐看着南门彩云的反应。

    南门彩云秀眉微蹙:“彩云也是你叫的?”

    众男淫齐齐松了口气,没错,结局就应该这样。

    南门彩云紧跟着嫣然一笑:“要叫姐姐。”

    砰砰砰……

    现场响起一颗颗心脏碎裂的声音。

    ……

    一气宗。

    位于西京西大街的闹市区。

    偌大一片园林,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曲径回廊,假山怪石,小桥流水,松柏蔽天,藤萝葳蕤。

    可惜这是晚上。

    但月朗星稀,加上一气宗内夜灯如昼。

    丝毫不影响宗门内的气势万千的恢弘气象。

    也从侧面说明一气宗深厚的积淀。

    这些,都不是用钱能够买来的。

    杨根硕原本不乐意来,但,南门雄掺和其中,化解彼此恩怨,杨根硕也就乐见其成了。

    杨根硕同南门雄爷孙俩一起,被待为上宾。

    甚至,若非南门雄在场,孙道林都想让杨根硕坐上主位。

    无论如何,在几人面前,孙道林都不敢托大。他只是坐在客位,陪着几位贵宾。

    好茶、点心流水价上来,孙道林陪着、敬着,可是,杨根硕的目光一直横看、侧看。

    因为,南门彩云坐在他的旁侧。

    南门彩云当然明白这小子目光的意思,如坐针毡,咬牙切齿。

    但,这厮没有丝毫收敛的意思。

    南门彩云感觉这小子目光有着强烈的穿透性,在他眼前,自己仿佛没穿上衣,没戴胸衣。

    “杨根硕,差不多点儿!”南门彩云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低声警告。

    “姐,叫人家大牛就好,不然多生分?”杨根硕笑着说道。

    “大牛?”南门彩云重复一句,俏脸不由一红。

    明艳照人,整个大厅都亮了。

    “嗳嗳。”杨根硕连连应道。

    “滚!”南门彩云直接出手。

    她的美人掐,让杨根硕直翻白眼。

    孙道林和有资格在场的徒弟们一个个微微摇头,无法直视,心中哀嚎。

    “彩云,注意点,这不是家里。”南门雄忍不住说。

    南门彩云立刻松开手,正襟危坐,恢复大家闺秀不苟言笑静若处|子的风范。

    但,南门雄的话又让众人无限遐想,什么叫这不是家里,难道说这小子已经登堂入室,在家里,就可以跟南门女神如此随便,随便掐掐?

    啊……

    不少人捂住了胸口,心脏的位置。

    孙道林除外。

    他早已过了“联想”的年纪,有想法,也没力气,何况,南门雄的孙女,岂容旁人亵渎?

    见杨根硕跟南门家族渊源颇深,孙道林没有意外,更多的却是激动。

    多亏了南门雄啊,否则,一气宗可能会有灭顶之灾。

    于是,孙道林端起茶杯。

    “南门老兄,老孙高攀了,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孙道林先敬南门雄。

    南门雄笑笑,“老孙,咱们也算亦师亦友,客气了。”

    说着,南门雄呷一口茶。

    “师不敢当,友也是高攀了,顶多算是交流一下养生心得,以后,也不敢误人了。”

    “老孙,你真是见外了。”南门雄笑着摇头。

    “宗师在前,实在无脸卖弄。请。”孙道林将杨根硕放在后面,显得更加尊敬、重视。

    杨根硕笑笑,并未端茶。

    孙道林心头一颤,看来,宗师尚未消气啊。

    “孽徒,给我滚出来。”

    孙道林突然大喝一声,杯中茶水全都荡起涟漪。

    南门彩云瞠目结舌,耳鼓也是巨震。

    一代宗师,并非浪得虚名,宗师之威能,更是叫人难以想象。

    “师尊……”

    王天林也是知天命的年纪,此刻一路膝行而来,说不出的恓惶。

    “还有你们!”孙道林一指儿子,和几名徒弟,今天,他们都是王天林的帮凶。

    回来的路上,孙道林已然了解到事情始末。

    若对方是普通人,孙道林说不得是要护短的,可对方竟然是一位宗师,而且同南门家族还有令人遐想的关系。孙道林必须想方设法化解仇怨,平息对方的怒火。

    还有一个原因,孙道林不得不这么做。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