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血气方刚却未色令智昏
    李师师撅着嘴,皱着小鼻子:“大牛,男人啊,度量要大一点,你干嘛跟我们小女人一般见识呢!告诉你,我们不是凑热闹,我是虚心学习,难道,这样也有错嘛!”

    看到李师师楚楚可怜的模样,杨根硕忍不住笑了。

    没办法,会撒娇的美女,就跟会哭的孩子一样,都有奶吃。

    见杨根硕只是皱着眉头,李师师还是将华紫萱拉过来,一男四女凑在了一块儿。

    “大牛,可以讲了。”李师师笑着示意杨根硕。

    “去!”杨根硕没好气道,“你以为真是讲课?”

    “当然,哪怕你胡说八道,只要我们不懂的,也一定会当成真知灼见。”

    对方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了,一脸认真的模样,杨根硕无语了。

    “师师,别打岔了,听大牛说。”孙宜书制止了李师师。

    “哦。”李师师撅了撅小嘴,“大牛老师,请开尊口。”

    杨根硕自认为自己偶尔蛮贫的,但是,在这一点上,似乎这个李师师可以做自己的老师。

    偏偏那么漂亮又可爱,让人无法生气。

    但是,不代表不能惩罚。、

    杨根硕出手如电,捏住了李师师有点婴儿肥的腮帮子。

    粉嫩白皙,溜光水滑。

    “干嘛放手啊,很疼的。”李师师打掉杨根硕的手,红着眼圈气呼呼道,“就算你是老师,也不可以对女学生动手动脚的。我问你,这算是体罚?”

    “你说呢?”

    “既然不是,那就是猥亵。”

    “啊?”

    “这一笔我记下了,还有,亏你是一名神医,难道你不知道,捏人腮帮子,会让人止不住流口水么?”

    “不知道,这个我真是不知道。”杨根硕不住摇头。

    “好了,大牛、师师,你们俩别闹了,现在大家安静,都听大牛说。”

    孙宜书开口道,似乎也只有她能够镇住场子。

    凌洋虽然一直很着急,但却不好意思打断彼此的对话,叫斗嘴更确切一些。

    “洋洋,没错的,你妈妈的情况的确有所好转。”

    “嗯,太好了,太好了!”凌洋的泪水涌出来,她一个劲儿用手擦拭。

    “先不忙。”杨根硕显得很平淡,“我只是说状况有些好转,并没有说彻底好起来,未来的路还很长。”

    “没事,我明白的,至少,我可以确定一点,我的妈妈,短期内,不会离我而去。”

    杨根硕点点头,很认真:“当然,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这就够了,足够了。”凌洋继续抹泪。

    杨根硕哭笑不得:“你怎么又哭,能不能不哭,听我说完。”

    “嗯,你说,你说。”凌洋吸了吸鼻子。

    “我想说的是,你和你的妈妈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或许几个月,或许几年,甚至一生都需要调理。”

    “嗯,没事的,我有这个心理准备。”

    “未来的路会很辛苦哦。”

    “还有比这几天更辛苦的吗?”

    “那倒没有。”

    “这不结了。”凌洋终于笑了,梨花带雨的模样,叫杨根硕莫名心动。

    “大牛,是你帮我留住了我的母亲,让我没有变成孤儿,你给我创造了奇迹,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一直以来,我活得都不轻松,但是,只要能够跟妈妈在一起,再苦再累也是值得。”凌洋露出温柔的笑颜,“妈妈跟我想的一样。”

    杨根硕点点头:“那就好,我没什么好说的。”

    杨根硕话音刚落,李师师就表达不满,“喂,大牛老师,你是怎么带学生的,我们一个个洗耳恭听,而你,说的跟治病救人没有一点儿关系,都是鼓励的话,你……”

    杨根硕冷笑:“我乐意带你么?不愿意听,有多远滚多远!”

    “杨根硕,你没风度!”李师师叉腰控诉。

    “你这样的大小姐,我陪不了。”

    “我……你根本就不会当老师!”

    “是啊是啊,所以,我原本就没想过当,我不想误人子弟。”

    “我没有你这样的老师,再见!”

    啪!

