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主观能动性
    李秀琴再次上吐下泻。

    凌洋有了些经验。杨根硕赶到时,她在孙宜书的帮助下,基本处理完毕。

    华紫萱依然无法忍受那种呕吐物的怪味儿,凌洋也并不怪她。

    华回春也在,他也不大受到了,所以,也不好太过苛责孙女。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因为这个,自己孙女在杨根硕心目中势必会大大失分,而自己这个做爷爷的,也会受到影响。

    因为,一切的一切,杨根硕都会看在眼里,当成一种无形的考核。

    这一次,孙宜书走在了前面。

    这从杨根硕对孙宜书的客气程度,便可以略见一斑。

    “大牛……”凌洋迎上来,尽管有点憔悴,但眼中却是充满了希望。

    “等等。”杨根硕扭头冲孙宜书说:“宜书,瞧你,身上都弄脏了,来,我给你擦擦,然后你去歇着。”

    “宜书姐,要不你脱下来,我给你洗洗。”

    凌洋说,人家孙宜书是什么身份,中医世家的大小姐,同时,还留过洋,拿过西医硕士。

    这样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孩子,在她母亲病榻前,居然能够做到跟病人的女儿一般,亲力亲为。

    无论对方出于那种考虑,凌洋都过意不去。

    “不用不用。”孙宜书温婉的笑道:“你还是先顾着阿姨吧!还有,自己也要适当休息,瞧你,眼珠上都是血丝。”

    “我没事。”凌洋眼圈一红,体己的话,总是容易让人动容,产生共鸣。

    “现在是没事,但你毕竟是女孩子,也不是铁打的,所以呢,还是注意一点好,再说了,阿姨的病只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万一你倒下了,谁来照顾阿姨?”

    “姐,我懂。”凌洋哽咽。

    孙宜书摸了摸她后脑勺的秀发,如同一个知心大姐姐,点了点头,走进一旁的洗手间,自洁去了。

    杨根硕坐在床边,开始给李秀琴把脉。

    “大牛……”

    杨根硕再次摆手阻止凌洋说话,头也不回道:“华回春,你要是继续站在三米之外,现在就可以回到你的岗位上了。”

    华回春心头一惊,看吧,自己想的没错,一笔一笔的,小家伙都记着呢,现如今,就是算账的时候。

    深深地看了眼孙女,华回春还是来到了杨根硕的旁边,实话实说,“老师,我以后尽量克服。”

    “你还算老实,但是,你并不适合一个中医,还记得我讲过的勾践尝便么?”

    华回春艰难的咽下一口吐沫,心中埋怨:大牛,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重口,能不能不要随便提起便便的事儿?另外,自己不合适,还不是一样成了响当当的中医泰斗?

    见华回春面色变换,却没有回答,杨根硕微微摇头:“你来诊脉,一会儿,咱们分析一下病人的呕吐物。”

    “嗯,好的。”华回春在杨根硕的位置坐了下去,中规中矩的给李秀琴把脉。

    此时,华紫萱和李师师并排站在一起,没有走近,用一种眺望的姿势。

    杨根硕眉头更紧了。

    这几个丫头长得不赖,或许可以成为好玩伴,但绝不是好学生。

    除了孙宜书那个例外。

    “洋洋,你说吧。”杨根硕看着凌洋,凌洋几次要开口,都被他打断了。

    杨根硕也能看出凌洋精神状态的变化,她应该也看到了母亲病情向好的特征了。

    “大牛!”凌洋抓住了杨根硕的手,含泪笑道:“我妈排尿了,就在刚刚上吐下泻的时候,她小便失|禁了。”

    “你确定?”

    “当然!”

    “我还取了样,让珊珊姐帮着检验。”

    “太好了。”杨根硕当场摸出手机,给苏灵珊打过去。

    “大牛,干嘛!”值夜班的苏灵珊,声音有些朦胧,估计是在打瞌睡。

    “尿样结果呢?”杨根硕开门见山的问道。

    “在检验科。”

    “什么时候出来?”

    “等着吧。”苏灵珊说,“人手太紧张,偏偏警方又送来一批聚众吸毒的。”

    “这事儿,你是不是不好办?”

    “大牛,你还真看得起我。我只是急诊科的一个小护士,而且还在实习期,我……”

    苏灵珊话没说完,听筒里就是一阵“嘟嘟”声,她气坏了,也一下子全醒了。

    “死大牛、臭大牛,居然敢挂姐姐电话,不是男人,没风度!”电话再打过去,杨根硕已经处在通话中。

    杨根硕自然是给院长柳承恩打过去的。

    “大牛,有什么情况?”三更半夜,柳承恩的声音居然很清晰。

    “怎么,柳院长,你还没睡?”

