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拜师的诚意
    凌洋看得心惊肉跳,柳承恩也是忐忑不已。

    又过了一会儿,杨根硕的眉头舒展开了,身体放松了许多,靠在了苏灵珊的身上。

    只是,把脉的手依旧没有离开。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

    最终,目光落在柳承恩身上。就属他德高望重。

    柳承恩眉头深锁,上前两步,轻轻喊道:“大牛。”

    没有回应。

    “大牛。”依然没有。

    柳承恩轻轻一推,杨根硕就离开苏灵珊的身体,朝前面倒去。

    众人大惊失色。

    待杨根硕趴在床边,发出轻微的鼾声时,众人这才长出一口气。

    柳承恩眼眶不由一热。

    凌洋、李秀琴、苏灵珊的泪水更是夺眶而出。

    大牛,实在太累了。

    苏灵珊想要叫醒他,李秀琴母女一致反对。

    苏灵珊顿时不高兴了,压低声音道:“大牛因为你们累成这样,难道不应该给他一个舒服的环境,让他好好休息?”

    看到苏灵珊如此激动。柳承恩无奈的摸摸脑门。傻子都能看出来珊珊对大牛的在乎啊。

    所以,凌洋也看出来了。

    不过,她并没有争什么,而是委婉的说:“姗姗姐,我的意思是,这么睡着可能不舒服,但是,一旦挪动,他醒了,可能又不睡了。”

    凌洋也是尽量压低嗓音。

    苏灵珊想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这小子就是属驴的。

    于是,她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柳承恩还等着杨根硕的诊断呢,没想到这小子先来睡一觉,他摇头苦笑,还是蹑手蹑脚退出icu。

    只是,刚刚出门,就跟三个老头撞在了一起。

    白大褂国字脸华回春,对襟褂子锥子脸孙九针,黄飞鸿长衫圆脸膛李素问。

    三人根本顾不上柳承恩,在门口就忍不住喊叫起来。

    “老师,你不是虚么,我们有好东西。”

    华回春这一嗓子,就将杨根硕喊醒了。

    待三老头进门,杨根硕眼皮还没完全睁开,而两个丫头冷冷看着他们,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令三人相当费解。

    “你们三个鬼叫什么?”杨根硕皱眉问道,仍然有气无力。

    华回春等也不去想两丫头对待他们的态度,马上聚到了杨根硕旁边。

    三人都是满面红光,喜滋滋的。

    杨根硕感觉有些诧异,这才发现三人手里都拿着东西。

    华回春抱着一只羊脂白玉的瓷瓶。孙九针捧着一只精美的长方形木匣。李素问同样捧着木匣,不过却是圆形的。

    “你们干什么?”杨根硕禁不住又问了一句。

    华回春献宝似的打开瓷瓶,倒出一粒黑漆漆玻璃弹珠大小的药丸,说:“老师,您不是体力透支伤了元气么?这是回还丹,是我们华家祖传秘药,传到我这一代,就剩这么一颗了。你赶紧服下。”

    杨根硕闭上眼睛轻轻一嗅,的确有一种古药特有的药香。

    这一点,一般人是分辨不出的。但杨根硕不同。

    所谓古药,那就是用古代的药材炼制而成。

    众所周知,古代药材基本野生,不像现如今,都靠人工培育,环境还如此恶劣。

    即便使用了同样的药方,配置出来的药物,现代跟古代也没法比,疗效要大打折扣。

    还有一点,中医跟五行息息相关。

    道家认为,世间万事万物,都由五行构成。

    中医治病,也按照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论。

    人体器官也有五行属性,药材根据生长的季节,也存在五行属性,甚至,时间节气也分属五行。

    所以,中医治病,不单单对症下药,而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

    杨根硕的思想有些活跃,但很快就拉回来,有些诧异的看着华回春。

    祖传秘药,就这么一颗了,还让自己赶紧服下?

    自己要不要相信他呢!

    其实,就算不是只剩下一颗,根据杨根硕的判断,这颗药材也是价值连城。而且,的确能够恢复他的元气体力。

    因此,杨根硕也再一次相信了华回春的诚意。

    “先不忙,老师,”孙九针当即打开了长方形木匣子,顿时,一条全须全尾的人参暴露在几人面前。

    柳承恩忍不住道:“七两为参八两为宝……老东西,你居然还有这东西,你还真舍得?”

    “孝敬老师,哪有舍不得的!”孙九针气鼓鼓瞪了柳承恩一眼,然后含笑冲着杨根硕道:“老师,老华的祖传回还丹绝对错不了,但我这个也不差,绝对深山老林子里面野生的东西,千年老山参,有证书的,绝对补元气,请老师笑纳。”

    柳承恩知道孙九针不好意思说价格,作为老伙计,自己有义务帮帮忙,于是他道:“老孙哪!这玩意不便宜吧!”

