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纷至沓来
    “老华,药抓来了,我们进去吧!”

    李素问提议,一手捧着家传之宝《素问》,一手拉住了孙女师师的小手。有些迫不及待。

    “急什么?”孙九针皱眉道,“等等宜书。”

    “爷爷,喊我干嘛!”

    说曹操曹操到,孙宜书同样身穿素色旗袍,款步而来。

    一进来,就问候另外两个老头。

    “李爷爷好,华爷爷也在啊。”

    李素问笑着点头,华回春同样笑,不过,神情有些不大自然。

    “走吧老华,进去。”孙九针也拉住了孙女宜书的小手。

    “急什么,再等等。”华回春不肯挪步。

    两老头顿时一愣,齐声问道:“等什么?”

    “等……”

    华回春的“我孙女”几个字差点就蹦了出来。这一刻,他对两个老伙计真是充满了怨念,谁没有漂亮孙女,自己居然被他们俩摆了一道。

    甚至,华回春热认为,刚刚李素问电话里训儿子,根本就是在做戏,做给他看的。

    不然,事情怎么会如此凑巧,李素问的孙女来了,孙九针的孙女也来了?

    现在,就差自己的孙女华紫萱。

    但,两个老伙计不地道,不代表华回春就好意思和盘托出,这层窗户纸,那是面子。

    “等……等等,”华回春眼睛一亮,“你们难道没看见,老师现在的操作相当关键,不能打扰,所以,我们就在外面安静的看着,等他完成了,我们再进去。”

    李素问原本是兴冲冲的,此刻,听了华回春的话,扭头看向孙九针,“老孙,针灸的时候,是不是不允许打扰?”

    孙九针有些迷糊,对于近乎神技的针灸术,他只是通过记载,依稀辨认出来的,到底对不对还是俩说。

    但这一刻,在老伙计中,他显然是权威。

    于是,孙九针抬头挺胸,清了清嗓子,捋顺了白须,道:“是的,这是神技呀,需要施针之人全神贯注,达到天人合一……”

    孙九针一顿乱喷,说的李素问将信将疑。

    华回春倒觉得什么理由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等自己孙女紫萱来了,大家一起进去。

    “爷爷,干嘛啊,还不放我走,我还有事呢!”李师师嘟囔道。

    李素问皱眉:“啥事?”

    “跟宜书姐姐一起,跟朋友多约好了的。”

    “哪儿不许去!”李素问霸道的说。

    “为什么!”李师师一脸委屈。

    孙九针拍着孙女的小手:“宜书啊,你也是,里面有位高人,看看你跟他有没有什么师徒缘分。”

    “啊?”孙宜书还没怎么着,李师师先叫唤开了,“孙爷爷,你饶了姐姐吧,她在国外学得可是西医。”

    “住口!”李素问打断孙女的话,“如果老师满意,你也必须给我跟着老师学。”

    “老师?”李师师以为自己听错了,“爷爷,你不是吧,以您的资历和医术,在这西京乃至全国,还有人配做你的老师吗?”

    “当然。”孙九针笑答,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孙宜书显得比较平静,甚至恬淡,穿着素色旗袍的她,第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同精灵一般的李师师感觉不同。

    孙宜书淡淡道:“爷爷,难道就是你口中的高人?”

    “是高人,也是爷爷的老师。”孙九针说。

    “啊?”两人旗袍女孩顿时瞪圆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也是我的老师。”华回春说,“我们三个一起拜的,若不是我等死皮赖脸,人家还不稀罕收咱们呢!”

    “这不是真的!”李师师摇头苦笑。

    “高人在哪?”孙宜书似乎来了兴趣。

    “爷爷!”

    这是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孩,她走得很快,高跟鞋敲击之声暗合韵律。

    “紫萱,你来啦。”华回春满足的笑了,也轻轻的松了口气。

    华紫萱蹙眉,还是上前拉住华回春的手:“爷爷,你这么急着喊我过来干嘛!”

    华回春同两个老伙计对视一眼,三人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啊哈哈,我看到是师师和宜书,就突然特别想你,然而,这会儿爷爷离不开医院,所以就让你过来一趟。”

    华回春撒谎不打草稿,而且越说越溜,甚至,眼眶都有了些泪光,面带歉意:“你不会怪爷爷吧!”

    华紫萱哭笑不得:“不是吧,爷爷,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此言一出,孙九针、李素问一阵大笑。

    华回春老脸一红:“嘘!嘘!别影响老师操作。”

    “不是吧!”三个女孩异口同声,因为,她们终于看到了爷爷们口中的老师。

    “嗬,好热闹啊!”柳承恩大步走来。

    三个女孩很有礼貌的问候了他。

    柳承恩点点头,然后用指头一一点着老伙计们,一阵苦笑:“若不是玉致还在国外学习,我也一并带来。”

    然后,四个老头一阵奸笑。

    如此一来,三个少女都是云里雾里了。

    柳承恩没有过多纠缠这个问题,而是问他们这段时间干了什么?

