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要停
    五毒则是面露震撼,没想到大人医术那么高明,竟然连曾获诺奖的大师兄都知道了,如此也越发证明一点,大人必是蛊神无疑。

    “宫本菊腚,你打算怎么做?”鬼谷门主问道。

    “师父,整个亚太地区,诺奖得主只能是弟子一人。”宫本菊腚面色沉郁,“即便因为这个,我也要采取行动。”

    “你是怎么打算的?”

    “按照师父的要求,对杨根硕执行武力制裁,然后,在杨根硕自顾不暇时,我会向柳承恩发出挑战。”

    “好,就这么办。”鬼谷门主点头:“需要为师做些什么,但说无妨。”

    宫本菊腚傲然一笑:“师父,弟子家里还是有些底蕴的,不到万不得已,无需师父出手。”

    “好,很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说罢,鬼谷门主掌击扶手,“若是有人走漏风声,便是如此。”

    他走了,黑濯石雕成的扶手化为齑粉。

    ……

    经过杨根硕手法和药物的调理,以及自身的不懈努力,艾大刚是一天一个样,居然有点型男模样。

    也因此夫妻越发恩爱,家庭越发和睦。

    杨根硕寻思着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那边,林老爷子不止一次给自己下最后通牒。

    杨根硕知道一提这茬,艾悠悠铁定得炸,所以,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

    只有入驻林家别墅,才谈得上去找姑姑,所以这一步,杨根硕不得不走。

    艾悠悠只是小妹妹,而姑姑那才是亲人,是老婆的第一人选。

    杨根硕想起,张钰提过艾大刚父女俩生日,都是不久之后的中秋节前后。

    那或许是个合适的时机。

    杨根硕寻思着,就在生日宴后,提出来。

    ……

    凌洋母亲,李秀琴的日子越发近了。

    这日子,是最后的日子。

    双肾衰竭,苟延残喘都困难了。

    而肾源依然没有着落。

    凌洋已经彻底不上学,衣不解带陪护母亲。

    她终日以泪洗面,不再有任何奢望,只想着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多陪陪她,也算是尽了一个女儿微薄的孝道。

    ……

    这一日,夕阳西下,恰恰照在母亲李秀琴的脸上。

    她的脸异样苍白,甚至蒙上了一层死灰。

    看到母亲微微眯眼,凌洋松开她的手,起身去拉窗帘。

    “洋洋,别。”

    “为什……”

    “夕阳真美,再不看,只怕以后没机会了。”

    “妈……”凌洋哽咽着落下泪来。

    “洋洋,到了这时候,你还看不开吗?这都是命,离开了,对我们娘俩都是一种解脱。”

    “妈……”凌洋轻轻的趴在母亲的病躯上,失声痛哭。

    突然,身下的母亲抽搐起来,然后眼睛一瞪,昏死了过去。

    “妈,妈妈,妈妈你不要吓我。”凌洋一时间惶然无措,突然想到“休克”二字,立刻摁响了墙上的呼叫器,“医生,医生,我妈妈晕过去了。”

    贾正经、苏灵珊第一时间冲进来。

    贾正经极其专业,检测脉搏,查看瞳孔,马上大声道:“注射肾上腺素,准备电击。”

    凌洋被推出去,窗帘被拉起来,但不知有意无意,偏偏有着一道缝隙。

    透过那道缝隙,凌洋看到母亲的身体因为电击,一次次弹跳起来。

    她泪如泉涌,她心碎了,她捂住嘴靠着墙滑坐在地。

    下意识摸出手机:“大牛,我妈她……”

    院长办公室。

    杨根硕和柳承恩坐着,华回春、李素问、孙九针站着。

    三人如同做错事的孩子。

    杨根硕心情不好,但看到一把年纪的三人情绪低落,也有些不落忍。

    “这事儿不怪你们,原本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的事儿。如今,李秀琴病入膏肓,我也只有孤注一掷。”

    “老师,你还有办法!”华回春惊喜道。

    孙九针、李素问两人目光一阵炙热。

    杨根硕摇摇头,“不是说了么,孤注一掷,你们也可以理解为死马当成活马医。”

    就在这时,杨根硕手机,柳承恩的座机同时响起。

    “不好。”两人异口同声,冲了出去。

    病房门口。

    凌洋看到杨根硕的一刻,再也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杨根硕立刻将她交给华回春,然后对柳承恩道:“柳院长,立刻准备手术,按咱们说好的。”

    “好。”柳承恩一阵鼓舞,若是手术成功,那必将解决一项世界级的医学难题,同样,也会是世界医学史一道新的里程碑。

    两人分头行动。

    柳承恩大步流星走向手术室,进行术前安排。

    而杨根硕则是走进了病房。

    “大牛……”苏灵珊看到杨根硕,捂住了小嘴,眼眶通红。

    作为一名实习护士,她对李秀琴母女充满了同情。

    “大牛,我们已经尽力了。”贾正经摘下了口罩。

    杨根硕扭头看了眼,心电图已经变成一条直线。

    一名护士就要用白布盖住李秀琴的脸,杨根硕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腕。

    护士呼吸一窒,“干……干什么?”

