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浪漫就是浪费
    车队护航,逼格很高。

    车队匀速行驶,虽然夜深人静路旷人稀,但,绝不超速,绝不闯红灯。

    孙宜书自然也开得很稳,敞篷车,鲜艳的车身,在夜色里,还是蛮扎眼的。

    可惜,路人真是不多。

    孙宜书一边稳稳的开车,一边偷偷观察身边的杨根硕。

    此时,杨根硕再次陷入沉思。

    显得很安静。

    孙宜书突然冒出许多乱七八糟的念头。

    比如,如果杨根硕是那种阴柔的性格,喜欢使用女性用品,喜欢跟女性做闺蜜,那么,自己会不会伤心难过?

    毕竟,两人一起经历了一番生死,他对自己几番回护,表现出了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

    自己的的确确有那么一点心动。

    可是,这一切一切的前提,要他是个男人,是个纯爷们,有着正常的性取向,得喜欢女人才行。

    想让自己跟他做闺蜜,绝对不行,除非,他去泰国做个手术。

    不会是自己弄错了吧,目前为止,除了手机比较女性化一点,其他没有什么特征表明他性向有问题呀,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直到头昏脑涨,车队停下了。

    眼前是一栋孤零零的别墅,远远的就能看到白炽灯拼成的大字“林公馆”。

    电子门开启,车子依次缓缓进入。

    孙宜书被眼前的一切吸引了过去,他们孙家也算是名门望族,但是更加古老一些,无论从房子的设计,还是家庭教育,都保守一点,传统一点。

    林公馆不同,电子门、摄像头,巡逻的保安,这里仿佛是个军事堡垒。

    她一进来,就能感受到一股紧张和压抑。

    刚刚进来时,孙宜书还有个小小的担心,自己的侧方停车以及倒库都不太行,说不定要当众出糗。

    进来之后,才发现自己是杞人忧天。

    院子里车位太多,她完全可以横着停,占两个车位,也没有问题。

    车队停下了,李虎等人纷纷下车。

    杨根硕也跳了出去。

    刚准备发扬一下绅士风度,转到另一侧,给美女司机开门时,林晓萌冲了出来。

    “大牛哥!”

    林晓萌乳燕投林般扑入他怀里,仅仅穿着睡衣。

    原本,杨根硕受不了她当众这么热情,可眼下是万万不能推开她。

    因为,小丫头真是仅仅穿着一件睡衣,单薄的就跟没穿一样,而且,她发育过人,跑动起来,简直无法直视。

    不过,保安队这些人都是精挑细选,素质不低。

    小姐不注意,他们却很注意,在林晓萌冲出来的第一时间,就都背过身去。

    “李哥,让大家都散了吧。”杨根硕冲李虎努努嘴。

    “大家听我说,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

    李虎说完,保安队成员纷纷离去。

    “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么随便,你无所谓,这帮哥哥们能蛋定?”

    走得不远的保安们都是一个踉跄,然后加快的脚步。

    林晓萌抬起头,撅着嘴,“爷爷没在家,姐姐公司忙,没人管我。”

    “哎吆,你还理由充足。”杨根硕捏着她的小鼻子。

    孙宜书再一次目瞪口呆,大牛跟林家小姐还真熟。

    跟好闺蜜似的。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孙宜书连忙甩甩脑袋,自己都感到奇怪,为什么总认为杨根硕的方向有问题?

    只有她一个人坐在车上了,于是,孙宜书推门下车。

    但是,林晓萌一句话,让她差点跌倒。

    “大牛哥,听说你要来,我连忙洗了个澡。”

    杨根硕一阵哭笑不得。这话说的,难道弄得香喷喷的,等着自己享用?

    “大牛,她谁呀?”林晓萌一阵警惕。

    孙宜书到底岁数大了点,还出过国,喝过洋墨水,同时,还有一个专业特长,所以,马上就读懂了林晓萌的意思。

    小丫头对自己有戒心。

    这个发现让孙宜书的心里舒服了不少,看来,自己是误会大牛了。

    但是,大牛不但有凌洋,还跟林家大小姐这么亲昵,让孙宜书再次怀疑,他们真的是男女关系,而不是姐妹关系。

    “宜书过来,我给你们介绍。”

    孙宜书甩甩头,恢复了落落大方,缓步上前,“不用介绍了,这位肯定是林家大小姐了。”

    “我是林晓萌,这位姐姐是……”

    林晓萌终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起码待人接物的礼仪还是懂得的。

    而且,孙宜书人长得漂亮,给人一种清爽宜人的感觉。

    “孙宜书。”

    两个女孩的手握在了一起。

    “小萌,我还有点事,宜书暂时交给你,你呢,安排她洗个澡。”

    “不用了大牛,我身上又没弄脏。”孙宜书心直口快的说道。

    “大牛,你跟她,你们弄什么啦!”林晓萌一脸呆萌的问道。

    孙宜书这才发现自己的口误,不由一阵脸红。

    杨根硕苦笑:“别胡思乱想,我们什么也没弄。”

