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忍杀
    未几,李秀琴先是拧了拧眉头,然后缓缓睁眼。

    “妈,你醒了?”凌洋颤声道。

    “洋……洋,”李秀琴颤抖着说,“我好像……又死了一回。”

    凌洋不住点头,泪如雨下,“是大牛,他又把你给拉回来了。”

    李秀琴大口喘气,一时间却无说话的力气。

    凌洋端起中药:“妈,这是大牛给你配的药,华……华爷爷亲自熬的,虽然有些苦,你一定可以喝下去的。”

    李秀琴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凌洋舀了一勺,送到母亲嘴边。

    李秀琴摇摇头,目光落在碗上。

    “阿姨意思是让你用碗喂她。”杨根硕说。

    “妈,是吗?”凌洋问道。

    李秀琴再次微微点头。

    凌洋端着碗送到母亲唇边,同时说道,“比较苦,但良药苦口,你有个心理准……”

    话没说完,药都让母亲喝光了。

    凌洋一脸欣慰,笑道:“妈妈,你真的好坚强!”

    李秀琴抿了抿嘴,虚弱的笑了笑。

    “阿姨,你继续休息。”杨根硕轻声道。

    李秀琴点头。

    包括华回春在内的一帮人就纳闷了,这人刚醒,还能睡着?

    虽然她病得很重,但明显是存在自主意识,甚至还能勉强说话,表情神态更是非常清楚。

    这样的情况,你让她睡,她就能睡着?

    但是,只见杨根硕一手按在李秀琴的颈侧,另一手在她的脉门上敲击,用把脉的三根手指,却不是把脉。

    那种敲击,虽然听不到声音,却好似暗合一种韵律。

    渐渐的,李秀琴眼皮开始打架。

    总共也就是三分钟的样子,李秀琴就合上眼皮睡着了,并且发出轻微的鼾声。

    竟然是进入了深层次的睡眠。

    一时间,除了凌洋之外,一个老头,三个女孩,都像看怪物一般看着杨根硕。

    “老师,你是……”

    华回春声音很轻了,但杨根硕依然回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且努努嘴,示意到外间去说。

    凌洋在孙宜书的帮助下,将母亲安顿好了,一起来到外间,围住了杨根硕。

    每个人都很好奇,哪怕是不止一次见识过杨根硕能力的凌洋。

    “你们一定好奇我是如何唤醒李秀琴,又是如何让她继续入睡的吧!”

    几个人没有回答,但神情说明了一切。

    杨根硕竖起食指:“我按了她的昏睡穴。”

    “就这么简单?”见杨根硕说完不再吭声,李师师忍不住问道。

    “是啊,就是这么简单,你要不是试一试。”

    “才不。”李师师往后一蹦,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杨根硕耸耸肩,对凌洋说:“洋洋,这个药是针对排斥反应的,这是第一次尝试,接下来肯定需要反复多次调整药方。”

    “嗯。”凌洋对他是毫无保留的信任。

    “你要注意,病人,也就是阿姨随时有可能吐,也可能拉,一旦排尿,咱们就成功了一半。”

    杨根硕看着凌洋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凌洋摇头。

    杨根硕苦笑:“从现在起注意你母亲的状况,随时都可能上吐下泻,其实也没啥,就是防止呕吐物清理不及时造成窒息。”

    “我明白了,我一定打起十二分精神。”

    “那也没必要。”杨根硕摇摇头,“我要出去一趟,要不要给你重新带点吃的,或者红牛咖啡之类。”

    “不用,都不用。”凌洋摇头,挤出牵强的笑容。

    “大牛,你出去干嘛?”孙宜书问。

    “你问这个干嘛?”杨根硕有些诧异,并没有直接回答,凌洋都没问题,她问得着么?

    “你别误会,我就是随便问问,看你似乎挺累的,如果有什么跑腿的活儿,我们这些学生都可以代劳啊。”

    孙宜书这么一说,不只是杨根硕,就连华回春、华紫萱、李师师都感到莫名诧异。

    华紫萱、李师师虽然知道孙宜书发生了转变,但这转变也太大了点儿吧。

    而且,刚刚还被怼哭了。

    华紫萱、李师师看了眼孙宜书,然后对视一眼,读懂了彼此的眼神。

    她们都怀疑,这个孙宜书虽然平日里温文尔雅、落落大方,似乎什么都不求不争,什么事都不萦于怀,而实际上,却是个有着受虐倾向的女人。

    杨根硕当然无法理解这些女人复杂的心理,不过,终究还是回答了孙宜书,“我去买包烟。”

    “我帮你去。”

    “我还要顺便透透气。”

    “我陪你。”孙宜书几乎又是脱口而出。

    杨根硕诧异的看着她,其他几个人也都看着他,眼神怪怪的,但是意思很清楚——这就贴上去了?

