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就服一人
    送走了艾悠悠,病房里四个老头,一对年轻人,不是看病人,就是大眼瞪小眼。

    一个小时后,杨根硕决定赶走柳承恩。

    “你是院长,日理万机,不要跟我们瞎掺和。”

    柳承恩不高兴了:“大牛,你的意识有问题,怎么是瞎掺合呢?你知不知道,你的这次大胆尝试,有可能颠覆既有的医学理论。”

    “不可能。”杨根硕直接摆手否决。

    “嗯,为什么?”

    “只是个案,没法推广,而且,我不是说了,这个治疗过程,仅限于我们几个知道,不论成败。”

    “明白。”

    “明白就好了,你去忙吧,有大的动作,会通知你的。”

    “好。”

    柳承恩前脚刚走,李秀琴身体再次无规律无意识的扭动起来,而且,皮肤通红,眼睛瞪得老大。

    “妈,你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火,到处都是火。”李秀琴声音嘶哑,但却发出了声音。

    “洋洋,退后。”杨根硕拉开了凌洋,给李秀琴把脉,片刻后,唇角一勾道:“老华,你家的回春丹起作用了。”

    “真的?”华回春惊喜不定。

    “摸摸不就知道了?来。”杨根硕当即拉过华回春的手,按在李秀琴的脉门上。

    华回春三人都是中医,所以,之前一直关注着李秀琴的脉象。

    之前,李秀琴的脉象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就是个苟延残喘的垂死病人。

    但这一刻,华回春手指一搭,马上眼睛一亮。

    “老师,是真的。”他激动地扭头,“老孙老李,你们来感觉一下。”

    孙九针立刻上前感觉,忍不住捋须点头。

    李素问最后,他按着李秀琴的脉门,面露喜色:“虽然脉象过于激烈,但有了变化,就是好现象,生机勃勃啊!”

    “老师,这丹药……丹药……”华回春将那只玻璃碗捧在手里,碗里还有两颗回还丹。

    “怎么?”杨根硕笑问。

    “可不可以给我?”华回春忐忑的问道。

    “不可以。”杨根硕断然摇头。

    “哦。”华回春语气里透着失望,低头拱手,“是学生冒昧了。”

    “我会教给你炼制的方法。”

    一听这话,华回春猛然抬头,顿时热泪盈眶。

    “老华,抱歉啊,这两颗真的不能给你,因为,病人还需要它。”

    “老师,学生明白。”华回春声带哽咽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幕,孙九针、李素问的眼眶也红了。

    “大牛,我妈很痛苦。”

    “这份痛苦她必须自己承受,接下来,还有更痛苦的。”

    “是什么?”

    “肌体组织的破坏和再生。”

    “你不是说除了针灸还有用药?”

    “针灸就是破坏,用药,那是为了解决排异问题。”

    说着,他上前,再次给李秀琴细细诊脉,三分钟后,手朝着华回春一伸:“纸笔。”

    “有,有的。”华回春负责承恩医院的中医分院,就在本院工作,身上也总是带着钢笔和处方本,这是多年的习惯了。

    杨根硕拿起钢笔,微微有些不习惯,以前开药方,那都是用毛笔写的。

    刷刷刷,笔走龙蛇,一页处方纸写满,递给华回春。

    华回春拿着处方,同三个老头聚在了一起。

    “走,一起抓药去。”华回春提议。

    二人没有反对,跟了出去。

    一出重症监护室,华回春忍不住了。

    “瞧瞧,单是这手硬笔书法,咱们子孙当中,就无人能及。”

    “是啊。”孙九针摇摇头,“咱们老师到底出身哪家名门望族?普通人家怎能培养出这种不世出的奇才?”

    “唉!”李素问摇头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我们几家子孙中,真是没有一个成器的。”

    “咱边走边说。”华回春率先朝着药房走去,口中说道,“也未必就是名门望族,就算是八大家族,第三代中,也未必有如此杰出的人才。”

    孙九针道:“莫非是什么江湖门派,或者隐世高人的弟子?”

    李素问突然压低声音:“你们有没有听说一个消息,有人传言,老师是西京杨家的子弟。”

    “杨家?”华回春、孙九针同时看向说话的李素问,过了片刻,华回春点点头,“杨家文化底蕴深厚,但没听说有什么医学传承啊!”

    孙九针抬头挺胸,傲然道:“是啊,别的不说,论起中医传承,咱可不服谁。”

    华回春、李素问也是微微点头,这一刻,三人都充满了自信。

    神医后人,这点儿自信还是有的。

    “不服那些世家望族,但,咱得服一人。”华回春笑道。

    孙九针、李素问对视一眼,笑了。

    孙九针说:“可不是,咱就服咱老师,不服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能豁出老脸,还能舍却传家之宝?”