    孙九针不高兴道:“孝敬老师的东西,提钱干什么。”

    柳承恩笑了笑,并没住嘴,“我也就是说说,这么大的玩意,五行俱全身心灵秀,有价无市啊,前一阵,我参加了一场拍卖,三两的野山参,居然拍卖了一百万,这要是拿出去,一千万也有人要。”

    孙九针笑着摇摇头,仿佛明白了柳承恩的良苦用心。

    “老师,请笑纳。”孙九针再次双手奉上,并不多话。

    没想到,这两老头送出的礼物,一件比一件贵重。

    杨根硕刚要婉拒来着,李素问开口了。

    他开口的同时,打开了圆形木匣。

    病房中,顿时为一股清冷的香气所充斥。

    木匣之中,一株雪莲如同冰雕,美不胜收。

    李素问道:“老师,天山雪莲,请笑纳。”

    “这……这个……这怎么好意思。”杨根硕笑着挠挠头,对几件宝贝却没什么免疫力,因为,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三件东西。

    “老师,”华回春说,“你布置给我们的任务,我们没能完成,心中有愧,所以,眼下只是聊表寸心。”

    “老师,”孙九针道:“我们有自知之明,这么做,也是完全出于对您的尊敬,您请放宽心,不要有任何压力,我们并没有用这种方式,变相的逼迫您收我等为徒。”

    李素问道:“是啊老师,我要说的话,都被他们给说了。所以,我得换个说法,首先,请你收下雪莲;其次,我们几个老东西,以前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可以代表中医界,自从看到你在几次手术中力挽狂澜,我们才明白,自己是多么的井底之蛙,才重新认识到中医的博大精深。”

    孙九针、华回春齐齐点头。

    眼看着华回春又要开口,杨根硕马上说道:“好吧好吧,东西我收下,我正需要这些,我……我可以给你们钱。”

    华回春顿时不乐意了:“老师,您这是打我们脸呢!我们是那种缺钱的人么?而且,这些东西,是用钱能买到的么?”

    “就是就是。”孙九针、李素问变成了学舌的鹦鹉。

    “那怎么办,无功不受禄啊,这么贵重的东西,都是你们家传之宝,我收下了,岂不是愧疚得慌?”

    “不用愧疚。”华回春说:“我们是尊敬你!哪怕你觉得我们资质愚钝,朽木不可雕,也无所谓,就当是……就当是……”

    华回春一时间似乎找不到合适的措辞,于是看向了另外两人。

    孙九针连忙接话:“就当是老师为了我们中医发扬光大,应得的报酬。”

    李素问郑重其事的点头:“就是这么个意思。”

    “好,我收下了。”杨根硕大声说道。

    三个老头脸上都是一喜。

    杨根硕亲手接过华回春的回还丹,接着,冲左右两丫头努努嘴。

    二人会意,从两老头手中接过木匣子。

    杨根硕打开瓶盖,将回还丹倒在掌心,然后捏在指间,放到鼻子下面深深一嗅。

    顿时,所有成分甚至炼制的器具、火候,一一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唇角微微一勾,屈指一弹,回还丹飞上了空中。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目光都跟随着回还丹上升下落。

    原来,杨根硕张大嘴巴等着呢。

    两个女孩子不禁莞尔。

    尤其是苏灵珊,心头还忍不住冒出一句“终究还是个孩子”。

    这哪里是吃灵丹妙药,分明是吃豆子。

    作为回还丹的主人,华回春唯有苦笑。

    回还丹分毫不差的落入杨根硕口中。

    自然,此时的他成了目光的焦点。

    突然,杨根硕抱住了自己的脖子,瞪大了眼睛,面色涨红。喉咙里还发出“嗬嗬”的怪声。

    “老师,你怎么了?”华回春大惊。

    “不好,丹药有毒!”苏灵珊直接下了结论。

    “大牛,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凌洋哭了。

    连李秀琴都要挣扎着起来。

    “呃……”杨根硕艰难的摆摆手,“水,水。”

    华回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床头端来一杯不知道谁喝过的水,杨根硕也是二话不说,直接干了。

    终于舒了口气,摇摇头:“噎死我了。”

    众人目瞪口呆。

    原来是噎住了啊!华回春心里委屈的不行,刚才差点吓死了。老师,不带这么玩人的啊。

    众人呆过之后,一个个忍不住笑了。

    然而,就在这时,杨根硕再次睁大了眼睛,咬紧了牙关,面色潮红,表情通红。

    众人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这一次,杨根硕给大家伙打了个招呼。

    “不要怕,药性猛烈,我要慢慢炼化。”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