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误人祖宗
    约莫过了五分钟,杨根硕依然一副入定状,只是身体不再颤抖,面色不再赤红。

    凌洋有些不放心,看着他问:“大牛,你怎么……”

    最后一个字尚未出口,杨根硕双眼一开,对向他的几个人猛然闭上了眼睛,凌洋甚至惊呼出声。

    “啊!”

    杨根硕呼出一口浊气,皱眉问道:“怎么了?”

    “大牛,你的眼里有光。”苏灵珊说。

    “有光?”杨根硕忍俊不禁,“当然,那叫眼光。”

    “不是不是。”凌洋摇头,“亮瞎人的眼,就像闪电。”

    “哦?”杨根硕一下子眉头紧皱,同时,目光看向了另外几个人。

    柳承恩和三个老头都是齐齐点头,一脸不可思议。

    沉默良久,杨根硕对华回春说:“老华,这颗回还丹太贵重了,我无功不受禄,你说吧,我怎么补偿你?”

    一听这话,不只是华回春,就连孙九针、李素问都觉得有戏,眼睛都亮了。

    华回春很想旧事重提,让杨根硕收了他,让他拜在杨根硕的大裤衩下。

    可要是这么说了,会不会有点挟恩求报的感觉,会不会惹得杨根硕不高兴?

    忐忑,患得患失,典型的求人心态。

    华回春并没考虑多久,便洒然一笑,“老师,瞧你这话说的,之前我们能说的,不是都说了,贵重,那才能代表学生的心意,不贵重,我好意思拿出来么?”

    杨根硕笑笑,看向孙九针、李素问,“你们怎么看?”

    “就是就是。”二人虽然心有不甘,却也连声附和。

    杨根硕摸摸鼻子,站了起来,“原本我是这么想的,只要你们的要求不算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们,但你们虚怀若谷不求回报,我也不能枉做小人,那就却之不恭了。”

    杨根硕一番话,说的三老头心里如同装进了十五个吊桶。

    终于,华回春咬牙问道:“敢问老师,拜师这个要求算不算过分?”

    “当然。”杨根硕看着华回春,华回春心头一沉,面露绝望,这时,杨根硕微微一笑,“当然不算。”

    三老头猛然抬起了头,瞪大了眼,面露狂喜。

    华回春喜不自胜,更是上前抓住了杨根硕的手:“老师,你不是开玩笑,你当真愿意收下我们几个?”

    杨根硕无奈地笑道:“没办法,这么高昂的学费都收了,再不答应你们实在说不过去啊。”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上都是难掩的喜色,他们看向柳承恩,柳承恩也是一脸欢欣,显然是为他们高兴。

    下一刻,华回春退后一步,同孙九针、李素问并列,三老头抖了抖袖子,就冲着杨根硕跪下去。

    杨根硕右手一伸,一股无形大力,将三人托了起来。

    三人发现自己不但跪不下去,还被无形的力量托起,先是一阵瞠目结舌,然后惊喜交加。

    老师这一手,依然惊世骇俗。

    但为毛不让他们跪拜呢!

    他们害怕夜长梦多,都想着趁热打铁。

    杨根硕摇摇头:“不急不急,我既然答应你们,你们就不用担心。虽然我岁数不大,但既然你们诚心拜师,那就不能太过草率。”

    杨根硕敲了敲脑壳道:“嗯,我得找个重量级的见证人。”

    华回春急道:“老师,择日不如撞日,见证人不是明摆着,就柳院长了。”

    柳承恩苦笑:“老伙计,要不是大牛反对,我都想跟你们搭伙拜他为师。他说要找个重量级的,我显然不是。”

    杨根硕有些不好意思道:“柳院长,你想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没事,如果你能收下我,我就……”

    杨根硕笑着摇头:“其实我也是心中惴惴,害怕误人子弟,哦不,是误人祖宗。”

    听到“误人祖宗”,苏灵珊、凌洋先笑开了。

    三老头也忍不住,一阵苦笑,略显尴尬。

    就连病床上无法动弹的李秀琴也不免莞尔。

    心中却是翻江倒海。

    这个大牛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年轻,居然连鼎鼎大名的柳承恩院长都想要拜他为师,还有眼前这几个老中医,打眼一看,就没有一个普通人。

    这大牛绝不是凡人。

    他真是洋洋的男朋友?

    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洋洋配得上人家吗?

    当妈的心中无比忐忑。

    这时候,杨根硕又开口了:“既然你们破罐子破摔,我就无所谓了。”

    华回春哭笑不得:“老师,怎么叫破罐子破摔呢?”

    杨根硕笑着说:“你们一把年纪了,又找我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当老师,在外人眼中,还是破罐子破摔?”

