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梦
    病房里,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

    嘎哒。

    柳承恩剪断了线头,长出一口气:“大牛,我的工作完了。”

    此时,杨根硕背对众人。

    柳承恩见他没反应,于是又喊了一声。

    “缝合吧!”杨根硕有气无力道。

    “你没事吧!”苏灵珊转过去,看到杨根硕的样子,“啊”的一声,捂住了嘴。

    此时,杨根硕整个面部,以及前额的发梢,全部凝结着一层霜。

    “大牛……”苏灵珊眼眶一红。

    “没事。”杨根硕虚弱一笑。

    手指离开李秀琴的一刻,心电图竟然有了波动,呼吸机也再次工作起来。

    手术室内,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柳承恩,猛烈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然后,眼睁睁看着杨根硕向后倒去。

    然后,被颇有经验的苏灵珊接着,抱在怀里。

    “老师!”

    华回春等三个老头立刻扑过去,紧张杨根硕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激动。

    哪怕这颗肾挽救不了李秀琴,单单是杨根硕在手术室里露的这一手,也够他们学到老了。

    所以,虽然没能完成杨根硕交代的任务,也就是没有通过杨根硕的考核,但三人依然打定主意,哪怕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也要让杨根硕收下自己。

    “不要过来,他只是太累了,送他去休息。”

    苏灵珊将杨根硕护在怀里,不让三个老头靠近。

    柳承恩点点头,“手术结束,出去吧。”

    手术室合金门打开的一刻,凌洋触电般起身,然后瞪大眼睛屏住呼吸。

    担架车推了出来,上面躺着一个人,白布并没有盖住头。

    凌洋目不转睛,一步步走过去。

    柳承恩说:“洋洋,现在我只能说,换肾的手术很成功,你母亲还活着。”

    柳承恩的声音也透着浓浓的疲惫。

    这个手术过程,绝不是柳承恩经历过最辛苦的一次,但,绝对是心理压力最大的一次。

    试想一下,一板一眼的,给一个没有呼吸和心跳的“病人”更换脏器,这需要多强大的脏器——心脏啊!

    “谢谢,谢谢。”凌洋一手捂住,一手抓住柳承恩的手腕,泪水哗哗流淌。

    柳承恩先是挥挥手:“病人送入icu吧!”

    接着才摇头说道:“洋洋啊,我所做的,不过是一个医生的本分,哪怕是国内,很多大型医院,很多医生都能够完成。”

    “柳院长,您太谦虚了,无论如何,我都……”

    柳承恩笑了:“孩子,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我想说的是,没有大牛,一切都是空谈。”

    “大牛呢?”

    话音未落,看到苏灵珊架着杨根硕出来,他垂着头,脸上覆盖着一层冰霜。

    “大牛,怎么会这样!”

    “别过来。他需要休息。”苏灵珊叫道,阻止了想要上前的凌洋,还是忍不住说了句“还不是因为救你妈”。

    目送杨根硕被苏灵珊架走,凌洋哭了起来。

    有些心疼,有些委屈。

    然后,耳边响起一声苍老的叹息。

    柳承恩说:“洋洋啊,你振作点,也有个心理准备,实话告诉你,这颗肾跟你母亲根本不匹配,所以结果如何,现在谁也没法说。”

    “柳院长,别说了,我明白的,为了我妈妈,你和大牛都尽力了。”

    柳承恩点点头:“明白就好,去看看你母亲吧。”

    手在凌洋肩头拍了拍,柳承恩转身离去。

    但是,凌洋去的,明显是杨根硕的方向。

    ……

    很多竹楼,绵绵不绝。

    一座气势恢宏的竹楼里,锦榻之上襁褓之中,躺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

    婴儿胖嘟嘟的,眼睛又大又黑。

    突然,屋外火光冲天,喊杀声起。

    两男一女三个人大步进来,行色匆匆。

    女的一袭大红长裙包裹着颀长苗条的身子,容貌极美。

    但华丽的长裙上有些破损,还沾染了血迹。

    娇美的容颜上带着凄楚与决绝。

    两个男人,都是五六十岁。

    其中一个足有两米,称得上铁塔大汉,面容也铁铸一般,深陷的眼窝,显露了他不屈的性格。

    按说这个年龄,称得上老头了,但他的身上,看不出丝毫老态。

    只有破损的衣服,渗出的鲜血。

    剩下的一个差不多一米六的模样,胖瘦适中。

    这人原本长得也凑合。只是,右边嘴角下方长着一颗痦子,痦子上面还有黄褐色的长毛。一下子就破坏了观感。看着不像好人。

    矮个子老头身上倒是完好如初。

    三人进门后,目光都落在襁褓上面。

    那铁铸般的汉子和红色长裙的女人,眼中都充满了温柔和疼惜。

    这时候,外面的喊杀声更大,火光熊熊。

    突然,大汉拉着女子,跪在矮个老头面前。

    矮个老头并未阻拦,只是闭上了眼睛,缓缓摇头:“活着比死了更加艰难,但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必定护住孩子周全。”

