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因为
    icu中,只有杨根硕和凌洋她们娘俩了。

    因为杨根硕的所作所为,凌洋当着母亲的面扑入杨根硕的怀中。

    杨根硕冲李秀琴露出苦笑,见李秀琴含笑点头,方才抱住怀里的凌洋。

    凌洋哽咽道:“大牛,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难道不知道,我一辈子也还不清啊!”

    “一辈子还不清,就两辈子呗,再不行……”

    凌洋抬起泪眼,定定看着他,“你真的愿意跟我生生世世?”

    “呃……”杨根硕笑容勉强:“开玩笑而已,你怎么就当真了。”

    “原来你是开玩笑的,是我自作多情了。”凌洋离开了他的怀抱,脸色很平淡,一个鞠躬后直起身子说道:“你放心,你的大恩大德,我会做牛做马报答的。”

    “洋洋……”

    凌洋背过身子,冲李秀琴道:“妈,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买?”

    杨根硕无奈的摸摸鼻子,女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他真心不懂。

    凌洋出去后,杨根硕一脸苦笑的坐在病床边,拉起李秀琴的手,把脉。

    片刻后,他开口道:“阿姨,我有必要告诉你,我们没能找到合适的肾源,这颗肾跟你不匹配,所以,不只是出现排异反应那么简单,过程会很漫长,很痛苦,但我会一直陪着你,竭尽全力……”

    李秀琴手指动了动,嘴巴也动了动。

    杨根硕知道她是有话要说,于是,抓住她的手腕,送入一股能量,继而,将耳朵送到了她的唇边。

    李秀琴对这种能量并不陌生,如同一剂强心针,几乎是瞬间,就有了说话的力气。

    “阿姨不怕苦,阿姨对你有信心,只是苦了你。”

    “你是个好小伙,不轻易许下承诺,这才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但洋洋有些自卑,或许她误会了,毕竟,你身边优秀的女孩子太多了。”

    “阿姨,我只是……”

    “阿姨明白,你们还年轻,没事的。”

    “你先休息。”杨根硕手指轻轻压在李秀琴的颈侧,她很快就睡着了。

    ……

    “悠悠,凌洋妈妈刚刚做完手术,因为情况特殊,我要在这儿陪护两天。”

    “为什么是你,医院里没有其他医生护士,而且,为什么需要两天那么久?”

    即便从电话里,杨根硕也能嗅到淡淡的酸味,还有不忿。

    “都说了情况特殊啦,因为没有合适的肾源,最后一刻,我们随便用了一颗,根本不匹配,你知道后果的。”

    “啊!”艾悠悠惊呼,这种常识她还是懂的,“那岂不是要让她经历一番痛苦后,再次死去?”

    “那只是常理,我既然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

    “嗯,说来听听。”

    “我要用自己的方法,让这颗不属于她、跟她不匹配的肾,认可她的身体,为她所用。”

    “你能做到吗?”

    “我尽力。”

    “为什么?”

    “救死扶伤……”

    “因为凌洋。”艾悠悠打断他。

    “那个,她们的确值得同情,而且,于我而言,也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和挑战。”

    “因为你喜欢她。”

    “悠悠……”杨根硕无语,丫头为毛总是纠缠一件事。

    “祝你成功,毕竟是一条生命。”

    “谢谢。”

    “哼。”

    艾悠悠“哼”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虽然心里不大舒服,但艾悠悠明白,自己不可以耍性子,越是这时候,越要表现的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于是乎,她有了主意。

    杨根硕给艾悠悠打电话,却没想到隔墙有耳,被凌洋听了个正着。

    凌洋原本正自怨自艾自苦自怜着,想着自己配不上杨根硕,想着杨根硕心里没有自己的位置,即便有,也是微不足道的犄角旮旯。

    听到他要在这儿陪护两天,凌洋顿时如同猪八戒吃了人参果,整个身心都舒坦了。

    杨根硕说到做到,除了上厕所,几乎不会让李秀琴离开自己的视线。

    哪怕是吃饭,也一边看着她一边吃。

    见他如此,柳承恩很紧张。

    看了眼微波炉里的药丸,杨根硕放下臭豆腐,对柳承恩说:“让三颗老葱,哦不,我那三个准徒弟过来。”

    柳承恩也下意识的看了眼微波炉,并没耽误,当即电话通知。

    微波炉里,是杨根硕从中药房里抓出来的几味药,用了点纯净水捏吧捏吧,就丢进来烤上了。

    柳承恩心想,若是这样就能炼出丹药,太上老君都得上吊吧。

    这时候,天近黄昏,一抹夕阳,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了李秀琴的脸上。

    杨根硕用自己的方法让她睡着了,效果堪比全麻,但,李秀琴的身子突然一抽,紧跟着,就是强烈的痉挛。

    “大牛,不好,肾脏停止了工作。”