    李师师刚刚转过身子,脸上挨了一巴掌。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蛋,看着一向慈祥,此刻却是怒火中烧的爷爷,她的眼圈也红了。

    却不敢问爷爷为什么打他。

    杨根硕捂住眼,这一幕,他不希望看到。

    李师师虽然喜欢吹毛求疵,但若是做个普通朋友,也应该不错的。

    她这会儿楚楚可怜,凄婉哀绝的模样,杨根硕看着,心里面也有些不舒服。

    一大帮子老头一起过来的,而李素问走在最前面。

    杨根硕甚至觉得,这老头是做给自己看的。

    华紫萱、孙宜书想要上前安慰李师师,却分别被爷爷拿目光阻止了。

    “老师,师师冒犯了您,学生向您赔罪。”李素问拱手。

    杨根硕摆摆手:“不用,她是她你是你,她还是个没经人事的小女孩,你不能拿你为人处世的尺子衡量她。”

    杨根硕此言一出,大家伙都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尤其是李师师,竟然还投来一抹感激的眼神。

    “老师,你气量如海,老李佩服。”李素问拱手,“师师,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谢谢老师的原谅。”

    “爷爷……”李师师一脸委屈。

    “说!”李素问咆哮。

    李师师苦着脸,抹着泪,低着头:“大牛老师……”

    “住口!”李素问怒喝,“老师就是老师,大牛也是你叫的?”

    “呜……”李师师终于哭出声来,大庭广众的,太伤自尊了,何况还有几个闺蜜在场,一向对自己疼爱有加的爷爷,今天真是太不讲情面了。

    “老李,你真凶!”杨根硕摇摇头,“吓坏小女孩了。”

    这时候,也只有他能够发声。

    他这么一说,李素问明显松了口气。

    李师师更是直接止住了哭泣。

    华紫萱、孙宜书也看向了他,会心一笑。

    “师师,看看吧,这才是一代宗师,才是大家风范,这就是气质素养和胸怀,跟年龄无关。”

    “老李!”杨根硕皱眉苦笑,“你把我捧到了天上,摔死了你负责啊!”

    李素问笑了,现场的气氛缓和了。

    “师师,你还不道歉。”

    “大……哦不,老师,我道歉,我不学无术,我口无遮拦,我不尊师重道,我……”

    “我不接受。”杨根硕一句话,打住了对方的喋喋不休。

    李师师再度落泪,“老师,你怎么这样,难道我的道歉不够诚心,没有诚意?”

    李师师问出这话,所有人都看向杨根硕,确切讲,是看向他的嘴唇,看他说出什么话来。

    “师师,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因为,你不再是我的学生。”

    李师师猛然瞪大了眼睛,李素问心中一惊。

    刚刚来的路上,听说李秀琴病情好转,杨根硕再次创造奇迹,这样的老师,他是万万不能错过,不能放弃。

    现如今,杨根硕不再要他孙女,是不是还要株连他这个做爷爷的?

    李师师终于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首先,爷爷在家族中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其次,爷爷是医痴,对于医道的追求,近乎变态。

    所以,如果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让爷爷错失了跟随杨根硕学习的机会。

    爷爷杀了她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断绝关系,逐出家门,还是极有可能的。

    李师师慌了,不住抹泪:“老师,你怎么这样,我的道歉难道不够诚心诚意?要不,我给你跪下!”

    李师师咬着唇皮,眉头紧蹙,不住抽泣,然后双膝一曲。

    杨根硕突然上前三步,距离李师师差不多还有半米,这时候,他手掌一翻,李师师再也跪不下去。

    李师师首当其冲,惊诧莫名。

    毫无疑问,杨根硕跟她没有丝毫接触。

    但是,的的确确,有股无形的力量托举着她,让她跪不下去。

    是杨根硕,毫无疑问,是杨根硕。

    李师师仰起头看着他,不敢相信。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错觉,李师师继续往下跪,但是,依然还是做不到。

    华紫萱、孙宜书终于看出了异样,然后诧异的目光落在杨根硕的身上。

    这一点,凌洋和几个老头,那是见怪不怪了。

    李师师跪不下去,索性站起身,一把抓住杨根硕是手。

    “老师,求求你了,你就原谅人家嘛!”李师师娇声祈求。

    杨根硕摇头。

    “老师,你怎么这么狠心,这么铁石心肠,到底要我怎么样,不可能暖床吧!”

    “啊?”一帮人都瞪大了眼睛,杨根硕更是惊呼出声,心说这丫头脑洞真大,神经也够粗。

    “好啦好啦。”杨根硕摇摇头,“老李,你孙女不是那块料,你也不要逼她,你不要以为她跟在我身边,我就会对你怎么样?”

    这话说出来,不止李素问一个人感到汗颜。

    柳承恩却是欢畅的笑了,“大牛不错啊,年纪轻轻血气方刚的,却没有色令智昏。”

    杨根硕摆摆手,没让柳承恩继续说,他一只手还被李师师攥着呢!

    他继续刚才的话:“老李,你为了一己私欲,强迫你孙女,这是不道德的行为,不是一个做爷爷的人应该做的,是可耻的。”

    听杨根硕说他爷爷可耻,李师师“噗嗤”一声,破涕为笑。

    李素问苦笑摇头:“老师批评的是,只是,我的拜师之心太过迫切了。不过,只要老师愿意原谅师师就好。”

    “谁说我原谅她了?”

    杨根硕的话再次引发了大家的注意力。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