    “就是就是,没弄。”

    “没弄干嘛洗澡?还有,大牛你身上这么一股子怪味。”

    杨根硕挠挠头:“是这样的,我们碰到了坏人,打了一架,所以,身上弄脏了一点点,她现在不方便回家,正好跟着我,我觉得这里洗澡很方便,所以就让你安排一下。”

    “大牛,不用麻烦的,何况,我车上可没准备内衣。”

    “小萌有啊,她应该有新的,让她给你准备。”

    “太麻烦了。”孙宜书还是想拒绝。

    “也不是不可以啦。”林晓萌的目光落在孙宜书的胸前,摇摇头,“只怕没合适的。”

    孙宜书俏脸一红,资本不够强大,被小丫头鄙视了,有些气恼,“我不洗了。”

    杨根硕倒是没能准确把握孙宜书的情绪,接下来的话,也没怎么经过大脑,差点将孙宜书气得吐血。

    他咂咂嘴:“可能还真没有。啊,这样,小萌,几年前的,总该合适吧!”

    “嗯,我得找找。”

    孙宜书更气了。杨根硕这是什么意思,让林晓萌准备几年前的内衣,分明是说自己不够大喽,简直太可恶了。

    这个林晓萌也不是个好东西,看着呆萌呆萌的,其实,一肚子坏水。

    孙宜书呼吸急促,眼珠子都红了。

    “杨根硕,我要咬死你!”

    杨根硕一脸无辜:“宜书,我没得罪你呀!要是你实在不习惯,那就算了,咱不洗了。”

    “啊,啊,啊!”孙宜书喊一声,跺一脚,满腔愤懑,都无从发泄。

    林晓萌咬着杨根硕的耳朵,悄悄地说:“大牛哥,这位姐姐怎么了?”

    杨根硕耸耸肩:“不知道。”

    孙宜书听到二人的对话,顿时冷静下来,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人家并非有意埋汰自己,自己差点气死了,何苦来哉。

    而且,事实上,自己的资本的确没有人家林晓萌雄厚。

    林晓萌岁数不大,个头不高,身材也很苗条,偏偏……

    孙宜书摇摇头,打定了主意,今晚不顾一切,也要弄清杨根硕的方向,以及他跟林晓萌的确切关系。

    比如,是男女关系,还是姐妹关系。

    之前遭遇杀手,生死边缘,出了几身汗,虽然换了一套外衣,但身上的确不怎么舒服。

    好吧好吧,洗一下,总会舒服点。

    想通之后,孙宜书面带微笑,走到了二人面前。

    “林小姐,那就麻烦你了。”

    突然的转变,让杨根硕两人一阵迷糊。

    “哦,好的,一点不麻烦,大牛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小萌真乖。”杨根硕忍不住捏了把她有点婴儿肥的脸。

    林晓萌撅了撅嘴,露出一抹微笑。

    “孙姐姐,跟我来。”

    “好的。”

    孙宜书刚刚被林晓萌领走,杨根硕就几步来到了李虎的面前,怒气冲冲的。

    “李虎,你……老哥你搞什么?”杨根硕指着李虎喝问。

    “听到杨先生在把妹,自然要略尽绵力。”李虎笑答。

    “谁说我在把妹?”

    “都同生共死了,这会儿还形影不离黏糊着,这还不是?”

    “你真浪费,得烧多少油。”

    “浪漫就是浪费。”

    “哎,这话有点意思。”

    “那位小姐一看也是大户人家的。”

    “哎,不说她了,那两个女人呢?”

    “一个秘密的地方,请跟我来。”

    杨根硕跟在李虎屁股后面上了车,李虎将车开出了别墅。

    “老哥,多远啊,多神秘呀!”

    李虎扭头看来他一眼,说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说够不够神秘,而且,那里屏蔽一切信号。”

    “有你的。”杨根硕挑起大拇指,“这件事,暂时不要让外人知道。”

    “没问题。”

    “包括林家人。”

    李虎深深看了他一眼,还是点了点头。

    明月西斜,星子寂寥。

    奥迪车一路开到了郊外,进了一家倒闭的汽修厂。

    下车后,入眼处,都是锈迹斑斑的汽车框架,堆积如山。

    然后就是满地半人高的衰草。

    厂房看上去有两层楼那么高,铁门高达两米。

    杨根硕目光扫了一圈,这里的确是渺无人烟。

    “大牛,别看了,这里人没有,蛇鼠狐兔倒是有的。”

    杨根硕点点头,“人呢?”

    “里边。”说罢,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中打开铁门。

    只看一眼,杨根硕当即目瞪口呆。

    然后冲李虎指了指。

    李虎面不改色,关上了门,打开了手机的电筒,这才不紧不慢道:“大牛,我虽然把她们脱成这样,但是,绝没有趁机揩油,是你说她们很危险,我为了杜绝隐患,才这么做的。”

    “李哥,你别激动。”杨根硕笑着摸了摸鼻子,“你还别说,俩妞长得不赖。这幅景致也不错。”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