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事实胜于雄辩
    “你……”华紫萱一个踉跄,俏脸飞红,“你无耻!”

    这下子,大家都听懂了。

    而华紫萱如此激烈的反应,恰恰印证了杨根硕的话。

    让杨根硕说中了,也没人怀疑了。

    李师师拍手道:“哇,紫萱姐,大牛居然知道你的生理期?是他厉害,还是你透露给他的?”

    “我才没有!死丫头,不许胡说!”华紫萱一阵咬牙切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找到地缝,于是,就咬牙切齿,用吃人的眼光看着杨根硕。

    杨根硕摇摇头:“这算什么反应,你不但是新时代的女性,而且出身医学世家,而且,这里是医院,我们这些人,都能称得上医生,所以,你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我……”华紫萱点着自己鼻子,自己好歹也是个待字闺中的黄花大闺女,他当众指出自己处于生理期,难道自己还不能难为情一下?

    不过,这些只能是心理活动,没法说出来。

    “张嘴,乖啦!”杨根硕拈起一枚回还丹,华紫萱竟然鬼使神差,张开了樱桃小嘴,杨根硕屈指一弹。

    “咳咳……”华紫萱卡住了,好一阵咳嗽,小脸咳得通红,爷爷华回春在背上拍了好一阵,又灌了一杯水,终于下去了。

    “你想呛死我啊!”华紫萱瞪着他质问。

    “纯属意外,你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感觉呀,杨根硕,你的药根本没有效果。”

    一听这话,华回春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倒不是害怕成为家族的罪人,他这个族长,原本就是赶鸭子上架。

    他喜欢研究医术,不然,也不会来到柳承恩的医院,担任中医分院的业务院长。

    只是,那种刚刚满怀希望,又突然跌入绝望深渊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其他人也都密切关注着华紫萱的变化,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就连凌洋都情不自禁,抓住了杨根硕的衣袖。

    杨根硕却看不出丝毫的紧张,扭头拨弄回春针去了。

    “哈,杨根硕,你这个欺世盗名糊弄老年人的坏家伙,你完蛋了。”

    李师师也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孙宜书却是轻轻挑起了秀眉。

    “不许你这么说大牛,他不是那样的人!”见杨根硕无动于衷,凌洋站了出来,极力反驳,“另外,是你爷爷死皮……硬要拜大牛为师的,大牛死活不肯收,实在是盛情难却,这才勉为其难收下了他们。”

    “至于回还丹、回春针,那些或许是你们的家传之宝,但是,大牛哪里知道你们家里有这些宝贝,还不是你们爷爷亲自送上门的。”

    “所以说,爷爷他们可能是糊涂了。”华紫萱摇头,一脸笃定。

    “我没有糊涂,紫萱,不许胡说,哪怕回还丹没有效果,也不能说明什么,老师身上的东西,我就是到老,也学不完。”

    “爷爷,事实胜于雄辩,你到底要冥顽不灵到什么时候?”

    “老师学识渊博,学究天人,这一点,柳院长依然可以作证。”

    “杨根硕,简直太可怕了!”李师师摇头,“我不得不佩服你忽悠老年人的本领,他们好像被你洗脑了一样,难道,你真是传|销大学博士后毕业的?”

    “师师……”李素问责怪孙女,“老师下针,我是亲眼目睹的,不止我一个。”

    但是,这一刻,李素问觉得自己的话都没有足够的底气,更清楚,说服力也是微乎其微。

    “杨根硕,那颗回还丹真的被你吃了?”

    “真的。”杨根硕点点头。

    “你完了,它价值无可估量,我们家族将保留追究你法律责任的权力。”

    “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凌洋都快气哭了。

    “洋洋。”杨根硕笑着阻止了激动的她,冲华紫萱道:“好啊,我等着。”

    “我……我……”

    华紫萱的身子突然抖动起来,情不自禁,没有规律,肤色也是肉眼可见的变红,仿佛体内着了火。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这是怎么了,啊——”华紫萱攥紧拳头,扬起脖子大叫一声,呼出了一口浊气。

    继而是一阵剧烈的喘息,这才慢慢归于平静。

    “我怎么了?刚才怎么回事?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华紫萱不自觉的摸了摸脸蛋。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的脸,尤其是孙宜书、李师师她们两个。

    “你现在是什么感觉?”杨根硕突然拔高音量,“不要隐瞒!”

    华紫萱呼吸一窒,其实,身体的反应告诉她,回还丹已经发挥了它的药效,是真有效。

    但是,前一刻还在不断质疑人家,这一刻亲口说出来,那不是自己打脸么?

    可是,又怎么隐瞒,怎么违心的说话?

    自己虽然是个女孩子,可以适当的胡搅蛮缠,但眼下是原则问题,是大是大非。

    而且,他能够仿制成功回还丹,那就是华家整个家族的恩人。

    “杨根硕,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精神抖擞,浑身都是劲儿。”华紫萱大声说道。

    杨根硕点点头:“你出了一身汗,鬓发凌乱,衣衫不整,就跟干了啥似的,但你依然精神抖擞。”

    “你闭嘴!”

