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他们有孙女我有闺女
    杨根硕点点头:“还记得在手术室里的情景吗?仪器显示,病人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但我坚持让你手术。”

    “记得,当然记得。”柳承恩当时疑惑非常,但出来后都给忙忘了。

    “我用特殊的手法,让病人处于假死状态,她的呼吸、心跳都降到了最慢。”

    “有多慢?”艾悠悠问。

    “你凑什么热闹。”杨根硕笑着捏了一下她的小脸,艾悠悠的俏脸跟着一红,杨根硕声音响起:“一小时一次。”

    四个老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唯有如此,才说得过去解释得通。

    一小时一次,仪器即便捕捉到,他们也未必注意到。

    杨根硕也不多做解释,冲着华回春一伸手。

    “哦。”华回春立刻将玻璃碗递过去。

    杨根硕摇摇头:“作为一个老中医,应该是针不离身吧!拿出来。”

    “这……”华回春、李素问顿时面露尴尬。

    “我有我有。”孙九针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银针,如同献宝一般献过去,“老师,这是我们孙家祖传的回春针。”

    水牛皮缝制的针包,表面粗糙,有些磨损,一看就很有年头。

    里面插满了银针,牛毛粗细,长短不一。

    “一共一百零八根,祖宗留下的东西,到了我这一辈,已经不敢用了,因为根本用不了,愧对列祖列宗啊!”孙九针抱拳对着虚空晃了晃,“倒是时时擦拭。”

    “为什么用不了?”杨根硕随口问道。

    “因为太软。”柳承恩说,显然,在他们圈子里,这不算什么秘密。

    “就是因为太软了,我都扎不进去,怎么用?”孙九针一脸愧疚。

    杨根硕点点头,“来,给我把病人身上的银针拔掉。”

    “是。”孙九针立刻上手,这只是药方能够买到的普通银针,他好歹也叫“孙九针”,并非浪得虚名,起码,起针的手法还称得上专业。

    片刻后,扎在李秀琴腰上的数十根银针尽数起出。

    杨根硕抽出一根成人中指长的银针,用酒精消毒后,重新旋入李秀琴的身体。

    孙九针呆若木鸡,柳承恩等三人也是瞠目结舌。

    他们几个不止一次尝试,当然,主要是在彼此身上插,没有一次插得进去。

    可杨根硕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插了进去。

    凌洋、艾悠悠都无法感受,杨根硕再次给四个老头带来了小小震撼。

    接下来,震撼继续。

    杨根硕一边布针,一边口述。

    “你们都清楚,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成功,只能变成……”

    杨根硕停住了,但他的潜台词,大家都懂。

    眨眼间,他已经布下了数十根银针,但显然没有停下的意思。

    “现在,病人出现的不是排异,而是严重的排斥,这是要命的。而我计划采用针灸和药物,双管齐下的方法,看看有没有搞头。”

    “必须有搞头啊!”孙九针激动地说,“老师,我们家的回春针,就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要不你来?”

    “我……”孙九针闭住了嘴,略显尴尬。

    “他来,他怎么来?针都捅不进去。”华回春不失时机的打击老友。

    杨根硕淡淡摇头:“别往心里去,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

    “没有,我不介意,我只有欣慰,终于,我们家传的一百零八根回春针不用就此埋没了。”说着,孙九针淌下老泪。

    “老孙,你不用这样,既然碰到我,你的家传之宝就不会埋没,而且,你们孙家,还会继续掌握这门针术。”

    “我吗?”孙九针摇头苦笑,“我老了,只怕学不会。”

    “无妨啊,你学不会,你们孙家总有杰出的后人吧!”

    杨根硕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孙九针立刻接话:“啊,有的有的,我孙女。”

    看到孙九针一脸激动,华回春、李素问顿时脸上怪怪的,几乎是脱口而出,还异口同声,“老师,我们也有孙女。”

    杨根硕张大嘴巴,面露呆滞。

    柳承恩鄙视道:“你们……你们一个个也活了一把岁数了,还真是没有下限,这是要把孙女献给老师的节奏么?”

    “老柳,你胡说!”孙九针第一个反驳。

    柳承恩摇摇头,却不理会,而是看着杨根硕,眉开眼笑,“大牛,一直没跟你讲,其实我有个女儿。”

    杨根硕满头黑线,一个踉跄,苦笑:“此事日后再议。”

    “日后?”

    扑通扑通!

