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道路曲折前途光明
    “大牛,哦不,老师,你还不愿意原谅我?”李师师楚楚可怜,“那你为什么要帮人家说话?”

    在场其他几个女孩子也是同样的疑问。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怪你。”

    “啊?”杨根硕的话总是出人意表。

    “你分明生气了!”李师师道,“做人不要这么虚伪好不好?”

    这丫头,属于好了伤疤忘了疼的那种,杨根硕刚刚说不怪她,她就嚣张开了。

    于是乎,杨根硕并没有是什么反应,但他爷爷少不了又要瞪她一眼。

    “我说我不怪你,因为你的确不是这块料,如果勉强你,简直是我这个老师自作自受。”杨根硕耸耸肩,“我这么一想,就不生气了。”

    “老师……”

    “老李不用说了。”杨根硕看着准备争取的李素问,道:“我没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请放心,我既然答应收下你,就会好好教你,不会因为谁的孙女缺席,就厚此薄彼,所以,你们也不用枉费心机,在我这儿,没必要。”

    杨根硕越说越来劲:“与其说收你们为徒,不如说大家共同切磋,之所以选择你们,一来,你们的确在中医领域具有一定能够的造诣,二来,你们的的确确想要拜师,想要从我这里学到一点你们并不具备的东西,还有第三,那就是,我们拥有共同的理想,想要将中医发扬光大,而这个宏伟的目标,我一个人,根本无法实现。”

    “嗯嗯。”三个老头不住点头,杨根硕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让他们老泪纵横。

    柳承恩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

    但是,在场的其他女孩子就没有这种感觉了。

    其实,这一点儿也不奇怪。

    因为,杨根硕说到几个老头心里去了,而所谓发扬中医,却不是这些女孩子们的理想。

    “所以呢……”杨根硕冲着三个老头笑道:“你们应该征求自己漂亮孙女的意见,如果不开心,赶紧让她们离开,爱干嘛干嘛去。”

    李素问带头,三个老头一起拱手,“感谢老师成全。”

    接着,分别询问了自己的孙女。

    孙宜书自然不走了,华紫萱也决定留下来。

    李师师顿时成了孤家寡人,连个伴儿也没有,她也不想走了。

    “老师,你真的不愿意收下我这个学生?”李师师试探着问道。

    “师师,我们再以师生关系相处,只会产生更加激烈的矛盾。”

    “你的意思,我从现在开始,再也不是你学生。”

    “没错。”

    “那你介意跟我做朋友吗?”

    “我想你会是个不错的朋友。”

    “那不结了,我现在以朋友的身份留下来,你不会不近人情的赶我走吧。”

    “你还要留下来?”

    “大牛,你行行好。”李师师双手合十,可怜兮兮道:“你看吧,大家都留下来,就我一个走,不明所以的人会怎么想,哦,李师师被逐出师门了。”

    李师师表演是惟妙惟肖,杨根硕忍俊不禁,其他人也都笑开了。

    最终,杨根硕说出两个字——随便。

    李师师高兴的蹦起来,跟杨根硕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送上一个香吻。

    杨根硕还没反应过来,李师师又冲过去跟两个姐姐抱在一起。

    弄得好像那些为国争光凯旋归来的奥运勇士一样。

    这场闹剧算是过去了,结局,皆大欢喜。

    杨根硕冲着柳承恩一伸手,柳承恩立刻会意,将化验单递过来。

    杨根硕拿在手上,看了一眼,闭上眼睛,然后举起来,对着日光灯再看一眼,再次闭上了眼睛。

    华回春等人不明所以,柳承恩却笑了。

    “老柳,你还笑。”杨根硕将化验单交给了华回春,然后说道:“你们三个传阅一下,谁能解读,有奖励。”

    结果,只有华回春一个人能够勉强解读。

    当然,要专业的解释,还得柳承恩来。

    不过这一次,华紫萱却是捷足先登了。

    她是留洋的医学硕士,这对于她而言,没有一点儿技术含量。

    等她照本宣科,解释完毕,三个老头包括杨根硕在内,都是云里雾里。

    只有柳承恩频频点头,还一个劲儿夸奖华紫萱不错。

    华回春顿时与有荣焉,眉开眼笑。

    “紫萱,你能不能用大白话给我们说说?”

    华紫萱点点头:“从数据上看,这颗肾是开始工作了,但是也的确存在非常强烈的排异反应,这种情况若是得不到改善,后果很严重。”

    凌洋听到华紫萱第一句话,还是很开心的,可是,她越说,凌洋就越紧张。

    华紫萱话音刚落,凌洋的问话脱口而出,“有多严重?”