    华回春点点头:“必须得服,这一点上,咱们是一致的,而且,老师不在跟前,咱也没必要拍马屁。老伙计们,我认为,咱们这次的选择,绝对是人生最重要也是最正确的一次抉择。”

    “愿闻其详。”孙、李二人笑问。

    “老师不但可以为我等释疑解惑,让我等医术得到较大提升,同时,还能让我们重拾那些几乎要失落的传承,重拾家族昔日之荣光。”

    “没错。”华回春话音方落,孙九针激动的说:“其中一部分,不是已经得到证实了吗?比如,华家的回还丹,比如我们孙家的一百零八回春针。”

    李素问挠挠头:“看来,有必要让家人将《素问》送来。”

    华回春迫不及待:“没错,趁热打铁,赶紧的,你家《素问》缺章少字,说不定学究天人的老师知道呢?”

    “学究天人?”李素问看了看华回春,尽管觉得这话可能有那么点儿夸张,但有一点必须承认,截止目前为止,杨根硕所表现出来的林林总总,可以用“渊深如海”四个字形容。

    于是,李素问当即给家里去了电话。

    三老头到了药方,值班护士正拿手机看网络小说,一本名叫《绝品野医》的都市小说,老司机倾情演绎,让小护士如痴如醉,看得身心都有些湿润。

    突然看到华回春,旁边还跟着两老头,小护士忙不迭起身,结巴道:“华……华院长,您怎么来了?”

    “无妨无妨,你忙你的,我亲自抓点药。”

    “哦哦,我帮您。”

    “不忙,我们还要研究一下药方。”

    华回春将另外两个老头聚到了一处,药方摆在三人面前。

    之前,三人并没有细看,只是大致对字品评了一番。

    如今仔细一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鱼腥草、五味子、甘草、陈皮……这些还可以理解,”华回春第一个说道,“但是,大黄会不会太猛烈?那可是个苟延残喘的将死之人。”

    孙九针捋须道:“透骨草干什么用呢?”

    李素问摇头:“广藿香理正去邪,但是在这里有用吗?”

    其结果就是,他们三个中医世家最杰出的代表,却看不懂这张药方。

    三人一阵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按方抓药。

    自始至终,都是不住摇头。

    小护士忍不住好奇,“华院长,看您的样子,这难道不是您开的药方?”

    “当然,”华回春笑了笑,“不是。”

    “在这西京的中医界,还有人比你们更加权威么?”

    听小护士脆声说道,三老头不由挺直了腰板,但一想到刚刚拜了个不到二十的高中生为师,顿时收起了趾高气昂,笑了笑,未置可否的走了。

    “老师,药……”

    重症监护室外,远远的,华回春就要喊,却被孙九针阻止了。

    “看,看老师的手法。”孙九针呼吸急促,脸上表情也是无比激动。

    华回春、李素问顿时看过去,却见杨根硕正在哪儿起针,只是,每一根针都有一个极其不起眼的动作——弹击针尾。

    华回春、李素问只懂普通的针灸,研究远远不如回春针的传人——孙九针。

    于是两人诧异的看向他,异口同声道:“怎么,有什么说道了吗?”

    孙九针都快喘不过来气了,“看到老师的动作了没有,那叫烧火山,那叫神龙摆尾,那叫……”

    “烧火山?”华回春嘟囔。

    “神龙摆尾?”李素问皱眉。

    “嗨,那都是神技呀,我们家族那部《回春针谱》中都有记载,只是,从来没有亲眼看到,没想到,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有幸……”

    孙九针喜极而泣。

    “真这么玄乎?”华回春忍不住问。

    孙九针点头:“我现在对老师能够治愈李秀琴更加充满信心了。”

    李素问立刻拨通了手机:“孽子,传家宝送来了没有!”

    “爷爷。”一个小巧玲珑的少女出现在身后。

    “师师,你怎么来了?”李素问高兴的问道。

    “还不是因为这个,老爸没脸见你,就让我送过来了。”李师师上前笑道:“爷爷,给。”

    李素问珍而重之的双手接过一个木匣。

    “华爷爷好,孙爷爷好。”李师师笑着问候。

    “师师乖。”华回春笑着称赞。

    “师师越来越漂亮了!”孙九针赞道。

    “你个老孙,这是你一个做爷爷的人该讲的话吗?”李素问没好气道。

    孙九针摇摇头:“你自己思想肮脏,不要以己度人,师师啊,最近有没有跟你宜书姐姐一起玩啊!”

    “有啊,宜书姐姐就在外面。”李师师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说道。

    “什么!”孙九针、华回春异口同声。

    “快让宜书进来。”孙九针面露狂喜。

    华回春一脸不忿,用手指了指两个老伙计,走到一旁拨通一个号码:“紫萱,是爷爷,你现在来医院一趟。”

    杨根硕在病房里忙的热火朝天,满头大汗,哪里知道三个老头在外面搞什么营生。

    好在,还有凌洋在一旁不停为其擦拭。

    不过,他眼角余光已然捕捉到一抹亮丽的风景,那是一个藕色旗袍、小巧玲珑的漂亮少女。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