    柳承恩是根据仪器数据分析得出的结论,而杨根硕立刻用他的方法证实了这一点。

    李秀琴身子扭曲幅度越来越大,血压下降,心跳过速……

    凌洋哪受得了这个,死死捂住小嘴,泪如泉涌,却愣是不发出声音。

    此时,icu中只有柳承恩一个医院的人,并无其他医生护士。

    出现这样的状况,并不算突发事件,其实是意料之中,所以,柳承恩也没打算叫人。

    他都没办法,叫人有个鸟用。

    现如今,只能看杨根硕如何妙手回春,或者,送病人上路。

    杨根硕已经动了,上前在扭动的李秀琴脖子上一按,李秀琴睁开了眼睛。

    但扭动更加剧烈。

    杨根硕眉头深锁,手上不停,不但点了她身上几处大穴,还用银针刺入肾区。

    李秀琴嘴巴大张,如同出水的鱼,目光看着女儿,无比留恋。

    “妈妈!”凌洋扑过去,抓住李秀琴的手,下意识的将耳朵送到了母亲的嘴边。

    “洋洋,妈妈真的要走了,你就跟着大牛,他……他是个好孩子,不会亏待……亏待你。”

    李秀琴微不可闻的说完,脖子一歪,没了气息。

    “妈,妈,妈!”

    凌洋大叫一声,跪下去,将母亲的脑袋抱在怀里,仰天大哭:“啊……”

    当啷一声,玻璃墙外,艾悠悠手里的保温桶跌落在地上。

    三个老头换上了无菌服,撞开艾悠悠,进了重症监护室。

    看到眼前的一幕,三人停下了脚步,面色一暗。

    “老师,我们来晚了吗?”华回春问。

    “啊——啊——”回答他的,只有凌洋的嚎啕大哭。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不苟言笑:“洋洋,先别哭,你妈她还没死。”

    什么!

    一屋子都看向了杨根硕。

    凌洋更是连眼泪都甩得飞向了他,忙不迭松开母亲,扑上前去,抓住杨根硕的胳膊,“大牛,真的,是真的吗?”

    “当然。”杨根硕沉声道:“彻底治愈没那么容易,死,也不容易。”

    听到杨根硕如此肯定的回答,柳承恩也是长出一口气,责怪道:“大牛,你也是的,以后这种事儿提前打个招呼,我们这些老心脏可受不了。”

    刚刚感到失望,甚至对杨根硕的能力产生了小小怀疑的华回春三人,也露出一丝欢欣。

    艾悠悠也听到了杨根硕的话,顿时展露一抹亮丽的笑颜。弯腰捡起了保温桶。

    凌洋脸上还有泪痕,眼角还挂着泪珠,扭头看向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母亲,仪器上也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波动迹象,蹙眉道:“大牛,现在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些仪器……”

    杨根硕并没有直接回答凌洋,而是一手打开了微波炉,从里面端出一只微波炉专用玻璃碗来,三颗黑色、玻璃弹珠大小的丹药成品字形排列,丹药尚且冒着热气,还有一股淡淡的清新芳香。

    他将玻璃碗顺手给了华回春,华回春如同迎接圣物般双手捧住,刚刚入手,大叫一声,碗就脱手了。

    “啊……啊?”华回春哪里知道会那么烫,他被烫到了,但大叫却是担心摔坏了碗,摔碎了丹药。

    至于叫声戛然而止,那是因为杨根硕及时出手,托住了碗,放在了一旁金属柜上。

    “老师,我……”见杨根硕是背对他,华回春如同做错事的孩子,很颓丧也很自责,自责自己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杨根硕抬手阻止他说下去,开口道:“你们虽然还没入门,但眼下机会难得,你们跟着看看。”

    “嗯嗯。”三人一听,点头如啄米。

    “柳院长,你还记得在手术室……”杨根硕话说一半,看到艾悠悠一个劲儿冲他挥手,他苦笑道:“柳院长,你去跟悠悠说一声,让他等一会儿。”

    “哦,好的。”柳承恩答应一声,走了过去。

    凌洋看看艾悠悠,又看看她手里的保温桶,自然能够想到是过来给杨根硕送饭的。

    轻声一叹,目光再次落在了母亲身上。

    眼下,还有什么比母亲活下来更重要的吗?

    杨根硕再度端起玻璃碗,已经不怎么烫了,于是递给华回春。

    华回春想着这是杨根硕对他这个学生的考验,于是一咬牙,视死如归,结果入手,已经是可以接受的温度。

    杨根硕摇摇头:“研究一下。”

    华回春立刻同两个老伙计研究起来。

    柳承恩去而复返,还带了小尾巴,是换上无菌服的艾悠悠。

    柳承恩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杨根硕唯有报以苦笑。

    “大牛,刚才的话题,接着说。”柳承恩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