    孙九针摇头道:“我们知道老师学识渊博就够了,才不会理会世俗的眼光。”

    李素问更是盗用了唐伯虎的名言:“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杨根硕点点头:“好,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重量级的见证人我也想到了,就请南门雄。”

    “南门雄?”华回春三人心头一震,嘴上跟着就说了出来,这人,真是太重量级了。

    没想到老师居然能对那个人直呼其名,而且,似乎毫无疑问的就能请来。

    他们一个个瞪大老花眼,看着杨根硕,却似乎无论如何也看不透了。

    柳承恩淡淡一笑,他大致知道,南门雄对这小子很感兴趣。

    但是,他没想到,大牛似乎志在必得的样子,所以,不难想到,他们私底下也有过交流。

    “好了,你们先去吧,我有些话跟病人讲。”杨根硕摆摆手。

    但是,华回春三人都没走。

    “为什么不走?”杨根硕皱眉问道。

    “老师对病人讲的话,应该是跟医治有关,所以我们想听听。”

    华回春说着,另外两老头频频点头。

    “呃……”杨根硕忍不住笑道,“你们进入角色倒是挺快,不过,要让你们失望了,因为我接下来要交代的几乎跟治病没关系。”

    “无妨,听听也无妨。”三老头依旧坚持。

    杨根硕耸耸肩,“老华,你的回还丹的确了得,我的消耗,基本恢复了,这样的古药,就这样失传了,实在可惜呀!”

    华回春点头道:“谁说不是!可是,我们家族也并非没有尝试过,还因此损毁了一枚丹药,也没研究出一个所以然来,后辈无能,对不起祖宗啊!”

    “哦?你们还尝试过,都有什么尝试?”杨根硕来了兴趣。

    “我们用科学手段对丹药成分进行了分析,然后按照成分比例配药炼制,结果,根本没有效果。”

    “效果只会差点,怎么会完全没有效果?”

    “我们也不明白,明明是相同的成分,就是没效果,我们炼制了几十颗,找了几十个疲累的人来服用,结果就是没有任何用处。”

    杨根硕皱眉,有些不解,道:“好吧,下来把你们分析出来的药方给我看看。”

    “好的好的。”华回春几乎没有犹豫,同时眼睛亮了起来,“若是老师能够帮我们炼出回还丹,那就是对我们华家恩同再造!”

    “等成了再说。”杨根硕一摆手,然后将人参和雪莲放到凌洋手中,凌洋还在愣神,杨根硕又拿走了,交给了柳承恩,他说:“给洋洋,她也不知道怎么用,还是放在柳院长您这里,等阿姨身体恢复一些,能够接受这种大补的时候,再给她用吧!”

    “给她用?”柳承恩几乎是脱口而出,马上发现自己反应过激了,但,“败家子”三个字还是从心头冒出来。

    无价之宝,竟然用在一个女人的母亲身上,就算是女朋友又如何,不还没变成丈母娘呢么?

    就算是丈母娘,柳承恩认为,也要好好考虑考虑。

    这也太随便了。

    千年参宝,千年雪莲,这些天材地宝,可遇不可求的,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而李秀琴怎么看,也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妇女。

    她凭什么,她哪有资格用这些东西?她配么?

    不光柳承恩一个人,就连当事人李秀琴也是这么想的。

    她口不能言,但却是极其缓慢的摇头。

    凌洋也是这么想的,她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对杨根硕说,“大牛,真的给妈妈用?太贵重了,不可以,我们消受不起。”

    虽说杨根硕已经为她做了很多,她已经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她也已打算用一生去偿还,但今天这一笔,依然太重了,贵重让她无法承受。

    这一刻,苏灵珊是嫉妒的。

    三个老头倒是比较淡定,仿佛,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那些宝贝,跟自己已经没关系了。

    杨根硕淡淡一笑,在凌洋的手上拍了拍:“就这么定了。”

    凌洋默默看着他,一个劲儿抹泪。

    苏灵珊心中一叹,转身离去。

    柳承恩抱着两个木盒子,颇有压力,手里的东西,少说也有千八百万。

    然后,他冲华回春三人努努嘴,率先朝门口走去。

    当他走出门去,回头一看,三颗老葱还杵在那里,于是眉头一皱,一个劲儿勾手。

    总算将三人勾了出来。

    最后出来的华回春还轻轻带上了门。

    柳承恩大摇其头:“就你们这点眼力见,就你们这情商,小心被逐出师门。”

    “啊?我们怎么了?”华回春一脸不解,问道。

    孙九针、李素问也是同样表情。

    柳承恩道:“难道你们没有看出来,你们的老师有重要事务需要处理。”

    华回春扭头看去,柳承恩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别看,走。”

    四个老头走远了。

    华回春匆匆一瞥,就看到凌洋倒在了杨根硕怀中,果如柳承恩所说,老师正在处理重要事务。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