    “睡下了。”

    “可是,你的吐字很清楚。”

    “职业病吧!半夜里一旦接到电话,那自然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所以,我强迫自己以最短的时间清醒过来,久而久之,就习惯成自然了。”

    “柳院长,你是个伟人。”杨根硕有些动容。

    “大牛,别逗了,更别给我带高帽子,”柳承恩笑道:“看来没什么大事,你是专门打搅我睡觉的吧!”

    “柳院长,这会儿,我真是有些内疚了,不该打扰你。”

    “有事说事,咱不是外人,要不是你坚决反对,我都是你的徒弟了。”

    “呵呵,那好,我就不跟你见外了。”杨根硕说了尿样检验需要排队的事儿。

    “这事儿怪我,怪我没有交代好,这样,我现在安排。”柳承恩电话里首先道歉。

    “老柳,你刚说不见外,怎么还道歉上了,这让我多不好意思。”

    “你别挂电话,我想想。”

    “好。”

    “嗨!”

    突然听到柳承恩发出这样的声音,杨根硕一愣,马上问道:“老柳,咋了?”

    “我问你,三个老东西,哪个在你旁边?”

    “老华。”

    “这不就结了,他是谁呀!”

    杨根硕一拍脑袋,“嗨,我脑袋让驴踢了,抱歉啊,原本不需要打扰你的。这天都快亮了,你再睡会儿。”

    “别急。”柳承恩叫住他。

    “还有事?”

    “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的话,你说尿样?”

    “是啊!”

    “谁的?”柳承恩声音尖锐起来。

    “当然是洋洋她妈妈的,难不成还是我的?”

    “大牛,你是说……你是说李秀琴排尿了?”

    “老柳,你慢点,一把年纪了,被话噎着可就不好了。”杨根硕轻声笑道:“虽然是不自主的,但是排了。”

    咚!

    “哎吆!”

    “老柳,你这是咋了?”

    “有点激动,蹦起来撞墙了。”

    “啊哈,至于吗?”

    “至于啊,太至于了。”柳承恩激动地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们换上去的肾已经开始工作了。”

    “然后呢?”

    “不行,我睡不着了,现在就得过去跟你碰面。”

    “你再睡会,反正一会儿也天亮了。”

    “睡不着,还睡个屁呀!”

    “好吧,你随便。”杨根硕挂了电话,看着华回春。

    “老师,咋了,你为啥用这种眼神看我?”

    “老华,怎么说呢?”杨根硕眉头微皱,“我对你这个学生,真是不大满意。”

    “咋啦,老师,请明示。”

    “你知道你欠缺什么吗?”

    华回春摇头,一脸懵懂,但还是说道:“欠缺的东西很多,正因为如此,我才跟着老师您学习的呀!”

    杨根硕摇头:“老华,我现在问你,病人的情况是向好还是向坏?”

    “向好,当然是向好。”

    “从哪里判断出来的?”

    “脉理,病人的气色,等等。”华回春挑起大拇指:“老师,你是这个,当日你让病人坚持到完成手术,我们就很佩服你,打定主意,哪怕死皮赖脸也要拜你为师。”

    华回春仰头看着杨根硕,“那一刻,我们几个老头子都坚信,你一定能够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医学个案,再次创造一个医学奇迹。”

    杨根硕笑着摆摆手,下意识的看了凌洋一眼,“老华,我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为了创造什么奇迹,也不是为了出名,只因为,她是洋洋的母亲。”

    凌洋正在整理床铺,听到这句话,背对着杨根硕的身子蓦然一震,眼圈红了。

    华回春道:“那不是我们这些做学生的考虑的事情,我们只要知道,老师您那是有真本事的。”

    杨根硕点头笑笑:“回到刚才的问题,你认为你欠缺什么?不要说很多,你要揣摩我的意图。”

    “我……”华回春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过了好久,突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我没有亲自去安排尿检。”

    杨根硕点点头:“这叫什么?”

    “这叫……叫……”华回春一时想不到合适的词汇加以总结。

    “华爷爷,你缺乏的是主观能动性。”远远的,李师师笑着喊道。

    “可不是?”华回春一拍大腿,“很准确,很到位。老师,我检讨,我这就去安排。”

    杨根硕挥挥手,华回春屁颠屁颠的去了。

    “大牛,我妈妈真的好了?”华回春离开后,凌洋走到杨根硕面前,轻声问道,目光热切。

    这时候,孙宜书也走了过来。

    “你们就站在那边,这里空气不好。”

    这是杨根硕说的话,李师师刚要拉着华紫萱过来凑热闹,让杨根硕轰了回去。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