    “紫萱姐,快照镜子。”

    华紫萱从李师师手上的小镜子里看到了自己。

    虽然头发有些乱,几根湿润的发丝还粘在额头鬓角上,虽然面颊上还挂着几滴汗珠。

    但是,肌肤白里透红,嫩得能掐出水来,仿佛年轻了好几岁,变回了十七八的少女,脸上时常出现健康的红晕。

    这一切变化,自然都是来自回还丹的功效。

    “真是太神奇了!”孙宜书忍不住赞道。

    “这肤色,完全不需要任何化妆品了,真的跟干了什么得到什么滋润似的。”

    “死丫头,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李师师俏皮的吐了下舌头,一脸坏笑。

    “紫萱,现在……”

    华回春终于松了口气,只有回还丹有效,才能为自己正名,证明自己并非老糊涂,证明杨根硕并非大忽悠。

    只是,他的话刚说一半,又让人捷足先登了。

    李师师自来熟一般抱住了杨根硕的胳膊,摇晃着,“大牛,好东西呀,给人家来点呗。”

    “你亲戚也来了?”

    “讨厌,人家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嘛!”

    “凭什么?”

    “凭……凭我爷爷是你学生。”

    “那你是我什么?”杨根硕笑问。

    “不要太过分!”李师师咬牙切齿,爷爷是人家学生,自己岂不是比徒孙还低一辈?

    “就当你是我徒孙吧,就这,你还长了一辈。”

    果不其然,他算得倒是清楚。李师师撅起小嘴,却没有反驳。

    李素问顿时满怀欣慰的笑了起来。

    华回春终于有机会问自己的孙女了:“紫萱,现在你应该相信大牛了吧,他真的有资格成为我们几个老头子的老师,这不是他的荣幸,而是我们的幸运。”

    华紫萱神色复杂的点点头。

    这一刻,杨根硕再次成为目光的焦点。

    大家都相信杨根硕了,凌洋又有点不忿,觉得杨根硕不应该继续理会这些人,应该跟他们一拍两散。

    杨根硕却是没有一点儿往心里去,凌洋觉得,他完全是看在人家漂亮孙女们的份儿上。

    想到这里,凌洋的牙根儿就变得痒痒的。

    “师师,把《素问》拿去,让老师过目。”

    “嗯。”这一次,李师师显得很乖巧。

    抱着一个木匣子,来到杨根硕面前:“老师,请过目。”

    杨根硕挖了挖耳孔:“你说什么?”

    李师师咬着唇皮,“大牛,你怎么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有意思么?”

    “你要是普通的女子,我都懒的欺负你,现在,你是我的人。”

    “你的人?”

    “哦不,是我徒孙,刚刚就数你落井下石最厉害最兴奋,现如今落在师祖手里,嘿嘿。”

    “施主饶命,贫尼这厢有礼了。”

    “啊?”杨根硕一愣,李师师丢下木匣子,大笑逃开了。

    杨根硕也忍不住笑了,这丫头挺有意思。

    李素问道:“老师,这是我们李家先祖留下的,也算是传家之宝,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其中缺失了一些关键章节,我们李家后背资质愚钝,无力补全,所以,希望老师得空过目看看……”

    “我明白了,先搁着吧。”

    杨根硕随手一丢,李素问的瞳孔不由一缩。

    自家的家传之宝,怎么在杨根硕手里,有种弃如敝屣的感觉。

    “宜书,赶紧拜见师祖。”孙九针道,有了李师师这个前车之鉴,孙宜书的辈分和叫法也都确定了。

    孙宜书撩了撩鬓角的发丝,淡淡一笑,莲步轻移,走向了杨根硕。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这个孙宜书身上自有一股素淡清雅的气息,随着她走近,这种气息也是扑面而来,沁人心脾,叫人身心都很舒服。

    “师祖?”孙宜书在距离杨根硕一尺之处站定,带着疑问。

    “嗯嗯。”杨根硕眉开眼笑,很满意这个徒孙。

    “你还真好意思答应?”孙宜书嗔道。

    “这有什么?”

    “可是人家叫不出口。”

    “呃……”

    “大牛……”孙宜书摇晃着杨根硕的胳膊,“以后,人家就叫你大牛,让你沾点便宜,你也不用喊姐,直呼其名就好。”

    “宜书?”

    “嗯嗯。”孙宜书扑闪着大眼睛,频频点头。

    “不但宜书,还宜茶宜酒宜喜宜嗔。”

    “去你的。”孙宜书轻轻推了杨根硕一把,“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啊。”

    杨根硕还没表态。孙九针就欣慰的捋须点头。

    “慢着!”李师师扑过去,抱住杨根硕另一侧胳膊,初具规模的上围紧贴着杨根硕的臂膀,摇啊摇啊,“大牛,你怎么能厚此薄彼区别对待呢?这样怎么服众?”

    “你的意思是?”

    “你称呼她叫宜书,那就叫我师师。”

    “就不。”

    “为什么,凭什么?”李师师双手叉腰,质问道。

    “就凭这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你……”李师师气哭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