    “救活她。”

    “可是明明已经……”贾正经话没说完,心电图居然出现了波动。

    病房中,几个人都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杨根硕。

    杨根硕抱起李秀琴,就朝外走。

    边走边说:“珊珊,去手术室帮忙。”

    “嗳,哦。”苏灵珊一愣,忙不迭跟上。

    同时跟上的,还有贾正经。

    杨根硕抱着李秀琴,走进手术室。

    柳承恩已经准备就绪,孙九针、李素问、华回春也都换上了无菌服。

    杨根硕刚刚将李秀琴放在手术台上,苏灵珊、贾正经也冲了进来。

    杨根硕点点头:“贾正经关门。柳院长,开始手术。珊珊,给我换衣服。”

    贾正经、苏灵珊被杨根硕呼来喝去,有些不忿。

    柳承恩倒是没有任何意见,马上进入手术状态。

    杨根硕在苏灵珊的帮助下,换上无菌服,带上橡胶手套、口罩,来到手术台边,柳承恩的助手已经给李秀琴接好了各种管子夹子。

    心电图、呼吸机、麻醉机……

    心跳极其缓慢,但规律明显。

    呼吸也很平稳。

    李秀琴这种情况,麻醉机只是以备不时之需。

    柳承恩从助手手里接过手术刀,划开李秀琴腰侧,顿时,少量血水流出。

    孙九针、李素问、华回春目不转睛,他们虽然是中医专业,但明白殊途同归,医术到了极致,都可以称之为道。

    柳承恩是西医,但技艺精湛,等闲根本看不到。

    不过,贾正经却有些不以为然,嘴里嘟囔:“搞了半天,还是换肾啊。”

    因为这小子已经看到备用的肾源了。

    苏灵珊忍不住问杨根硕:“大牛,终于找到合用的肾源了吗?”

    杨根硕摇摇头,面色凝重。

    “那怎么……”苏灵珊自然忍不住,打破砂锅问到底。

    杨根硕低声道:“这是孤注一掷,随便取了一颗健康的肾源,有可能会浪费掉。”

    “啊?随便,这是常识啊,就算各项数据匹配,都可能出现排异反应,这样的……”

    “我明白的,所以,也可以说死马当成活马医。”

    两人窃窃私语的工夫,柳承恩已经从容取出李秀琴的左肾,并且成功结扎。

    他看了眼仪器,李秀琴的生命体征基本正常,于是去切另一侧。

    额头的汗珠被小护士及时擦去。

    身后,两个年轻人的对话他也能听清楚。

    这个方案是杨根硕提出来的,若换成任何一个外人,柳承恩才不会跟着胡闹。

    然而这一刻,他却对“胡闹”充满了信心。

    自己只需要将分内事做到尽善尽美,至于后面的排斥,就交给无所不能的大牛去攻克吧!

    当另一颗肾被切除后,李秀琴无意识的痉|挛,心电监测仪发出刺耳的长音,心电图也直接拉成一条直线。

    手术室里,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柳承恩也是慌了。

    而贾正经、苏灵珊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杨根硕的身上。

    刚才在病房,李秀琴就已经死过一次,若不是杨根硕及时出现,现如今怕是已经在太平间了。

    杨根硕没有丝毫犹豫,口中说道:“柳院长,手术继续,不要停。”

    言罢,一步跨到手术台边。

    两根中指分别点在李秀琴的左腕脉门、右边太阳穴。

    柳承恩依靠强大的意志力,过硬的心理素质,再次动作起来。

    但其他人,包括华回春三个老头在内,都几乎无法呼吸了。

    偌大的手术室,只有柳承恩一个人在动。

    杨根硕虽然采取了措施,但心电图、呼吸机依然如故,没有任何反应。

    贾正经微微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杨根硕一眼。

    苏灵珊抱紧了拳头,默默祈祷。

    华回春、孙九针、李素问神情纠结,显得有些木然。

    柳承恩饱受煎熬,满头大汗,一旁的小护士都忘了擦。

    很多人心里都生出一个念头。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人还能活?

    杨根硕胡闹,柳院长也跟着胡闹?为一个死去的人更换肾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承恩额头豆大的汗珠从未减少。

    小护士经过短暂的发呆后,想起了自己的职责,于是就不停地擦。

    ……

    “妈妈,不要走!”

    昏迷中的凌洋大叫一声,猛然坐起。

    当她发现这里是病房,自己躺在床上,手上还打着点滴,就回想起来了。

    母亲被大牛送进了手术室。

    母亲生死不知,凌洋再也不能坐等,一把撕开胶带,拔出针头。

    痛呼中,有稀释的血液飚出。

    她下了床,脑袋一晕,脚下一个踉跄,然后甩甩头,大步朝外走。

    就在这时候,护士进来了。

    “哎,你怎么下床了,你低血糖,需要好好休息,哎……”

    凌洋跑了,她叫都叫不住。

    来到手术室门口,手术灯还亮着,外面过道里没有一个人。

    凌洋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抱拳放在嘴边,闭上了眼睛,默默祈祷。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