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烙印
    杨根硕笑了:“看在你没有胡编乱诌的份上,我决定放你们走,但是,请给宫本菊腚带个话,他已经惹怒了我,他还有他的师门,甚至他的家族,都要付出代价。”

    “杨根硕,好大的口气,我并不知道宫本叔叔的师门,但是,你知道宫本家族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杨根硕摇头笑笑:“不知,比你们苍雪家族如何?”

    “呃……差一些。”

    “那不结了,苍雪家族的公主都在我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何况他宫本菊腚。”

    “……”苍雪野姬一阵无语,下一刻,再次大叫:“你干什么!”

    却见杨根硕并没理她,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根银针,这根针不时落在凉子文胸之外的胸|脯上。

    “你……”

    “大功告成。”杨根硕起身,哈哈一笑,“请欣赏,看看够不够艺术。”

    苍雪野姬看了一眼,就是一个踉跄,差点晕倒。

    她的挚爱,最神圣的地方,如今多了一对“大牛”纹身。

    两头带着犄角的牛,面对面,一个胸脯趴着一个。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苍雪野姬控诉着,“你都知道士可杀不可辱了,你这样做,凉子真的会切腹的,你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好啊。”杨根硕五指成爪,朝着凉子的脖子去了。

    “不要!”苍雪野姬马上叫停。

    “你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杨根硕冷冷道,“你们企图杀我,没有成功,我本该以血还血,但念在你们是漂亮女子,所以,网开一面。”

    “这算是什么理由?”

    “算是我的理由。”

    “好吧。”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所以,就打上专属我的印迹。”

    “你的印迹?”

    “我的小名,大牛,不是给你介绍过了。”

    苍雪野姬一阵天旋地转,后退了一大步。

    “其实这东西很容易洗掉,找个刺青师就能搞定。”

    “不用你说。”

    “我是友情提示,因为,还要在你身上打。”

    “打什么?”

    “跟你的爱人一样。”

    “你……”

    苍雪野姬惊恐的发现,突然间,自己竟然动不了了。

    然后,上身一凉,唯一的遮羞布不见了。

    苍雪野姬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无声的流泪,想着自己终究对凉子不忠了,身子终究还是被肮脏的男人给玷污了。

    胸前一下一下的刺痛,绵绵不绝。

    不多时,大腿上又传来刺痛。

    苍雪野姬睁眼一看,杀千刀的杨根硕居然又在他大腿根部施虐。

    杨根硕手法纯属,绝非一日之寒。

    很快就站起身来,拍拍手,手上的银针却不见了。

    “看看,你身上的我更用心,所以,更有艺术感。”

    苍雪野姬眼珠子通红,还是忍不住看了过去。

    跟胸上一样,大腿上两头牛依然是犄角相对。

    不过,胸上距离敏感部位更近,要想去纹身店洗掉,几乎不可能。

    还有一点,苍雪野姬无法理解,他只是针刺,并没有使用颜料,为什么大牛图案却是有色彩的,有纹理的。

    失神间,发现杨根硕给她戴上了罩罩。

    苍雪野姬也不想有什么反应了,只是幽幽一叹。

    叹息完毕,发现自己可以动了。

    扭头看向杨根硕,红着眼珠瞪视,无声的控诉。

    “不要这样,你俩现在身上打上了我的烙印,应该算是我的人……”

    “住口。”苍雪野姬愤怒的咆哮,“当然,你也可以得到两具尸体。”

    “激动什么,何必呢!”杨根硕摇摇头,“好吧,我这就让人送你们离开。”

    “真的?”苍雪野姬愣住了。

    “男人|大丈夫,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说着,拨通了李虎的手机。

    “李哥,来。”

    “杨先生,忙完了。”

    “忙你大爷。”

    “别这样。是不是不和谐。”

    “和谐你个大头鬼呀!”

    “好的,我来了。”

    “能不能找两套衣服。”

    “你的意思是……”

    “话都说清楚了,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她们都是涉世未深的花季少女,还有大把的青春……”

    听杨根硕侃侃而谈,苍雪野姬一阵恶寒。

    这厮道貌岸然的言谈举止,怎么看,都像个好人,而对自己和凉子的所作所为,分明是魔鬼。

    这边放下了李虎的电话,杨根硕找到了尘封已久锈迹斑斑的更衣柜。

    一把拽掉锈蚀的三环锁,里面还真有汽修工的工服,而且还放在塑料袋子里,应该能穿。

    杨根硕拿出两套,丢过去:“给,凑合吧,怎么说,也算块遮羞布。”

    苍雪野姬又是一愣,这一刻,杨根硕给她的感觉是细心,还会设身处地为人着想。

    打住!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脑海里一个声音叫停。

    那个声音说:“他是你的仇人,是魔鬼,罪大恶极,给你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侮辱,不能原谅,不可饶恕。”

    苍雪野姬迅速换上了工装,又给凉子套上了。

    工服是蓝色的,化纤材料,凉子处于昏迷没什么,但苍雪野姬穿的时候,难免会碰触到刚刚纹身的部位,疼得她一阵龇牙咧嘴,只吸凉气。

    “野姬妹子,你真的是杀手?”杨根硕看着好笑。

    “为什么这么问,跟你有关么?”