    华回春举起手里的药包:“抓药。”

    “还有联系孙女吧!”柳承恩鄙视的笑道。

    华回春就当没听见,冲着玻璃墙一指:“嗯,你们看,老师好像忙完了,咱们进去吧。”

    柳承恩第一个走了进去,然后回身道:“无菌服没有那么多,你们看着办吧。”

    说罢,径自朝里面走去。

    三老头面面相觑,他们倒是忽略了这一点,进icu,那是要换上无菌服的。

    三人明白,这也算是柳承恩心中不忿,给他们设了一道小小关卡。

    不过,华回春怎么说也是中医分院的院长,这点小困难,怎么可能难得住他,当即拨出去一个电话。

    然后,三个老头再三要求自己的孙女不可以擅自离开,他们才放心的去换衣服。

    这边还没换好,三套崭新的无菌服就送来了。

    ……

    柳承恩进来后,李秀琴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

    杨根硕正在闭目养神,刚才一番针灸,他消耗不少。

    凌洋用柔软的小手给他做着头部颈部按压,居然还挺专业,他正享受着。

    然后,呼啦啦进来一群人。

    “老师,药来了。”华回春轻快地说道。

    “老华,这都多长时间了,你不是挖药去了吧。”说着,杨根硕睁开了眼睛,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病房中,一下子多了三个青春靓丽的女孩,这是为什么呢?

    而且,华回春旁边那个,身材高挑,五官上某些特征跟华回春还有几分相似,此时此刻,正冷冷地看着他。

    杨根硕摸了摸鼻子:“美女,我得罪你了?”

    美女自然是华回春的孙女华紫萱,她生气,那是因为杨根硕年纪轻轻,竟然对他爷爷那么轻慢,而且这厮给人治病,还要美女帮着按摩。

    没错,一旁的凌洋,虽然不施粉黛,有种小家碧玉的婉约,却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少女。

    华紫萱冷笑:“敢问阁下几岁?”

    李师师咯咯笑道:“成年了么?”

    孙宜书轻声道:“应该是高中生。”

    “不得无礼!”他们爷爷齐声喝道。然后又冲杨根硕说:“请老师见谅。”

    还真是爷爷们的老师,他凭什么,爷爷难道是让人吃了迷药灌了**汤,被忽悠进了什么传|销组织?

    三个女孩脑袋里一瞬间转过无数念头,但很快就推翻了,因为这里是医院,还是重症监护室。

    什么传|销组织能够如此猖獗如此大胆,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在院长柳承恩面前忽悠人?

    听到几个老头的呵斥,杨根硕笑着摆摆手,依然四平八稳坐着,翘着二郎腿,脚尖一颠一颠的:“三位美女,这些问题,我都可以回答你们,但是,你们也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华回春道:“老师,不要跟孩子们一般见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莫说一个,一百个都成。”

    孙九针、李素问瞪圆了老花眼,却是做不到华回春这般,没皮没脸。

    杨根硕眯起眼睛,看了看三个准学生,然后微微一笑:“我要知道三位美女的芳名。”

    “这太简单了,学生这就告诉你。”

    “老华,你给我闭嘴。”杨根硕抬手阻止,“让你说,我还不如不问。”

    华紫萱突然觉得这小子有点意思,于是点点头,“好啊,你先回答我们的问题。”

    “你能代表她们么?”杨根硕目光落在李师师、孙宜书脸上,还眨了眨眼睛。

    李师师蹙眉皱鼻子:“干嘛,给我们放电?暂且不论你医术如何,你医德的确一般。”

    “师师,不得无礼!”李素问喝道。

    “哈!”杨根硕抚掌起身,用手点着小巧玲珑的少女,笑道:“李师师?”

    “爷爷!”李师师气得直跺脚。

    “别这样,为了不让你觉得吃亏,我也会说出我的尊姓大名的。”

    三个女孩顿时目瞪口呆,哭笑不得,这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自恋如此不要脸的人!

    “听好了。”杨根硕侧身摆了个沉思者的造型,声音低沉浑厚,“可以叫我杨根硕,也可以叫我大牛,哥哥也行,小弟弟也成。”

    三个女孩忍不住笑了。

    凌洋也想笑,但是,想想这是母亲的病房,实在是不合时宜,于是乎,对杨根硕就生出了几丝怨念。

    李师师笑得前合后仰:“大牛,小弟弟,杨根硕,哈哈……”

    笑着笑着,俏脸就是一红,啐道:“下流。”

    “哪有!”杨根硕一脸无辜。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