    二人叩了三个响头。双双起身。

    大汉转身,小心翼翼捧起襁褓,如同捧着易碎的瓷器。

    用脸上没有胡须的地方,轻轻贴上婴儿无比娇|嫩的肌肤,闭上了虎目,虎躯微颤。

    差不多过了十秒,将襁褓交到了女子手中。

    女子将襁褓紧紧搂在怀中,同样,用自己的脸庞轻轻摩挲婴儿的小脸。

    清泪无声流淌。

    同样的时间过后,女子银牙一咬,毅然决然,将襁褓交到了矮个老头手中。

    “让他做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女子说。

    “不要教他蛊术,不要让他报仇。”大汉说。

    矮个老头一言不发,将襁褓往怀里一绑,越出竹楼的刹那,竹楼发生了剧烈爆炸。

    襁褓中,婴儿努力勾着头,漆黑的眸子里,倒映着冲天火光。

    一件玉塔吊坠从火光中飞出,竟然被婴儿握住了。

    “不要……”杨根硕大叫着坐起身来。

    “大牛,你怎么样,好点了么?”

    苏灵珊、凌洋异口同声问道。

    看清了现实所在,杨根硕大口喘息,发现自己冷汗淋漓。

    与此同时,梦境模糊,他再也记不起来任何片段。

    “大牛……”凌洋拉住他的手,关切之色溢于言表。

    杨根硕轻呼一口气,摇摇头:“我没事,那个……”

    话没说完,一名护士走进来道:“凌洋,你母亲醒了,柳院长让你过去。”

    “什么?”凌洋差点蹦起来,转身就跑。

    “洋洋,我跟你一起去。”

    “大牛,你先休息。”凌洋含着泪,满脸欢欣。

    “扶我过去。”杨根硕皱眉,不苟言笑。

    “哦。”凌洋乖乖的走过来,将杨根硕一条胳臂搭在肩头,扶着他下床。

    杨根硕刚下地,身子一软,凌洋就跟着一个趔趄,差点给带倒了。

    苏灵珊二话没说,上前架住杨根硕的另一条胳臂,蹙眉埋怨道:“急什么,你到底行不行啊!”

    杨根硕虚弱一笑:“大牛不可以说自己不行。”

    “去你的。”苏灵珊轻声娇嗔,这是属于她跟杨根硕之间的过去。

    此时听来,芳心有些娇羞,也有着几分温馨。

    ……

    “奇迹呀,真是奇迹。”柳承恩被华回春三人簇拥着,他摇头说:“这么大型的手术,病人居然只昏睡的四个小时。”

    “老师神乎其技啊!”华回春由衷感叹道。

    孙九针摇头晃脑:“当时我们都不乐观,都以为病人要死在手术台上,哪里想到……”

    李素问接口道:“老师的手段,简直是鬼神莫测!”

    四人交谈着,都是频频点头。

    “大牛,你醒了!”

    柳承恩眼尖,第一个看到了杨根硕,他的声音里透着惊喜。

    这台手术,没有杨根硕,他依然没法完成。

    但,这还不是他兴奋的理由。

    柳承恩有理由相信,既然杨根硕能够助他完成这台手术,也应该有办法解决后续的排斥问题。

    如果是那样,将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柳承恩无法想象,他无法按捺自己的激动、兴奋。

    “老师,您没事吧。”

    看到杨根硕,三个老头马上发出表示关心的问候。

    杨根硕竟然让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扶着,他们马上就想要代劳。

    只是刚刚走到跟前,就让杨根硕瞪了回去。

    三人都是活了大半辈子,哪里还看不明白,这回的马屁算是拍拍马蹄子上了。

    三名老友脸上的尴尬,柳承恩看在眼里,他摇头笑笑,上前道:“大牛,你怎么样?”

    “有点虚,没事。”

    柳承恩点点头:“那好,你来得正好,咱们一起进去看看病人。”

    就在杨根硕回话的刹那,三个老头眼睛都是一亮。

    然后二话不说,纷纷离去。跑得比兔子还快。

    ……

    病房里。

    李秀琴睁着眼睛。

    凌洋看到这一幕,跪倒在地,捉住了母亲的手。

    母女俩都有泪水滑出眼角。

    李秀琴戴着氧气面罩,脸上露出虚弱的笑容,并没有说话。

    实际上,此时此刻,她也只能做出口型,却发不出声音。

    待母女俩这股情绪过去了,杨根硕方才在苏灵珊的搀扶下,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

    柳承恩第一时间给李秀琴做了检查,见杨根硕开始给李秀琴把脉,他说:“大牛,病人的肾已经开始工作,但是否排斥,现在还不好判断。”

    接着又对李秀琴道:“你不要担心,让大牛给你看看,他能救你一次两次,就能救你三次,我们现在对他是信心十足,所以,作为病人,你也要有信心。不要让你女儿和大牛的一切努力白费。”

    李秀琴眼含热泪,点了点头。

    杨根硕给李秀琴把脉,很快,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眉头纠结起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