    “严重到无法从机体吸收营养,然后再次衰竭。”

    凌洋一个踉跄,苍白的小脸上滑下两道泪痕。

    现场一阵沉默。

    气氛凝重,压抑。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杨根硕方才清了清嗓子,“洋洋,紫萱按照西医的分析进行判断,她说的都没错。这一刻,我不想说什么安慰你的话,但是,你应该了解我的。”

    “大牛……”凌洋抬起泪眼望着他。

    “我很少讲什么假话大话空话,我跟你做出的承诺,从来都可以实现。”

    “你的意思是……”

    “我跟你保证过,你的母亲一定可以活下来,这个病绝对越来越好。难道,你已经不再相信我了?”

    “大牛,不是我不相信你,也不是我对你没信心,只是……只是……”

    “只是阿姨病的太重,可是,我们有一个共识,她的确有所好转,然而这种好转的,显然肉眼还看不出来。”

    “一句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大牛说的没错的。”柳承恩开口道:“无论从中医角度,还是从西医角度,病人的生理机能都得到了一定的恢复。”

    “是真的?”凌洋含泪问道。

    杨根硕点头微笑,然后一招手,“柳院长,我们去你办公室研究一下。”

    院长办公室。

    杨根硕和四个老头聚在一起,三个孙女辈的并没参加,不是不想,是不被允许。

    门关上了。

    一个个脸上都没有之前的那种乐观。

    杨根硕也不例外。

    柳承恩道:“大牛,你总是可以创造奇迹,我们不应该对你产生怀疑。可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病人的好转真的是微乎其微,所谓的数据也做不得准,因为情况反复,数据也有误差,而且,病人的情况也随时会变得恶劣。”

    “柳院长,你想说什么,不妨直说。”杨根硕眉头紧锁。

    “我想说的是,你在病房里对凌洋讲的话,是安慰,还是果真有信心?”

    柳承恩这么一说,华回春等三个老头也都齐齐看着他。

    杨根硕眯起眼睛,道:“安慰的成分有一点,不多,我说过,不会让她死去,这一点,我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如果活着没有一点儿质量,那还不如……”

    听了杨根硕的话,四个老头都陷入沉默。

    杨根硕也没吭声,让他们消化一下。

    过了许久,华回春问道:“老师,现在我们做什么,请吩咐。”

    “你,现在回去休息。”杨根硕安排道。

    “老师,我不累。”

    “你以为你是我啊!”杨根硕一摆手,“回去之前,跟老孙完成交接。”

    “明白。”两人一起说道。

    “老孙,今天就请你纡尊降贵,做一天我的药童了。”杨根硕笑着说。

    “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孙九针拱手道。

    “老师,我有什么任务?”见杨根硕没有安排,李素问急了,他心中忐忑,虽然老师说不怪李师师,可是,人心莫测,而且善变,谁又说得准呢?

    接下来,杨根硕的话,让李素问松了口气。

    “老李,你要是不累,就先跟着老孙,要是累了,就先回去休息,记着,今天的夜班是你的。”

    “明白了,坚决服从老师的安排。”李素问激动地说,就差敬礼了。

    “老华,药方拿来,我再调整一下。”

    杨根硕接过药方,誊写在一张新的处方纸上。

    他的确有所调整,但是调整的令几个人都是瞠目结舌。

    这家伙增加了大黄、透骨草、广藿香的剂量。

    大黄多猛烈啊,这个分量,正常成年男性都吃不消,杨根硕却给一个病重的妇女用。

    不过,几个人却没有质疑,因为,之前的药方,大黄的剂量也不轻,可是,病人不也没事,反而有了轻微的好转迹象。

    中医讲究一点,认准了,就坚定不移的用药,中途除非明确的发现了方向性的错误,否则就要坚持到底。

    因为,病情很难一蹴而就,往往在治疗过程中出现反复,这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和病理反应,如果医生这时候怀疑自己,那么就会前功尽弃。

    资深中医大都明白这个道理,不过明白是一回事,具体操作又是另外一回事。

    比如此刻,他们明明是相信杨根硕的,但看到这张药方,依然忍不住胡思乱想,按照自己的经验进行揣测判断。

    只是,这种情况维持的时间很短。

    华回春说:“老孙,走吧,我带你去抓药,然后,告诉你熬药的用具、地点、步骤。”

    两人向杨根硕告辞,就出门而去。

    就剩一个李素问,见他迟疑着,杨根硕问:“老李,有话不妨直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