    孙宜书终于有些羞赧的低下头。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只是想跟在你身边,多学点东西,因为,你每每都有惊人之举。”

    很快,孙宜书又抬起头,仿佛鼓起了勇气。

    杨根硕笑笑:“走吧。”

    “大牛,我也想跟着你。”

    在爷爷一个劲儿使眼色,眼睛都快要落下毛病的时候,华紫萱这才不情不愿的开口。

    “不用,宜书陪我就够了。”杨根硕笑着说,“你们正好留下来帮着凌洋,病人随时都可能出现异常状况。”

    “大牛……”凌洋看着他欲言又止。

    杨根硕道:“可能出现的状况,我都分析过了,所以你不用担心,而且,我去去就来。”

    “嗯,不急,你休息一会儿。”凌洋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杨根硕同孙宜书换了衣服,走出了医院。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夜灯璀璨,明月高悬。

    清澈的夜空中倒是飘荡大片大片的白云。

    偶尔,月亮就会钻进云层,每每这时候,没有路灯的地方,就会陷入黑暗,好在,月亮很快又会钻出来。

    秋风习习,让人感到一丝秋天的凉意。

    “哪里能买到烟?”杨根硕问。

    “跟我走。”孙宜书在前面袅袅婷婷走着。

    皓月当空,一个旗袍女孩袅袅婷婷,步态优美人更美,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从月亮上下来的嫦娥。

    杨根硕甩甩头,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快步跟上孙宜书。

    不过走了没几步,杨根硕就皱眉道:“我记得医院就有啊。”

    “关门了。”孙宜书回身,点点头,“太晚了,关门了。”

    杨根硕面露微笑,淡淡看着孙宜书。

    孙宜书一阵慌乱,“你笑什么?”

    “你对我有企图?”

    “你……你说什么!”

    “你想要跟我单独相处。”

    “你……你想多了,我只是想……”

    “不用解释,带路吧。”

    “好。”孙宜书扭头带路,心头有些快:“差不多一站路,我就实话实说,我只是想知道你的过去,想知道你这一身本领都是哪来的,跟谁学的。”

    身后寂静无声,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

    孙宜书再次驻足回头,却看到杨根硕停了下来。

    “怎么了?”孙宜书问道。

    杨根硕淡笑:“孙大小姐,咱是不是有点交浅言深了,咱们还没熟到那份上吧!”

    “你这么小气?”

    “不是小气,人总有**,而有的**,并不是能跟所有人分享。”

    “我明白了。”孙宜书面露失望。

    “明白就好。”杨根硕说着,笑容僵在了脸上,他抬头看向夜空,就说天怎么突然暗了,原来,月亮再次钻进了云层,而且这次是一大片。

    “好冷!”孙宜书突然双臂抱胸打了个寒噤,诧异道:“怎么会?”

    杨根硕眉头紧锁,双目微眯,精光四射,他缓缓来到孙宜书面前,站定,将其护在身后。

    “怎么了?”杨根硕如此严肃,如此慎重,孙宜书也感觉不对劲了。

    “小心。”

    杨根硕大叫,一把将孙宜书掀倒,几乎同一时刻,自己上身后仰。

    破空之声袭来,贴着鼻尖而过,一下子钉在墙上,竟然是一枚梅花镖。

    杨根硕手上用力,两人站了起来。

    彼此的手还拉在一起。

    孙宜书惊魂未定,又被一股大力拉进杨根硕怀中,耳边又是一记破空之声。

    一柄秋水般的长刀,劈斩在孙宜书刚才站立的位置。

    孙宜书目瞪口呆,汗毛倒竖,一句话说不出来,更做不出任何动作。

    除了瑟瑟发抖。

    两个黑衣人凭空出现,一前一后,将二人夹在中间。

    黑衣人从头到脚都是黑的,头上裹着黑色头巾,脸上是黑色面纱,只是露出一双如同鹰隼般冰冷无情的眼睛。

    腰间插着两柄刀,一长一短。

    胸前微微隆起。

    看到突然出现的两个杀手,杨根硕皱起了眉头。

    这两个人很怪,有点像影视剧里那种忍者杀手。

    杨根硕有些纳闷,自己是得罪了一些人,但是对方也没必要大费周章,聘请这样的专业杀手吧!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杨根硕正在全神贯注的时候,孙宜书颤声问道。

    当然得不到回答。

    杨根硕也懒的多费唇舌,只是问道:“你们什么目的?”

    “有人要你死!”

    杀手吐字生硬,不过明显是女声。

    看来自己判断不错,对方是女人,而且还是歪果女仁。

    “你们来自红日国?”杨根硕大胆揣测。

    “无可奉告。”

    “谁要我死?”

    “无可奉告。”

    “话不投机半句多。”杨根硕后背跟孙宜书一撞,快速说道:“我缠住她们,一有机会你就跑,跑进医院。”

    “那你怎么办?”

    “没有你这个累赘,我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我才不是累赘。”孙宜书大叫一声,冲向其中一名杀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