    “呃……”杨根硕故作冷笑,“你应该听说过‘人为刀殂我为鱼肉’这句话吧,我还没放你们离开呢!你们去留,还只是我一言而决。”

    苍雪野姬也跟着眯眼冷笑,“我还听过一句话,言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放与不放,那是你的自由。”

    “呃……”杨根硕哈哈大笑,“就冲妹子这句话,必须放。”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

    “靠,老李,还知道敲门,挺懂礼貌。”杨根硕没好气骂道,“进来吧。”

    “那是……嘎!”李虎一进门,看到身穿工服的苍雪野姬,惊呆了。

    “漂亮,穿工服都这么漂亮。”

    杨根硕傻乐:“那是,我妹子嘛!”

    “这就成妹子了?”李虎不无羡慕。

    “杨根硕,我们可以走了吗?”苍雪野姬架起了宫本凉子。

    “当然。”杨根硕冲李虎道,“李哥,送她们走,去任何她们想去的地方。”

    “这……合适吗?”李虎为难道:“大牛,她们可是想要你的命的啊!”

    “去吧去吧。”杨根硕摆摆手。

    “好吧。”李虎叹了口气,走了。

    杨根硕想了想,马上跟了上去,李虎把车开走了,这荒郊野外的,自己怎么回去?

    难道脚踩风火轮?

    李虎开车,后排,几个人一直沉默着。

    进入市区后,苍雪野姬报了地名“樱花大道池边居酒屋”。

    说完,同凉子依偎在一起,假寐。

    不多时,车子停在了居酒屋的门口。

    李虎发扬了绅士风度,亲自开门。

    当他想要帮忙,将昏迷不醒的凉子接下去时,手被苍雪野姬拍开了。

    “拿开你的脏手!”

    “洋婆子,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

    “我什么我?”

    “好了,老李,回到你的位置上。”

    “池边居酒屋?”

    “请一定记住这个地方。”

    “欧开。”

    “还有,杨根硕,咱们的事儿没完。”

    “去吧,说不定你会想我,到时候,记得给我来电话。”

    “等着吧!等着噩梦。”

    说完,苍雪野姬将凉子架下车,艰难的走向居酒屋。

    杨根硕看了一会儿,从李虎道:“老李,来此购。”

    “啥?”李虎没听明白。

    “洋文,我们走。”

    “哦,大牛,你真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洋文都懂。”

    “滚!”

    ……

    池边居酒屋内。

    宫本菊腚正在借酒浇愁,他能用的渠道、人脉都动用了,可是,苍雪野姬和宫本凉子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不知道明日怎样向苍雪老爷子交代,宫本菊腚只能用酒麻醉自己。

    清酒喝着毫无感觉,此刻,他喝的是红星二锅头。

    五十六度,那是他们国家不敢想的酒精度。

    果然,可以解忧。

    “宫本大人。”一名侍应进来汇报。

    “滚出去,别烦我。”

    “小姐,苍雪小姐和凉子小姐,她们……她们一起回来了。”侍应太激动了,语无伦次。

    “什么?”宫本菊腚一蹦老高,直接冲了出去。

    “苍雪小姐,你没事,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宫本菊腚见到苍雪野姬安然无恙,顿时喜极而泣。

    “宫本叔叔,凉子她需要住院。”

    “苍雪小姐,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事。”

    见宫本菊腚只是围着自己转,却对她侄女不闻不问,苍雪野姬怒了,“宫本叔叔,凉子可是您的亲侄女,这才也是服从你的命令执行任务的,现在身受重伤,你是不是应该……”

    “苍雪小姐,你没事,真是万幸。”宫本菊腚挺起了腰板,“来人,带苍雪小姐回去休息。”

    “我要陪着凉子。”

    “苍雪小姐也不是普通女子,应该知道凉子的身份,这次任务失败,还能活着回来,那意味着什么?”

    “是我,是我招供了。”

    “苍雪小姐,你太胡闹了,你以为执行任务是闹着玩的吗?虽然你救回了凉子,但是,你们坏了忍者的规矩,她必定要受到惩罚。”

    “可是……”

    “她虽然是我的侄女,但首先,她是一名家族的忍者。”

    “你要怎样?”

    “我是不是暴露了?”

    “没错,是我为了活命……”

    “苍雪小姐,不用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没用的。”宫本菊腚冷笑摇头,“你这么做,不能分担她罪责的分毫。”

    “你到底要对凉子做什么?”

    “不是我要做什么,而是家规。”

    “按照家规如何处理?”

    “剜目、割乳、挑筋”

    “我要找我爷爷。”

    “这是家规,苍雪阁下也无权置喙吧!”

    苍雪野姬一个踉跄,打定主意,必须带凉子走。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