    是四个老头倒地的声音。

    ……

    柳承恩不是很理解杨根硕的方法,什么用针灸刺激肾脏,打破边界平衡,建立新的平衡。

    不管理解不理解,总之,包括他在内的四个老头,都决定跟着杨根硕疯一次,疯到底。

    柳承恩希望看到医学奇迹。

    孙九针看到了恢复家传医术的希望。

    华回春对杨根硕炼制的回还丹做了研究,功效如何暂且不说,但卖相、气味,已经无限接近于自家的古药了。

    这让华回春也看到了恢复家族昔日荣光的希望。

    李素问自然也很期待,期待这位年轻的过分的老师给他,给他的家族带来惊喜。

    杨根硕又提了一点要求,治疗的过程,仅限于病房中几个人知道。

    这当然得到了一致认同。

    一百零八根回春针全都用了,李秀琴身上遍布牛毛一样的银针,看着有些瘆人。

    “具体下针的位置,我不说,你们自己记录,至于手法,日后自然会教给你们。”

    “除了看我怎么做,这几天,你们还要担负起药童的职责,就是抓药煎药。”

    “不可以代劳哦,你们几个一把年纪的,连轴转吃不吃得消啊?”

    孙九针第一个拍着胸脯回应,“当然,我们平日都注重养生,且也有锻炼。”

    华回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李素问:“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杨根硕笑着摇头:“要不你们三人排个早中晚吧,轮流来。”

    “不!”三人齐声反对,“老师,我们扛得住。”

    杨根硕点头,拿起一颗自制的回还丹,“洋洋,用水给你母亲喂服。”

    柳承恩皱眉看了华回春一眼,心说这是不是有些草率了,没想到,华回春不但没有阻止,还一脸期冀。

    凌洋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丹药送入母亲口中,喂了一小口水,顺利地送服了下去。

    柳承恩终于忍不住了:“大牛,就算你复制成功,不经过临床检验,这也太唐突了吧!”

    “为什么呢?”

    “那药性连你都受不了,何况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

    杨根硕笑笑:“柳院长,你多虑了,要是她能够承受,我就不会嗑了那颗古药,从你们大药房搞出来的药材,能有那么强烈的药性?”

    柳承恩一阵恍然,“看来是我多虑了。”

    “没有没有,您是一名严谨的医者。”

    柳承恩有些腼腆的笑了笑。

    杨根硕又看向三个老头,其中,孙九针正在记录杨根硕下针的位置。

    “你们真决定都留下来?”杨根硕又问了一次。

    “是的。”三人回道。

    “那……轮流吃饭吧。”杨根硕看了看时间,“到饭点了。”

    “不用,我们晚上都不吃的。”华回春代言。

    杨根硕耸耸肩:“那我就不管你们啦。”

    说着,一只手就搭在了艾悠悠的肩膀上:“悠悠,给大牛哥带了什么好吃的?”

    众目睽睽之下,杨根硕又是捏脸,又是搭肩,艾悠悠有些难为情,俏脸红彤彤的,却没拒绝,只是咬了咬唇皮,“你怎么知道我给你带好吃的?”

    “你提着饭桶,难道不是给我送饭的,难道是看病人?”杨根硕笑问。

    “自作多情,谁说就一定是给你送的,我同情凌洋行不行,我给她送行不行?”

    “洋洋,”杨根硕一回头,方才发现失神的凌洋。

    “哦,干什么?”凌洋慌忙撇过脸,抹了下眼角,刚刚看到杨根硕跟艾悠悠那么亲热,仿佛全世界,她又变成了孤孤单单一个人,正独自神伤。

    杨根硕一个爷们,哪有那么细腻的心思,还以为凌洋是担心母亲的病情呢!

    “悠悠给你带了饭,走,跟我出去吃点。”

    “啊?”一句话,将两个女孩子都说愣了。

    艾悠悠吃惊的看着他,自己开玩笑,他难道听不出来,他的情商不至于这么低呀!

    然后马上就想到了,杨根硕原本就想叫上凌洋的,反而是自己给了他一个借口。

    想到这里,艾悠悠一阵咬牙切齿:大牛,你真是狡猾狡猾的。

    凌洋也明白,这只是杨根硕的好意,艾悠悠怎么可能那么博爱?

    她摇摇头,挤出一丝笑容,“大牛,你辛苦了,去吃吧,我不饿。”

    杨根硕严肃道:“不是饿不饿的问题,你现在必须补充能量。”

    艾悠悠虽然不大喜欢杨根硕这么做,但凌洋也的确值得同情,于是她嫣然一笑,诚意满满道:“凌洋,你也很辛苦的,听大牛的,一起吃点,我带了好多。”

    “谢谢你们。”凌洋流下了眼泪。

    ……

    晚上十点,杨根硕让柳承恩派人,将艾悠悠送走。

    艾悠悠根本不想走,哪怕老爸催了两回,还是杨根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很是费了一番唇舌,这才赶走的。

    同时,他还让艾悠悠帮着请假。

    结果这话让柳承恩听到了,他一拍胸脯,“大牛,这事儿包在老头子身上。”

    杨根硕一拍脑袋,天恩中学,学校另一样大股东就在眼前,哪怕是提前毕业,不过是柳承恩一句话的事儿,不过……

    “柳院长,让你帮着请假,是不是有点杀鸡用牛刀,高射炮打蚊子。”

    “无妨,一句话的事儿。”

    “那就顺便帮洋洋请了。”

    “当然。”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